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魔法时代 > 31.王的召见
  海渊之城的黑夜与白昼,完全是依靠魔法光罩中高塔上面的炙热火团来掌控的,这团炙热的魔法之火在燃烧的时候会有一个短暂的周期,时间的轨迹基本上与海音丝城步调一致。

  当魔法光罩里面六根高塔顶端再次燃起熊熊火焰的时候,便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海渊之城的迦娜人生活并不是想象中那样轻松,这座由无数光罩和高塔组成的魔法之城每天需要燃烧大量的魔晶石,虽然这片大海里面拥有着丰富的资源与食物,但迦娜人想要获取魔晶石无外乎两个途径,前一种是在深海区狩猎海中的魔兽,后一种是挖掘海底晶石矿脉,迦娜人想要维持这些海底文明继续传承下去,就需要付出更多的辛苦。

  住在海渊之城里的迦娜人每天的食物大多都是从海中狩猎得来,她们在也会在海中礁石珊瑚密集的浅海区域圈出一些天然渔场来,罗兰大陆的大海船行驶在辽阔的海域中,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这些海船闯进了迦娜人圈出来的渔场,才会频繁受到迦娜人的攻击。

  经验丰富的航海家们往往会提前避开那些被迦娜人圈定的渔场,这样才会避免在海上受到迦娜人的攻击,不过自从海音丝城之战后,无尽海的迦娜海族就将罗兰大陆的东海岸完全封锁了,在海上很少会看见格林帝国的大型帆船。

  海渊之城的清晨,高塔上亮起了火焰。

  街上的迦娜人并不多,街口的一些地摊上摆满了各种鲜鱼。

  由于迦娜人封锁了格林帝国漫长的海岸线,导致帝国人与无尽海迦娜人之间的贸易往来也就此中断,因此在海渊城里几乎很少看见陆地上的那些常见商品,海渊之城里就连一张烤麦饼都很难能买得到,不过迦娜人并不喜欢谷类食物,她们除了喜欢吃海鱼之外,和精灵们一样喜欢吃各种酸酸甜甜的水果。

  只有在海渊城的一些高档商店里,才能见到一些苹果和柠檬、橘子这类便于运输和储藏的水果。

  据说在在海渊之城并不是人人都吃得起水果,商店里的金苹果价格更是贵得离谱,无尽海的迦娜人习惯使用一种鹰嘴贝为货币,通常要一大串儿的鹰嘴贝才能换到一个苹果。

  迦娜族的男人们更喜欢呆在海里,她们一年之中只有很少一段时间会在海渊之城里面生活,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结伴游曳在海底,要么狩猎海兽,要么就是寻找海底矿脉,长期驻扎在海渊之城的男性几乎都是海渊城的守卫。

  只有迦娜美人鱼喜欢魔法光罩中的陆地生活,大量的迦娜美人鱼才是的海渊城主人,同时她们也是海渊之城最为靓丽的风景线。

  一队银甲迦娜守卫守在院子外面,几乎每隔五米远就有一位迦娜战士,他们背朝院子站在那里,像是一排青石雕塑一样。

  天亮之后,我向那位银甲迦娜守卫队长提出想要到街上逛逛,参观一下这座海渊城,看看城里迦娜人的生活,却被银甲迦娜守卫拦下来。

  那位银甲迦娜守卫队长换了个新面孔,他和昨晚那位迦娜守卫队长一样板着张臭脸,他果断拒绝了我提出的要求,理由就是海渊城中潜伏着一股势力,想要杀害我们,为了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请我们留在居所里。

  让我们担忧半个晚上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我们在海渊城里行动受到了限制。

  赢黎趴在居所二楼窗台边,从这里可以越过高高的院墙看到外面的街景,临时居所所在的位置地势颇高,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大半魔法光罩的景致,一群迦娜美人鱼出现在长街上,好像迦娜人的日常生活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端着一杯柠檬茶站在赢黎身后,海伦娜在身旁挽着我的胳膊,我笑眯眯地问赢黎:“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回帝都了?”

