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八七章 亲情

第一八七章 亲情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粮液?这可是真正的好酒。

  宝山镇经济很不发达,连带着镇领导们喝个酒都喝不起什么好酒,一般都是本市出的一种酒,七八块钱一瓶,酒席上若是鸡鱼肉都有,那就算是一桌好酒席了。说来惭愧的很,五粮液这种堪称国酒的极品,王镇长这辈子都没有喝过。

  哪怕镇领导也是领导,当领导的,鲜有不好酒的,听林卫国说自己带来了两瓶五粮液,王镇长顿时就有些挪不动脚了,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真的?那感情好……好,我家里还有两条鱼,等回头咱们一起捎上。”

  “鱼就不用了,这次我们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东西挺多,”林卫国笑着道,“别的不用带,只要带上孙书记和司机小马就行。”

  孙书记和王镇长都住在镇上,从林卫国老家的村子到镇上也有十多公里的路程,若是不带上司机,这段距离还真的不算近。

  两瓶五粮液,原本就不多,还要加上老孙和小马?王镇长心里有些舍不得,可是酒是人家林卫国的,人家愿意喊着孙书记这位班长,自己还能说不乐意不成?略显“懊恼”的拍了拍脑门,“真是的,瞧我这脑子。”

  林鸿飞望着自己老爹,满是佩服之意:自己只想着王镇长了,怎么就将孙书记给忘记了?这事儿,若是没有孙书记的配合,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嘛!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迎着儿子佩服的目光,林卫国心中颇有些得意:这两天,林卫国被儿子打击的不轻,这会儿总算从儿子的身上扳回一局了。

  ————————————————————————

  小儿子和小孙子的到来。让林鸿飞的爷爷奶奶颇为惊喜,拉住林鸿飞和林卫国父子俩的手问个不停。

  两位老人年龄都大了。已经70多岁,虽然依旧眼不花,耳朵却有些背,身体康健,年龄却摆在那里,脸上那一道道的皱纹便是最好的证明。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看到爷爷奶奶脸上发自内心高兴的笑容,林鸿飞心中换酸的厉害。

  “对了,爷爷奶奶。这次我给你们带回来点东西。”林鸿飞说着。转身跑向父子俩开回来的吉普车,从里面翻出来两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林富贵的耳朵背的更厉害一些,大声的向林鸿飞问道。

  林卫国和林卫民也同样疑惑的看着林鸿飞,现在的传统,给老人送礼物。还是以送些吃的喝的为主,林鸿飞送来的这个东西,显然不是吃的也不是喝的,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林鸿飞大声的回到,“爷爷,这是个助听器,带上之后您听声音就能听得清楚了。”

  林鸿飞的声音很大,倒也不虞爷爷听不清楚,不过老人家听林鸿飞这么说。从来没有听说过助听器这个东西的老爷子,一脸疑惑的望着林鸿飞,指了指林鸿飞手中的这个盒子,“鸿飞,你的意思,只要我们戴着这个东西。耳朵就不背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的老人家,看着包装盒上印刷精美的图案,顿时便不由得觉得这东西似乎真的很神奇。

  “儿子,这东西你哪里来的?”林卫国惊奇的向儿子问道,包装盒上全都是外文,林卫国一个也不认识,但这并不妨碍林卫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助听器这个东西,也不是什么很高科技的东西。

  不过这个时候,林卫国的脸上却有些发烧。儿子都能想到他爷爷奶奶,怎么自己这个当儿子的竟然都想不到?

  “上次去德国的时候买回来的,”林鸿飞淡淡的回了一句,没有多说,利索的拆开包装盒,将随机附带的电池装好,然后将一个耳塞小心翼翼的塞进爷爷的耳朵,按照说明书估摸着调好声音的大小,这才用平常说话的声音对林富贵说道,“爷爷,您现在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太清楚了,”林富贵一脸惊喜的连连点头,爱不释手又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孙子给自己买的这个神奇的玩意儿,一张老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眼睛却有些湿润,“好孩子,好孩子,爷爷没白疼你。”

  却不成想,林鸿飞的奶奶却不干了,眼睛一瞪,“老东西,这是孙子送给我的,没听孙子说吗,这是孙子去德国的时候给我捎回来的东西,可是德国人造的。”

  林鸿飞的奶奶年龄比林富贵稍微小一些,耳背的情况就稍微轻一些,刚才小孙子和老伴说话的内容,全都被林鸿飞的奶奶听到了耳朵里,上了年纪的人,没有不为自己耳朵不好使的问题困扰的,林鸿飞的奶奶自然也不会例外,原本还有些怀疑那个小东西能不能有那么神奇作用的她,亲眼看到老伴的耳朵似乎和二十年前一样,心里顿时再也没有一丝的怀疑。

  “奶奶,您也有一个。”林鸿飞哪能不知道这就是爷爷奶奶两人的方式,笑着将第二个盒子打开,装好调试好之后,帮奶奶戴好,笑着问道,“奶奶,您觉得这个怎么样?”

