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五章 耳光抽回去

第一三五章 耳光抽回去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格说起来,西班牙语并不能算是小语种,当年西班牙’将自己的语言随着称霸全球的无敌舰队传播到美洲大陆,直到今天,西班牙语仍然是美洲大陆以及非洲大陆上许多国家的官方语言,可是对于咱们国家来说,西班牙语就是不折不扣的小语种了,虽然能比什么阿拉伯语等语种强一些,但也强的相当有限,在国内,学习西班牙语的人稀少的可怜。

  能够说西班牙语的人太少,以至于哪怕是舜耕市,一时间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西班牙语翻译……………这也与古齐省没有一所正轨的翻泽院校或者外事学校不无关系。

  不过不管如何,总之,这位舜耕市的西班牙语一第一三五章耳光抽回去(三更,二更到,4000字!)张口,两边不懂西班牙语的领导倒还无所谓,可对面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行人,却目瞪口呆。

  这些单词,每一个单独读出来,他们都能听懂,可为什么组合到一起,就总觉得不舒服呢?

  “小林。”没想到竟然被舜耕市的人占了先,徐市长登时不快了,低声对林鸿飞说了一句。

  林鸿飞点点头,大步上前,来到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等人的跟前,上来就是一串流利之极的、带着一点马德里大区口音的西班牙语“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先生,几位美丽的女士,几位先生,欢迎你们到中国来。”

  等林鸿飞将话说完,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几人再次震惊了,不过不同于刚才那种略显迷茫的感觉,听到熟悉的带着马德里口音的西班牙语,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行人颇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不顾舜耕市的一行领导,大踏步上前来,一脸的惊喜“哦上帝啊,真是不敢相信在你们这个神秘而又伟大的国度,竟然能够听到我家乡的口音…是的,我就第一三五章耳光抽回去(三更,二更到,4000字!)是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这些都是我的助手,请问这位先生,您怎么称呼。”

  “我叫林鸿飞,按照你们的姓名习惯,应该是鸿飞林”林鸿飞一边笑着,一边简要的向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介绍了一下北郡市的诸位领导“阿德里亚诺先生,请允许我向您做一下介绍,这位就是前来欢迎您的我国古齐省北郡市的市长徐存光先责,以徐存光先生为首的北郡市政府,管理着整个北郡市近千万的人口。”

  “上帝啊!”

  原本在听说来迎接自己的是个市长时,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心中还有些不被重视的不满。盖因为在西班牙的政治划分中,有口个自治区,8000多个市镇,在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的印象中,一个市长除非是西班牙几大著名城市的市长,否则手下都管不了太多的人,可在听说了徐存光的身份和权利之大之后,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顿时一声惊呼!

  一个管理着近千万人口的市长?整个西班牙也不过4500万左右的人口,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完全无法想象一个管理着近千万人口的市长是个什么概念!

  明白了徐存光这个市长的含金量,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看着徐市长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尊敬微微躬身,做了个标准之极的鞠躬礼,那态度比起刚才的略带傲慢,那可是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了“尊敬的市长先生您好,我是来自西班牙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这次到您这里来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嗯?”徐存光将脑袋偏向林鸿飞。这位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先生对自己的尊重,让徐存光大感脸上有光的同时也有些纳闷林鸿飞对他说了些什么,竟然能够让这个老外对自己如此尊重?

  “我对他说,您是有近千万人口的北郡市的政府最高行政长官,冖林鸿飞忍着笑,向徐存光解释道“整个马德里有17个自治区,50个省,8000多个市镇,他们自治区、省和市镇,基本上和我们的省、市、

  县或者乡镇对应,但这么多的行政区划,却只有4500多万的人口。

  原来是这样啊。徐存光明白了为什么这个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傲慢,敢情是一开始以为自己只是个镇长级别的小官啊,后来听说自己管着近千万人,这才被吓到了这些西班牙人,真是没见过世面。

  享受着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的尊敬,徐存光心中登时就有些得意,整个人似乎浑身上下都轻飘飘的,下意识的将原本微微弓着的腰停止了一些,摆出一个自认为最有风度的姿势来,微笑着对林鸿飞说道“小林啊,你告诉阿德里亚诺先生,我谨代表北郡市全体980万父老乡亲欢迎阿德里亚诺先生到我们北郡市来进行考察投资,另外告诉他,东方书记已经在市委招待所准备好了薄酒,为阿德里亚诺先生接风洗尘。”

  林鸿飞点点头,将徐市长的话略作加工,向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转述了一遍。

  “什么?你们的这位东方书记,竟然比这位徐市长的权利还要大吗?”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很是敏感,立刻发觉了徐存光这话中的意思,似乎他还不是北郡市最大的官员,眉头不由得一皱,向林鸿飞问道。

  “严格说起来,徐先生是我们北郡市政府最高的行政长官,但因为我们国家特殊的性质,除了市政府之外,还有相应的市委,虽然两者是平行的,但市委可以对市政府的工作进行指导,甚至如果有必要,可以否决市政府的决定。”林鸿飞皱了皱眉头,用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最有可能理解的话给他解释道。

  “原来如此”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略一思索,立刻就明白了“我知道了,徐先生是市政厅的最高行政长官,但那位东方先生,是你们市议会的议长先生,市议会当然可以对市政厅的决定进行指导……原来是这样。”

