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九百九十三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两百一十三)

一千九百九十三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两百一十三)

  当年天狼星外,魔尊以神化影,一力压制住十万妖界,不但萧御被撷取始源神珠,而且风凌月也就此陨灭。

  后来萧御追溯时光,看到就在风凌月陨灭的瞬间,一道剑光自星海之中呈现,那道剑光就是玄黄古剑。

  萧御已经可以确定,正是玄黄帝仙在那一刻将风凌月的神魂带走,并且以此为基,帮她修成灵体。

  所以,此刻再度看到那道熟悉的剑光,萧御心神凛然之间,瞬间想到一种可能。只是这种可能太过离奇,现在他还不敢确定,但是心中多少有了一些认知,不再是和之前一样,全然处于茫然的状态。

  一念轻转,那道剑光自镜像之中,缓缓注入体内,原本虚弱的神魂,仿佛苏醒了某种力量一般,隐隐能够感知到体内气息的涌动。

  蓦然明光流转,神影凌天而至,恰如帘幕被揭开一般,玄黄帝仙如上古神明,在他身前缓缓站定。

  “痴儿……”

  耳边响起轻轻的叹息声,一股醇和的力量被注入体内,在体内缓缓流动,最终尽数汇集于眉心。

  玄黄帝仙神目冷绝,横视远天,眉宇之间凝重如山,重重吐出两个字,“魔尊……”

  萧御知道,彼时玄黄帝仙必然正好经过此地,但是却并没有出手与魔尊一战,只是恰好将风凌月的神魂带走。

  这一刻就像是历史还原一般,玄黄帝仙同样没有出手,只是遥望着远处天狼暗星之下的魔族和妖族,神目之中凝结无穷战意,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做,神影倏然一动,掠过无边星海。

  萧御只来得及看一眼,看到星河之间,他孤身而立,原本始终不屈的目光,在那一刻充满绝望。

  萧御心里猛然生出一阵酸楚,他从来没有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他在那一刻的模样,现在即使已经相隔千年,即使他已经知道风凌月应该尚在人间,但是彼时内心的绝望依旧不可抑制地呈现出来,那是他人生最为黑暗的时刻,也是真正让他陨灭的时刻。

  萧御心中忽然惊起无尽的眷恋和爱慕,几乎在一瞬间将所有的绝望尽数吞没,即使于无边的动荡之中,心境竟然也渐渐平和起来。

  萧御感知着这种变化,心中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满是疑惑和惊讶,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是他已经隐隐猜到是因为什么原因。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平静地躺着,虽然体内已经被注入了某种神力,但是所有的一起,仍然不由他自己做主。

  无边星海飞速掠过,玄黄帝仙最终会在什么地方停留,萧御大概也知道,那个地方曾经有着极致的辉煌,现在却只剩下一片衰败,只不过在这个时间点里,依然有着当日的辉煌与强盛。

  萧御的猜测没有错,当玄黄帝仙神影落定时,他看到无尽的星海,这些星海自上而下,构成九重仙域,而他现在所在的,就是第九重仙域。

  在第九重仙域上,萧御看到了他熟悉的神影,自当年仙域一战之后,他也同样再没有看到过他,只有不久前在魔界之中,才隐隐感知到紫色光影隐匿的气息。

  “你回来了……”

  主动开口的人是谢君天,准确来说应该是天罚帝仙,他在历经千世轮回之后,重新回到九重仙域,只不过最后一世的记忆太过强大,不但没有就此汇入他原本的神海,还展示出强大的反噬之力,似乎想要取而代之。

  萧御隐隐感知到,当玄黄帝仙看到天罚帝仙的瞬间,她内心深处悄然化生的失落,那重失落是如此沉重,仿佛沉淀着无尽的岁月。

  “看来世事轮转,终究难如己愿……”

  玄黄帝仙的叹息声仿佛传自于宇宙壁垒之间的叹息墙,有着永生不灭的力量,强大如她,或许已经感知到了天罚帝仙的变化。

  天罚帝仙默然而立,似乎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许久之后终于说道,“命运的轮转,没有人可以预料,也没有人可以控制,连我自己也不能。”

  玄黄帝仙目视远天,缓缓说道,“十万年前你只身进入轮回,拥有掌控命运的自信,十万年之后却已经失去了当日的锋芒,究竟是因为天地高远,宇宙浩渺无穷,还是人心终究善变,连自己也不能掌控。”

  萧御听着这样近乎哀怨的话,心中不由恻然,他虽然所知不多,但也知道天罚和玄黄两大帝仙曾经纠葛无边岁月的感情,原本二人都将希望寄托于千世转生,没想到十万年之后,天罚最终却没有度过最后一重转世。

  萧离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一切,原本与风凌月的无缘,正好斩断谢君天在尘世的情缘,没想到萧离却以她无畏的爱,最终扭转了命运。

  天罚帝仙默然许久,沉沉说道,“也许,这就是天命……”

  “是吗……”

  玄黄帝仙惨然一笑,“你知道吗,我原本也以为我们的缘分已经结束,我们都应该有新的命运,可是当我看到这一切真正发生时,心中却有着难以言说的酸楚。”

  玄黄帝仙如此直白地表述内心的情感,萧御心中愈加恻然,无论修到怎样的境界,都始终难以勘破那一个情字,至少于她、于萧离,乃至于风凌月和自己,都是如此。

  一念之间,玄黄帝仙似乎恢复了平静,原本幽然的目光,也渐渐散去了所有的愁苦,“也许就像你说的,这就是天命,是你和我不可违抗的命运,当我们都选择以另一种方式去寻找机会时,也许我们之间的缘分就已经注定。”

  萧御再也没有见过,风露清愁会呈现在玄黄帝仙的身上,但是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又感觉如此真实。

  “你知道,我掌心沉睡的神魂是谁吗。”

  玄黄帝仙忽然转换话题,天罚帝仙微微一怔,这才注意到她掌心之间,竟然沉睡着一个神魂。

  神识轻轻一转,天罚帝仙神色大变,“是她!”

  玄黄帝仙轻轻颔首,“是她。”

  天罚帝仙始料未及,“怎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