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霜海蝶飞 > 第六十四章 伤心离别出幽谷

第六十四章 伤心离别出幽谷

  脚步又一次远去了。

  杨仪虽然与石轩明相处年余,但两人一直发乎情,止于礼,从未有过身体的接触,此时石轩明压在她身上,杨仪早已羞红了脸。石轩明直到注意到杨仪略带纷乱的呼吸这才明白自己躺得不是地方,连忙滚到一旁。

  这一次石轩明不敢再乱动,老老实实地躺在石棺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轩明渐渐感到腹口饥饿。这段时间中前前后后共有五六伙人进入这石室之中。约二个时辰前最后一批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

  任何人看到这里如何厉害的打斗痕迹所想到的都是石轩明已经被人抓走了。杨仪的这一手的确是十分高明的。

  杨仪推开石棺,大大方方地从石道出来,回到两人的茅草屋。

  她仿佛丝毫不担心还有人没走,升起灶火煮起饭来。

  *************************************

  石轩明奇道:“杨姑娘,你的医术这么高明,是和你姐姐学的吗?”见她点头,又继续问道:“那你姐姐一定医术十分高明吧。她人呢?”

  杨仪一脸黯然,打出手语:姐姐已经去逝了。

  “对不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可是你为什么李秋萱要出手救我们呢?如果我取出地图不是对她更有利吗?”这是石轩明从方才就一直在想的问题。她大可不必那么着急出来,等花七得到地图后她再出手偷袭,机会不是更大吗?他丝毫没有想到过,其实李秋萱已经拿到了那东西。

  杨仪想了想,终于做了一个手势:因为我姐姐是—毒杀!

  石轩明脸色一变道:“原来你也是为了那个宝藏才救我的。你哑吧也是假的吧?”

  杨仪看他,脸无表情。她看了石轩明好一会儿,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石轩明焦急地看着杨仪,他希望她能作出自己信服的解释。哪怕是她摇了摇头,石轩明也会相信他的。

  可是杨仪还是没有回答,她什么也不想说,只是慢步踱进了里屋。就在石轩明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杨仪抱着个包袱出来了。

  她将包袱往桌上一放,快步奔回自己的里屋。“砰”将门关上了。

  石轩明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伤了她的心。

  她要他走。

  石轩明无奈地提起包袱。在这里他住了一年多,对这里一景一物都生出了感情,可是现在他不得不离开了。

  **************************************

  踏上平原石轩明不禁感概万分。他本以为自己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武夷山了。

  沿小道向北走出不出五里地,石轩明看到了一个路边茶棚。茶棚四周有不少奇花异草,不远处山涧汩汩而过,景色竟然也十分迷人。

  石轩明数到自己自己带出来的铜钱,终于坐了进去。“老板,来两碗凉水。”

  看茶棚的老头看他一身破旧(轩明在山里没有衣服可换。全是靠杨仪为他改这几件衣服,当然是破旧不堪)知道他没钱,又见他脸色阴沉,以为他饿了便拉着他道:“你是不是饿了,凉水怎么能成,我给你来碗粥吧。”

  “这个,我……”石轩明又看看自己所有的铜钱。

  “不要担心了,这粥就当我请你吃了。如果你觉着不好意思,我后棚还有一些柴没劈,你帮我劈了就当是茶钱吧。”老头看他一脸为难,又加了一句道。

  也不等石轩明说话,茶棚中早已走出一布衣女子,将一碗白粥放到他面前。

  说实话,石轩明自那伙来到谷中闹事之后已是一夜没吃过东西,多少是有点饿了。

  “慢着点吃,没人抢你的。”布衣女子看着他一付狼吞虎咽的样子,脸上扬起笑容。

  “少爷,就是这儿。”远处传来极不客气的声音。

  石轩明抬头一看,是一伙身穿蓝衣、红衣、褐衣等各色衣服的人。他们或在剑柄上均镶上了一块小水晶。或是手提藤棍,金刚杵。

  “这丫头也不过如此么,不过城里的花摘多了,换换口味也许也不错喔。”说话的是个富家少年。只见金冠束顶,青绸缎子的衣衫配是白玉腰带。左手处桌上横了一口缀宝银鞘地长剑。

  “少爷说的是。”他身边十余个粗壮汉子立刻帮腔地狂笑起来。

  石轩明听到这个话,眼睛一眯,脸色大变。他紧紧握着为了防身而从谷中拾来的单刀。

  “老头,我们师叔看上你们家丫头了,你们乘早收拾了茶铺跟我们少爷去城里享福吧。”

  老头露出一脸的难色,他还没有开口,石轩明已猛地一拍桌子骂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好大的胆子,给我滚!”

  一名家丁望着破衣烂衫的石轩明笑骂起来:“哪来的乡下臭小子,也学人行走江湖喽,真是令人笑掉大牙。”

  “怎么小子,还想动武啊,啊?”富家少年轻蔑地横了他一眼。

  石轩明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抽刀攻上。

  富家少年叫道:“你们都别插手,小爷我要亲自教训教训这个乡巴佬。”说罢抽剑凌空刺下。

  石轩明内力虽失,招法尚在。他使出一招“雪花盖顶”,将富家少年的长剑挡在外面。乘那少年落地之时,举刀横削过去。

  才过了数招,石轩明就看出这少年虽然剑术不错,可是却一定很少与人动手。尽学了些华而不实的招式,根基并不稳健。

  就像方才那剑如果不是他要先挽上个剑花,而是直接分身直刺,他石轩明只怕早已伤在他的剑下。石轩明却是经历了无数生死,三十招一过那富家少年的剑式已无开始时的凌厉。

  石轩明反转刀锋,在少年的手臂上一敲,长剑应手而落,石轩明左手一抬正拍在那少爷的招风齿上,将他那当白白的脸皮打出一大片乌青来。

  “你……全都给我上!”富家少年丝毫不以石轩明手下留情而感激,反而叫嚣着指挥众家奴围攻石轩明。

  石轩明原来也只是想稍稍教训这少年一下,此时见他不知轻重眼睛一瞪,抬起一脚,踢中冲在最前面那人的手腕,他手中的大刀顿时应脚而飞,复反手一刀砍翻在地。

  这下子事情就闹大了。四周家奴也纷纷取出兵器,一时间刀光剑影将石轩明围在中间。

  石轩明内力已失,开始还能从容应付,但对方的人数实在太多,体力快速消耗,身形开始慢下来。一家奴看出便宜,乘轩明不注意,一刀砍中他的后背。背后吃痛,手脚自然出现误差,转眼左手臂和右腿上又各吃了一闷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