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九十四章 算计 下

第九十四章 算计 下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四章算计(下)

  若非说这话的是东方小玲,张所长和谭副所长早已经顺着杆子往上爬了,可东方小玲的身份,却让这两位不敢造次,使劲憋着心里的狂喜,两人尽量的在脸上装出一副不明的表情来,脑袋瓜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是啊是啊,同志们的工作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改进同志们的工作条件的,可是财政困难,我们也没办法啊。”

  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对视了一眼:嗯,上钩了。

  “这倒是个问题……”东方小玲眉头一皱,看着林鸿飞提出了建议,“鸿飞,咱们厂是不是考虑支持一下基层公安民警同志们的工作?”

  按理来说,东方小玲这话有些逾越了,你丫的就是一个会计,财务上的是你该张嘴,可经营和对外联络方面的事,怎么着也不应该你一个会计说了算吧?不过这事儿放在东方小玲的身上,谁都没觉得不对,谁让人家有个好老爹呢。

  张所长和谭副所长登时大喜!

  跟到手的好处比起来,他们才不管东方小玲是不是逾越了呢,谭副所长的反应很快,立刻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一仰脖二两白酒灌了下去,喝完了,对着东方小玲亮了亮杯底,这才说道,“东方会计,这杯酒是我敬您的,谢谢你那对我们派出所工作的支持,我干了,您……”

  说到这儿,谭副所长忽然愣住了。

  之前出的是标准的套路,我干了您随意,这是表示感谢的办法,可在此之前东方小玲一直没喝酒呢,你这意思是……逼人家喝一点?

  这可太不像话了,谭副所长愣在当场也情有可原。

  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要看领导的,意识到不对,张所长佯怒的瞪了谭副所长一眼,“老谭,你喝多了啊,东方会计不喝酒你不知道?还不赶紧向人家东方会计道歉?”

  “啊?瞧我这脑子,”谭副所长登时就坡下驴,使劲拍了拍脑袋,忙不迭的向东方小玲道歉,“不好意思啊,真是对不住,对不住……”当然,谭副所长也明白,这个时候,仅仅是说一声“对不住”是不行的,必须要拿出实际行动来,拿过酒瓶给自己咕咚咕咚倒上,“这样,这杯我干了,向东方会计赔罪。”

  一杯酒就是二两,之前谭副所长已经喝了差不多6两了,这再下去2两,确实够受的。

  张副所长和谭副所长可一直注意着东方小玲的反应呢,可这会儿东方小玲就笑着,不说话。看来是逃不过去了,两个人心里齐齐的叹息了一声。

  原本看东方下令年纪不大,两人心里多少存了一些轻视的念头,在张所长看来,老谭那话也不能说就是错了,既然都道歉了,东方小玲应该也不会太按照规矩来吧?

  可东方小玲的反应,立刻就让两人赶紧掐死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儿小九九。

  既然东方小玲不说话,那这酒就一定要喝了,刚才2两下去老谭连口菜也没得着吃,这会儿肚子里正火辣辣的厉害呢,这酒是真不想喝,可不喝还真不行,谭副所长心里郁闷的要死: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刚才逞什么能啊?

  “咳咳咳……”这二两下去,饶是老谭已经算久经考验的革命战士,也有些受不了了,一张脸顿时通红。额头上汗水立刻就渗出来了。

  “来来来,谭副,吃点菜,吃点菜,”一直等谭副所长将这杯酒喝下去,林鸿飞这才笑吟吟的说话了,就跟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大拇指一挑,“老谭,痛快!”

  谭副所长只得连连点头,使劲夹了两筷子菜压一压酒,他倒是想不痛快呢,可他敢不痛快吗?

  这小子……明明就是二十出头的小毛孩子么,怎么官场上的这些道道比老子还熟悉?张所长心里登时就对林鸿飞高看了一眼,等闲人等,这个时候谁也不可能像这小子这样应付自如吧?

  “张所长,我不瞒你,我们工厂这边支持你们的工作,没有问题……嗯,你们那边有多少人?”

  张所长和谭副所长登时精神一震,这四两酒灌下去,总算是起到了作用:问咱们所里有多少人,这意思还不够清楚吗?

  “正式编制的15个,联防队员什么之类的有20多个。”对自己手下的兵,老张自然心知肚明,眼珠子眨也不眨,就将派出所的正式编制给增加了三个……虽然多报了三个,可无论如何林鸿飞也不可能冲到所里去挨个核对不是?退一步说,就算这丫真的冲到所里去,自己也可以说有几位同志出差了。

  “十五个啊,”林鸿飞也不在乎,管他是十五个还是二十个呢,“老张,这样,如果你能说服你们区分局采购一批我们的车子作为警用车辆,我就送你30辆车。”

  啥?不是白送?两个之前还满心笃定满心欢喜的老公干,登时就傻了眼:不是吧?不带这么玩人的。

  是的,林鸿飞说了,可以送他们30辆车,可得到这这三十辆车的代价,确实要他们帮着做好区分局的工作……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这个不行,”老张登时忙不迭的摆手拒绝,“林厂长,不是我不帮这个忙,实在是我们拿不出这笔钱来,看看我们所里连辆212吉普都没有,你就知道咱们区分局穷到什么程度了,给区分局下属的几个派出所都安排上车,区分局里绝对拿不出这笔钱来。”

  “真拿不出来?”

  “真的拿不出来!”老张使劲点头。

  “如果这批车的价格是市场上价格的六成呢?”

  六成的价格,基本上等同于这款车的成本,虽然这个价格比成本还要略高一点点,但也就是略高一点点而已,基本上没什么赚头。

  “真的假的?六成的价格?”心情的大起大落太快,老张有些挺不住了,哐啷一下子站起来,“林厂长,你没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