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章 太极图成,时空门开 上

第一章 太极图成,时空门开 上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章太极图成,时空门开(上)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神奇的、普通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被科学斥之为迷信和无稽之谈的东西,比如说鬼神,比如说超能力,再比如说预言……

  所有这些被科学斥之为迷信和无稽之谈的东西,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看起来很荒谬,属于超自然现象,可神奇的地方在于,这些荒谬的东西当中的某一部分,是科学无法解释但却有真实存在的,比如说预言。

  远的不说,近的比较著名的预言有两个,一个是太阳系大十字架,也即当太阳系的九大行星,连同太阳排列成一个整齐的十字架的时候,就是上帝对人类实行惩罚和净化的时候。当年这个预言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恐慌,更让人恐慌的是,天文学家也根据观测结果证明了在1999年8月18日这一天,太阳系的九大行星因为公转时间的不同,会在星空中排列成一个十字架。

  不过随后天文学家也表示,这只是太阳系九大行星公转时间不同造成的,是正常的天文现象,不会引起任何的大自然灾害。

  天文学家的解释,没有起到安定民众情绪的作用,反而进一步引起了社会的极大恐慌:既然几千年的人已经精准的预测到了某天太阳系的情况,那个时候的人不可能跟自己开个玩笑吧?

  当然,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度过了1999年8月18日哪一天之后,风平浪静的地球人,日子该咋过还咋过,唯一的后果就是这件事自然又成了科学鄙视迷信、将这些超自然现象鄙视为迷信的证据。

  除了“恐怖大十字架”之外,最让人类感到不安的预言便是广为人知的玛雅人预言2012年将是地球末日的预言了,并且随着2012年所剩的时间越来越少,这种恐慌和不安的情绪也是越演越烈,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在玛雅人的五个预言中,之前的四个都已经准确的应准了,2012世界末日这个玛雅人的最后一个预言,准确的可能性很高啊。

  这一年,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政府首脑都愁眉紧锁,反馈上来的情报显示,在看似平静的社会现状之下,不安的民众思潮正形成了一股汹涌的暗流,尽管表面上看上去依旧风平浪静,可当这股暗潮最终涌出水面之后,会对国家和社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谁都不敢预料。

  只是在各国政府为玛雅人的2012预言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奇怪现象是,这些所有的预言,都出自于西方文明,并没有一个是出自古文明比同期的四大古文明灿烂辉煌了许多的东方古文明。

  难道那个时期的东方贤者们,都在低头研究着大地,反而忽视了头顶上那片更加灿烂的星空?这当然不可能,东方文明中那些从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中,我们可以窥到,上古时期的中国古文明,要比同期的西方古文明先进的多。

  只是既然如此,那这种异常又作何解?

  这一切,似乎没有答案。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在上古已经遗失、虽然后人多经查找,但最终却依旧残缺不全易家至宝《归藏》一书中,隐藏着一个辉煌灿烂的东方古文明的一个神秘预言。

  如果能够找到上古完整版本的《归藏》一书,可以这么查找:第一句的第二个字,第二句的第三个字,第三句的第四个字……以此类推,可以找出一句经过翻译成现代汉语之后的一句话:2012年11月8日,太极图成,时空门开。

  农历2012年11月8日,是现行公历2012年12月20日,同玛雅预言的2012年12月20日世界大毁灭的日子,是同一天……

  ————————————————————————

  傍晚的时候刚刚下过一场雨,带走了空气中的浮尘,空气有着难得的能见度,此刻月朗星稀,正是北郡市难得能够看到星星的好天气,所以尽管此刻应到了12月份,可还是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人,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出来眺望星空,呼吸一下清冷的新鲜空气。

  可北郡市西部某个著名别墅区的林鸿飞,此刻坐在自家二楼的露天阳台上,却是一脸无奈和自嘲的苦笑。

  “娘的,都是老子自找的,自找的啊。”林鸿飞猛地灌下一口酒,辛辣的酒水顺着两侧的嘴角流下,打湿了名贵的手工西装,可这一切,林鸿飞似乎好无所觉,脸上的自嘲的笑容越发的苦涩凄凉了。

  听着林鸿飞发酒疯一般的呓语,两个刚刚巡逻到此的保安对视了一眼,无奈又鄙视的摇摇头,“唉,林老板又开始发酒疯了。”