  呃,………,原来市委与市政府的关系居然可以这么理解吗?林鸿飞觉得自己有些凌乱,只是认真想了想他还是没有对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解释,其实我们这边的市议会应该是市人大才对,对于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委实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解释的清楚的,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让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这么误会下去好了。

  说着,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还对林鸿飞竖起了大拇指“亲爱的林,我给你说,在来之前,我听说你们国家的政府是个独裁**的政府,在你们国家进行投资是很危险的,我的朋友极力劝说我不要来你们国家投资,但对你们这个神秘国家的好奇,让我决定来看看,听到你的介绍我才知道,原来你们国家的政治制度已经这么完善,同我听说到的完全不一样,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这误会……可是越来越深了。

  这次,不等徐存光问,林鸿飞主动向他“翻译”到“刚才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先生很奇怪为什么您竟然不是北郡市权威最大的人,在我的解释之后,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认为市委是类似于西方市议会一般的存在,东方书记类似于市议会的议长先生,并且赞叹我们国家的制度同他在西方听到的完全不一样,认为我们的政治制度很完善、很完美。”说到这里,林鸿飞顿了顿,低声向徐存光建议到“市长,我认为,让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保持这个误会,有助于将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先生的投资留在我们北郡市,而且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先生回到西班牙之后,也会将他看到的和听到的向他所在圈子的朋友们进行宣传,这对宣传我们国家的正面形象十分有利,也有助于我们吸引更多的来自西班牙的投资。”

  徐存光原本还有些不满,可林鸿飞的最后一句话,如同一柄大锤,重重的击在了徐存光的心脏部位:如果让这个美丽的误会进行下去,非但能够将这个西班尊人的投资留在北郡市,还极有可能带来更多的投资,以及在西班牙对国家的正面宣传?

  徐存光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说道“这个问题,我回去之后立刻和东方书记进行沟通。”虽然林鸿飞的建议有些不合“规矩”有擅自在国外友人面前更改国体的嫌疑,可考虑到这种做法给国家、给北郡市、更重要的是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好处,那说不得也就只好尝试一下、摸着石头过一次河了。

  ……………………………………………

  看着上了奥迪车,车队一溜烟飞驰而去的北郡市的人,舜耕市的领导一个个脸色铁青的怕人!

  事到如今,他们那里还不知道自己今天就栽在一个翻泽身上了?可让舜耕市的领导们心中不解的是,北郡市是古齐省经济排名比较靠后的地级市,虽然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可革命老区同样意味着贫困和不发达,既然如此,他们哪里找来的一个这么厉害的翻译,既然三言两语就将西班牙人给忽悠走了?

  “市长,咱们怎么办?”之前过来和徐存光交涉却没有成功的舜耕市车副市长,低声询问着自家领导的意见。

  “怎么办?回去!”领导满腔的火气,这次这个人真是丢大发了,堂堂古齐省的省会所在地、国家副省级城市,竟然竞争不过下面一个普通的地级市,这话说出去岂不是会被人笑掉大牙?“不回去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众位领导们便诺诺连声,实在是这次舜耕市的面子栽的太大了,更加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个面子竟然还是在一向被舜耕市的领导们看不起的北郡市的同志们的面前栽的,若是说出去,让舜耕市情何以堪?

  让舜耕市市政府大大小小的领导们把面子往哪里搁?

  一肚子晦气的舜耕市的领导们,可不知道,这会儿北郡市的奔驰车上,正热闹非凡。

  这辆大奔,也不是正经的奔驰顶级的s系列,而是e系列,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对奔驰的研究并不深,就算是这辆奔驰e级车,也是既有面子的一件事,倒是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不以为意:这西班牙,奔驰车虽然也算是高档车,但并不是多么稀罕的东西吗,相反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对林鸿飞很有兴趣。

  “林先生,您的西班牙语说的非常棒,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份荣幸请您做我公司在中国的翻绎专家?”外国人说话就是直接,这才认识了不到半个小时,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已经开始堂而皇之的当着徐存光的面挖起墙角来了。

  “很抱歉”给这洋鬼子当翻泽?林鸿飞脑中立刻浮现出小时候黑白电影中那些鬼子翻泽的形象,忍不住就有些郁闷:哥们好歹也是身价千万的富豪,给你当翻译,哥们丢得起那个人吗?微笑着摇摇头,林鸿飞一脸遗憾的道“阿德里亚诺先生,感谢您的邀请,但是不好意思,因为我自己有一家企业,所以……”

  “那真是太遗憾了”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脸遗憾的摇摇头,他刚才的那番话虽然半真半假,可如果林鸿飞能够答应下来,自然就是真的,不过既然林鸿飞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板,那自然就不适合为自己打工了。

  不过随即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又对林鸿飞感兴趣起来,好奇的向林鸿飞问道“林先生,请问,您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我有一家摩托车制造公司,现在正在进行二期工程的建设,二期工程完成后,将会达到年产摩托车占万辆的规模。”林鸿飞毫不犹豫的、恬不知耻的将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划归到了自己的名下,摆明了便是欺负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这几位不懂普通话。

  “我的上帝啊!”

  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声惊呼!

  他觉得自己今天呼叫上帝的次数比以往一个星期都多,不是他想这么做,而是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林,给自己的惊奇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