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八六章 选址

第一八六章 选址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林卫国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伸手过来给林鸿飞一巴掌。

  “打孩子做什么?鸿飞又没有说错。”林卫民却有些不乐意了,扭头狠狠的瞪了林卫国一眼,苦笑着点点头,“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实说,还真是鸿飞说的这么回事,中央老说要我们发动主观能动性,可这个主观能动性怎么发挥,我们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以前都是上级下命令说你们要做什么,可从来没有说过你们要做到什么的,虽然宣传上说已经破除了计划经济,计划和市场并举,可事实上实行了三十多年的经济体制的巨大惯性,哪是一句话就能够随随便便的刹住车的?便是这几年,政府部门也依旧没有从以前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改变过来。

  既然说到了这,在场的都是自己家里人,林卫民索性就竹筒倒豆子的将自己心里的话全都给倒了出来,“鸿飞啊,不瞒你说,谁不想多赚点钱啊,别的不说,看看咱们镇上,就一辆老掉牙的破吉普,连我这个副镇长都只能骑一辆破摩托车……有摩托车骑都算是好的,不少领导还在骑自行车呢。若是真有了钱,老百姓富裕了,咱们这些当领导的,说不定好歹也能混上一辆桑塔纳开开不是?”

  这番话……还这是不见外。大哥的这番话一出口,林卫国也沉默不言了,说来说去,还是没有钱啊。房间里的气氛慢慢的沉闷了下来,好一阵子之后,林卫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鸿飞,你不是说你们公司打算扩大生产能力么?要不。你将你们的新厂子挪到这边来?”

  “真的?”林鸿飞还没有说话,林卫民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圆了,激动的望着林鸿飞,“鸿飞,你说你们工厂……哦,不,你们公司真的要打算扩大生产规模了?”

  宝山镇这边并没有通有线电视,但前一阵子市报将西班牙投资商和德国投资商联合投资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的消息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下面各个区县自己的报纸更是将这个消息当做了本报的头版头条给予了连续多天的报道,宝山镇再不通闭路电视。报纸还是有的。当看到报纸上的这些报道的时候,林卫民还自豪的对同事们说起过,自己的大侄子就在中德西合资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上班的时候,还惹得同事们眼睛通红的羡慕和嫉妒。

  现在谁不知道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一家三方联合的、有外资背景的公司?在这种公司上班,听说一线的小工人。一个月的公司都有三四百呢,比咱们这些当领导的还多。

  “嗯,现在的发动机生产车间的生产能力,已经不能满足我们的生产要求,所以我们单位最近要新上一个年生产各类摩托车发动机30万台以上的工厂,专门生产发动机,这是一期,对于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形势,我们工厂都很乐观。今后几年将会有二期三期工程,各类型的摩托车生产能力,最终有可能超过100万辆,”林鸿飞点头说道,“这个决定,已经在会上通过了。”

  “那敢情好。好事啊,”林卫国高兴的连连点头,“扩大生产好啊,能扩大生产,就说明大家伙儿有钱赚,好事啊。”

  直到这个时候,林卫民还是本能的忽略了林卫国的话,自己的这个大侄子一句话就能够决定这样偌大一个发动机生产工厂建设在什么地方的问题?有可能吗?根本不可能!

  “鸿飞,你就说吧,能不能将你们的这个工厂落在咱们老家?”儿子老是在吊大哥的胃口,林卫国有些不高兴了。

  面对这个问题,林鸿飞却不说话了,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林卫国。

  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林卫国,一张老脸忽然间臊得通红:之前自己还在用“舍小家,顾大家”这个话来说儿子呢,没想到紧紧只过了这么一点时间,自己就将这一点给望到脑后去了。

  林卫民却是有些不高兴了,瞪了林卫国一眼,“老二你说什么呢?这么大的一个项目,投资怎么也有几百万吧,这么大的一笔投资,是鸿飞能说了算的吗?”

  “大哥,鸿飞就是他们单位的总经理。”这会儿,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过大哥,林卫国苦笑了,心里有点心虚。

  “什么?”或许是这个消息太震撼,林卫民一时间竟然没有听清楚。

  “大哥,我说,鸿飞这孩子就是那个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总经理,”林卫国苦笑着看着林卫民,“不是我瞒着您,实在是……唉,有些事,实在是不太好说。”

  确实是不好说,林卫民的儿子,前几年高中没上完就不上学了,后来林卫民帮着在县火电厂找了份工作,可林鸿飞的这个堂哥并不好好工作,平日里吊儿郎的,平日里不是旷工就是打牌,为了这事儿林鸿飞的大娘没少头疼,有了这个原因,林卫国再说林鸿飞工作半年不到便成了市里一家国企的副厂长的事,自然就十分不好。

  林卫民望望林鸿飞,又望望林卫国,根本无法不敢相信。

  林卫国苦笑了,点点头,轻声说道,“哥,这事,我一直没和你提过。”

  “孩子有出席了,你怎么能不提?难道我这个当大伯的,还不希望看到孩子们有出席不成?”林卫民狠狠的瞪了林卫国一眼,忽然见却笑了起来,那笑容,发自肺腑的高兴,边笑边满是欣慰的摇头,到这,林卫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林鸿飞竟然就从一个大学生成了一个国企的领导人,“真是……鸿飞,你真的就是你们单位的总经理?我看报纸上说过你们工厂在央视上做广告的事,这个决定真是你做的?”

