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八五章 兄弟情深

第一八五章 兄弟情深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军区金司令员没想到林卫国事情竟然办的这么顺利,这么快就“拿下”了北郡市军分区,甚是高兴,连连称赞林卫国,对于林卫国要求多请一天假,想要回老家看看的要求,也一并准了,不仅准了,还慷慨的多给了林卫国一天的假期。现在,林鸿飞和林卫国正奔驰在回老家的公路上。

  一路行程,总计用了五个小时,其中柏油路只有三个小时,在土路上倒是跑了有两个多小时,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颠簸,林卫国的吉普车总算是停在了镇大院的门口。

  “这位解放&军同志,”镇政府大院看门的老头看到一辆吉普车停在了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军装的大干部,舌头顿时就有些不利索:镇上什么时候来过这么大的官啊?哆哆嗦嗦的向林卫国问道,“请问您找谁啊?”

  说完这句话,看门的老头儿有些疑惑的盯着林卫国仔细瞅了瞅,不由得低声嘀咕了一句,“咦,这人怎么跟林镇长这么像?”

  “大爷,林卫民是我哥,我是林卫国。”林卫国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递给看门的大爷,笑着对他说道。

  “哎呀,您是林镇长的弟弟啊?”老头儿顿时激动了,两手激动的哆哆嗦嗦的将香烟从林卫国的手中接过,一脸的羡慕和赞叹,“我知道你,我说你这张脸看上去咋这么熟呢……您老林家可是光宗耀祖了,兄弟俩都是吃国库饭的。”

  说完。感慨的摇头晃脑,啧啧有声。

  “客气了……”林卫国笑了笑,转身回来,和老头儿打了声招呼。直接将车子开进了镇政府大院。

  这边,林卫国刚刚走,老头儿就抓起门卫室里的内线电话打了过去。

  等林卫国将车子刚刚停好,一个人影便从镇政府那三层的楼里奔出来一个人影,大笑着来到林鸿飞和林卫国两人跟前,笑容中满是欣慰和开心之意。

  “大哥。”林卫国这铁打的汉子,此刻满是激动之意,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用力的抱住林卫民,眼睛已经是有些红了。

  “弟弟!”林卫民也是激动无比,用力的拍打着林卫国的肩膀,大声笑着。用笑声来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意,片刻之后,两人都是挺直了身子,林卫民细细打量这林卫国,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一身的虎气,比以前强多了,现在的这支部队可比以前好。”

  林卫国的工作调动的事情。林卫民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林卫国调动去的这支部队是个什么性质的部队。可此刻看到自己的弟弟,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坐衙门”时的那点油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虎气,立刻明白弟弟这次去的那支部队肯定非比寻常,顿时为自己弟弟的选择激动无比。

  “嗯,”林卫国激动的点点头,这才想起来林鸿飞就在一边,一把将林鸿飞拉过来,“臭小子,快叫大伯!”

  “大伯。”林鸿飞喊道。

  “好小子,过年的时候都没这么高吧?是不是又长了?”小时候林卫民是极疼爱林鸿飞的,长大了也是如此,此刻见林鸿飞似乎比过年的时候一家团聚那会儿又窜高了一些,不由得有些惊叹。

  “涨了吗?”林鸿飞问道,这个问题,林鸿飞还真没有在意。

  “长了,肯定长了!”林卫民肯定的点点头,关切的向林鸿飞问道,“怎么样?工作还顺利不?”

  林鸿飞不是一个习惯低调的人,正相反,上一世在米国呆了多年,早已经习惯了米国人说话办事风格的他,从来就不知道地道和内敛为何物,这一点从他日常与诸位领导们打交道的习惯上便能够看得出来,可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林鸿飞却一反常态的低调了不少,摸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还行吧,挺顺利的。”

  “顺利就好,”林卫民欣慰的点点头,对林鸿飞说道,“刚过年的那会儿,你爸给我打过电话,说你似乎和你们单位的领导闹了点矛盾,你大娘还挺为你的工作担心,不过既然现在好了,既然你工作顺利,你大娘就该松一口气了。”

  林卫民如此说,林鸿飞倒是不好意思提今天自己父子俩来找大伯的目的了,不过想想,现在也确实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索性就等到今晚大伯和老爷子聊天的时候说这件事……恐怕老爷子也没打算这个时候说这件事吧?

  林鸿飞只好不好意思的说道,“看我,我工作的事情,还让我大娘这么担心。”

  “这还不是应该的?”林卫民欣慰的点点头,扭头向林卫国问道,“这次怎么能回来?部队放假?”

