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狱雷 > 两百六十三、天空的爱恋

两百六十三、天空的爱恋

  正当陨星皇城的佛雷蒙人乱糟糟地吵嚷着要给嚣张的狱雷人点颜色看看的时候。集结在云城龙飞的狱雷军也开始了秘密的清洗工作。

  卡萨因为伤重暂时在雁塔修养,清理军队中不稳定分子的工作就被交给了提琳。她没有大张旗鼓地驱逐信奉真神教的信徒,而是放出了自己的利刃,被旧朱诺领誉为“黑夜妖魔”的“枭”部队。一方面,高级将领们被告知了真神教存在的事实,要求他们配合临时调查团。凯斯神殿和风暴神殿的暗黑祭师们组成了这个团体的中坚,通过布道和赐福从广大军队中找出那些异教徒,并隔离他们;另一方面,整个狱雷领的地下势力,包括盗贼工会和流氓头子,都被要求找到那些秘密结社的真神教组织。“枭”将处理掉这些组织的核心人物,直到整个领地内的真神教再也形成不了凝聚力。

  朱衣侍卫很快被清洗了一遍。得知卡萨被罗素所伤的侍卫们又羞又怒,那些误信了真神教的大部分自动出首,并供出了诱导他们的元凶。最终以两名朱衣侍卫被格杀在叛逃路上而终结了调查,赫洛拉被强调对部下更严格的管理和控制。

  紫衣侍卫就简单多了。那里面基本没正常人,真神教也没脑残到去那边发展信徒而自找死路。

  尽管出现了这场意外,北伐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先锋军阿苏拉已经离开了驻扎地,开始缓慢地向北移去;伊尔特的军队则在一周后完成整编,跟随着阿苏拉的步伐挪向魔狼山脉的出口。预定第三阵的闵采尔因为还有可能会被要求充当影武者,暂时留在了云城龙飞。取而代之的是拉罗那家的飞天乌鸦军。

  知道提琳安排的闵采尔很坦然地接受了来自龙飞的密探,找了个机会把他们丢进了自己的军队。剩下的时间就是漫长的等待了。这让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他感觉到无聊起来。

  “小帕。娜娜她们去哪里了?”头枕在小母龙弹性十足的大腿上,享受着掏耳朵服务的闵采尔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懒洋洋地问道,“整天也没事,我都快龙眠了!”

  “那是大人你!”小母龙白了他一眼,“其他人都很忙!娜娜在训练你的侍从,琪儿忙着重新调整和训练你的军队,明美在忙着打理从温莎堡来的物质!瓦尔格他们都在做调整随时准备出征呢!”

  “小帕你也很闲嘛!”闵采尔翻了个身,张开手抱着女孩子幼细的腰肢,把脸深埋在柔软的肌肤里,还特意深深吸了口气,“你真香……”

  “大人你就会胡闹!”小母龙没好气地撇撇嘴,使劲去掰他的手,“别乱闻,让人看见了不好!”

  “切!这里还有人敢偷看?”闵采尔不以为意地侧转脸,“敢偷看的一律剥光了衣服游营……艾薇儿!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眼梢的余光里,黑精灵女孩子艾薇儿正提着个精巧的小茶壶,端着几只茶杯尴尬地站在营帐口,脸红得就像发紫的茄子。

  帕罗林卡忍不住窃笑,使劲推搡了闵采尔一把,让他好好坐起来。

  “大人,去吧!艾薇儿偷看到了,你刚才说怎么处理的赶紧!”

  “呃……”闵采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头瞪了小母龙一眼,“小帕你别添乱!那个,艾薇儿,请坐吧!”

  “嗯……”精灵女孩子耷拉着尖耳朵。慢慢地蹭到闵采尔旁边,小心翼翼地挨着椅子坐下,“这是从温莎堡刚送来的黄金叶,我煮了点茶,可以帮大人您消除疲劳……”

  这话说得实在太假了。疲劳?这家伙不要精力太好!帕罗林卡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恨得闵采尔想一口吞了她。

  “晚上等着大爷收拾你!”他威胁似的皱皱眉,这可吓不倒帕罗林卡。小母龙鄙视地嘟嘟嘴,直接无视掉。

  “艾薇儿,”她走到女友旁边,接过茶壶搁在桌上,“今天天气很好啊,要不咱们出去野餐?”

  “哦,可他……”她指指闵采尔,惹得帕罗林卡忍俊不禁地拉起她的手,在尖尖的耳朵边小声说道:“好啦,上次你帮了我,这次我也一定会帮你的!虽然不知道那个笨蛋有什么好,不过你要喜欢,就找个晚上偷偷吃了吧!”

  “小帕,你们在说什么呢?总共三个人还唧唧咕咕地咬耳朵,有什么我不能听的吗?”闵采尔莫名其妙地瞅着艾薇儿脸蛋越来越红。瞅着自己的眼神却不怎么对劲,不觉有些奇怪。两个女孩子相视而笑,就像他说了句很滑稽的话似的。

  “好了,笨蛋大人!艾薇儿今天恰好有空,我们一起去野餐吧……”帕罗林卡转过身,拉着精灵女孩子走到他面前,“我……”

  “伊莎贝拉伯爵小姐驾到!”悠长的报门声忽然打断了帕罗林卡的说话,闵采尔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双眼陡然亮了起来。

  “有事待会儿再说!”他飞快地撂下一句话,拔腿冲出了营帐,就好像有人一箭射中了他的屁股。望着扬尘而去的家伙,帕罗林卡气得一跺脚,转身拉起女友抱怨道:“那个笨蛋,唉……”

  “嗯。”艾薇儿涩涩一笑,温柔地摇摇头,“大人也许……”

  “小帕!”她还没说完,闵采尔又急匆匆地闯了回来,一把拉着帕罗林卡就往外跑,“我们走!跟伊莎一起!”

