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霜海蝶飞 > 第一百十二章 藏花阁前生惊变 五

第一百十二章 藏花阁前生惊变 五

  “天下人都想染指李家的那张天图,可是却没有人想到这天图竟然是画在李玄阳宝贝女儿李韵兰的背上的,只怕更没有人会想到平海船行李海的女儿李娉霞就是当年的李韵兰。花岛主将李韵兰带回这少有人知道的小岛之上,自以为是做得天衣无缝,只是可惜……”来人微微一笑道:“只可惜花岛主算漏了一项。天下不止你姓花,我也姓花。”

  花堂风脸色一变:“原来是你这个叛徒!”

  来人又是哈哈一笑道:“你我兄弟一场,你为什么就这么见外呢?”

  “花七,你已经不是本门弟子。没有资格再踏上通天岛,给我滚出去!”花堂风将铜花树横到胸前,一双眼睛如剑般刺透来人的身体。

  花七目光一瞥已经注意到他嘴角的血迹,哈哈一笑道:“大哥你与石轩明一战已大伤元气,你自问还能赢得了我吗?”

  花堂风也不多说什么,举树打来。花七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怪兵刃了。他被革出通天岛之前与花堂风是同门兄弟,深知道这兵刃的厉害。当然不敢托大,操起一口长剑迎了上去。

  说起来这铜铁树古里古怪,正是刀剑的克星,可是因为花七太过熟悉花堂风的招式,一时也没被他占了便宜去。花七他是不急,可是花堂风先前中了石轩明一脚,元气大伤,加上这铜花树实在很是沉重。二十招一过,他的招法已无开始时灵动了。

  花七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曲指一弹,袖中两枚梅花镖应指而出,同时他长剑一搅,画了个剑圈子直冲花堂风而去。就是他的长剑探入花树中时,花堂风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花七心知必是有什么不妥,但已经迟了。花堂风的铜花树突然地翻起,将他的长剑卡在中间。几乎是同时花堂风的左腿已经踢中了花七的左胯。

  花七不但长剑脱手,而且那张还算俊秀的脸上也留下了三道被铜花树树枝划开的血痕。

  “叛徒,今天我要清理门户。”花堂风大喝一声,那花树挟着风雷之势着花七的脑门打去。

  ****************************************************

  石轩明小心翼翼地沿着树丫滑落到乱石丛中。方才他借着密林连续使出提纵身法,几乎花尽了他仅剩下的体力。

  这里的落叶枯草积得极厚,想来平时少有人至。石轩明必须节约任何可以节约的体力,尽快调理好自己的伤势,找出那伙陷害自己的敌人,不然无论是让那伙人还是让藏花阁的人找到自己,他这一条命都没了。

  他解开自己的外衣。果然两处中镖的皮肤已经出现发青的现象。好在石轩明中过五花聚顶剧毒,这些平常的毒对他的功用是大打折扣的。石轩明运功三周天,将毒血从伤口中慢慢逼出,然后取出金创药为自己敷上。等一切办好了,这东面天边已经出现了一片鱼肚白。

  石轩明方才为自己敷药时一直在想着那个问题。铁扇自己无疑是借花家二小姐花如雨看了,可是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凶案现场呢?这么看来二小姐也有可能遇上了不测。

  石轩明越想越是担心,依着昨夜小姐带他走过的小路再次回到藏花阁前。这一次他自接循着她们与自己分开的方向找了过去。

  行了约小半里地,石轩见看到了一间小楼。想来这应该说是花家二小姐花如雨的绣阁了吧。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绣阁前面正有两伙人在厮杀。

  石轩明岛上谁也不认识,一时也认不得哪边是哪边了。

  就在他迟疑之时他注意到院墙之中冲出一长须男人。只见他长剑点点,转眼已经解决了不少敌人。

  这一个石轩明认得是宋刚。只是宋刚方才中了他一记重击,身形已不出在船上时灵动了。

  “呜—呜—”两声短哨过后,另一方开始收拔兵力退到小楼外面。

  “好一个无血道人,我还以为玉柳哥哥抬举你呢,看来你的剑法的确是有点儿火候。”

  这伙人中背后的竹林之中缓步走出一蓝衣女子来。因为她是背对着石轩明,而且距离又离得太远,一时石轩明也看不太清楚她的脸。

  “哪来的小丫头?老夫不与妇儒动手,叫个男人出来。”

  “呵呵呵呵呵,你看不起女人吗?”女子轻笑了几声道,“玉柳哥哥说了不能留你的活口。不过我看你蛮有趣的,这样吧,我让你刺三剑,如果你能刺中我,我就放你一个活路。”石轩明听到这时,越发觉着这声音有点耳熟。

  “哈哈哈哈哈哈。小丫头好大的口气,老夫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说着那宝剑已经递到女子胸前。他出手一向狠辣不留余力,这一剑可说是他十成的功力,为的就是要一击至眼前女子于死地。

  “呵呵。”宋刚的一剑刺去,竟然落了个空。四周场上竟然没人看清是怎么回事。只有远远躲在一旁观看的石轩明惊出了一声的冷汗:“好快的身法!这丫头看来比自己还小上几岁,怎么能有这么快的身法。”

  “第一剑没有刺中啊。第二剑来吧。”宋刚脸色大变,一声暴吼,手中剑光大盛,宛如一张耀眼眩目地大网将女子罩在中间。

  石轩明暗暗叫彩,宋刚不愧是江湖上横行多年的,这一招又快又密,实在是很难躲开。如果方才宋刚在大门处使出这一招来,只怕自己就要死在他与花堂风的夹击之下了。

  女子依然是轻笑不断,整个人如同风中飘絮,始终飞荡在剑网之间。宋刚那如同天网般的剑法竟然难伤她分毫。

  “啪”两条人影一分,宋刚的脸上多了一条红红的印子。而那女子右边的发带已经被她自己解开,长长的发带正夹在她中食指之间。如果不是石轩明不是眼光犀利,几乎无法相信,这在宋刚脸上留下红印的,就是这一条极软极细地发带。

  “你只剩下最后一剑了!”少女慢慢地转过脸。直到此时石轩明才看清,心中不禁要叫了出来。“二小姐!”

  这姑娘竟然是花如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