  “不是,下来办点事,没想到事情办的挺顺利,还有两天的时间,就回来看看,顺便和你聊聊。”在镇政府大院的门口,林卫国不好将话说的太明显。

  可饶是如此也够了,听到林卫国的话,林卫民的眼中光芒一闪,兄弟之间的默契,让林卫民立刻就明白弟弟这次回来,显然不止是要和自己谈谈这么简单,必定还有其他的事情。点点头道,“回来看看好,咱娘这阵子可没少唠叨你,从小咱娘就疼你……嗯,对了,这次唠叨鸿飞这孩子比较多。”

  说到这儿的时候,林卫民的眼中明显的有些幸灾乐祸。

  俗话说得好,长兄如父,林卫国虽然只有林卫民这一个哥哥,两个人的年龄也相差不多,可在林卫国的记忆中,因为爸爸妈妈整天忙着活计,自己就是哥哥整天带大的,对于林卫民,林卫国有种亦父亦兄的特殊情感。林鸿飞的奶奶自然就对这个平日里没有太多时间照顾的小儿子心生愧疚,小时候平日里更多的还是偏向于林卫国一点。

  为了这个,小时候林卫民没少羡慕过自己这个弟弟,等以后长大了,两人都明白这是母亲对弟弟的补偿,这种事情自然也就成了两兄弟之间的一种玩笑,不过这会儿,却有一番揶揄之意:老弟啊,从小咱娘就心疼你,小时候你可没少为了这个在你哥哥我面前得意啊,现在老娘偏疼他孙子了,我看你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被哥哥拿这件事揶揄了一番,林卫国心中便不由得有些尴尬,狠狠的瞪了林鸿飞一眼,“臭小子!”

  我去,我招谁惹谁了,知道这兄弟俩之间是怎么一回事的林鸿飞,心里冤枉的要死。

  笑闹了一阵,林卫民说道,“走吧,到我的办公室里去坐坐,喝杯茶。”

  以宝山镇的经济情况,林卫民这个副镇长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茶,除了林卫国给他从市里带回来的一点好茶叶之外,便是宝山镇自己出产的一些名声不显的土茶。

  不过林鸿飞却很是中意老家的这种土茶,这种土茶虽然名声不显,味道也比不上什么雨前龙井、毛尖以及大红袍之类,但喝着却又有一股独特的味道,很是吸引人。林鸿飞爱茶,但并不是很懂茶,只觉得这土茶的味道很独特,却说不上来这种味道和感觉是什么。

  现在听自己大伯说上去喝茶,很久没有喝到家乡土茶的林鸿飞,忽然舌下生津,嘴里竟然开始冒起了口水。

  ————————————————————————

  林卫民在宝山镇当了多年的副镇长,虽然没有正位,但也算是宝山镇的“一方诸侯”,加之镇上的事务不忙,三人在林卫民的办公室里喝着茶聊了半天的天,进来汇报工作的竟然没有几个。

  林鸿飞一个没有忍住,向大伯问起了这个问题,却不成想林卫民对这个问题很淡然,当然,也可以说很无奈,“咱们镇政府,说白了就是向下面的老百姓收提留管管计划生育的,最多再向上面要点儿政策和资金,其他的基本上没有什么事,现在既不到收提留的时候,也不到开战计划生育专项治理的时候,你说大家能有什么事?这会儿不是在办公室里打牌就是在看报纸睡觉,离家近、家里有孩子的,这会儿已经回家睡觉或者给孩子做饭去了。”

  不会吧?虽然知道老家的经济情况不好,可当听到林卫民说道这些的时候,林鸿飞心中仍然震惊无比,忍不住问道,“大伯,全国上下现在都在发展经济,想要招商引资,你们镇上就没想着结结实实的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发展一下经济,减轻农民兄弟的负担吗?”

  “有啊,怎么没有?”林卫民苦笑着,“可别人不知道,鸿飞你还不知道吗?咱们宝山镇,虽然名字挺好听,可就是个穷山沟沟,发展经济当然想了,可怎么发展?根本就没有个思路嘛;大家也想招商引资,可咱们这个地方,连条柏油公路都没有,谁愿意到咱们这里来投资?”

  林卫民这话说的当然是真的,宝山镇这里经济不发达,尤其境内多山,交通条件不好,即便是想要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以减轻一下农民兄弟的负担,可自然条件的限制,让宝山镇的领导们为了这件事愁白了头发,也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思路。

  “大伯,说句您不爱听的话,我倒是觉得,是你们的思路不对,你们都习惯了上级领导帮你们想解决问题的法子,都将问题推给了上级,根本没想着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如何来解决问题。”林鸿飞的话,有些尖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