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五九章 看来是我赢了

第一五九章 看来是我赢了

  饭菜的丰盛程度有些出乎林鸿飞的意料,尤其饭桌正zhōng yāng的那道正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烤rǔ猪,更是让林鸿飞有些震惊:望月饭店还有这么一道招牌菜?

  烤rǔ猪不同于其他菜,对于原材料。火候以及烤制师傅的要求极其严格,在制作这道名菜的过程中,有一道工序出点问题,最终都大大的影响最终出来的rǔ猪的口感。

  “这道烤rǔ猪是望月饭店的招牌菜,”范成亮笑着给林鸿飞介绍到,“这道菜,望月饭店每天只做10只,用的全都是望月饭店老板自己养的香猪,由这家饭店的老板用祖传方法jīng心烤制而成,味道很不错。据说望月酒店老板的祖上,曾经是大内专(二更到)门负责烤制rǔ猪的御厨,一手烤rǔ猪的绝活,连太后老佛爷品尝过之后都赞不绝口。”

  “哦?那今天咱们不是享受了一次皇宫大内的待遇?”范成亮一番介绍,让林鸿飞不由得食指大动,笑道,“今天沾了范秘书的光了。”

  范秘书笑而不语,脸上的得意之sè却恰到好处的流露了出来。

  来望月饭店吃饭的人,其中相当比例的便是冲着这老板的这手烤制rǔ猪的手艺来的,来望月饭店吃饭,大家吃的就是一个面子和排场。

  “来,烤rǔ猪就要趁热吃才好吃,”范成亮率先举起了筷子,笑着说道,“林厂长,小玲,来。”

  闻着便诱人无比的烤rǔ猪,味道果然相当不错。香喷喷的烤rǔ猪味道鲜嫩肥美,按照惯例,若是饭桌上坐着的都是体制内人士,那么大家在饭桌上基本上不谈正事。谈事情的时间要放在饭后,饭后一杯清茶,一支香烟,轻松惬意的时候,才是聊天谈话的好时候。

  ………………

  一阵大快朵颐之后,范成亮将筷子轻轻放下。

  几乎是同一时间(二更到),林鸿飞与东方小玲的筷子也放了下来。

  “小玲,鸿飞。里面有间静室很不错,老板收藏了一套功夫茶的茶具,怎么样,品评一番?”范成亮笑着对林鸿飞与东方小玲笑道。

  “功夫茶?”林鸿飞便不由得有些诧异。据林鸿飞的了解,似乎一直到十几年后,随着老百姓生活的富裕,有钱人们越来越开始追求排场和档次,国内的功夫茶热cháo才开始兴起。可是现在,不过才91年啊,北郡市竟然有功夫茶的高手?

  林鸿飞的惊讶,反倒是让范成亮惊讶了。眉毛一挑,“鸿飞也了解功夫茶?”

  “说不上了解。多少知道一些。”林鸿飞谦虚的说道。

  范成亮是何等眼力,立刻便看出林鸿飞这话有些言不由衷。看起来林鸿飞非但知道功夫茶,而且似乎对功夫茶有相当的了解。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个发现,让范成亮顿时吓了一跳:这可是功夫茶啊,不是到了一个层次的人,根本接触不到这个东西,林鸿飞的家庭自己了解,他本人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会对功夫茶相当了解?

  范成亮当然不会想到世界上还有重生这种离奇的事情,自然就更不可能想到林鸿飞在米国的时候,其实是唐人街一位功夫茶高手家里的常客,几年的耳濡目染下来,若说对功夫茶的了解,林鸿飞自认第二,范成亮绝对不敢说自己是第一。

  林鸿飞这个人,自己竟然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林鸿飞不经意间透漏出来的神秘,让范成亮不由得起了一丝好胜之心,笑道,“这倒是好了,月眉还一直说没有人懂她的茶呢,这次月眉总算是知道人外有人了。”

  月眉?这分明是个女人的名字嘛!莫非这个望月酒店的老板,竟然还是个女人不成?林鸿飞和东方小玲的心里,同时掠过一丝诧异之sè。

  ………………………………

  不多时,一位身着月牙白sè锦缎紧身短袖旗袍的婉约女子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女子的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一脸的文静和与世无争,可是却自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在那里。女子进来之后,淡淡的向范成亮和林鸿飞、东方小玲点头致意,丝毫不因为范成亮是东方书记的秘书而对他“另眼相看”。

  北郡市竟然还有这样的奇女子?林鸿飞心中顿时大奇,不由得细细打量了这旗袍女子两眼,却不想正在林鸿飞想要细细打量之际,腰间陡然传来一阵剧痛。

  林鸿飞微微侧了侧头,就顿时苦笑了,除了东方小玲之外,还能是谁?

