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弦能变 > 第 38 章 佛光初现 上

第 38 章 佛光初现 上

  “小子,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正式宣布,但是这第371号霸天牌,此刻已经是你的了。http://book./ 小说(本章节由比奇小说网网友上传 )你可想好喽?这厮可是有疯魔症的,我曾见过。据说当初发作的时候,连他老娘都给他杀了,你去给他当仆从,嘿嘿,可不是闹着玩的。”

  见李作乐资质不错,样貌也还算清秀,年纪轻轻就能达到顶阶铁武者的修为,还动作敏捷、天生神力,主持此擂的白显钟竟然破天荒的提醒道。

  “哼!死老鬼!有机会一定踢爆你脑袋!”阴孟遗暗中嘀咕,愤恨的瞅了白显钟一眼。

  “呵呵!谢谢白老,总是住在别人屋里,时间长了也怪不好意思的,我呢还是想要一栋自己的房子。”李作乐腼腆道。

  “哼!年轻人就是懒惰,要屋子不会自己盖么?竟然拿自己『性』命白白犯险。好了!开始吧!”

  见李作乐如此的不识好歹,不给自己‘面子’,白显钟冷然喝斥了一句,恼羞成怒,转身下了高台,心意已经由好心的提醒,变成了残酷的‘去死’!这就像一些强势的变态父母,在孩子像小狗一样听话,任他们摆弄的时候,他们很‘爱’他,要什么给什么。

  可是一旦孩子对他们的心意有所违逆,那么她们就开始发狂。断电断水、冻结资金,堵死孩子的所有出路,直到孩子有天哭着跪着回来,重新投入他们的‘怀抱’,发誓会一直做个傀儡、听他们的话,受他们摆布,一切才会重新‘好起来’。

  我不知道世界上其它国家的父母,是不是掌控欲都那么的强,总要将“听话”与否,作为一个孩子是否是‘好孩子’的评判标准(很重要很重要的评判标准!),但是在chain,“张家的孩子听话、李家的孩子不听话……”已然成为父母间相互攀比炫耀的资本!(我汗!我狂汗! ̄□ ̄||,真够变态的!)

  “嘿嘿!小子!来吧!爷爷也不占你便宜,保证十招以内绝不出手!”见李作乐拒绝了白显钟,阴孟遗顿时放下了心,豪迈的大声说道。

  说完身上一阵强力的弦力波动,竟是弯腿屈膝,双手着地,像是野兽一般的匍匐到了石台之上,接着躯体石化,周身石甲与躯体一起,直接和石台焊连在了一起,成了一尊四肢匍匐的类兽石像。

  “呃?”不单李作乐,所有人都愣住了,随即哗然声起,有鄙视的、有佩服的,都纷纷叫嚷起来。只因阴孟遗这个方法虽有些取巧、样子也不太好看,但是就与李作乐的赌斗来说,他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我们知道,一个人若是双脚并排分开,从左右方很难推倒,但是从前后方却很容易推倒;相反,一个人若是弓步张开,那么从前后方是很难将其推倒的,但是从左右两侧却是极容易的。所以与人格斗的时候,步法很重要,这关系到运拳发力、重心是否偏移等问题,但是——

  阴孟遗与李作乐此次并不是格斗,而是赌李作乐能否撼动他的脚步。

  那么毫无疑问,无论是两腿张开成马步,或是单腿向前成弓步,只要你是两条腿,你就绝不可能顾及四方,丝毫不被撼动,哪怕脚底石化,与石台相焊连。

  可是如果四肢匍匐着地,那么不但解决了双腿不能兼顾四方的缺陷,还放低了重心,真正做到了四平八稳、无懈可击。

  关于放低重心的好处,我就不过多赘述,不知道的朋友可以翻一翻物理课本,或者买一个“不倒翁”玩具来研究一下。

  “嘿嘿!小子,只要你能撼动我半步,我就算你赢!”这样的话初时听来狂妄豪迈,傻叉透顶,可是面对此情此景,很多人方才明白,这表面张狂的‘梦遗兄’,忒不简单,看来这‘阴’字没有白姓。

  “来吧小子!”

  就在李作乐有些瞠目结舌,大跌眼镜的时候,四肢匍匐已然化为一尊石像的阴孟遗声音传出,略微带点笑意,一付『奸』计得逞的语调。

  “哟嚯!我——打!!”

  此刻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作乐诡异一笑,突然右手拇指伸出,潇洒的擦了一下鼻尖,学着李小龙童靴一样的跳将起来,一抖一抖的踩着恰恰舞步?或者是桑巴舞步?一下就冲到了阴孟遗跟前,一拳……

  “嘶……”

  众人经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只因李作乐一拳挥出,刺破空气,竟然生出一种爆雷之声!这——是速度快到极致的表现!

  就连一些修为颇高的雷属『性』银魂武者都骇然变『色』,没料到这十岁的少年人竟能挥出这样极速的一拳,不过——

  还是有人摇头叹息!

  只因一个人挥出的拳头有多沉重,一旦无法破防,反弹之力就有多大!

  事实上,很多高阶的雷弦武者,他们的速度都可以达到李作乐此时的速度,但却很少有人直接动用拳头攻击,究其原因就是他们的拳头不够硬,身子骨也比较脆弱,别说是像李作乐此时这样的用拳头去狠砸艮弦武者的战甲,就是用这样的速度去打水,他们的拳头也有些吃不消。

  “啊?……”

  就在李作乐跳着桑巴舞步,一拳挥出,拳力破空,飞沙走石,引得雷暴之声传出,所有人都以为他拳头与阴孟遗头部石甲相撞,要么拳头废掉、要么手骨断折的时候,突然……

  “嗯!不好意思!我撒泡『尿』!”

  李作乐竟突然收了拳,当众脱下裤子,掏出家伙就对着石化的阴孟遗脑门撒起『尿』来!(囧!)

  “哈哈……哇哈哈……”

  脸『色』难看的有之、捧腹大笑的有之,众人一滞,广场上顿时笑作一团,远远的站在最偏远角落的鬼灵儿也是一阵狂汗,微微张起的小嘴,好半天没有合拢!

  不过李作乐能将那雷霆万钧的一拳,在距离阴孟遗脑门不及一寸的地方及时收住,可见如此极速的一拳并不是他的极限。一些眼光毒辣的高手已然意识到阴孟遗的危险了。同时一些知道李作乐曾在宗霸房里过夜,是与宗霸在一起的最后一个人,他们心里虽然无法接受,但是已经隐约想到了宗霸失踪的另一种可能!

  “我草泥马的!”

  阴孟遗虽然不笨,甚至有些小聪明,但是被千人哄笑、热『尿』浇头的时刻,他被狂怒包裹,又能发挥大脑几分功用?于是——

  “哈哈!动了吧!动了吧?我赢了……”

  在阴孟遗与石台焊连的四肢松开,当即一个扫堂腿扫向李作乐双脚的时候,李作乐本来哗哗流淌的长『尿』,(囧)竟然神奇的止住了,一把拉上裤子,跃上空中就大声叫嚷起来。

  (看弦能变最新更新章节,请百度搜索,或直接输入)

  (看精品小说请上,地址为htt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