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姑爷 > 第十四章:风起
  (《》)

  杨笑怡然自得地领着蕙丫头和小刀往外面走,刚到门口突然感到莫名地一阵心慌。杨笑朝前看去,只见前面走来一个身著黑衣服的老头.那老头面容模糊,但步履之间错落有致,那动作显得从容潇洒动感十足。

  “高手——”杨笑脑中兀地闪出那两个字。

  走得近了杨笑便看得清楚,那老头面容阴冷,一双眼睛启阖之间冷光如电。杨笑暗自一惊:这镜头怎么这么熟悉,我靠这不是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暗杀镜头?杀谁?我?不对!不对!我刚来大隋谁会跟我过不去!难道是猪老伯——日,肯定是了!想到这儿杨笑脸色大变,他转身猛地把小刀和蕙丫头二人推入厢房内,然后关上房门,大叫道:“猪老伯——有刺客——”

  话音刚落,便听“呯”的一声,包厢的房门带着杨笑直向猪老伯飞去。

  杨笑只感背心一阵剧痛,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徐蕙和小刀此时早已吓傻了,惊恐地看着杨笑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

  猪老伯身后两人早已跃了出去,与那黑衣老头打在一起,噼呖啪啦;另外一个紧紧地护在猪老伯的身前;一个跃了起来接住空中正要落下的杨笑。

  杨笑满嘴的鲜血,他看见猪老伯嘿嘿一笑,道:“丫丫的,猪老伯,想不到我俩这么快就再见面。让你看了我的丑态,真是羞死人了!”

  猪老伯此时倒是很镇静,他握住杨笑的手,赞许地道:“好,好,好样的!法明寺不愧是出人才的地方——你伤的怎样?”

  杨笑疼得呲牙裂嘴,喘息道:“这丫的手劲太大了,我现在胸口闷得慌——”刚说到这里便见徐蕙、小刀跑了过来,

  徐蕙看到杨笑一嘴的鲜血还不停地往外溢,吓得“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大声道:“杨笑,伤到哪里?快说!”

  杨笑裂开大嘴,嘿嘿直笑,道:“没事,这黑佬敢打我,他奶奶的小刀我们收拾他。”说着挣扎着从那青衣人身上跳了下来。

  小刀拿着花草,满脸的怒色,他朝杨笑点了点头。

  那黑衣老者显然是一个武功高手。就在这说话间,猪老伯那两个青衣保镖便被打的趴在地上。

  猪老伯双眼如电地盯着正在走近的黑衣老者,冷冷喝道:“你是什么人?”

  黑老头二话不说,右手一晃三把闪亮的小刀现在手中,紧接着一抖,那三把小刀成品字形直奔猪老伯和身前的那名青衣保镖。

  “干你娘的——”杨笑大吼一声,吓得那黑衣老头朝他看去。小刀见状一把把手中的花草向那老头扔去,那花草如九十九只箭矢一般直朝那黑衣人飞去。

  小刀乃是宋家庄打铁匠宋老爹的儿子,自小对甩刀情有独钟。那一把花草在他手里果然劲头十足,呼呼作响。

  “咦!”黑衣人惊讶地叫了一声,想不到在这个地方还能看到这一手绝技。而且还是在一个小孩子身上,这小孩加以琢磨定成大器。想到这里,心中升起了一股爱才之意。

  那黑衣人脑中念头刚闪,突然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紧接着一股大力把他拉了一个踉跄。低头一看,骇然一惊:胸口的黑衣连同一块皮被一个似爪非爪,似勾非勾的东西带着直朝远处飞去。

  黑衣老头抬头看去,只见刚才被自己一掌打得吐血的小僧人,正满嘴滴血嘻皮笑脸地看着自己。

  “嘿嘿——你这死老头敢打我一掌!这世上白欺负我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黑衣人目露凶光恶狠狠地道:“你这是什么兵器?”

  杨笑“嗤”一声讥笑了下:“你也太幼稚了,凭什么告诉你!”

  黑衣老头嘿嘿直冷笑:“说不说都无所谓,今天一个都跑不了!你这小秃驴,老夫今晚本是不想杀你,你这是自寻死路——”

  杨笑斜着眼朝猪老伯看去,见四个保镖此时倒了三个,看来今天真的是凶多吉少了。那猪老伯倒是好气魄,直到现在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害怕。看来这大隋还是大有英雄好汉,倒也不能小看。

  此时三楼外面的大厅早已乱了起来,那些个才子、莺莺燕燕早已吓得脸如土色,尖叫连连,慌不择路地夺楼而出。

  大刀、琴少爷、琴小小几人则连忙跑了过来围在那厢房外面。

  杨笑心中电闪,丫的这老头武功太高,一群人加在一起都不够他打。这猪老伯怎么惹了这么大的仇!

  那猪老伯似乎看出杨笑心里所想,无奈地笑了笑道:“小兄弟!没想到今天倒真的连累了你。”

  事到如今倒也不能退缩。杨笑嘿嘿直笑右手一抖,一条细如蚕丝的天钩亮了出来。道:“猪老伯,这叫做因缘哪!”

  猪老伯感慨地道:“因缘、因缘!想不到今番出来能遇到你这么个有趣的小朋友,总算是不虚此行了。”

  “嘿嘿——那你们便在地狱里再续前缘吧!”黑老头一声冷笑,三把飞刀分别射向猪老伯、青衣汉子、杨笑三人。

  徐蕙惊得惨叫了一声:“杨笑——”死命地朝杨笑扑了过去!杨笑吓了一跳,想都没想便双脚全力一蹬,人如怒矢地挡在徐蕙身前!随手不忘抛出他那“驰名已久”的天蚕钩。

  紧接着杨笑便感到胸口一阵钻心的疼痛。一股大力扯着二人狠狠在摔在地上,压得徐蕙当场晕了过去。

  杨笑脑中一阵空白、隐约感觉到大牛、大刀几人惊叫的声音,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待杨笑恢复意识的时候,便听见徐蕙在旁边凝凝噎噎地抽泣着。然后便听见猪老伯着急带着喘息的声音:“容华,我这位小兄弟怎么样了?”

  “他伤得挺重,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要休息一个半月方可痊愈。倒是你那一刀正好伤了背部气门,恐怕以后会落下病根。”一个温和柔软的声音,幽幽地道。

  “哎!生死有命,走到哪儿便是哪儿!容华——你这次跟我回去吧!”

  “这,丫的原来是猪老伯的姘头救了我,不知道他此刻伤得怎样?”杨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好像被泰山压住一般,睁不开来。

  徐蕙芳心都在杨笑身上,见他眼皮一阵闪动,便惊喜地叫道:“道长——道长——杨笑醒了!”

  就在这时杨笑突然感觉一只柔嫩如玉,温暖如春的小手在自己身上一阵轻敲。小手经过之处如熨斗烫过一般,暖洋洋的,杨笑舒服地想呻吟起来。

  “丫的这古代的按摩真是爽,改天叫这个什么容华的教蕙丫头几招。然后叫蕙丫头每天帮我多按几次,从上到下来个全身按——”杨笑坏坏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杨笑觉得有些气力,便睁开了眼睛。他扫了一下四周,见还在那包厢房内。此时屋内只剩下四人,蕙丫头正一脸浅笑地凝视着他,长长的睫毛兀自挂着晶莹的泪珠,旁边一人玄衣皂角,四十岁上下美得冒泡的女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