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二青 > 第274章 为善问仙

第274章 为善问仙

  斜卧云巅,仰望星穹,二青喝着酒,慢悠悠驾云而去。

  想想之前那事,再想想那些前尘往事,二青不由暗自感慨。

  人类都时常自相残杀,又何况那些妖类精怪?

  若他当初未曾答应那只白狼王,于他渡化形劫之时,替它护法一次,估计今晚这白狼王即便能渡过此劫,那定也重伤难免。

  而若他之前不替那些精怪开口,那那些精怪,定也难逃报复。

  二青已经不想再去管它们为何会自相残杀了,因为这是本性。

  人类有人类的本性,为了利益,可以置国法与人性而不顾。

  即便人类受道德的束缚还会如此,那又何况是那些妖类?

  妖类本就弱肉强食,强者为尊,遵从丛林法则。

  只是,因为他的介入,打乱了那些精怪的整体布局,直接救了白狼王一命。是以,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插手,而眼睁睁看着这些精怪死于那白狼王的手下。

  如果真个那般,那他便是那白狼王的帮凶。

  是以,他也唯有‘多管闲事’一下了。

  当初,他本以为不论天上地下,那些仙神皆为道德楷模,他这个新晋的修仙者,也应该做一个道德君子,与人为善。

  他本就是良善之辈,杀戮于他而言,实在过于遥远。

  生活在那样的世界里,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皆是如此。

  穿越而来,成为一条蛇,不忍,或说不敢杀生,这并非怪事。

  而且,他更加不想茹毛饮血。

  成为骊山老母的弟子之后,老母更是耳提面命,莫要为恶,否则休提她的名讳。而若欲报恩,便去行善。

  而欲成仙,不仅修为需要足够高,善功亦同样需要。

  如此一来,二青不知不觉中,也渐渐变成了道德君子,与人为善。

  斩妖除魔仅为善,不问种族只问仙。

  在以飞升天界,位列仙班为目的的修行者眼里,提种族,是一件极为可笑的事情。因为那天上仙神,人与妖皆有。

  当初在北俱芦州时,他会向荡魔真君问那些问题,只是觉得天庭似乎对妖族有些不公,与他所思所想亦不相同。是否因为人类之体乃这天地中最佳法体,是以天界仙神皆偏帮人族?

  后来才知,任何阻碍天道秩序正常运转的行为,皆是大逆不道的行为,皆要被天庭讨伐。不管是人类,还是妖类。

  而阻碍天道秩序运转的东西,那便是怨气。

  一旦哪里怨气冲霄,惊动天庭,那便有仙神下界,过问此事。

  就如同那几头大妖冲出剑阁镇妖塔,怨气直冲霄汉,而后便有南天门的守军刘副将下界巡察,过问此事一样。

  由此可见,那镇妖塔,不仅可以镇妖,也可以封锁怨气。

  又比如人间界,若民怨四起,那天上便会安排王朝更替之事。

  三界六道,无不在天庭的管束之中。

  高卧于云端,二青一边喝着酒,一边伸开五指,挡在眼前,仿佛那些星辰也能被他握在手中,只手撇拿星辰皓月。

  想着想着,二青又突然想到之前那头青牛。

  他还记得,那比铜铃大得多的牛眸中,那一刻所闪现出来的疯狂与冷静,那股明知可能会死,但宁愿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气势,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很疯狂,却还能沉静地分析着情势。

  他想了想,身形一闪,消失于原地。

  此时,那头青牛正迈着硕蹄,朝着东方狂奔而去。

  极西之地的高原与丛林相接之处,是那白狼王的地盘,在那丛林的更深处,拥有什么样的大妖,它们也不清楚,它们从未进去过。

  据说再往西,出了丛林,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那是西海。

  横渡西海,便可以到达那西牛贺洲地界,那是佛家的地头。

  对于生活在高原之上的青牛而言,往西没有生路,只能往其他三个方向。而这三个方向,往南得先排除,因为往南与往西一样,它们最终都只会碰到大海。

  剩下的,往北似乎是最好的,因为往北去,可以找到草原。而且对于它们牛群而言,在草原上生活,要比在山林中生活更容易些。

  至少以它们的体型,在草原上不会成为累赘。

  然而对于狼群而言,草原也是它们的圣地。

  若那头白狼说今日放过他们,而明日便来追击它们呢?

  青牛觉得,以白狼王的秉性,这种事绝对干得出来。

  于是,剩下的便只有东面这个唯一的选择了。

  而且,青城山,貌似就在东面。

  以那位前辈的实力,想来那白狼王也不敢轻易触怒吧!

  它奋力狂奔着,觉得还是先逃出白狼王的地盘再说。

  数十只……之前还有数百只,但现在,只剩一成了。

  数十只大小蛮牛紧随其后,牛蹄踏处,山石崩碎,草木摧毁。轰隆声中,烟尘四起,大地震颤。

  然而,即便是这种如同黑色洪流一般的阵势,在面对那如同潮水一般的狼群时,依然也只是海潮中的一股清流而已。

  百多年前,虽然那狼群在剑阁一战,死伤过半,可经过百年时间休养生息,这狼群不仅恢复了规模,一些实力强悍的巨狼,逾发强大。

  结果跑着跑着,当那青牛王领着一众蛮牛狂奔出一处密林,不由一个急刹,四蹄微张,在草地上犁出一道深痕,而后张嘴狂啸。

  只见前方的草地上,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背负双手,仰望星穹,黑发与衣袂,在夜风中轻舞。

  如果不是那飘飞的黑发与衣袂,还以为那只是一块石头。因为那身影,仿佛与这方天地相融一般。

  这是一片方圆百丈的草甸,四周被参天巨木形成的密林所围,草地上盛开着鲜花,花香在鼻端飘荡。

  紧随其后的牛群,在听到那声吼叫之后,直接急停。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停止?”

  “不清楚,难道那言而无信的白狼追上来了?”

  “应该不是,否则周围肯定有狼群跟随!”

  “或许是他自己一只狼追上来,要知道,他已经不一样了。”

  “……”

  青牛王缓缓抬起头来,眸中带着一丝惊疑。

  良久,它才问:“前辈在此相候,是来杀我等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