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狱雷 > 七十四、没有仁义的战争 5

七十四、没有仁义的战争 5

  女孩子气嘘嘘地瞪着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睁得牛大,看得闵采尔直发毛。他犹豫着往罗兰那边蹭了几步,试探着陪笑道:“我那也是计策嘛,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打赢他?嘿嘿,你看现在结果不也挺好吗?哈哈,哈哈哈哈!”

  他伸出手,想拉着女孩子站起身,却不料罗兰母老虎似的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张开小嘴狠狠地咬在他的脖颈上。

  “啊呀,你是属狗的不是?怎么老喜欢咬人!”一阵阵疼痛从脖颈上传来,让闵采尔不禁有些慌乱,“快放开嘴,不然我要反击了!”

  “谁要你老欺负我!”含含糊糊的回应从罗兰嘴里冒了出来,女孩子一点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一双粉拳还不停地敲击着他的背部,“……臭色狼,我以为这次再也回不去了……”

  闵采尔的脖颈上落下了几滴滚烫的泪水,罗兰这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抽抽噎噎的,牙齿还不忘继续咬着他的脖子。这让闵采尔心里涌起一份温情。

  “毕竟是没真正见识过生死的小女孩。”闵采尔这样对自己说道。他温柔地环抱着罗兰,轻轻拍着她的背,让她放松下来。过了好一会儿,罗兰才红着眼睛不好意思地挣脱出来。

  “啊,眼睛里进沙了。”女孩子轻声叫道。见闵采尔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她连忙转过身,拿袖子擦擦眼睛。

  “臭色狼!不许跟别人说!否则、否则……”罗兰想了一会儿,好像找不到适当的威胁。不过闵采尔意外地没有调笑她,而是走到了梅塞蒂斯的旁边打量着这个巨汉。

  “狱雷的人……怎、怎么回事?”梅塞蒂斯的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这样的话语。似乎闵采尔的雷光绝技给他的震骇远远超出了想象。闵采尔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弯下腰费力地拖起梅塞蒂斯的上半身,拉着他进了废屋。他小心翼翼地脱去梅塞蒂斯的铠甲,找到贴身的印章,一把扯下来递给罗兰。

  “喂,大奶妹,还走得动吗?”他问道,“把这玩意送到裂云要塞,叫他们拿赎金来换这大个子。”

  “你打算勒索赎金?”罗兰犹豫着问道。

  “不,我只想让梅塞蒂斯在我手里的消息尽快传出去。这样,也许能让伊莎贝拉殿下尽快知道我们到来的消息。”

  说起狱雷二殿下的名讳时,闵采尔脸上浮现起一丝幸福的微笑,这让罗兰的眼神稍稍地暗淡了下去。不过她很快理解地点点头,接过印章准备出发去城堡,不料窗外忽然传来滚滚的马蹄声。数以百计的骑兵从大路上源源不断地向着废弃农场方向进发,将这间不大的建筑物团团包围在其中。一名灰甲骑士策马走近屋舍,对着黑洞洞的窗口大声喊道:“里面的毛贼,速速将梅塞蒂斯殿下交出来,否则等待你们的只有无尽的地狱!”

  “马的,刚才有人漏网了!”闵采尔瞬间明白了这事的前因后果,狠狠地一拳捶在地上。梅塞蒂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望着满脸焦躁的闵采尔不禁哈哈大笑。

  “狱雷的刺客,这下子有趣了!现在你有什么法子可以脱身吗?”

  “闭嘴,我们要是走不了,大家就一起下地狱!”闵采尔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脑子里思考起脱身的办法。他用尽全力拉起梅塞蒂斯,把他拉到窗口边,自己则躲在巨汉的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对着屋外大骂道:“都给老子滚远点,不然就杀了你们的领主!让博罗克勒斯和普罗凯乌斯那两个杂碎开心去!”

  望着窗口处梅塞蒂斯的脸孔,屋外的灰甲骑士们顿时大哗。依旧是先前那名灰甲骑士弹压住阵势,示意部下缓缓退出数十米。他独自一人拨转马头,再度来到废屋跟前大声喊道:“说出你的条件,毛贼!慷慨的拉罗那家为了自己的领主什么都能接受!不过我也要警告你,不要提出非分的妄想!惹怒了贵族议会,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会受到无情的追击!你的家族和朋友都将为你的无礼付出血的代价!”

  ”他这是什么意思?”闵采尔有些不懂。梅塞蒂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罗兰连忙凑近闵采尔,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是贵族议会法案给与所有魔神血脉者的保护。一个具有魔神血脉的贵族只能由另一个魔神血脉者的贵族终结生命,而所有的凡人,就像你我这样的人,一旦触碰了这条法规,就会被从整条血脉上完全抹掉,任何人都庇护不了你。”

  “你的意思是说,贵族可以杀平民,但平民不能动贵族?”闵采尔恍然大悟。梅塞蒂斯恶意地笑了起来,眼里满是讥讽的神情:“现在你明白了吧。如果不想惹下大祸,要求适当的赎金赶紧滚回狱雷去!”