  赢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我说:“我一直都有种很强烈的直觉,她一定是有话想要告诉我,但是却没有在魔法水晶里面说出来,所以我才会不远千里赶过来见她,可惜并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看了一眼身后的卡兰措以及诸位追随者,对赢黎说:“要不然我们就再等等,看看迦娜人这边的情况,其实我也很想搞清楚,那些蒙面迦娜武士究竟是谁派来的,能够在海渊之城调动这么多的迦娜武士,这人的身份一定很不一般。”

  “算了,我们还是回家吧!”赢黎转头温柔的看着我说道。

  我们正在楼上聊着天,院子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排年轻的迦娜美人鱼手里捧着餐盘从外面走进来。

  看上去这些迦娜美人鱼侍女是给我们送早餐的,而且看起来早餐颇为丰盛,单是餐盘就有二十多个,这些迦娜美人鱼面孔姣好,每个美人鱼都极为窈窕婀娜,人形上半身几乎是格林帝国女孩梦寐以求的,但是鱼形下半身却是明显破坏了这种美感,什么人鱼线啊,什么精致的马甲线啊,都在那浑圆而布满了鳞片的下身面前失去了所有的性.感。

  帝都里有些口味独特的贵族特别喜欢迦娜族的美人鱼,但我并不喜欢这些。

  我曾想过,将来诺亚和瓦丝淇位面那位美人鱼芭芭拉公主成婚之后,他们的床会不会是一个温暖的大水池,诺亚需要躺在水池里和那位美人鱼公主亲热,又或者是两个人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诺亚满是浓密腿毛的大.腿紧贴着芭芭拉公主冷冰冰地鳞片,想想就觉得有点恐怖。

  等我从臆想中清醒过来,发现赢黎和海伦娜、贝姬在旁边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望着我。

  赢黎抿着嘴,小声问我:“你刚刚究竟在想什么,表情居然会是一脸嫌弃的样子?”

  “呃……”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是不是也想娶一位美人鱼?”赢黎小声地问我。

  “喂,拜托……”我拉长了声音说。

  赢黎笑着说:“很多人都喜欢美人鱼,认为她们拥有比精灵更精致的容貌。”

  我摊开手,对赢黎解释道:“重点是,她们不管有多美,却始终是条喜欢生活在水里的鱼,我是水系魔法师,但是并不代表我就喜欢生活在水里。”

  “你家的泳池足够大。”赢黎不依不饶地说。

  “是我们家……”我拉着她的手,对她温柔的说。

  赢黎的脸微微一红,漆黑乌亮的眼眸看向了别处。

  餐厅,

  迦娜美人鱼们送来了精致的早餐,早餐看上去很丰富,但是食物的种类无外乎就只有少量的水果,还有一些经过精致烹饪的鱼类,味道闻起来香气四溢,但是这些菜肴无论如何我们也是不敢尝试的。

  就在最后一位迦娜美人鱼走进餐厅,为我们摆在最后一道菜肴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偷偷地向我眨了眨眼睛,而且当我将那盘带有半圆形银色盖子的银盘子掀开一角,赫然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我立刻抬起头来喊住了她:“喂,请等一等!”

  站在门口的贾斯特斯伸手将那位迦娜美人鱼拦住,其余的迦娜美人鱼停了下来回头张望,贾斯特斯立刻用迦娜语对她们说道:“公主殿下需要诸位留下来一位,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些菜肴,这些精美的菜肴我们在格林帝国从未品尝过。”

  见到贾斯特斯这样一说,迦娜美人鱼们觉得很有道理,她们犹豫着是不是也留下了介绍自己的菜品,贾斯特斯在我眼神的授意下,对这些迦娜美人鱼侍女说:“留下来一位美人鱼小姐就可以了。”

  前面那些美人鱼纷纷离开了餐厅,只剩下最后为我们带来空盘子的迦娜美人鱼,她见到那些迦娜美人鱼离开,笑吟吟地转身对我和赢黎说道:“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么?”