  没错,在普通人看来,林鸿飞是在发酒疯,而且还是装逼发酒疯的那种,纯粹就是有钱烧的,再典型不过的富贵病。

  也是,在普通人看来,林鸿飞跟那些钱多了烧的浑身都不舒服的、喜欢通过装逼这种方式来炫耀财富的家伙们没有什么不同,作为一个身价上亿美元国际著名的机械和电子工程师,国际顶尖的内燃机设计师,今年林鸿飞却只有40岁出头,虽然有过一段婚姻,可现在却已经是离异单身,

  父亲林卫国在退休之前官至古齐省青府市军分区总参谋长,正经的大校军衔,虽然现在老林同志已经退下来了,可现任古齐省青府市军分区司令员却是林卫国当年一手带起来的兵,一手将他推到了现在的位置上,是以青府市还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有这种出身和背景,任谁看来,林鸿飞都是那种钻石王老五+红二代的集合体,不知道是多少姑娘哭着喊着想要嫁的超级钻石王老五,年轻,春风得意,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可就是这么一号人,此刻这家伙竟然一副凄凉的模样坐在阳台上发酒疯,这不是“为作新赋强说愁”是什么?

  “这些有钱人呐,真是……”另外一个保安羡慕的瞅了林鸿飞一眼,摇摇头,一脸的羡慕和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有钱人都有些稀奇古怪的嗜好呢?

  可只有林鸿飞明白,自己并不是在为作新赋强说愁,实在是眼下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

  今年40岁的林鸿飞,在一年前,架不住自己父亲和省里几位领导的劝说,将自己那家在美国前途无量的电子公司整个的搬迁回国,为此甚至得罪了美国政府和fbi,这一切,林鸿飞本是无怨无悔,父亲是个军人,从小对林鸿飞的教导,让林鸿飞觉得,只要自己有能力,就应该为国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现在在电子和机械方面站在了一个比较高的高度上,将公司搬迁回国,既能够一展自己胸中抱负,又能够报销祖国,可谓是一举两得,一个双赢的场面。

  但任凭林鸿飞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一切,根本就只是一个局,一个谋夺自己手中财富的骗局!不仅要多走林鸿飞手中的一切,还要让林鸿飞顶上一个美国中情局间谍的帽子,用不得翻身!

  设定这个局的,是自己父亲的老战友、现在的老大的老大,古齐省省军区司令员兼古齐省省委常委裴光荣的儿子裴伟!

  林鸿飞家和裴家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两家是仇敌,只是现在已经官至省委常委的裴家看不上林家就是了,不过在二十多年前,林家和裴家的关系可不是这样。

  那个时候,林卫国便已经是青府市军分区副总参谋长,四十多岁的上校军官,年轻有为,深的省军区司令员看重的一员敢冲敢打的虎将,在所有人看来,林卫国都可谓前途无量。

  那个时候,和林卫国出身于同一个班的裴光荣是青府市军分区某部队的少校营长,林裴两家的关系很好,在那之前,林鸿飞和裴伟经常彼此串门、在对方家吃饭,以至于军分区大院的人经常打趣两家人的关系好的要穿一条裤子。

  可在那年的春节前后,这一切都变了,从哪个春节之后,裴光荣踩着林卫国一路青云直上,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走到了现在古齐省军分区司令员兼古齐省省委常委的位子上,而林卫国则是近二十年没有得到提拔,一直到临近退休,上面的领导们才勉强给林卫国提了一级,让林卫国可以以大校的军衔退休。

  毫不客气的说,裴家就是林家的生死大仇!

  “裴伟,你小子果然不愧是裴家的种,够阴险,老子在的心服口服!”林鸿飞苦笑着,一只空酒瓶被林鸿飞狠狠的摔在地上,酒瓶顿时被摔得粉碎,可是这一切并不能让林宏飞心中的憋闷减轻哪怕那么一丝丝,反而让林鸿飞感觉自己心中简直要爆炸了!

  凭什么?凭什么裴家那个阴险的老混蛋踩着我老子上去,现在裴家那个阴险的小子又要踩着老子我,难道我们林家真的要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给裴家当垫脚石不成?

  咕咚咕咚几口将刚刚打开的一瓶啤酒灌下,林鸿飞猛地用力将酒瓶丢向夜空中皎洁的明月,撕心裂肺的嘶吼,“好!裴伟,你小子够狠!可是你小子狠,老子也不是泥捏的!你想要老子手里的东西是吧?老子告诉你,老子一把火把电脑烧了,你小子什么都别想得到!”

  “轰!”

  这一刻,皎洁的明月陡然出现了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