  “这个好,这个好,”刚刚好有些“眼红”自己老伴的林鸿飞的奶奶,顿时笑的合不拢嘴,连连点头说好,忽然就站起身,蹬蹬蹬的出门去,走到门口,回身丢下一句话,“老头子,我去找隔壁的王大姐坐坐,你好好招呼一下客人。”

  “爷爷,我奶奶这是……”林鸿飞不由得有些疑惑。

  两个儿子,一个在镇上当副镇长,一个是部队上的大官,现在镇长和书记都连自己家了,老两口心中甚是骄傲:咱们全镇六七万口子人,谁家有我老林家有本事?有这种情绪,林富贵也不管了,笑着给林鸿飞说道,“不要管你奶奶,这是得了个新鲜玩意儿,找别人得瑟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林鸿飞顿时就笑了:看爷爷奶奶这俩老人的样子,和那些得到了一件新鲜玩意儿就像同伴们炫耀的小孩有什么分别?

  …………………………………………

  林鸿飞和林富贵说话的时候,王镇长和孙书记却有些震惊:去德国?在德国买的?老林家的这个小子,真是出息了,才刚刚开始工作吧,就能去德国出差了……啧啧,助听器这个东西,倒也是听说过,不过既然是从德国买的,想来一定不便宜吧?

  “老王,孙书记,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侄子……”说着,用下巴指了指正在和老父亲说话的小侄子,一脸的笑容和自豪,“还记得咱们市刚刚改制的那个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吧?就是原来的那个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他们的总经理就是我这个大侄子。”

  林卫民的话语中,不无炫耀之意。这也是人之常情,在我们国家的传统中。在一个家族内部,侄子几乎可以等于大半个儿子,自己家的侄子有了出息,不仅是孩子的父母跟着高兴,叔叔伯伯姑姑之类也跟着十分骄傲。

  可是王镇长和孙书记却是震惊无比。

  原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的林鸿飞林厂长将原来半死不活的市摩托车制造厂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起死回生扭亏为盈的事情,市里进行了大肆宣传,王镇长和孙书记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虽然闲着无事和林卫民聊天的时候也开玩笑说你侄子林鸿飞也在咱们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上班,报纸上的那个林鸿飞不会就是你侄子吧?

  不过大家都“明白”,这无非就是重名重姓的人而已,连林卫民不也是这么说的么?可是刚刚,林卫民的这番话是怎么回事?

  若说林卫民是在胡扯,可这么胡扯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若不是胡扯,那么他透漏出来的这个信息可就太惊人了,新改制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啊,据说可是明年一年的盈利能力就过十亿元的超大公司!

  只是林鸿飞这小子不是今年才大学毕业么?怎么一眨眼就成了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总经理了?这个戏法到底是怎么变的?

  “让镇长和书记见笑了,”林鸿飞笑着说道,“说起来也是运气好,我和咱们市东方书记的女儿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同学,也算是因此认识了东方书记,可能是我年少轻狂吧,东方书记觉得让我碰个壁有助于我的成长,没想到在领导的关心和爱护下,小子我竟然十分幸运的取得了一点成绩。”

  林鸿飞说的谦虚,可大家都是在体制内混的,岂能不明白林鸿飞这番话里的意思:这小子和东方书记的女儿关系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好到东方书记的女儿愿意为他争取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的副厂长的这个职务……这说明了什么,大家都是年轻过的,情情爱爱的这些东西,难道大家还不懂吗?

  这还不是最让人惊讶和跌掉下巴的,最让人惊讶的就是,这个看似无理的要求,不仅东方书记同意了,北郡市的领导们竟然也同意了!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当初东方书记为了推自己这位“准女婿”上去,竟然不惜以强力手段来执行这件事!眼前这个笑呵呵的小家伙,背景深厚的吓死人啊。

  王镇长和孙书记的背上,顿时就是冷汗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