  东方小玲微嘟着嘴,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无比清晰明白:当着我的面你这么“sè迷迷”的去打量别的女人,当我不存在啊?

  看到林鸿飞与东方小玲之间的小动作,范成亮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范成亮当然不会对东方小玲有什么想法,儿子都已经上小学的范成亮知道自己与东方小玲乃是两条永远都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可即便是如此,他不可能不知道东方书记对东方小玲婚事的态度。

  只是这个时候,范成亮却着实不好说什么,轻轻咳了两声,笑道,“月眉,这位林鸿飞先生,是位懂功夫茶的,今天你可要用心点了。”

  范成亮此话一出,进门之后一直淡然无比的旗袍美女略显惊讶的向林鸿飞的方向望了一眼,那眼神中分明在说着两个字:不信。

  可林鸿飞怎么会在乎这个?淡淡的一笑,虽然没有说话,却已经压了这位月眉小姐的气势一头。

  “鸿飞,德国投资商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把握?”月梅小姐沏茶的当口儿,范成亮并不避讳这位月眉小姐,径自向林鸿飞问道,“不瞒你说,这几天市里的压力,有些大。”

  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等人要购买半个月的机票回国的消息,林鸿飞也知道了,他自然清楚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这个举动背后的含义。越是这个时候,林鸿飞反而越是坦然,“范秘书,我只能给你说,事情成功的可能xìng很大,但最终能够走到哪一步,我不敢保证。”

  范成亮的眉头顿时皱了皱,林鸿飞的这个回答,并不能让范成亮满意,事实上,范成亮更希望今天林鸿飞能够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

  不过随即,范成亮的眉头又舒展开了,是自己想的岔了,以林鸿飞的身份背景以及现在的地位,不是自己可以随意差遣的,若是再考虑到东方小玲的因素……范成亮不动声sè的点点头,“鸿飞,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现在的问题在于,市领导们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机会从手中溜走,书记受到的压力也很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鸿飞当然明白范成亮的意思,东方书记是北郡市的一把手没错,可是他也不可能无条件的支持自己,整个市的利益和各方面的关系都需要他来平衡,自己能够给市里带来巨大的好处是没错,可这件事,给市里的领导们带来的政治利益也绝对不少,本质上,官员们首先是一种政治动物。

  想了想,林鸿飞对范成亮说道,“这样吧,我和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谈一下,或许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你有把握?”范成亮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等到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试试吧。”林鸿飞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

  “不,林,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口拒绝了林鸿飞要求和自己谈谈的要求,“林,我对你很失望,据我了解,我与你们公司无法达成合作,是因为林先生您在这其中扮演了一些不光彩的角sè。”

  “正好相反,我认为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林鸿飞慢条斯理的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包里掏出一叠纸,轻轻的推到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的面前,一脸无比笃定的表情,“阿德里亚诺先生,这些资料是我委托我在西班牙的朋友找到的,其中有些东西或许和您有关,我想,阿德里亚诺先生你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

  从西班牙找到的的资料?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心里登时咯噔一下,自己在西班牙国内可是有些不太光彩的记录,否则自己也不可能带着自己的人离开祖国,远赴万里之外的中国来,说好听些是来中国投资,可若说自己是来讨饭吃的,也没有什么不妥。

  尽管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不大相信只是短短几天林鸿飞就能从西班牙国内搞到自己的一些资料,可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还是下意识的向林鸿飞拿出来的那叠纸上装作不经意的瞅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脸sè顿时大变!继而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看来阿德里亚诺先生知道这份资料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了,看来这一局是我赢了,”林鸿飞笑了,“阿德里亚诺先生,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地谈一谈?”

  “谈一谈?哦哦,当然,当然可以。”失魂落魄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如同一条被抽走了脊梁骨的癞皮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