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霜海蝶飞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投石击水水拍石 二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投石击水水拍石 二

  平脚张的一刀挥出后,余晓莺突然身形一变,动作突然间快了许多倍,一掌劈中平脚张的前胸!“啊!”平脚张惨叫着摔出圈外,四肢一阵抽搐便不再动弹了。

  石轩明心中一惊,方才余晓莺这一掌又快又奇,自己与平脚张易地而处,只怕也抵挡不住。余晓莺的武功有这么高吗?

  那伙人也被余晓莺的这一招震住了,纷纷生出退意。

  只听余晓莺冷冷道:“都给我滚!”

  那伙人哪里还敢停留,一哄而散了。

  这伙人一离开,余晓莺身体晃动了几下,终于支持不住慢慢软倒。

  石轩明心中明白,方才打死平脚张的那一掌显然已经用尽了她的力道。此时见她又没有生命危险,石轩明一时到也不急于现身了,继续藏在匾后观察动静。不一会儿,余晓莺才慢慢坐起,从衣襟下摆处撕下一大幅布来,包扎到脚上的伤口处。

  自那时分开后,石轩明就没有再看见过她。此时看来,不过比自己略大些的她鬓角竟然已经生出白发。

  余晓莺包扎好伤口后,手扶着街墙,一步一滑地向远处走去。

  石轩明心中挂念着蒋思思的下落,但也不放心不下身受重伤的余晓莺。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从远远地跟在了余晓莺身后。

  *************************起点中文****************

  蒋元通看着桌子对面沉默不言地萧镇海道:“萧兄弟,老哥哥痴长你几岁,斗胆叫你一声兄弟。你远到而来,无论如何先让愚兄敬你一杯!”说着抓起桌上的黄铜酒壶。一道酒箭自壶中飞出,正洒落在萧镇海的茶杯之中。

  萧镇海叫了一声“多谢。”手掌在木桌上一推,掌力自桌面传入茶杯之中,就如同给茶杯加了一层无形的杯盖,蒋元通射来的酒箭全部挡在杯外。

  “萧某人从不喝酒!”

  蒋元通也是一笑道:“客随主便,还是喝一杯的好!”左手在那壶底一托,酒箭变得越发有力,冲在萧镇海的茶杯之上竟然发出不小的声响。

  牧野霜知道他们正在拼内力,自己坐在一旁只怕被会他们的两股力道震伤,娇躯一扭,落到旁边的桌上。

  桌子在两人的力倒压迫下发出“吱嘎嘎嘎”地声音。从表面上看,萧镇海的力道已经被蒋元通全部压住了,但蒋元通自己心里明白,自己以有形的酒箭,竟然无法冲破萧镇海的无形气盾,可是见对方的内力之深,更在自己之上。

  他本就是一个输得起的男人,见自己取不得便宜,“哈哈哈”一阵狂笑将酒壶收回桌上。“青海魔君名不虚传,蒋某人受教了。今天就算是我输了。”

  萧镇海听完他的话也是一笑道:“与阁下一战,萧某也受益非浅。”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多说什么了。

  蒋元通正欲与萧镇海详谈,就听后面有人叫了起来:“宫主,不好了!四小姐……四小姐她又逃走了!”

  “什么!”蒋元通脸色一变,拍案而起!

  *******************************起点中文**************************

  余晓莺推开一间破旧的平屋,钻了进去。石轩明生怕被她发觉,远远躲在后面,不敢太过靠近。

  平屋的灯点亮了,余晓莺好像坐到了窗前,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不过小半盏茶的功夫,自他们来的方向又过来了不少的黑衣人。他们肯定是循着余晓莺的血迹找过来。虽然他们此时还在数里之外,但这一切都逃不过石轩明的耳朵。

  石轩明眉头一皱,余晓莺怎么这么不小心。又过了好一会儿,平屋中的人影一动,显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随之屋内灯光一灭。

  黑衣人大概有十多个,除了方才随着平脚张过来的众人外,还多了一句紫衣老头。他没有与那些黑衣一样蒙着脸,显然是不屑这么做。

  “晓莺,给我出来!”

  石轩明凝神细听,发出那屋内一丝声音也没有,难道这房里另有密道?在他迟疑之时,就听那紫衣老者将嘴一扁道:“给我冲进去。”

  黑衣人们虽然有些担心这乌漆抹黑的房子里会有埋伏,可是首领开口了,又不能不冲,一边大叫着给自己壮胆,一边挥动着兵器冲了进去。

  转眼功夫,房中的灯被点亮了。一名黑衣人奔到那紫衣老者面前单膝跪地道:“回岭主,房里没有人,是空的。”

  紫衣老者嘴唇动了几下,那黑衣人一颌首返回房中。不一会儿又从房中出来,附身在紫衣老者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紫衣老者闻言,脸上立刻露出笑意,挥身示意他可以退下了。这时就听他咳了一声,冷冷道:“朋友在这里有些时候了吧,可以下来与老夫一见。”

  石轩明正要下树,就见对面的树冠中人影一闪,有一人已经落到那紫衣老者面前。

  “纪岭主,楚湛有礼了。”

  纪明志眉头一皱道:“你是楚延宗的儿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知道余晓莺这贱人与纪岭主有杀子之仇,所以特来相助。”

  “不劳楚侯主费心,纪某自会解决。”

  “你的弟子余晓莺……不,应该说色杀手中有当年七情气诀的秘密。家父也是很感兴趣的。所以这次相助,小侄有个心愿就是想借那气诀一观。”

  石轩明一直以为七情气诀应该落到了纪氏父子手上,他并不知道其实当年色杀余晓莺偷袭暗算了纪重,将心法收归自己所有。

  此时才听出些端倪来。

  纪明志又是一声冷哼:“我要是不同意呢?”

  “纪岭主是聪明了,家父又是诚心与岭主合作。我想岭主盖世英雄也不想一辈子总被人呼来唤去吧。”

  纪明志不说话了。的确,这些年来卫童等人一直压在自己的头上,最近山阴楼的那些人物也对自己极不客气。自己因为势力单薄,所以不得不对他们百般忍让,所以他这才对这部心法志在必得。

  “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我带了一份在礼来。”说到这里,楚湛突然将手一军,一大把飞针向石轩明藏身之处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