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霜海蝶飞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行仗义轩明收徒 一

第一百二十六章 行仗义轩明收徒 一

  石轩明看在眼里暗暗奇怪:在他的记忆里古劲风出手利落,怎么这个赤腥凶的刀法这么缓慢,好像就是在那里演示给他看。他哪里想到自己此时兼有童五岳及青灯两位高人的内功,又吃了不少杨崇周处的灵丹妙药,再加上余英行的教导,武功修为与当年的单虎等人已是不相伯仲,赤腥凶此时早已不是他的对手了。他的印象中一直是以为四凶的武功颇高的,此时才会生出这个疑问。

  蒋思思在他耳边轻声道:“姓赤的刀法招式是不错,可是这动作太慢了。如果是与我动手,五招之内就能让他大刀离手。”她呵声如兰,说话间那一阵阵香风正喷在石轩明的耳旁,又想到方才房中之事,弄得他一阵心跳。

  那边打斗正白热化地进行着。两名镖师被赤腥凶连着两腿踢出圈子,口喷血沫倒地不起。

  石轩明见他伤及不无辜,便要下场去。但他的想法又被蒋思思猜到了。“不忙,赤腥凶这几脚踢得还是有分寸的,这几个镖师一时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她这说话间又有一名镖师被赤腥凶撞出圈来。

  鲁宏海见众镖师围在这里,自己施不开身手,反被赤腥凶利用连伤自己三名部下,当下高声嚷道:“你们都闪开,我来会会这位朋友的刀法。”

  赤腥凶抱刀而立冲着鲁宏海笑道:“好啊,鲁总镖头,请了!”

  鲁宏海的兵刃是一把冲天雁翅镗。江湖上很少有人用这么沉重的兵器,因为携带不方便。可是鲁宏海是走水镖的,却是不用担心这个,反正船上要放这么个东西也没什么难的。

  提起雁翅镗的鲁宏海也不多搭话,着赤腥凶就是一镗打出。

  赤腥凶轻轻一闪,抬腿狂踢向鲁宏海的左腰。鲁宏海将肘一沉,打出的雁翅镗立刻弹起,扫到赤腥凶地脑后。

  “咦”蒋思思看在眼里发出一声惊叹,“原来这鲁总镖头师学关外呼延家?这一招浪子回头也有三分威力了。”

  此时赤腥凶与鲁宏海杀得性起,两人的兵器“砰砰当当”地碰撞个不停,两人是越打越快,越打越凶。偏偏两人是势均力敌,打了好一阵也没分出个胜负来。

  “啊!”蒋思思打了个哈欠“好像没有什么意思,我先回房睡了。你一会儿上chuang的时候轻点,不要吵到我?”她原说话的时候没有多想什么,可这话一出口立刻后悔了,两朵红云立刻飞上脸颊。

  石轩明却是没有想这么多,随口接道:“知道了,思思姐,你先去睡吧。我再看一会儿。”

  他们这边说话的时候,局势发生了变化。鲁宏海一镗落空,那雁翅铜镗“啪”地一声打入船板之中,赤腥凶借着机会用力一脚踏到那铜镗之上,将铜镗又硬生压入船板一尺有余。就在鲁宏海用力夺镗之时,赤腥凶横手一刀,将鲁宏海的一只右臂自肩上取下。他还不能杀鲁宏海,杀了鲁宏海他就没有地方去找那帐册了。

  “现在把帐册交出来吧。”赤腥凶沉声一沉,用那带血的单刀抵在鲁宏海的脖子上。

  虽然他此时是血流不止,但傲气不减,眼睛一闭冷冷道:“哼,要杀便杀!鲁某岂是怕死之人。”

  赤腥凶好像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干笑了几声道:“令千金细皮嫩肉的,你养了个好女儿啊。”

  鲁宏海听到这话,那张脸立刻变了。“你……你不要为难我女儿!”到底是父女连心,死也不怕的汉子一听到对方搬出女儿来立刻就服软。“帐册折散了卷成纸筒子缝在我的衣服里。”鲁宏海虽然有些不服,但为了女儿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赤腥凶一脚将鲁宏海踢倒,将他的衣服扒下,上下一摸的确夹层里有什么东西。

  蒋思思这时笑了:“石小弟,你想不想知道这帐册里是什么东西?那好,我抢过来看看。”

  “等等,思思姐。”这一次是石轩明拦在了她的面前。“我去试试吧,如果我不成思思姐姐你再出手。”

  蒋思思明白赤腥凶是伤不到他的,更何况她还想知道石轩明现在的武功到了什么地步,于是停下脚步道:“那你自己小心。”

  赤腥凶此时一心在那衣服中的夹层上,全然没有在意石轩明的走近。

  石轩明左手搭在那铜镗之上,轻轻一提已将这百把斤的雁翅镗自船板中拔出。

  “赤前辈可不可以把这帐册给我看看。”石轩明倒过雁翅镗,交到那些镖师手中。

  只是他轻松将铜镗拔出这一手,就足以令场上之人膛目结舌。

  赤腥凶见他使出这一手,脸上立刻扬起一丝惊异。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石轩明又是一笑道:“在下石轩明,有事不明想请教赤前辈。”

  石轩明话虽然来的客气,但意思却不那么客气了。赤腥凶明白他不是来和自己客套的。

  “你小子的力气是不错。但还轮不上你说话。”赤腥凶已经取得了东西,也就不打算再留下去,免得节快生枝。

  “唉,赤前辈既然来了,哪能就这么快走呢。”石轩明见他想走,伸手一掌往赤腥凶的肩膀上搭去。

  赤腥凶抬手就是一刀削去。

  赤腥凶杀人嗜血都靠得这口大刀。刀锋未至,石轩明便觉着一股血腥之味迎面扑来。

  他要在石轩明取出兵刃之前先结果了他。

  可是赤腥凶失算了。

  石轩明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子了。但见他轻轻一闪,已将赤腥凶削来的一刀轻松闪过,同时曲指在那刀面上一弹。

  “嗡嗡”立刻一股力量从刀面上传到赤腥凶握刀的右手上,震得他虎口一阵发麻,大刀几乎脱手。此时石轩明早已抢到他侧后,左手无名指在他的手腕上点,顺势已用拇食中指轻轻将大刀从他手中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