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七九章 乱弹琴!

第一七九章 乱弹琴!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局长说了,市里的粮食物资供应紧张,这个月只能给咱们减半供应,如果咱们一定要的话,他就把给供应给其他单位粮食优先供应给我们,”曹军一脸的忿忿之色,“说话的时候阴阳怪气的,反正听难听。”

  “好,我知道了。”

  林鸿飞的反应有些出乎曹军的意料,原本在他看来应该大发一场火的林鸿飞,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接受了这件事。思考了片刻之后,林鸿飞缓缓的向曹军问道,“小曹,有没有听说过我和董局长的什么小道消息?”

  “小道消息……”曹军皱眉思索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肯定的答道,“没有,没听说过。”

  既然曹军说没听说过,那便是真的没听说过了,林鸿飞怎么想也想不出个头绪来,索性就不去想,从林鸿飞的心里来讲,他也没有将这件事当成一件多大的事,说白了,虽然董大海是个正处级干部,可含金量并不怎么高,给自己带来的影响极其有限,对自己来说,并不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点点头,“好。”

  见老板没有什么事,曹军知趣的退了出去。

  林鸿飞变的深沉和更有城府这一点,让曹军感到高兴的同时,也越发的敬畏起来。以前的曹军,对于林鸿飞,对林鸿飞的经营能力尊敬多一些,但敬畏却谈不上,可这一刻,看到林鸿飞在这个时候居然如此沉得住气,一种发自心底深处的敬畏升腾而起。

  林鸿飞心里当然没有曹军想的那么平静。事情让他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这个董大海,到底是怎么回事?联想到上次在徐市长办公室门外的那一幕,林鸿飞真的有些疑惑了。林鸿飞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可若说自己的罪过这位。林鸿飞自认从来没有过,既然如此,那这位董局长为何要这么针对自己?

  最让林鸿飞好奇的是,粮食局虽然不是什么权利重大的市局单位,可好歹也是市行局之一,堂堂的正处级编制,市里关于自己背景的消息董大局长不会不知道,既然如此。这位董大局长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敢于给自己穿小鞋?难道他就不怕被自己也被穿小鞋么,或者是他笃定自己这么做没事?

  既然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想。林鸿飞拿起电话,找了个号码拨了出去,片刻之后,林鸿飞笑道,“总裁您好。”

  “你个小子。我的玩笑也敢开。”电话那头的北郡市工业公司的总裁、实际上和“名誉总裁”差不多的程副市长顿时就笑了,“知道你小子没事不会给我打电话,说吧,什么事?”

  成立了新的合资公司后。北郡市工业公司名义上的最高负责人,也就是公司总裁。便是之前以副市长身份兼任厂长和党委书记的程副市长,现在名为总裁。但实际上还是和以前一样,仅仅是挂着一个虚衔,不过党委书记的头衔倒是实打实的。虽然事实上是林鸿飞主持所有的工作,但该做到的地方,林鸿飞没有丝毫的疏漏,程副市长对林鸿飞这位懂事的助手十分满意……想来,程副市长那个挂在他同学名下的、每个月可以给他提供十多万合法收入的摩托车销售店功劳不小。

  “呵呵……”林鸿飞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同程副市长,林鸿飞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笑道,“总裁,是这么回事,刚才小曹给我说,咱们粮食局说从这个月开始,给咱们单位提供的米面供应减少一半,我这不是没头绪么,想向您打听一下,是不是我在什么时候得罪了董局长?您也知道,我刚工作,没什么经验,若是有什么不对的,我赶紧去向董局长赔礼道歉。”

  “还有这样的事?”程副市长的声音顿时诧异无比。

  林鸿飞说的是去向董局长赔礼道歉,可林鸿飞如此简单直白的告状,程副市长岂能看不出来这小子的真正意思?这小子是在向自己告状呢。

  “是啊,”林鸿飞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惹董局长不高兴了。”

  “好的,”林鸿飞这么说,便是在告诉自己,他确实和粮食局董局长有什么过节了,在这种事情上,林鸿飞自然没有必要说谎,没有程副市长没有犹豫,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我帮你问问。”

  “麻烦您了。”林鸿飞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客气什么,”程副市长顿了顿,还是说了一句,“小林啊,大家都是为了做工作,有些事情,你也不要多想。”

  林鸿飞回的很是谦虚,恭谨的道,“没事,董局长毕竟是前辈嘛,可能对我的工作方法有些不同的看法,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我主意工作方法?”

  林鸿飞虽然说的简单,可话里深层次的意思傻子也能明白:董局长若是故意找我的茬,那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了。

  这个小林,还真是得理不饶人。程副市长心里苦笑着,也在暗自埋怨这个董大海不懂事:你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和这小子较什么劲?若这小子是个好欺负的主儿也就算了,可欺负东方书记的女婿?你董大海还想不想进步了?

  挂上电话,程副市长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可想了想,又将电话放了回去。

  91年的时候,粮食供应是每一个城市政府领导关心的大事,为了体现对粮食问题的关心,基本上每个城市的粮食局都是由该市的市长直接领导的,而不是如同其他行业一样,各有各的分管副市长,自己这个主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虽然直接给董大海打个电话也不是不可以,可若是人家不理会自己。那可就尴尬了……虽然并不是董大海的直接领导,可以程副市长对董大海这人的了解,却也知道,董大海不理会自己的可能性不小。

  将电话放回去。想了想,程副市长起身走了出去,回头对秘书吩咐了一句,“我到徐市长那里去转转,有人来找我,就让他等一会。”

  “是。”秘书点点头,心中却有些奇怪,无缘无故的。老板到徐市长那里去做什么?

