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弦能变 > 第 49 章 洛帝嵇笑仁 中

第 49 章 洛帝嵇笑仁 中

  至于赫连长风则原本就是他的属下,天堑阁当初又算是大洛盟的下属帮派,是以赫连长风闯入森林,洛帝才只是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并让他“将狗嘴闭上”,“滚”出了洛城,自始至终没有照面,否则绝不可能让他活着走出幽冥森林。搜索,www.

  这也是为什么赫连长风出林后面『色』如土,立马就让拓跋皇室将都城西迁到胡城,再没到过洛城的原因所在。

  至于提拔洛三奇、将洛城奉送给他,并不时的关照,比如此次派人帮他对付时未寒等,根本都是赫连长风向洛帝示好、拍他马屁,表示自己从来不曾背叛过他的举动而已。否则洛帝宝库内的宝物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凭洛三奇等人是绝不可能保得住的。

  至于玄奘和尚,我暂时只能说这个和尚诡异,不可以常理度之。若说李作乐是龙,神龙见首不见尾,做事往往出人意表的话,玄奘和尚就是佛。

  佛无定时,佛无定向,根本看不清![熬夜看书] 阅读

  是个疯癫、唠叨、莫名其妙却又深不可测的人物。

  就是穷尽我们这本书,也未必能说得清楚。

  别说幽冥森林,他要高兴起来就是堂而皇之的去戾兽聚集的天诛峰走一圈,也未见得有任何的事情。这样一来,你可能会问,既然玄奘和尚这么牛『逼』,怎么可能在白马寺的时候会被范通轻轻一推就挂掉了呢?

  我说,他给范通那么轻轻一推就挂掉了,你信吗?

  反正我是不信!

  总之,嵇笑仁因为地弦变走火,又练了部分艮弦变的缘故,变异成了一株“冬虫夏草”似的怪物,羞于见人,于是在林中一躲就是千年的时间,『性』格怪诞孤僻扭曲。李作乐冒然闯入,照常理他是要灭了他的。

  可是感觉到李作乐气息古怪、弦魂诡异,竟隐约与自己有几分相像后,他顿时来了兴趣。加之发现李作乐背负他的山河图,又一左一右的扛着两个美妞跑路,乍看之下又好奇又滑稽,是以方才将之『逼』到了跟前。结果——

  李作乐真的给了他惊喜!

  只不过石小玉貌似不老实,又知道得太多,不好控制,是以他才痛下杀手,意图一举杀之,或者是牢牢的控制住,让她无法与李作乐沟通。否则时间一久,她将来若使什么坏心眼,和李作乐联合一气,一起挖坑埋他,他可就防不胜防、倒了血霉了。

  而此刻,见石小玉奋起反抗,一下就钻入了山河图中,更诡异的是石小玉入画后,画面之中竟多了一个小黑点,仔细辨认之下发现小黑点竟是石小玉,他微一观察之下,脑子顿时活跃起来。

  约莫盏茶时间后,他发现入画的石小玉倒在草庐前的庭院之中一动不动的,像是受伤颇重,昏『迷』不醒的样子,又想起李作乐记忆中,石小玉曾对李作乐说的“只要你能将地弦变练成,就可入画”的言语,嵇笑仁当即面『露』喜『色』,身旁如手臂一般的古木枝桠伸出,玄功默运,但见山河图表面水纹似的涟漪泛起,他的枝臂竟缓缓的伸了进去。

  “嘎嘎……桀桀……我终于,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见此,他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笑,连带着整片树子都瑟瑟的抖了起来。

  他声音古怪,在诡异的连变了数次笑声后,笑声渐渐收敛。眼珠转了转,随即将被他卷入枝叶中的史燕与洛蔻楠,抛到了李作乐身边,接着身上黑光泛起,将四人都弄醒了过来。

  “唔嗯……”

  四人转醒,各自发出一声哼哼,待看清周遭景象后,除了秦无『色』,余者三人都是满眼惊恐,相互拉扯着抱成一团,瑟瑟的发抖。

  李作乐脸『色』发白,下意识的向后退着,强笑着向瑟缩在自己身后,又是抓手、又是抱腰的史、洛二女,苦笑道:

  “宝贝儿们!能不能放松一点?!”

  虽然从种群繁衍的角度上讲,女人天生就承担着传宗接代、孕育下一代的使命职责,对自身的安全更加珍视。男人为了自己的下一代能够顺利出生、健康成长,理所当然的要护卫自己的女人。所以在碰到危险的时候,男人向前一步,女人后缩一步,这是天『性』使然,理所当然的。

  但是此刻这两个女人这般的抓着他、抱着他,他虽然有点小自得、小满足、小幸福?!像是自己突然的就变成了两个女人的男人,但是从实际考虑,腰手被缚,若真发生状况的话,还怎么保护两个女人、保护自己?[熬夜看书] 阅读

  是以无奈之下,他才这般的调侃两个“宝贝儿”!

  果然,二女听到他这般言语,当即意识到身边的这个男人不是她们的男人,也貌似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太靠得住,当即松了手。

  可是向四周看了看后,却又换了个部位,将他——

  囧,更紧的勒住了!

  比起洛帝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恶心样子,和秦无『色』那臭名昭著的丑样,三个不是好东西的东西里面,貌似李作乐更‘好东西’一点,若非得给他们中的一个生孩子,那么肯定是选李作乐的了。

  所以假若童靴们追小美眉没追到的话,千万不要伤心,更不要自暴自弃,只要好好反省一下,投其所好,就一定可以成功的。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理论上只要方法得当,就没有泡不到的小美眉。

  当然,这个投其所好可不容易,是需要花很大力气的。比如一个很现实的女人,你与其买一车玫瑰给她,不如直接给她人民币或是买台电冰箱给他(咳咳,前提是她负担得起电费);而一个讲求浪漫的女人,你与其给她十万块钱‘侮辱’她,不如买车花送她,她一高兴,不定裤子都穿不住,立马就献身给你了。

  咳咳!怎么感觉自己有点邪恶嘞!囧!不说了,言归正传!

  “小子!你不要紧张!还有你们两个小丫头。”见此,嵇笑仁却和颜悦『色』的说,“不瞒你们说,我乃是‘三帝五皇’之一的洛帝嵇笑仁,只因练功出了点问题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不会伤害你们的!”

  “什么?洛……洛帝?”除了秦无『色』,三人俱是一惊。特别是洛蔻楠,惊异过后,当即放开了李作乐,自报身份,向洛帝示好。

  “臭丫头,变脸还挺快!”李作乐暗自嘀咕,对于她的见风使舵,心里很是不爽。随后众人通报姓名,相互寒暄过后,洛帝突兀望着李作乐,认真说道:

  “跪下吧小子,拜师父!”

  “师……师父?……”李作乐嘟囔了一句,目光闪动,当即双膝跪倒,嘴里念叨着‘星宿老仙,法驾中原,法力无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一类的改版屁话后,就欢欢喜喜的行了拜师礼,那个兴奋劲儿,简直比那些崇尚‘升官发财死老婆’的中年男人还高兴十倍的样子,实在让人有些汗颜、不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