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八三章 绝不逆历史而行

第一八三章 绝不逆历史而行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国回来了?”刘凤才笑呵呵的回了一个礼,然后上前一步,有些迫不及待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卫国,甚是满意的点点头,“精气神可是比以前好多了,一看就知道干的不错。”

  “谢谢老领导夸奖,”林卫国是刘凤才的老下级,军队系统和地方不同,被老领导夸赞了一句,林卫国心中甚是高兴,不过随即挠挠头,有些苦恼和不好意思,“来的急了,忘记给老领导带点儿东西了。”

  “哦?”刘凤才是何等人物?听到林卫国如此说,目光顿时就是一闪:来的急了?什么事这么急,竟然急到连一点礼物都忘记了带?

  “带东西来干什么?”刘凤才呵呵笑道,一脸关切的向林卫国问道,“吃饭了没?到我家去吃点?”

  “还真没吃。”林卫国摸了摸肚子,甚是不好意思,“今天真要到老领导家蹭顿饭吃了。”

  “这有啥,”军人都豪爽,刘凤才也不例外,自己这位老搭档还是和以前那样那么豪爽,刘凤才满意的拍了拍林卫国的肩膀,“走吧,你小子好运气,昨天你嫂子那边的老乡才送过来两只野猪蹄子,这会儿正在炉子上炖着呢。”

  猪蹄乃是大补之物,野猪蹄更是一味十分名贵的中药材,《中医纂要》中有云:(野猪蹄)祛风治痹,《随息居饮食谱》中更是记载有“蹄爪补力更胜(野猪肉),一切痈疽不敛,多年漏疮,煨食。”,简单的说。这东西对于多种关节病、风湿病有很奇特的疗效。

  林卫国是个识货的,之前和林鸿飞聊了一会儿。心中最大的障碍去了,加之一路飞奔,这会儿肚子早已经饿扁了,闻言听到居然有意境炖了好久的野猪蹄子啃,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顿时大叫,“来巧了,来巧了!”

  可不是来巧了么,野猪肉好找,北郡市下面的各个县里总能发现野猪。可野猪蹄子这东西还真不多见……说来有趣。既然能找到野猪,更是有不少野猪被打死的,为什么野猪蹄子比较少见?难道野猪都不长蹄子吗?野猪当然长蹄子,可既然老百姓都知道野猪蹄子是好东西,谁不是自己留着。自己吃或者自己用不行吗?实在不济,留着也可以留在关键时刻托人办事啥的,干嘛要平白无故的便宜了别人?

  “我这巧什么啊,就是两个野猪蹄子而已,你儿子那里才真的有好东西,”刘凤才呵呵笑着,望了林鸿飞一眼,“知道不?前一阵子临水县的领导可是给你儿子送来了不少的好东西,乖乖!我可是听说了。光熊掌就有两个。”

  “真的?”林卫国的眼睛顿时瞪出来了,熊掌啊,上八珍之一,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最肥腴的右前掌,可即便是两只后掌,那也是罕见的好东西。

  军人豪爽。可军人也鲜有不贪嘴的,听说儿子那里竟然有熊掌,林卫国顿时眼珠子一瞪,努力的咽了口口水,扭头骂道,“臭小子,长能耐了啊,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藏着掖着不拿出来,不是司令告诉我,老子都还不知道,你小子想要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这话,虽然是在骂林鸿飞,可也未尝不是没有向刘凤才解释的意思:您看啊,我儿子有熊掌这事儿,虽说这小子没给您送一个,可是连他老子我都不知道呢……林卫国和段玉珍搬到舜耕军区里去了,两个人的房子自然由舜耕军区帮着安排,以前林卫国在北郡市军分区里的房子,按照规定要收回来,可林鸿飞能够继续在这里住,自然是得到了刘凤才的首肯的,这份人情,林卫国必须要领。

