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姑爷 > 第一百八十四章:再入漕帮

第一百八十四章:再入漕帮

  第一百八十四章:再入漕帮

  白衣女子默默地看了杨笑一眼,继而缓缓地道:“五年前开通运河,民怨鼎天,九州流离失所比比皆是,更何况边塞几年烽火不息,这难道不是当今天子之失么?”

  “哈哈——哈哈——”杨笑听到这里不由地失声笑了起来那神态分明透着几许的不屑。

  “你笑什么?”白衣女子黛眉微蹙,神色也慢慢地变得冷了起来。

  “我笑你们这些目光短浅之辈,不知天下之变却还在这里夸夸其谈”杨笑恍然不为所动,依旧冷讽热嘲着。

  “你——”

  “难道不是么?”杨笑冷哼道,“开通永渠、通渠、京杭运河互通南北、贯穿东西那是何等的丰功伟绩,在随后的千年里将会有多少的炎黄子孙受益,你们想过了么?”

  “你们没有你们只知道眼前的困境,是我承认这千秋工程所耗财力、物力、人力让如今的大隋来承担确实有些仓促、有些步履维艰但这千秋帝业,这华的民族昌盛终归需要人来做,当今的天子、太子有如此高瞻远瞩的目光却在你们的眼变得这么的不堪,我真为你们感到痛心——”杨笑说到这里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

  白衣女子神色变幻莫定,原本冷俊清澈的目光渐渐地变着讶异起来。

  “再说边塞烽火不息,你不就是想说的是东北高句丽之乱吗?”杨笑蓦地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白衣女子。

  “据我所知金吾、龙虎两将军在辽东四郡挟天下之兵,却屡次推托不出从而贻误战机,不知是谁之过,却反而推到太子身上——”

  “你是皇长孙殿下,你自然是这么说”白衣女子脸色不服,冷冷地应道。

  “哼我是皇长孙殿下,哈哈真是可笑”杨笑自嘲地笑了几声,“你们还有把皇长孙放在眼里,还有把大隋杨家放在眼里么?”

  “五百万江南、淮南的税银国库的银两你们说拿走就拿走,还有把杨家放在眼里么?”杨笑说到这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如今说什么也是没用、孟姚氏也好、沈姑娘也罢,你们什么星占门、玄学门不早已站好了队伍了吗?那就来吧大隋的天下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篡得?”杨笑说到最后蓦地挺起了胸膛,神态间顿起涌起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气。

  这股傲气仿佛如有形之物刹那间充满了这个狭窄的小车厢。

  白衣女子愣神地望着眼前这张颇为刚毅的小黑脸,心头转念间翻滚着数不清的五味杂阵。

  “难道沈姑娘她们真的错了吗?可沈姑娘心肠那么好、又是那么的聪明怎会错呢?还有师兄温儒雅,江南淮南在他们治下不也是民丰物阜,又岂会错?可是眼前的这位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白衣女子默默地低下了螓,陷入了深深凝思。

  车厢再次进入唯有呼吸声的沉静,颠簸的车辕辗转着雨幕渐渐地隐入了黑夜之。

  ++++++++++++++++++++++++++++

  大雨如注

  当马车抵达到二里埔码头时,原本淅淅沥沥的雨丝已磅礴起来。

  远处的洛水河轰轰巨响隐隐然已有了奔腾之势。

  “明月潜云、暴雨成天祸;洛水三尺岸,河洛十丈涡”杨笑听到这里脑莫名地想到了当日在法明寺老和尚所解说的诗句了。

  明日便是八月十五了看今夜突如其来的大雨,果真会应了袁牛鼻子的师父当年所推演的结果了。

  不知道老皇帝爷爷、臭婆娘做好了防洪准备了么?否则这一些恐怕又要被他们作为砰击朝政的工具了

  “唉如今也顾不得其他了”杨笑暗自摇了摇头,“先把清儿妹妹和董香芸救出再说吧”

  马车缓缓地停在一个黑魆魆的房子前,杨笑刚掀开车帘,二人6续地跳下了车辕纵身跃入屋檐之下。

  白衣女子低头未语,只是引着杨笑穿屋越廊,在这迷宫似的漕帮总坛内,她显然是驾轻就熟

  好像绕了十来个回转,杨笑正在迷糊的时候,白衣女子领着他进入了一间小屋。

  杨笑是第二次进入漕帮总坛但看此刻白衣女子所带的路显然与当日董香芸带的不一样,要进入漕帮总坛的秘道看来还有其他路径。

  黑暗的白衣女子一阵摸索,紧接着便听到地底传来一阵机关消息的声音,然后一缕淡淡的烛光从黑暗透了出来。

  杨笑盯睛看去,黑暗的角落,烛光的尽头。一条狭长的台阶蜿蜒深入地底端是神秘无比。

  果然是狡兔三窟啊杨笑心感叹着,望江楼有个入口,这里有个入口,想必其他地方还是有通入漕帮地底的隧道的入口,好大的工程啊,颇有后世“地道战”之风格。

  就在杨笑感慨的时候,白衣女子右手微提裙角拾级而下,几个小步便隐入拐弯。

  杨笑收拾起心情,连忙跟着而下,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丢了前面的白衣女子,毕竟救清儿就在眼前,他可不想再生其他变肘了。

  地道狭长通亮,每隔十来丈,通道的墙壁上便插着一根火把。

  白衣女子疾步快走,如一阵旋风地过了几条岔道,左转右转带的杨笑晕头转向,气喘吁吁

  走了十来分钟依旧不见尽头,伤势刚刚平缓的杨笑早已累得脸上虚汗直冒。

  是傻子都知道前面的白衣女子是不想让杨笑认清地道的状况

  “喂——你——你——要——是不想让我知道——你们漕帮的秘道——便把我的眼睛蒙上——”杨笑小跑了两步,喘着气叫道,“你——又何必如此这般”

  白衣女子听得身子一顿便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轻咬着嘴唇道:“好这可是你说得,莫要说我不光明磊落”

  杨笑双手驻着腿,弯着腰苦笑道:“大小姐,我真得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不想让我知道这地道,你早点说呀,把我的眼睛蒙上,这般带着我转圈,就是为了我不说你光明磊落唉——”

  “罢了罢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杨笑喘了几口气,然后从衣角撕下一条碎布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拉着我的剑鞘,我带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