  说话间,她下半身的七彩鱼鳍颜色微微产生了一些改变,面孔的局部特征也是稍微有了一些变化,刚刚还是一名无尽海的迦娜美人鱼,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居然转变成了七届海的迦娜美人鱼,而且分明就是那位我们之前放走的那位,没想到她居然摇身一变混在迦娜美人鱼侍女里面,避开守在门口那些迦娜守卫偷偷地见我们。

  这位迦娜美人鱼眯着狭长的眼睛,走到餐桌前面,对我和赢黎说道:“我早上才听说一群来至格林帝国的客人昨晚遇刺,连夜转移到新居所,维基王后执掌的银甲卫队目前接管了这些客人的安保工作,海渊之城里也没有其他格林帝国人,我猜大概就是你们。”

  “您在海渊之城还真是很灵通啊!”我对这位来至七界海的人鱼间谍称赞道。

  这位七届海的迦娜美人鱼笑而不语,就在我们对面的餐桌前坐下来,这时候再次仔细的打量她那张精致的面容,金发碧眼,红红的嘴唇微笑的时候格外甜美,那是一种呃……迈瑞肯式的微笑。

  她将面前的餐盘一一掀开,反客为主地对我们说道:“这么丰盛的早餐,基本上只会出现在迦娜皇室的餐桌上,难道你们不准备品尝一下无尽海迦娜族的风味吗?”

  我对她摆出了一个请随意的手势,然后说:“您再次到访有什么事么?”

  由于罗兰大陆东海岸接壤无尽之海,我们与无尽海的迦娜人各种恩怨也是由此而生。

  我们对七界海的迦娜人是非常陌生的,由于平时很少接触到这群人,或许就算有些人会遇见七界海的迦娜人,也会被泛指一下:‘哦,快看,那是一位迦娜人!’没有人会在乎这些迦娜人究竟是来至哪个海域,总之是迦娜人那就对了。老库鲁曾告诫我:与陌生人要保持一定距离,不要轻信他人说的话。

  这位迦娜美人鱼略微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非常直接地对我们说:“我想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交易?”我看着对面的迦娜美人鱼,疑惑地说道。

  “或者说是交换情报。”她双手交叉放在餐桌上,对我说。

  “你想知道什么?”我问她。

  “听说公主殿下昨天去地下宫殿见到了艾瑞利尔王后的遗容?”迦娜美人鱼微微一笑,目光一转盯着赢黎问道。

  听到贾斯特斯的转述之后,赢黎对她点了点头。

  “我想知道艾瑞利尔王后头顶上戴着王冠吗?”迦娜美人鱼眼睛里带着一丝狂热与兴奋,向赢黎继续追问道。

  “你要向我们提供什么情报?”贾斯特斯问她。

  “我知道那些蒙面迦娜武士的背后指使者是谁。”迦娜美人鱼表情认真的说。

  “好吧,成交,艾瑞利尔王后头上并没有王冠。”我非常爽快地对迦娜美人鱼说道。

  我觉得就算是我们马上就要离开海渊之城,但是如果有机会知道那些刺客背后的指使者,也是很有必要的。

  听到我说出来的答案,这位七届海迦娜美人鱼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

  “昨天晚上派出迦娜武士刺杀你们的人是艾瑞利尔王后的亲弟弟,也是无尽海之主迦娜王艾瑞提尔。”迦娜美人鱼对我们说。

  等到贾斯特斯转述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没想到想要除掉我们的人居然是迦娜王。

  这位迦娜王不远千里,派出使者将赢黎请到海渊城来,等我们抵达海渊城之后,没想到这位迦娜王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派出一群武士杀我们,而且还是偷偷摸摸刺杀,这手段不管怎么说,都不怎么高明。

  或许他接下来会直接派出一支卫队过来……

  迦娜美人鱼大概是猜出我在想什么,便对我说:“别担心,外面的那些迦娜守卫是维基王后手中掌握的银色禁卫军,有他们在这里,迦娜王那边就不会轻举妄动。”

  “维基王后?”我完全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会是这样的曲折,维基王后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迦娜美人鱼补充说:“这只银色禁卫军一直控制在维基王后的手里,不过我想既然维基王后出面,接下来应该会对你们有说解释的……”

  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的院子里就传来一连串儿的迦娜语。

  我扭头看了贾斯特斯一眼。

  贾斯特斯皱着眉头说:“是迦娜王想要召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