  刘凤才这番话,里面未尝不是微微表示一下不满的意思:别的东西也就罢了,可熊掌这东西可是好东西,林卫国你儿子做的可是有些不地道啊。

  林鸿飞就苦笑了,他很明白自己老爹话里的意思,状似委屈实则解释的道,“爸,不是我不给你说,原来我还打算留着等到过年的时候,您和刘伯伯这些老战友团聚的时候吃一个,回老家的时候咱们一大家子聚会的时候吃一个的……这样,我让刘姐送一个过来,不过今天是赶不上了,您要是能明天再回去,今天咱们就处理一下。”

  熊掌是好吃,经典的美味之一,可一只没有经过处理的熊掌,从处理好到能吃,最少也需要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极其费工夫和时间,而且一个处理不好,做出来的东西就会让人难以下咽,端的糟蹋了好东西。

  刘凤才刚才确实是有些“告状”的意思在里面的,可林鸿飞这么一说,且不管林鸿飞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刘司令员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笑着摆摆手,拦着林卫国道,“拿什么拿?熊掌那东西做起来可费事,我们家可没有会做这东西的……鸿飞不是说了吗,留到过年的时候吃。”

  “那……也成,”林卫国也知道熊掌这个东西做起来很麻烦,略一犹豫,还是同意了,想了想,有对林鸿飞道,“这样,家里还有什么好东西,你去拿点儿。”

  林鸿飞应了声,立刻跳上车去了……从刘凤才家的那栋独栋小将军楼到林卫国家的宿舍楼,距离不是很近吗,平日里散布走走也就罢了,这个时候还是开车吧。

  …………………………………………

  林鸿飞回家时,家里没人,刘秀娥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原本想要拿上东西就走的林鸿飞,想了想,还是给刘秀娥留了张字条,言明自己回家拿了点食材,并且下午的时候多做几个菜,自己家老爷子说不定要回来吃。

  留好字条之后,从冰箱里翻腾了一阵,拿了一只野鸡、一条切好的半大羊腿和两条大肥鱼以及两瓶五粮液,拎着东西飞奔而去。

  等林鸿飞到刘司令员家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家里只有一个保姆阿姨在。自己家老爹和刘凤才竟然都不在。

  “李阿姨,我爸和刘司令员呢?”林鸿飞向保姆阿姨问道。

  “都在楼上书房里。”

  原来如此。林鸿飞便顿时明白,两个人这是借着这个机会就某件事开始沟通去了……或许刚才就是故意支开自己的也说不定?

  “哦,知道了,”林鸿飞点点头,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保姆阿姨,“李阿姨,这些东西麻烦你了。”

  保姆阿姨显然是个识货的,只是打量了一眼,便一脸的惊讶,“都是好东西啊?”

  “是啊。今天难得我爸回来一次。要和刘司令员好好喝一杯,这不听说刘司令员家里正在炖着两个野猪蹄么,好酒好菜的都要有点才成。”

  “那好嘞,交给我吧。”保姆阿姨看到这些食材,也不由的有些心动。将东西接过去,对林鸿飞笑道,“林厂长,您是先看会儿报纸还是先看会儿电视?”

  刘凤才身为市军分区司令员,家里的各类报纸已经杂志自然是极多的,用来打发时间自然是再好不过,林鸿飞想了想,对保姆阿姨说道,“我看会报纸吧。”

  …………………………………………………………

  这报纸一看。就是将近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候,林卫国和刘凤才这才从楼上的书房里出来,虽然两个人的表情看上去同之前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但细细的观察了一番两人眉宇之间的细节:自己家老头子眉眼之间略带着一丝笑意,刘凤才的脸上虽然表情有些严肃。但只是严肃,却并不紧张。林鸿飞心里便大大的了一口气:看来,老爷子已经与刘司令达成一致了。

  古齐省是个人口大省,北郡市更是占到了全省人口的十分之一强,虽然市行政辖区内并没有驻扎什么强力军队,仅仅是驻扎有二线军队,可能够将这么一个市的局面稳定下来,对于整个军区的意义依旧十分重大,仅此一点,老爷子便立功了,虽然这功劳入不了储君乃至于太宗帝的眼睛,可这毕竟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林鸿飞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身,恭敬的向两人打招呼,“爸,刘伯伯。”

  “嗯,”林卫国点点头,问道,“来了多长时间了?”