  林卫民自然知道新成立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总经理名叫林鸿飞,报纸上天天说这个名字。谁不知道?可林卫民从没有认为这个和自己侄子同名同姓的家伙就真的是自己的侄子,道理很简单。林鸿飞今年过了年的时候才开始实习,按照惯例需要实习一年的时间才可以转正,一个实习期的大学生,怎么可能与一个将一家国企起死回生的强力人物联系在一起?在林卫民心中想来,无非就是与那个叫林鸿飞的厂长重名重姓了而已。

  平日里,林鸿飞脸皮很厚,可这会儿却有些不好意思了,羞赧的挠挠头,“当时脑子一热,就这么做了。其实也是赌上了我们工厂的大半家当。好歹总算成功了。”

  “什么叫赌上了,我看你小子就是心理有数,”对于自己这个侄儿,林卫民还是了解的,笑着摇头。“你小子啊,从小就肚子里有货,不跟你那个哥哥似的……”说到自己儿子,林卫民的情绪不自觉的有些低落。

  无论如何,不管再怎么不成器,那也是自己的儿子,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比自己侄子差了这么多,林卫民心中怎么可能好受的了?不过林卫民毕竟做了多年的领导工作,这点城府总还是有。压了压心情,显出一副正常的表情来,“好了,不说这个了,鸿飞,既然你们单位真的有这个扩建计划。那你就给大伯我说句实话,你们的那个新厂子,有没有可能落到咱们老家来?”

  “大伯,我也不瞒您,有,不过希望不大,”对面的是自己的亲大伯,林鸿飞也坦率的说道,“这次扩大生产之后,大约需要招聘一千名左右的工人,这些名额,估计市里最少也要留下400个……”

  林卫民顿时就明白了林鸿飞这话里的意思:这些年来,市里的待业青年以及复员军人积攒了不少,之前苦于没有单位和地方安置,领导们没少为了这个事情闹心,前一阵子虽然侄子的工厂扩大过一次,可想来也是杯水车薪,就算这次再扩大生产,估计考虑到这些新工人的工作问题,市领导也会想方设法的将工厂安置在市周围吧?

  明白了这些,林卫民脸上顿时就有些失望之色。

  看到大哥脸上失望的表情,林卫国顿时就急了,忍不住拍了林鸿飞一巴掌,“臭小子,不是让你说困难的,你就直接告诉你大伯,到底怎么样才能将你们这个厂子留在咱们老家。”

  难道真的有办法?!

  林卫民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激动的一把抓住林鸿飞的胳膊,“鸿飞,你真的有办法?我给你说,这件事,但凡有一线的机会,你都要给咱们想想办法……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咱们老林家的老家。”

  “这个……我想想办法吧。”这次轮到林鸿飞苦笑了,“我只能说我尽力,能不能成,我不敢打包票。”

  “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林鸿飞的话被林卫民当成了谦虚,笑着应道,在他看来,既然侄子成了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老总,那在什么地方建一个工厂,还不是侄子说了算的吗?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因为当官的都这么说话而已。

  想到这里,林卫民心里忍不住的再次叹了口气:唉,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若是有这之子一半的成器,自己和老婆百年之后也能闭上眼睛了。

  林鸿飞没有说话,心里却在迅速的琢磨起了将工厂修在老家的可行性。

  将工厂修在这里的坏处当然有很多,但总的来说,交通条件还不算不错,宝山镇到北郡市之间有一截土路,虽然是土路,但除了个别路段之外,总体上还算属于那种比较平坦的土路,对个别路段做一下修整,也能保证交通的顺畅,如果只是平整一个个别路段的路面,最多也就是五六万块钱就能搞定的事。

  最重要的是,虽然难处很多,但只要有这一点,就能保证大伯能够就此在上一层楼。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

  一家人正聊的开心之际,有人敲了敲们,紧接着门外响起了一个略带烟酒嗓的浑厚声音,“老林,听说你弟弟来了?”

  “是我们镇长,”林卫民低声说了一声,紧接着大声笑道,“我说谁呢,原来是老王过来了,来来来,快请进。”

  事实上也没用林卫民请,门外的这位王镇长手里抱这个大大的保温杯就进来了,进来之后目光首先就落在了一身军装的林卫国的身上,顿时满脸笑容的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伸出双手向林卫国走来,笑道,“卫国同志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林卫国每年都要回来好几次,与这位王镇长也很是熟悉,笑着和王镇长握手道,“刚到呢,正和我哥说起,也不知道你在不在,一会去家里吃顿饭。”

  “你们哥俩呀,这感情真的没的说,”王镇长就笑着感慨,顺便向林卫国问道,“怎么样,卫国同志,这次是要住几天还是?”

  “今天住一天,明天回去。”

  “那感情好,”王镇长是个热心人,立刻就说道,“这样吧,今晚别走了,我请客,咱们兄弟们可是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顿酒了,今晚不醉不归。”

  林鸿飞的心中却是一动:这位王镇长,和自己大伯挺投脾气,这些年来两人一直合作的挺愉快,据说两人之间还有相当不错的私交……这次要做的事情,必定要拉着镇上的几个领导一起,否则很容易让其他眼红的人在后面扯大伯的后腿,说起来,再没有比王镇长这人更加合适的对象了。

  想到这儿,林鸿飞笑着插了句嘴,“王叔,喝酒可以,不过您请就不用了,这次我们回来的时候可是带回来了不少的好酒好菜,您要是不嫌远,到我们家里去吃吧。”

  林卫国不知道儿子又在打什么主意,按照之前的计划,不是今晚要好好和大哥谈谈那个事的么?不过儿子这么说了,当爹的自然不能拆儿子的台,遂笑着对王镇长说道,“是啊老王,怎么样?一起我家里一起去走一杯?这次我可是带回来两瓶五粮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