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狱雷 > 三百三十二、骂的就是你

三百三十二、骂的就是你

  “当他沉睡的时候。##  xiaoshuoyd.com.。首发##他的脸孔如孩子般纯净。“

  我轻轻抬起他疲惫而沉重的手臂,烫的脸小心地贴在冰冷的掌心里。无垢的羽翼温柔地环抱着渴望安宁的灵魂,温软的胸口还在跳动着他充满阳光的笑语。我伸出手,想要抚摸飞舞在天空中的他,却现自己不过是在梦里

  “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嬉戏在父神的荣光里。我只想和他相恋一世,静静地住在天使的城里。然而他却离我远去,我也不复往昔。时光飞逝,世事流转,命运难逆。”

  “当他沉睡的时候,他的脸孔如孩子般纯净。我轻轻俯在他结实的胸口,可那双有力的臂膀却再也没法将我抱起。纯白的羽根纷纷扬扬地飘洒在天际,落下地面时却成了黑色的耍。就像此刻我的心情,就像此玄我的心情

  “静静地我躺在他的身边,闭上眼聆听天使的声音。“他很好,我的孩子,一切并没有结束。在父神的荣光里,我们将重聚在天使的城;被玷污的翅膀终将恢复如雪的洁白,在父神的荣光里,我们将重聚在天使的城里。”

  温柔而稍稍悲切的旋律回荡在空旷的屋子里,让闰采尔不禁听得入迷。他几乎想站起身,讧真地望着屋里的女孩子好好唱完这歌,再问问她这哀婉的曲调叫什么名字。然而有人已经替他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一个窈窕的身影从房梁上跳落了下来,慢慢走到权天使的身后。尽管她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精光闪闪的双眸。闪采尔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罗兰。她大概比自己还来得晚些,恰好赶上了欣赏这曲子。

  “叫什么幕字?”罗兰低沉着声音问道。

  “无名的葬歌,我在天使之城学会的权天使淡淡地应道,“是一个卖花的女孩子教给我的。”

  “那是她的,”

  “丈夫。”权天使打断了罗兰的说话,“一个很棒的小伙子,牺牲在了天使之城的城外“我很抱歉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情,罗兰礼貌性地答了一句,手腕一翻亮出了两柄乌黑如夜色的匕,“你的存在对狱雷威胁太大,虽然我对你有好感,可还是不能放任你继续迷惑卡萨殿下。回去你们的神那里以后,不要再来这个残酷的世间了。”

  话音网落,女孩子左手的长匕已经如虹贯出,直指权天使的颈动脉。闰采尔大惊,顾不得自己还在听墙角,一个翻身窜进了屋子里  腰间长剑猛地甩向急射而出的匕。

  “大奶妹,你不要乱

  “喝!”一道身形比闰采尔更快的挡在了权天使阿芙妮黛西娅身前。本应离开的卡萨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这间屋子,勃然大怒的脸孔就像择人而噬的猛虎。他的左手牢牢握着涂满毒药的长匕,右手则将阅采尔的剑扭曲成了一团弯曲的烂钢。那张暴怒的脸孔上,双眸燃烧着杀意的火焰,沛然的魔力气息长枪大戟般砍伐向身前的两人。

  阅采尔暗叫一声不好,一把扯过几乎透不过气的罗兰丢在身后,龙威已经随心而,和卡萨的魔力气息激烈地碰撞着。白金色的光辉彻底压制着屋角的黑色龙焱,暴烈的攻伐在其中,让闰采尔感觉到一阵阵恶寒和窒息。

  “这下惨了”。事态的展比闭采尔预估得更加糟糕。不但罗兰被扯了进来,就连自己也成了事件的中央人物。在卡萨眼里,这大概是妻子和妹妹联手干涉自己私生活的证据吧。

  望着化身为魔神的狱雷侯爵。闰采尔暗叫声苦,竭力护着罗兰向窗口退去。却不料卡萨忽然深吸口气,收回了自己的魔力,一双眼睛冷冷地望着自己。

  “小闪,没想到你也来了他闭上眼。伫立了良久,似乎竭力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一直以为,即使徒琳和伊纱不理解我,你也应该是能够了解我苦衷的男人,可没想到,你竟然也来做刺客!为什么!以帝国之大,就没有能够容忍一个弱小女孩子生存的地方吗?这就是你们这些英雄好汉们的正义!”

  “我”闰采尔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说自己不是来杀权天使的吗,可自己投出去的剑就在卡萨的脚边;说权天使来历可疑,应该好好查询吗?可现在说这个,怎么都像走投无路才想出来的诡辩。事已至此,闰采尔只能哑口无言地仰天长叹,干脆放弃了防御的姿态。

  “跟伊纱无关,是我自作主张。”他强调了一句,“罗兰是被我强逼来的,放她走吧,不然会伤及偻琳殿下和大人的感情。所有的事情。由我一力承担。”

  “小闰!”身后的罗兰焦急地抗辩了一句,使劲想甩开他的手挑出来。然而黑龙之力时时刻刻压制着她,让她连说话都不能够。闰采…,;翼翼地打量着对面脸卜阴脐不定的辛君,陡然间将罗了窗外。自己几乎是同时开启了魔狱封雷阵。

  “雷狱无走剑溃!”

