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十七章 林鸿飞等于爸爸

第八十七章 林鸿飞等于爸爸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七章林鸿飞等于爸爸

  “妈妈,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了吗?”看到刘秀娥推门进来,之前害羞一直在房间里躲着的刘秀娥的女儿小心翼翼、一脸期盼的向刘秀娥问道。

  显然,小姑娘很怕被人从这里赶出去。

  刘秀娥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一边抹着眼泪水儿一边拼命的点头,“嗯,女儿,以后咱们就住这里了,这里就是咱们的家。”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八岁的小女孩已经知道不少事了,自然知道这个房子是林厂长家里的,自己的妈妈是来给林厂长做保姆,保姆和老婆有什么不同,小姑娘并不太懂,但她知道一件事,保姆和老婆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可不是都一样每天做饭、收拾屋子嘛,既然是这样……丫头胆怯怯的忘了刘秀娥一眼,“妈妈,那……我要给林厂长叫爸爸吗?”

  “当然不行,”刘秀娥差点被自己女儿这话给吓死,“你要叫林叔叔。”

  “哦……”唐姗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在一起生活,林叔叔对自己比爸爸好得多,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叫林叔叔为爸爸。

  不过没关系,在察言观色这一点上,唐姗姗深的乃母真传,已经看的出来林叔叔似乎对自己不错,完全和幸福沾不上边的童年,让唐姗姗比其他小孩早熟了很多,丫头的要求不高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不挨打,能吃饱饭就让唐姗姗很满足了,当然,如果能够有漂亮的衣服穿,能去上学,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乖闺女,你先睡着啊,妈妈去给林厂长做点饭去,”刘秀娥叮嘱着唐姗姗,虽然刚才林鸿飞说了不要东西,可心中充满了危机感的刘秀娥认为,做总比不做的好。

  “嗯!”唐姗姗便使劲的点着头,犹豫了一下,一脸渴望的说道,“妈妈,能不能也给我做点?我也饿了。”

  刘秀娥便犹豫了一下,可是想到林鸿飞今天下午的时候说的,家里就只有他和自己母女三个人,该怎么样就和在家里一样,虽然觉得这是林鸿飞说的场面话,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女儿渴望的眼神,点头道,“好,姗姗乖乖的啊,妈妈去给你做。”

  只是给孩子做点简单的吃的,林厂长应该不会说什么吧?看上去林厂长也不像是小气的人。

  这几年艰苦的生活,也算是将刘秀娥给磨得圆滑聪明了不少,知道自己今后的生活怎么样,完全看自己能不能将林鸿飞伺候的舒服了。结婚只几年,原来那个老公除了刚结婚那阵看她漂亮对她好了几个月之外,就没给她过好脸看过,两人之间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离婚的事刘秀娥也不是没琢磨过,可有次刚说了个话头,她老公就掏出把刀子来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插,“再敢说离婚,老子就捅死你们娘俩!”,吓的刘秀娥再也不敢说离婚这事儿了。

  不敢提离婚这事儿,平日里刘秀娥就琢磨着怎么能少挨点打,这几年的功夫下来,到时将刘秀娥察言观色的本事给锻炼出来了。

  刘秀娥觉得保姆这事儿说复杂挺复杂,可说简单呢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像伺候自己原来个死鬼一样公祖宗一样供起来就行了呗,除了不用上床,嗯,就算自己想要上人家林厂长的床,估计人家也看不上自己这样的……话说,林厂长看着倒是挺和气的一个人,估计不会打人吧?

  ……………………

  晚饭的时候酒喝了不少,菜也吃了不少,惟独没有吃几口饭,这会儿肚子竟然有些饿了,林鸿飞摸摸肚子,有些郁闷:刚才刘秀娥说了要给自己做点饭,自己还给拒绝了,现在轮到自己的肚子遭罪了吧?

  要不要去把刘秀娥喊起来给自己做点东西吃呢?林鸿飞皱着眉头,有些纠结,自己之前说了不吃的,现在再让人给自己做饭……嗯,会不会影响自己的领导形象?

  正纠结着呢,刘秀娥敲了敲房门,得到林鸿飞的允许之后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林鸿飞不由得就是一愣。

  “那个,林厂长,喝了酒空着肚子挺难受的,我看您今晚没吃多少东西,所以……”刘秀娥将东西放在林鸿飞的面前,多少有些紧张。

  “啊,正好,正好有点饿了,”林鸿飞顿时大喜,看看刘秀娥做的夜宵,一碗鸡蛋汤,一块油煎饼,一份不大的青椒炒肉片,还有一小碟咸菜,分量不多,但足以让林鸿飞吃的很舒服,笑道,“秀娥姐,麻烦你了。”

  那就是自己作的对了?得到了林鸿飞的表扬,刘秀娥心里登时美不滋滋的,松了一口气,捏着围裙的一角笑道,“您喜欢就好……”

  看来林厂长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么,林鸿飞的这个“秀娥姐”,让早就习惯了猜测男人心思的刘秀娥心里立刻明白,林鸿飞这是初步接纳了自己了……她倒是也听说过,城里那些给领导当保姆的,若是年龄稍大一点,两边的关系又相处的比较融洽,主家对保姆便会以“xx姐”来称呼。

  踌躇了一下,刘秀娥刚要说话,这边林鸿飞开口了,“秀娥姐,你饿不饿?要是饿了就自己去做点东西吃。”

  丫忽然想到一点,自己什么都没做,到现在还饿了,刘秀娥母女俩忙忙活活一下午了,晚饭的时候太过拘谨没吃多少东西,现在应该也饿了吧?

  “啊?”刘秀娥这次是真的有些惊讶了,她可没想到林鸿飞竟然会主动关心她,忙使劲的摇着双手,“我……我……”总算刘秀娥还记得自己女儿要吃东西,灵机一动,“我一会就去做。”

  “那就好,”林鸿飞点点头,他没想到那么多,叮嘱了句,“对了,姗姗那丫头现在正是脏身体的时候,营养什么的别缺了……这样吧,”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1000块钱出来,“这1000块钱呢,算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和咱们这个月的生活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