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六百章四十一章:宇宙洪荒倚剑吟(六十六)

一千六百章四十一章:宇宙洪荒倚剑吟(六十六)

  也许有千万个原因,但萧御心中最为真实的声音,就是这所有的一切,都还远远没有结束,纵然是他眼前所看到的画面,也未必一定是真,至于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他现在并不清楚,但是这种感觉却是至为真实的。

  魔尊缓缓睁开双眼,看向妖帝的眼神变得愈加朦胧,萧御一直以为他对魔尊有很深的了解,现在才忽然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在他所能看到的表象之下,还隐藏着无尽的迷雾,这些迷雾也许终其一生也不能看清。

  但是萧御至少从魔尊的眼神中,读到了一种信息,那便是在他的凝重之后,并没有任何的颓丧,那也就意味着即使魔尊刚才的确落入下风,也并不是真正已经身陷败局。

  萧御自然希望妖帝能获取胜利,但总有一些事情,是即使亲眼所见,也全然难以相信的,事关妖帝的安危,乃至于一族的荣耀,三界的大局,他绝对不愿意轻易做出判断。

  “原来这就是太虚之力……”

  静默之中,魔尊的声音终于响起,仿佛在一瞬间将所有的宁静尽数打破,所有人的眼神都在这瞬息之间发生了变化。

  妖帝凌天而立,即使以太虚之力破碎虚无之眼,妖帝的神色依然如山峦般平静,“太虚之力浩瀚无穷,我所领悟的,也不过只是皮毛而已。”

  魔尊微微颔首,“只是皮毛而已么……看来我倒是再次低谷了龙神的实力。”

  “现在认识也还来得及,以魔君的实力,不用耗费多少时间,就能够领悟到太虚之力的力量。”

  魔尊目视妖帝,眼中魔光明灭,“你会给我足够的时间么。”

  妖帝平静说道,“所谓时间,要靠自己去争取,魔君纵横三界,吞吐星河,也从来没有给别人时间。”

  魔尊颔首,“不错,的确如此。”

  “所以,既然我已经攻破虚无之眼,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真正正面与你相对了。”

  “自然可以,”魔尊的目光疏淡已极,“不过你攻势已竭,我神源所耗却十分有限,如果你果真想击败我,最好先调息一二,再全力与我一战。”

  魔尊这番话说的极为平淡,但是传递出来的信息,却已经足够惊人,魔族亿万高手的情绪几乎在一瞬间被惊起,魔尊所说的话对他们传递出来的讯息,无疑是纵然刚才一战之间,魔尊当真落入了下风,甚至连虚无之眼也被攻破,但是远远不代表魔尊已经身陷败局,甚至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战胜妖帝。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魔尊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或者说魔尊说出的这番话,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这样的回答于萧御而言,自然同样引起一些震动,但是更大程度上,是在预料之中,他从来都不认为魔尊真正败给妖帝。只不过在这些预料之中,萧御仍然还有一些疑惑,方才虚无之眼看起来的确为太虚之力所破,但是在他心中,却仍然觉得很不真实。之所以如此,或许是因为他对魔尊的实力太过相信,也或许是因为他本身拥有漩涡之力,对虚无之眼的认知比别人更深刻,所以这种疑惑才始终挥散不去。

  萧御轻轻吸入一口气,在这种局势下,他必须保持绝对的冷静和镇定,并且伺机提醒妖帝,虽然妖帝一定不会因此轻敌,但凡事旁观者清,神界之外这亿万高手之中,也只有他一人能在关键时刻帮助妖帝,所以他不得不考虑的更多。

  妖帝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即使在魔尊说出这番话的情况下,依旧神色不变,静如秋水。

  “果然不愧是魔君,无论在什么时候,始终都能保持绝对的冷静和自信。”

  魔尊淡淡说道,“如果你能像我这样一路走到今天,大约就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妖帝点了点头,“以我万载修为,的确很难了然,不过我会试图证明,人生很多时候,自信并不能带来想要的结果。”

  魔尊直视妖帝,“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怎样的结果。”

  妖帝从容说道,“魔君之志,三界谁人不知。”

  魔尊淡然一笑,“那么你的志向又是什么?”

  妖帝负手而立,青色神光萦绕全身,流转不绝,“我的志向,魔君应该也很秦楚。”

  魔尊淡淡摇首,“我也很想知道,可惜,我还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

  萧御微微一怔,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魔尊所言似有深意,但是个中深意究竟是什么,他却全然不知。

  妖帝的神色始终没有改变,唯有语气渐渐疏淡起来,“既然魔君不知,那么也就没有知道的必要,诚如魔尊所言,大道的不容从来存在,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依然是实力,所以你我之间,先绝对最后的胜负,再来谈论大道的相融。”

  魔尊淡然颔首,“的确如此,不过你我之间,或许根本不可能达成真正的共识了。”

  妖帝神目淡淡掀起,“为何,纵然是三十三重神天,魔君也能力求和三界封神达成共识,和我自然也可以。”

  魔尊淡淡一笑,“因为,三界封神顾惜三界大道,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纵然是被迫而为之,依然有可能与我达成共识,但是在你心中,却从来没有这个想法,你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也绝不是你想表现出来的这些。”

  萧御脸色一变,魔尊这番话的转折极快,其中所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分明有否定妖帝之意。萧御和妖帝为血脉至亲,自然很不喜欢魔尊这番话,只不过不喜欢之外,更深的情绪反而是疑惑,以魔尊的胸怀和眼界,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使方才妖帝一战击破虚无之眼,甚至因此引起魔尊的忌惮,也没有理由这样说才对。

  难道是因为在魔尊心中,妖帝所成长的岁月终究有限,他并不认为妖帝能够和他在求取的大道上达成共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