  多如大牙的雷柱顿时布满了整个房间,暴风骤雨般袭向权天使。罗兰不再犹豫,借着卡萨分身乏术的机会,如鬼魅般消失在皇庭的黑暗里。在确信女孩子已经远离后,阁采尔才停下手,单膝跪倒在卡萨面前。面对着主君再度燃起的怒火。

  “属下自知冒犯了殿下,有死而已,请容属下死前讲个痛快”。没等卡萨反应过来,闪采尔已经猛的跳起身,指着卡萨的鼻子破口骂道:“卡萨你个王八蛋,为了一个。外族的女人,要把大家的狱雷给闹的一塌糊涂吗?知道你妻子的感受吗?知道你妹妹的感受吗?知道女皇陛下的感受吗?知道我一跟着你这么多年的部下,一心仰慕着你的人一的感受吗?理解你?没问题。可谁来理解我们?谁来跟当初堵上了性命跟随你,去挑战金百合那种庞然大物的傻瓜和疯子们解释?你现在拽了,从伯爵变成侯爵,领地扩大了五六倍,还把佛雷蒙人和安德烈斯人都踩在脚下,马上就要成帝国第一大诸侯了!你现在得意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吧!王八蛋!老子告诉你,还早呢!看你身后那只鸟,她怎么来的?十有**是敌人的美人计!你的军队打进佛雷蒙人的老巢了吗?你的巨龙飞在安德烈斯人引以为傲的龙吼要塞了吗?科林斯大公亲自来皇城觐见女皇陛下了吗?没有,一件也没有!你说要重建帝国。现在连根毛都没办到,就开始跟这种傻鸟纠缠不清,一个劲地把你的妻子和妹妹往外推!行啊,卡萨。老子也瞎了眼,跟了你这个上不得桌面的狗肉胡混了这么久,老子也不忍心看着狱雷被你给毁了!是男人的。给老子来个痛快!好让老子干净利落地去喜悦之野,跟阿鲁贝利西伯爵和加曼大叔讲他们寄以厚望的混蛋怎么把家给败了!”

  他一口气说完了这些,又单膝跪下。垂着头不看卡萨的脸色。半晌。对面才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备说,全是我的错?。

  “属下哪敢,嘿嘿,殿下你永远都是光明正大,有错的全都是属下的。”

  “好!好你个小闪!”卡萨不怒反笑,走到他面前站定了脚步。“你说得到痛快,我听着很不爽!想刺激我是吧,想说我是个到行逆施的混账是吧!行啊,你去皇城地下的的牢休息几天吧!什么时候肯认错了。什么时候放你出来!现在自己滚去找伊尔特报道去!”

  “属下明白”。闪采尔扯着嗓子吼了一句,转过身飞快地跑走了。要着他远去的背影,卡萨再度叹口气,拉着阿芙妮黛西娅坐到了床边。

  “这样好吗?。权天使轻声问道,“那人是个忠诚的骑士啊,虽然说话不中听,可都是为了你好,魔族的先生。我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片土地上,请让我早些回归父神的怀抱吧。”

  “那小子就喜欢胡说。”卡萨摇摇叉,“我妻子和妹妹大概跟他说了些很了不得的话吧,所以他才会这么激动。等今晚过了,我再和他好好聊聊,他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你的翅膀也快好了,到那时候,我再安排人送你回天使之城,别再被抓到了。”

  说完了这番话,卡萨似乎轻松了许多,笑着拉起权天使的小手:“刚才那歌好像听你唱过,是在棱堡洛特的时候吧。你、愿意再唱一遍给我听吗?。

  阿芙妮黛西娅轻轻摇摇头:“那是唱给逝去的人的。这个时候应该唱的是《重逢》。”

  “哦?那是怎么样的歌?。卡萨好奇地问道。“写给那些老朋友们的。你如果想听,我改天唱给你。”权天使似乎已经很疲劳了,勉强笑着对卡萨说道。她竭力控制着轻微颤抖着的身子,将恋恋不舍的卡萨送出了房间,一头扎回了自己的床上。厚厚的被子下,权天使的翅膀伸展了开来,将前端递到了她的面前。那里残缺的羽毛已经生长得齐全了,然而新生的羽毛就像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刺激着女孩子脆弱的神经。

  “等你的翅膀全都变成黑色。就会成为你最厌恶的堕天使,为我们真神教服务了。就算你回到天使之城,恐怕除了火刑架,别无选择吧阿芙妮黛西娅的脑海里回荡着那个男人饶有兴趣的轻笑,“不过呢,我也有法子让你恢复正常,只需要你替我办一件小小的事情

  “帮助我们除掉丰萨他说道。

  起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