  林鸿飞扬了扬手中的报纸,“也没多长时间,李阿姨说你们在上面谈工作,我就顺便看看报纸。”

  刘凤才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多看看报纸是好事,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林鸿飞在看的这份报纸乃是共和国官方最权威的报纸《人民&日报》,乃是党的喉舌,上面所刊登的文章直接代表了中央领导对于某件事的态度,而林鸿飞手中的,便是昨天的报纸,内容是关于太宗皇帝的关于改革开放的讲话内容的评论。

  报纸的内容刘凤才显然看过了,上面还有刘凤才对于文章的内容所写下的一些感想,当然这些感想主要是从军队的角度出发的……刘凤才虽然是市军分区的司令员,但同时也是北郡市市委常委之一,对于北郡市的决策拥有投票权,并不能算是一个纯粹的军官,写这些东西自然并不奇怪。

  林鸿飞略一思考,慨然道,“我觉得,这篇文章说的很对,虽然我们的国家经过改革开放这十几年来的发展,已经基本解决了人民的温饱问题,但经济需要发展,国防也需要发展,这些都离不开充足的资金的支持,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在可以预期的将来,改革开放将会被作为一项长期的基本国策不动摇,任何人想要改变这项基本国策,都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必将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

  刘凤才和林卫国对视了一眼,表情似乎惊讶之极:这番话太露骨了。

  事实上,就在前几天的时候,某位中央高级领导在某次高级别的座谈会上发表了个人观点,认为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虽然赚到了钱,但社会风气越来越差,虽然该领导并没有指名道姓的反对改革开放,但一位国家领导人,在这种公开场合发表这种讲话,已经无异于对太宗皇帝发起了“炮轰”。

  老百姓们倒是感受不到什么,日子该怎么做的还是该怎么做,但知道了这位国家领导人似乎对太宗皇帝的路线有些不同的看法之后,体制内的领导顿时都高度紧张起来:这是……中央层面要出什么变故了?

  摆在各级领导们面前一个最迫切的问题便是如何站队?

  在今天林卫国来之前,刘凤才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刚才的这番话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可刘凤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林鸿飞竟然发表了一番如此“旗帜鲜明”的观点,这种无法形容的感觉,简直让刘凤才有些抓狂: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

  “咱们的这个政府,是靠着人民的支持在建立起来的,从根基上来说,代表着人民大众的利益,就必须为人民大众的利益谋福利,任何开历史的倒车的行为,都是在与人民为敌,刘伯伯,您说说吧?”林鸿飞向刘凤才问道。

  这话,刘凤才听懂了……别的且不说,老百姓什么的姑且不论,太宗皇帝的改革开放政策,让几乎整个体制内的人都受到了莫大的益处,若是这个时候谁反对改革开放,便是与数千万的体制内人士的福利为敌,老百姓不会造反,可真正掌握着这个国家权力的体制内人士们,却绝对不愿意自己已经吃到了嘴里的肉再吐出来的。

  “后生可畏啊,”刘凤才呆呆的在楼梯上站了半晌,这才扭过头来,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一脸的赞佩和无法相信的对林卫国说道,“说起来惭愧,老刘我活了大半辈子了,在这个问题上竟然还没有鸿飞这孩子看的透彻。”

  没错,刚才林鸿飞的这番话,让刘凤才终于想通了:这小子说得对,谁反对改革开放,反对的已经不仅仅是太宗帝,而是反对的整个体制,得罪的是整个体制内人士,这种逆历史而行的人,岂有不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的道理?

  妄自自己心里刚才还在为自己的选择暗自心生犹豫,好歹自己也活了50多岁了,竟然还不如个孩子。刘凤才心中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