  “有人来了!”罗兰忽然一把捂住梅塞蒂斯的嘴,“这种气息……是刺客们!”

  “真是有够凑巧!”闵采尔苦笑着耸耸肩,“才制服这头笨牛,我可没力气了。大奶妹,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女孩子冲他摇摇头,示意他安静下来。屋子里立刻恢复了沉寂,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再没别的动静了。罗兰警惕地目光一寸一寸地挪过屋角,似乎在排查着可能的藏身位置。闵采尔则拔起梅塞蒂斯的佩剑,半蹲在他庞大身躯的一侧。半晌,罗兰才轻轻呼出口气:“他走了。”

  “啊?”闵采尔没弄明白。外面的灰甲骑士又开始喊话了:“里面的毛贼,赶紧放出梅塞蒂斯殿下,以你们两个人是对抗不了五百人以上的军队的!”

  “滚蛋!先给老子准备一千枚金币,六匹好马,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否则老子立刻撕票!”闵采尔烦了,扭头对外大吼道,“五分钟内都滚出我的视线,否则老子先砍掉梅塞蒂斯这笨牛一只手!”

  不知是不是闵采尔的喊话生了效,那灰甲骑士调转马头离开了废屋的视线范围,消失在逐渐昏暗下来的环境里。不知不觉中,黄昏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临了。闵采尔这才想起折腾了一天还没吃东西。

  “忘记叫你的部下送顿大餐来了。”闵采尔拿绳索将梅塞蒂斯牢牢地捆绑了起来,顺便看了看他的伤势,“肋骨折断了几根,不算太严重。你也不用装死了。”

  “哼!”拉罗那家的贵族冷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会闵采尔。罗兰却总有些担心似的望着外面,随后小猫似的凑近闵采尔,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喂,接下来怎么办?”

  “没想好……”闵采尔坦然承认了自己的状态,“我在想,带着这个家伙有什么用?他的两个兄弟恐怕正想借我的手干掉他……可放了他又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回头一定会有大票的骑兵跟在我们后面追杀,也许没找到少主前就挂掉了……你看,即使像梅塞蒂斯这样的强者,被两匹马出其不意的撞到,也没法全身而退,更何况追击过来的是百匹千匹的大部队了……也许我们想得简单了,这样弄少主并不一定知道我们到了这里啊……”

  “哦……”罗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知不觉地将脑袋靠在了闵采尔的肩膀上,“我有点想殿下了……”

  “缇琳殿下?她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女人……”闵采尔赞同地点点头,“你从小就侍奉她吗?”

  “嗯,从五岁开始。她虽然比我只大一点,可我从没见过有她办不到的事情。她在我心里就像主管智慧的特洛博姬神……”

  “不知道缇琳殿下在这个时候会怎么办……”闵采尔望着窗外逐渐变得深沉的天空,“也许以她的智慧根本不会陷入这种僵局……”

  两个人再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相依相偎着注视着宁静的夜降临。白天的杀戮仿佛已经过去很久,这夜晚的寂静才是神明赐予时间的和谐和安宁。夜晚的农舍外,朦朦胧胧的雾慢慢地从窗口飘散了进来,嗅在鼻尖有股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人觉得十分得舒坦。一股困意忽然涌上心头,随即那胸口沸腾的魔力又让闵采尔干呕了起来。

  “不对劲!”冰冷的杀意如刀锋般渗入骨髓,让闵采尔立刻清醒了过来。身旁罗兰却困倦地打了个呵欠,不情愿地哼哼了两声。

  “大奶妹,快起来!”闵采尔狠狠捏捏女孩子的脸颊,又轻轻拍打了两下。

  效果很差。

  罗兰就像陷入梦里无力自拔,只是发出抱怨的呢喃,一滩软泥似的打着小小的呼噜。闵采尔忽然留意到黑暗里梅塞蒂斯的眼神就像火焰般明亮,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仿佛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一定是先前来过的刺客带着同伴潜入了!”闵采尔第一时间猜测道。这淡淡的香气恐怕就是一种催眠的药草,趁着自己在心神松弛的时候释放了进来。掌握这诀窍的刺客恐怕是此道的老手了。

  屋里的黑暗变得越来越深沉。空气里静谧得似乎掉一根针都能清晰地听到。闵采尔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急促而短暂,慢慢地对这黑暗中隐藏的对手产生了恐惧和惊惶。

  “他在哪里!他在哪里!”这个念头如同梦魇一般缠绕在闵采尔的脑中,几乎让他不能正常思考。好几次闵采尔都烦躁地想站起身,使劲舞动长剑让自己精疲力竭才能驱走这恐怖的感觉。

  漫长的等待恍如时间都静止了一般。闵采尔胸口魔力的波澜汹涌澎湃,这是否意味着危险也越来越近?左手的龙印再度自行解开了封印,紫雷龙皇迫不及待地钻出了桎梏,长长的明亮刀身出现在闵采尔的左手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