  “啊!去做什么?”小母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横拉硬拽拖出了帐篷。军营外随即发出一阵悠长的龙鸣,猛烈的风从营帐门口直撞了进来,吹得艾薇儿睁不开眼。

  半晌,风才平息了下来。门帘兀自摆动着,黑精灵女孩子的注意力却全被倒翻的茶壶给吸引了。

  “有点……可惜呢……茶……”她蹲下身,慢慢地伸出手,用衣袖小心翼翼地抹去桌上的水渍,两滴清澈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顺着面颊滑落了下来。

  “水……很烫……呢……”

  ---------------

  闵采尔完全没有留意到艾薇儿,他的视线里现在只有伊莎贝拉,那个充满了朝气英姿飒爽的俏丽女孩子!

  在如洗的碧空。驾驭着巨龙自由的翱翔,听任凉爽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身边则陪伴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人生至此,还有什么遗憾!

  闵采尔痴痴地凝望着紫冠蓝龙背上尽情欢笑的女孩子,耳边萦绕着她清爽而悦耳的喊叫声,一时间竟然以为自己是在梦里。

  “小闵!来抓我!”伊莎贝拉回过头尖叫着,她晶蜜色的长发在风中恣意飞舞着,窈窕而健美的身姿就像传说中的女神,让见到她的男人刹那迷失了魂魄。没等闵采尔反应过来,紫冠蓝龙齐格已经发出一声长啸,展开宽大的羽翼迅雷般直冲上天穹。

  “小帕,走!我们也去!”闵采尔兴奋地大叫了一声,伸手一拍黑曜火龙的脖颈,示意她赶紧跟上。

  云城龙飞的上空,蓝色的巨龙和黑色的巨龙一先一后飞舞着,盘旋着,追逐着,在碧色的长空中幻化出千百个曼妙的舞姿;明亮的雷霆和黑色的火焰交相辉映着,纠缠着,时而相依,时而分离,譬若轻灵的雨燕穿行。又如同归的大雁齐飞。云城龙飞的每一个人都在注视着这对缠绵着的巨龙,眼眸里充满了对美的向往和感叹。而龙背上的闵采尔和伊莎贝拉更是沉浸在这种水**融的感觉里。

  “现在,我听见你的声音在轻柔地呼唤着我,‘到这里来,我的爱人’;现在,我看着你的背影,熟悉而又亲切,似乎在等待着我的靠近。直到昨天,我还在担忧着我们的爱是否长存,可当我看见你,那一切阴霾都彻底消散。满眼里只有甜蜜的爱恋!”

  “你可曾记起,让我们视线交投,那眼眸里满溢着的柔情;你可曾记起,当我牵起你的小手,轻轻在你掌心写下的回忆;你可曾记起,我怀里的你,如小猫般安心沉睡;你可曾记起,深黑的夜里,抚慰我孤寂心灵那一丝暖意……”

  “现在,我感觉着你的视线,温馨而又甜蜜;我体内飞快搏动着的血脉,倾诉着我对你的爱意……我可爱的小人儿,为何你如此蛮横地占据了我的灵魂,让我为了你魂牵梦萦。”

  “这就是爱,我可以感觉;这就是爱,我可以相信……即使只有我一个,也不会感觉分离,因为我有你……”

  温莎堡的男爵和狱雷的伯爵小姐就这样久久沉浸在浓郁的爱恋里,浑然忘记了天地间的一切。可一直追随着他们心意飞舞的两条巨龙可算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帕罗林卡的翅膀都快飞断了,望着这对男女当着自己的面眉来眼去就气不打一处来。这还有没有天理了!闵采尔这个王八蛋,身为自己已经宣称过所有权的物品居然跟其他女人勾勾搭搭,当老娘不存在吗!

  齐格也郁闷地瞅着他们。现在不是发*季节啊,为什么自己要被迫跳求偶舞,偏偏跟自己对舞的还是自己的小姨子!万一被朱利安看见了,可是会引起家庭暴力的!伊莎贝拉大小姐,麻烦您适可而止吧!

  直到夜幕降临,这对爱侣才恋恋不舍地分了手,在用眼神约定了“明天照旧”后,他们才最后盘旋了一圈,向各自的住宿处飞去。折腾了一天的黑曜火龙又饿又累,耳边还要听着奸夫不时发出一阵阵神经质般的笑声,肚子里的火蹭的就窜了起来。刚在地面上降落,她就变回了人形,把背上的包袱“吧唧”给甩到了地上。

  “喂,小帕!这是什么意思?”闵采尔郁闷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疑惑地望着生闷气的小母龙,“怎么突然生气了?”

  “大人你是笨蛋!”帕罗林卡仰着脸重重哼了一声。冷冰冰地抛下一句,“人家累了!晚安!”

  望着一溜烟跑掉的小母龙,闵采尔莫名其妙地挠挠头。没得罪她啊……可她为什么情绪会不正常?难道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