  市政府大院自有规矩,虽然市长是几位副市长的直接领导,但同时副市长们又是能够直接威胁到市长位子的人,这其中的关系十分微妙。绝非几句话便能说明白的,是以若非有足够正式的事务,副市长们绝少会到市长的办公室里去拜访,同样,市长也绝不会屈尊降贵的到副市长们的办公室里去。

  不止是市里。便是各级政府也是如此,如今见自己老板居然如此“坏规矩”,心中的好奇简直无以言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

  看到程副市长到来,古健不由得一愣。心中不由得哟些犯嘀咕,却忙站起身来快步应了上去。脸上堆满了笑意,“程副市长您来了?”

  “恩啊。”程副市长笑着点点头,笑容满面的对古健说道,“听说市长刚搞到点好茶叶,我这是打劫来了,小瓜,麻烦你进去给市长说一声。”

  古健立刻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越是明白,古健心中便越是心惊,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让程副市长亲自过来和自己老板“喝茶”?事情重大,古健不敢怠慢,忙笑着道,“您哪用通报啊,您直接进去就行。”

  “规矩就是规矩嘛。”程副市长微笑着摇摇头,脚下却不动半分。

  古健作为徐市长的秘书,自然知晓越是级别高的领导便守规矩,比如现在,程副市长若是贸贸然的进去,结果发现里面有些不雅的事情怎么办?不说大的,便是比如徐市长正在里面抠鼻孔,被撞见了尴尬尚且还是小事,岂不是大大影响领导的形象?

  程副市长谨守规矩,古健便极是歉意的对程副市长说道,“那您稍等一会儿,我进去找找茶叶……”边说便有些懊恼的对程副市长道,“上次老板将茶叶交给我放的,瞧我这脑子,竟然一时间想不起来放在什么地方了。”

  “去吧。”程副市长笑着点头。

  古健和程副市长告了声罪,片刻之后,徐市长大步从办公室里迎了出来,笑道,“老程,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程副市长虽然是东方书记那边的人,但并不是市委常委,且作为自己的直接下属,平日里对自己十分恭敬,对自己的威胁并不大,便是不看东方书记的面子,看在这一层的关系上,徐市长也要出来迎接一下。

  “这不是听说班长您这里搞到点好茶叶么,独娱乐不如与众乐,不这是打劫来了。”程副市长仿佛自己之前从没有和古健说过这番话一般,笑着说道。

  “这市政府大院里还能不能藏点秘密了,本来我还打算自己藏着享受的呢,”徐市长便微显郁闷的摇摇头,紧跟着自己也笑了,“来来来,见者有份,我给你说,这茶虽然名声不显,可却是我们老家的亲戚特意给我带来的。”

  “老乡的情分啊,”程副市长摇摇头,一脸的感慨,“我们那边就没有什么土特产,不过老家那边有些老人会炮制一些药酒,强身健体的效果不错,回头给班长你带些过来。”

  “那可好。”徐市长笑着说到,“这年头想要找几个真正懂得泡药酒的人可不容易了。”

  这边古健早已经泡好了两杯茶,两位领导的面前一人一人放下一杯后,见领导没有什么吩咐,这才躬身退去。

  “班长,咱们市的粮食政策是不是有些变动?”寒暄了一番,程副市长略带不解的向徐市长问道。

  “嗯?”程副市长的这个问题,问的徐市长顿时就是一愣,随即一张脸顿时就严肃了,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没有啊,市里的粮食供应一直是稳定而且有保障的,市里的各个粮库的储备都十分充足,粮食的供应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怎么,老程你是不是听到了些什么消息?”

  粮食问题可是个大问题,俗话说得好,无粮不稳,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老百姓饿了肚子可是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干的出来,革命为什么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便是源于当年饿肚子的老百姓太多了。

  同理,即便是现在,中央领导对于粮食问题依旧高度重视,若是在自己的治下粮食的供应出现了问题,那可就是直接威胁到自己帽子的大问题!徐市长绝不认为程副市长只是这么一问而已,显然,老程同志是听到了些什么。

  “看来是我多想了,”程副市长便点点头,一副“我知道了”的模样,给徐市长解释道,“刚才工业公司的小林给我打电话过来,是粮食局那边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从此之后粮食减半供应,向我这个总裁问问是怎么回事。”

  话不用说太多,尽管程副市长没说一句市粮食局的坏话,可还要怎么说?徐市长的心头火腾的一下就冒起来了,重重的一拍沙发边沿,“这个老董,这是要搞什么?!”

  “没事就好。”程副市长笑呵呵的,没有接这个话茬。

  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程副市长专程为了这件事来找徐市长了,哪怕董大海再是徐市长的亲信,也必须做出一个姿态来,否则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丢人的不是程副市长,而是徐市长……老徐同志,你就是这么带领同志们团结一致奔小康的?

  连带着,徐市长对董大海也有些心生不满。虽然董大海从未对徐市长说过,但徐市长是什么人?岂能感觉不出来董大海似乎对林鸿飞心中有些意见?

  下属们彼此之间看不惯,这个是正常的,也是上面的领导喜闻乐见的,否则上面的领导如何控制下级?无非就是打一批拉一批么。可北郡工业制造公司是随便能够动手脚的地方吗?这个董大海,简直是乱弹琴。

  “这件事,我亲自到粮食局那边看一看,看看这个董大海到底在搞什么东西!”须臾间,徐市长便做出了决定,不仅要去粮食局看一看,还要大张旗鼓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