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四百四十六章:一念至深慈母心(八十八)

一千四百四十六章:一念至深慈母心(八十八)

  九阳道,“龙神之境变幻莫测,我虽然初到此境,对其中蕴藏的浩瀚之力却已有所感知,公主穿梭于各重世界,想必十分艰难。”

  帝萱点了点头,“各种曲折,的确一言难尽,整个过程比我预想的还要困难,虽然于各重世界之中找到不少人,但是仍有更多人遗失在未知的世界里。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人为龙神之境所困,心中也渐渐生出许多怒气,最后终于尽数爆发,结果龙神之力却将我们导入了这重世界。”

  萧御一怔,原来帝萱他们最开始进入的世界并不是这里,是后来才来到暴戾之境,而之所以来到暴戾之境,则是因为在穿梭于各重世界中,所积累的怒火。

  这样说来,妖族似乎算不上错,却被龙神以神梦之境封禁,未免太过霸道和无情。

  一念流转,未央问道,“娘,进入暴戾之境后,你们就和龙神发生了冲突吗,我在不尽木中看到了一些画面,龙神想要展开杀戮,却被娘挡了下来。”

  “不尽木?”帝萱眸中神光一现,“原来你是神后之女,难怪你口中曾说到母后二字。”

  萧御眼角飞速掠过一缕神光,随即湮灭不见,未央并未说过自己的身份,他也没有刻意说明,原本就是为了做一个测试,如果眼前的世界果然是梦境所造,那么帝萱应该知道未央的身份,这样他就能确信现在正处于梦境之中。

  结果,帝萱所说的话,却分明表明她之前并不知道未央的身份,这么一来,反而坐实了这重世界是现实的结果……

  萧御顿觉头有些痛,神海之中更是一片混沌,彼时他从神海之中进入龙神体内,再穿梭于其他世界时,曾怀疑自己经历的一切是否是梦境,后来终于相信那些经历是现实,现在却又陷入新的疑惑,开始怀疑此刻的经历是否是真。

  这就像是一个无尽的轮回,让他完全分不清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是他从未遇到的困境,纵然修武有成,也仍然束手无策。

  “是啊,我是母后的女儿,也是娘亲的女儿。”未央撒娇地搂着帝萱,方才帝萱所散发出来的沉郁,她并非没有感知到,她聪敏无双,很清楚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好。

  果然帝萱听到这句话,凝重的脸色微微一笑,舒展了许多,“神后身份超卓,实力更是凌绝三界,和神后相比,我这个娘不免十分失色。”

  “哪有——”未央脸上的撒娇之色更盛,“娘亲和母后一样疼我,也和母后一样厉害。”

  帝萱一笑,说道,“娘自然疼爱未央,不过说起修为,却完全不能和神后相比了,彼时妖族的确身陷生死险境,我虽有心护卫妖族,终究力量有限,接连完败于龙神之手。”

  萧御眉心深深一凝,以龙神的实力,彼时帝萱尚未恢复实力,怎么可能是龙神的对手,正想要开口,帝萱接着说道,“好在我体内的龙神血脉至真至纯,龙神始终没有痛下杀手,所以我才得以支撑。或许是妖族无尽的生命让龙神生出了恻隐之心,也或许是我的坚持打动了龙神,龙神虽然实力远胜我们,却一直有所保留。”

  萧御暗暗庆幸,龙神并不是那么蛮横无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只不过进入龙神之境的高手虽然有限,但许多都是帝族高手,为什么举全族之力,还不是龙神一重神影的对手。单以实力而言,妖族之中的确没有人能和九阳相比,但是以举族之力,理应也能和龙神周旋一二才对。

  “后来怎么样?”未央着急地问道。

  “后来……”帝萱沉吟片刻,说道,“龙神曾与我有约,若是不能将我彻底击败,就绝对不伤及妖族性命,最后是我赢了,所以龙神遵从之前的约定,没有伤及一人,而是开启了神梦之境,将除我之外的所有妖族高手,尽数封入神梦之境中。”

  “为什么?”未央愤愤道,联想到萧御的遭遇,她自然有百般怒火,“这样做不是更加霸道吗,让这么多人都留在梦境里,和取走他们的性命,有什么区别?”

  帝萱轻轻叹息,“神梦之境的确厉害,我试过各种方法,可惜却从来没有成功,一旦陷入梦境之中,除了龙神施展梦境之力外,没有人能够解开。”

  “龙神这么做,或许有他的理由。”

  九阳一直没有说话,忽然开口说道,“我与他虽然只有匆匆一战,不过也能看出他的胸襟和眼界,和我原本预想的相比,要高出很多。”

  “师父,那个龙神这么坏,你老人家还替他说话。”未央愤愤不平。

  帝萱轻抚一下未央,“仙尊说的没错,彼时龙神对我说,这些妖族高手身受国破族灭之痛远来此境,与其坐视他们在痛苦和绝望之中,不如将他们封于梦境之内,这样既可以让他们免受伤痛,也可以杜绝他们觊觎龙神之力。”

  九阳微微颔首,“虽然霸道,却不是没有道理。”

  帝萱点头道,“站在龙神的立场,这么做的确无可厚非,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除了这一条路,没有其他选择,妖族只能接受。”

  九阳目视帝萱,“但是龙神却留下了你……”

  “龙神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我早已经勘破伤痛,无论面对什么都能立足于绝境之中,而且龙神血脉终究要有所传承,不能就此断绝,所以非但没有将我封禁,反而助我修炼神通。”

  九阳恍然,“难怪公主的实力比当年巅峰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帝萱眼中却并没有丝毫欣喜之色,只是淡然说道,“原本以为身受月神诅咒,反而能逃离命运的轮转,没想到最后还是重新踏入修武一道,如果可以……”

  帝萱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萧御却读懂了未尽的深意,如果可以,帝萱更愿意和挚爱之人,也就是父亲萧君在一起,可惜她身上却背负着责任,在许多事情没有完成之前,并不能轻易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