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仙医 > 第334章:江淮河的道歉

第334章:江淮河的道歉

  方白可以给苏逸飞面子,但是被打了耳光的蒋凤莲和王动母子显然不乐意,而且刚才苏逸飞进来之后去询问方白,却冷落了他们母子,这让他们感到非常不爽。

  “苏逸飞,如果别人打你几巴掌,你能忍吗?成为朋友?呵……他高攀得上吗?”

  蒋凤莲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她看出苏逸飞和方白的关系似乎不错,竟是丝毫不给苏逸飞面子。

  “苏少,这件事情还是我们自己解决,你别插手!哼,在燕京,我们王家可没怕过任何人!”

  王动虽然知道方白实力强大,也有些背景,但在燕京这块地界上,王家可从来没怕过任何人,如果王家的势力倾巢而出,就连华夏几个屈指可数的顶级豪门世家,也要忌惮三分。

  苏逸飞被折了面子,脸色有些难看,他性情直爽,做事不喜欢拐弯抹角,冷笑着道:“你们王家是很强,但要说方白高攀不上……也未免太自大了些!”

  顿了顿,接着又道:“我实话说吧,方白对我妹妹有救命之恩,谁要为难他,苏家不会坐视!”

  一旁的孙琳听到苏逸飞这话,目光不由一亮。

  孙琳原以为方白虽然实力强大,但终究势单力薄,没什么后台背景,要和王家这样的豪门世家抗衡很难,想不到他却和苏家的关系这么深。

  苏逸飞深受苏宏远苏老爷子器重,是苏家的未来接班人,他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苏家,如果苏家全力维护方白,那王家想要对方白动手,就要掂量一下了。

  “叶家和王家联姻,目前看来已经不太可能,如果女儿一心一意想和方白交往,那就任她去吧!女儿和方白是恋人、方白和苏家关系匪浅,以后凭着这层关系,叶家也可以拉近和苏家的关系。”

  想到这里,孙琳再看方白时,觉得比刚才顺眼了许多。

  在燕京这片地界上,虽然苏家和叶家的家族底蕴都不如王家,但如果两家联手力保方白,再加上方白自身的实力,王家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这样一来,苏、叶两家就要和王家结下仇怨了。

  孙琳心念电转,暗中评估着插手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利害,犹犹豫豫,难以决断。

  就在这时,门外人影一闪,一男一女出现在“玫瑰厅”房门前。

  这一男一女,都是四十多岁,男的气度沉稳,不威自怒,女的高贵优雅,风韵犹存。

  “江部长、赵局长,你们……”

  蒋凤莲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中年男女,微微一怔,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只是她脸颊被方白打了几巴掌,肿的不成样子,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来的这对中年男女,正是江淮河、赵欣然夫妇。

  他们夫妇两人为了女儿江小鱼的病,亲自过来请方白和叶妩媚,只是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方白会是什么态度。

  “凤莲,你……你的脸怎么了?”

  赵欣然看到蒋凤莲脸上的巴掌印子,不由吃了一惊。

  江家和王家,在燕京同属一流豪门世家,两家的家族底蕴差不多,家族成员之间,也都彼此相识。

  “别提了,被人打了!我正准备给我们家老王打电话,让他派些人过来给我报仇雪恨呢!哼,我蒋凤莲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狂傲放肆的年轻人!”

  蒋凤莲看到江淮河夫妇过来,自以为两家关系不错,江淮河夫妇两人肯定会站在自己一方,替自己这边说话。

  江淮河夫妇都是聪明人,他们见蒋凤莲说话时,双眼圆睁,怒视方白,哪还能不明白打蒋凤莲耳光的就是方白?心里不由“咯噔”一跳,接着相视苦笑。

  “凤莲啊,方医生是我们江家的贵客,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你想要赔偿的话,尽管报个数给我,我替方医生支付给你!”

  赵欣然现在满脑子都是女儿江小鱼的病情,一听说蒋凤莲竟然要对付方白,顿时急了。

  对赵欣然来说,只要女儿能安然无恙,就算赔个三五千万、甚至是上亿,她都会毫不犹豫。

  钱没有了可以再挣,女儿如果没了,不啻于在江淮河、赵欣然夫妇两人的心头上狠狠刺一刀,会疼一辈子。

  夫妇两人来请方白,心中是抱了极大希望的,如果方白被王家的人攻击,有个三长两短,谁替他们的女儿治病?

  所以无论如何,江淮河夫妇也要力保方白,至少在方白答应出手医治他们女儿的病症、并且治愈之前,他们不容方白有失。

  “赵欣然,你在说什么?我们王家缺钱吗?他打了我几个巴掌,想用钱消灾?没门!这件事情我跟他没完!没完!动儿,打电话给你爸,让他立即派人过来!”

  蒋凤莲万万没想到赵欣然会这么说,先是一呆,随即尖声嚷叫起来。

  江淮河和赵欣然都知道蒋凤莲是个典型的泼妇,喜欢哭闹嚷叫,也懒得理她,夫妇两人径直走到方白面前,同时恭恭敬敬的向方白深深鞠了一躬。

  江淮河鞠躬之时,口中说道:“方医生,之前我们夫妇多有怠慢,实在对不起了!希望这个道歉不会太晚!”

  “玫瑰厅”中的蒋凤莲、王动、孙琳、苏逸飞四人见状,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江淮河可是江家现任家主,堂堂一部之长,虽然这个部长前面还挂着个“副”字,但变副为正,也只是早晚的事。

  如今这样一位名动华夏的政界大人物,居然带着妻子,亲自跑过来给一个年轻人鞠躬道歉,这实在颠覆了蒋凤莲等人的认知。

  尤其是蒋凤莲,看到江淮河夫妇对方白一副恭敬的样子,嘴角的肌肉不停抽搐,觉得自己这次似乎拿捏的不是软柿子,而是一块铁板。

  “两位都是大人物,这个礼,我承受不起啊!”

  方白虽然这么说着,但却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而是理所当然的受了江淮河夫妇两人一礼。

  江淮河夫妇见方白脸上并没有不快之色,又见他不闪不避,坦然受了自己夫妇的诚心道歉,心里不由一喜,知道让他出手给女儿治疗的希望又大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