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两千零二十四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两百四十四)

两千零二十四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两百四十四)

  一念及此,虚无天神的心神瞬间沉静下来,以封神的境界而言,无论在什么时候,也无论面对什么,都可以以最短的时间,恢复巅峰的实力和状态。

  既然要比拼的是虚无越衡天,她自然有信心与帝清寰一战,至于恒灵界的法则,则交由魔尊去破,她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

  帝清寰凭虚而立,目视魔尊二人,在她眼中,无论是魔尊还是虚无天神,都不过如同蝼蚁一般,许多事情她并非不能做到,只是看究竟想不想做,或者说究竟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而已。

  现在,她召唤出这重星阵,已经付出了超出她本来预期的代价,但如果能够达到她想要的结果,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既然她已经召唤出了星阵,无论是以魔尊的智慧和神通,还是虚无天神对神天大道的领悟,都不足以帮助他们击破星阵,她有绝对的自信。

  所以当她看到虚无天神运转神识,幻化虚无越衡天时,只是于唇角之间勾勒出冷冽的笑容,所谓井底之蛙,不过如此。无论是魔尊还是虚无天神,都没有真正到达过更高的境界,也没有领悟过更强的力量,所以才会有着近乎蠢笨的自信,这一次她会真正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实力的绝对差距。

  一念轻转,星阵之中神光纵横,原本俱为混沌的星阵,忽然化生出整齐而清晰的纹路,这些纹路如同雕刻上去一般,但是每一个纹路之中,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任何两条纹路之间,都可以形成无数的变化,即使虚无天神执掌虚无越衡天,也绝不可能完全窥破其中的变化。

  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感知到星阵的变化之后,虚无天神眼中分明生出敬畏和茫然之色,但是她所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茫然随即尽数湮灭,取而代之的是无上的战意。

  对于虚无天神而言,星阵之中呈现出来的变化,的确超出了她原本的认知,但是她既然已经应允一战,又岂会有半分退缩,星阵的强大固然令她敬畏,但同样让她化生出更加强烈的战意。

  帝清寰冷冷凝视虚无天神许久,终于说道,“无知!”

  神念轻轻一动,星阵之中蓦然神光一盛,一重神光破天而至,径直攻取虚无天神。

  虚无天神之前已经败在她的手里,原本她的对手只剩下魔尊,但是现在的局势却已经发生变化,想要击破魔尊,就必须再次打败这个得到了她传承的封神。

  虚无天神阖目而立,双手结成一印,横卧于胸前,神光倏然而至,即使她以梦境法则让这道神光的速度尽可能地延缓,但是依然只在一瞬之间,就已经来到身前。

  虚无天神神影不动,蓦然魔气纵横,魔尊右手轻轻一挥,已然将那重神光击落。

  “想要破她,当先破我。”魔尊巍然而立,浓郁的玄色魔气始终流转不绝,萦绕于他魔影之外。

  帝清寰眉心深深一皱,魔尊竟然以一己之力,随手就挡下她攻向虚无天神的一击。

  自然,以魔尊的实力而言,这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只不过魔尊的举动,全然超出了她原本的预料。

  按照她之前想定的一切,既然魔尊让虚无天神出手相阻,那么理应是由虚无天神来正面应对她的星阵之力,而由魔尊来感知恒灵界的法则,以她和虚无天神之间境界的差距,她可以轻易击破虚无天神,然后再直面魔尊。

  没想到,虚无天神竟然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真正出手正面与她相对的,依然是魔尊,而虚无天神结于胸前的神印,她也同样感到陌生。

  这样一来,许多事情未免就陷入了一个她不想看到的境况,想要击破魔尊,就必须先彻底击败虚无天神,剪除她对星阵的牵引,以及可能存在的隐患。但是想要击败虚无天神,又必须先面对魔尊,这相当于她不但不能完全发挥出星阵的力量,而且还平白让虚无天神牵制住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来与魔尊正面对决。

  这种局势对她显然不利,似乎最好的选择,就是撤下星阵,但是这样一来,在缺少星阵辅佐的情况之下,她未必有绝对的把握击破魔尊,纵然最后可以达到,也不知道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绝不是她所希望的结果。

  帝清寰轻吐一口气,原来看似不堪一击的对手,也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与智慧,不过只是一点小小的应对,就让她感觉到了真实的阻力。

  看来,就像魔尊所说的那样,以她一人之力,未必能真正征服三界。

  帝清寰目视远天,一击无功而让她试图放弃,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但在这个时候,这却是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以她所拥有的境界,绝不是在魔尊和虚无天神面前呈现出来的那样,近乎于狂傲与无知,她之所以这样,不过是因为有着更深的考量而已。所以,此刻遇到魔尊的封阻之后,她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一战究竟有没有继续下去的价值。

  帝清寰眼中神光明灭,魔尊虽然智慧绝顶,却也不可能知道帝清寰这个时候正在想什么,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的神色悄然一沉。

  这一沉对于魔尊而言,同样是极为少见的事情,他自纵横一生,能够让他为之意外的事情并不多。

  所以此刻虽然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但是同样有改变许多事情的力量。

  比如帝清寰,她原本已经悄然而生的退缩之心,在魔尊这一瞬的犹疑之后,瞬间尽数湮灭。

  在某种程度上,她被魔尊的气势所迫,所以倍加谨慎,但魔尊纵然神通无极,也终究在三界之内,又岂能真正阻止她?

  以魔尊和虚无天神联手之力,再加上诸天神明随时可能的支援,她想要最终击破神魔两界,并不是简单的事情,甚至可能有超出她预计太多的损耗,但在这种情况下,她理应全力一试,如果一战成功,她想要的一切都会随之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