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十四章 保姆 6

第八十四章 保姆 6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四章保姆(6)

  “80块钱?”林鸿飞登时就皱起了眉头,请个保姆,一个给80块钱的工资?哥们丢得起这个人吗?

  在林鸿飞的眼里,向来是一分钱一分货,保姆那也是分等级的,比如林鸿飞重生之前,一个月拿2000块钱工资的,在服务水平是哪个肯定不能跟一个月拿8000的比,刘秀娥一说自己只要80块钱,林鸿飞心里登时就有些不爽了:怎么着?哥们只配用一个月才80块钱工资的保姆?

  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还是很轻松的那种……在刘秀娥眼里,保姆这个工作确实很轻松,无非就是收拾收拾屋子,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洗洗碗筷,洗洗衣服,还能有什么事?就算是自己,在家里做的不也是这样的事吗,就做些日常的事,还能月月拿工资,这么好的事到哪里找去?……刘秀娥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林鸿飞的表情呢,林鸿飞这脸忽然一变,登时就将刘秀娥给吓到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若是一开始没有这事儿也就罢了,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放到了刘秀娥的面前,刘秀娥怎么还舍得放手?

  可是和林鸿飞想的不同,刘秀娥想歪了,她想的是,林厂长这是……嫌自己要的多了?

  “那个……厂长,要不,50……50也行。”

  林鸿飞眉头顿时又皱了皱,不过随即又松开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思路进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嗯,怎么说呢,自己是用20年之后的思维方式来衡量现在的人,对于现在急于找到一份工作来养家的刘秀娥来说,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份工作,至于工资的高低,她讨价还价的空间还真不多。

  想明白了这个,林鸿飞的心情登时又好了很多,“嗯,秀娥……同志,”对于称呼别人同志,知道同志的另外一层意思的林鸿飞,每当称呼别人为同志的时候,心里总觉得别扭,“你饭菜做的怎么样?”

  毫无疑问,用20年之后的话说,林鸿飞是个标准的吃货,虽然没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程度,但对于各种好吃的东西向来相当有爱,保姆本身便是一个兼职厨师的职业,若是刘秀娥的厨艺水平太过凄惨,这个保姆是不是要请,林鸿飞可就真的要考虑考虑了。

  这……就算是进入到了考察阶段了吧?林秀娥登时精神一震:考察?好啊,林秀娥还就怕林鸿飞不考她,不考她才意味着林厂长觉得她连被考察一下的资格都没有,这才是最糟糕的消息。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谦虚一点似乎是好事,可为了自己和女儿能吃顿饱饭,刘秀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连连点头,“厂长,我做饭很好吃的,大虎哥以前经常到我们家吃饭呢……”

  说到这儿,刘秀娥这才意识到刘大虎就是工厂里的一个大混子,在林厂长面前提起那个家伙似乎不太好,忙住了嘴,“嗯,您要是同意的话,今天下午我就去给您做一顿饭,您看看合意不?”

  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鸿飞,那小白兔一般的眼神,唯恐自己被林鸿飞给拒绝了。

  “以前你们家还是个饭场啊,”林鸿飞登时就笑了,他明白刘秀娥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做饭很好吃,所以刘大虎那群混子才经常到我们家去吃饭……有了这么一句话,林鸿飞就满足了,虽然不确定刘秀娥的厨艺水平到底怎么样,但基本上是可以确定她的厨艺水平是达到了乡村厨师中级阶段的水平,“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月150……正好,今天下午我请客,都到我家去。”

  之前林鸿飞可没有说过请客的事,可东方小玲和曹军都明白,这是林鸿飞对刘秀娥的一个“考试”……厨艺水平是衡量一个保姆是否合格的关键,既然刘秀娥要到林鸿飞家当保姆,岂有不经过一番严格考试的道理?曹军立刻笑眯眯的点头,“早就想到领导家里蹭饭吃,今天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林鸿飞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数了100递给刘秀娥,“这钱拿着,去市场上买点菜,丰富一点,嗯……秀娥,你和小曹一起去,小曹知道我家,你们先去准备准备。”

  林鸿飞没问刘秀娥的态度,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你既然要当我的保姆,难道我还要问你吗?

  刘秀娥不傻,自然知道这似乎对自己的一个考试,自己能否在林鸿飞家站住脚跟,今晚的这顿饭很关键,没客气,恭恭敬敬的接过了这钱,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走。

  “有事?”

  “那个……”刘秀娥嗫喏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对林鸿飞说道,声音小的林鸿飞距离刘秀娥不到两步都没听清楚,“厂长,我想问一下,我能住您家里吗?”

  “嗯?怎么回事?你们家不是有房子吗?”林鸿飞眉头皱起来了:住我们家?这话是什么意思?

  “厂子里说,要将房子收回去……”一说起房子的事,刘秀娥的眼泪顿时就忍不住的流下来了,“范科长说了,我不是厂子里的工人,不让我住现在的宿舍了,说现在工厂的房子紧张,工人都不够分的,所以……”

  “范科长?”林鸿飞询问的目光看向小曹:咱们这里,什么时候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个范科长?我怎么不知道?

  “是范文远,办公室里他负责一摊子事,工人们就习惯称呼他范科长。”曹军忙小声给林鸿飞解释道,“听着好听。”

  严格来说,范文远当然是不够资格被叫做科长的,你丫一个办公室里的科员,有个屁的资格被叫做科长?不过那丫好歹也是负责了一摊子事,工人们给个科长的大帽子戴上去,那家伙也美不滋滋的接着了……出去的时候别人做介绍,说“这是我们范科长”,总比“这是我们厂办公室的范同志”要好听气派的多了不是?

  “这样啊,范文远……他管着咱们厂里的住房分配吗?”林鸿飞皱着眉头,谁都能看出他很不高兴,“就算他管着咱们厂的住房分配,刘秀娥同志家里的情况他难道不知道?法律不外乎人情么……怎么这事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