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门宗师异世纵横 > 第98章 神秘高手

第98章 神秘高手

  云顶山,坐落在青城外千米之外,是一座高达百仞的山峰。

  在天剑门主柳剑的带领下,一路朝山顶行去。

  一路上倒是遇到不少其他势力的人。不过,天剑门在青城中口碑极佳,不似血煞宗那般臭名昭著,所以还是很多人前来打个招呼。

  足足耗费半个时辰,众人才来到山顶。

  此时,云顶山之巅,血煞宗的高手已经到来,正在山顶等待天剑门的弟子。放眼望去,清一色的身穿血色劲服的身影。

  “这血煞宗的实力倒是不弱。”唐云低估一声,这血煞宗足足有百来号人,其中有十来名先天强者。不愧是和天剑门齐名的势力。

  不过,很快,唐云的目光便是被山顶中央位置的一座水潭吸引过去。

  那座水潭约莫三四丈方圆,潭中一汪波光嶙峋湛蓝潭水在涌动。一丝丝森白寒气自潭水之中飘荡而出,仅仅只是望一眼,便觉得冰冷无比。

  这水潭定然是那寒冰泉无疑。

  “这寒冰泉倒是有些门道,其中的冰寒之力虽然比不得地煞阴气,但也极为不错。若你用来淬炼身体,定然可以使得星辰体再度精进!”小貂低沉的声音,在唐云心底响彻。

  这是小貂的秘技,可以通过心灵交流。小貂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很忌讳,从来不愿意暴露在外人面前,所以一天到晚便是藏在唐云的袖袍中。如有外人,便用心灵进行交流。

  唐云点点头,道:“恩,这寒冰泉对于我的实力提升有极大的好处。地煞元婴中的地煞阴气,目前一月最多使用一次,不然的话,哪怕有炼元阵,对身体也会造成伤害。而这寒冰泉之中的能量不同,以我现在的体质,吸收再多也没有事情。”

  ************

  在唐云与小貂进行对话之时。

  血煞宗一方,一名身材魁梧,眼中有一抹煞气涌动的血衣壮汉,大笑一声,迎面走来。

  此人名为雷坤,乃是血煞宗主,实力与天剑门柳剑持平,皆是先天五重的实力!

  “好强的实力!”唐云在那大笑声中回过神来,眸子陡然一凝,他敏锐的察觉到在雷坤体内涌动的隐晦强横能量波动。

  雷坤迈步走来,道:“柳剑,你天剑门可终于赶来,我血煞宗早已等候多时!”

  做为对头,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柳剑淡淡的道:“约定的时候是正午,现在也不算迟,你血煞宗喜欢提前来,怨谁?”

  “哼,你还是那般能说会道。”雷坤怒哼一声,道:“待会我看你天剑门的小娃娃全部落败,你是不是还能这般从容淡定!”

  柳剑依旧淡淡的道:“是谁落败,待会一战便知。堂堂一宗之主,不要随便空口说大话,倒是若是落败,徒增笑料而已。”

  雷坤眼中煞气一凝,沉声道:“少说废话,让你们天剑门的三个弟子出来吧!”

  话音落下,雷坤大手一挥。当即,便是有三道人影有其背后迈步而出。

  其中最左边一人,乃是血殷。此时这厮正用怨恨的目光凝视唐云,对身边的一位血衣少年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些。

  而他旁边的少年,模样与血殷有六分相似,应该便其大哥,血煞宗第一天才血鸠!

  在一番交头接耳之后,血鸠抬起头来,乌黑的眼睛之中,一抹阴冷锐利寒芒涌现,似闪电般,划破空间,直视唐云。

  唐云丝毫不惧,回以冷笑,同时一道凌厉精芒自眼中激射而出。两道锐利目光的碰撞,似乎是在空气中摩擦出无形的火花。

  而最后一个人,对比血殷和血鸠来说,却是有些黯淡,默默的站立在一旁,表情木讷,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唐云扫了一眼那看起来有些木讷的少年,眸子陡然一缩,淡淡的道:“有意思...”

  不过,由于那少年太过木讷的原因,并未有任何人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导致除去唐云外,并没有人看出这位少年的特殊。

  血煞宗的三人出战,天剑门一方的唐云,柳月和夏炎也是走出来。

  柳剑挥了挥手,道:“大战之前,和对手简单交流一番吧。”

  话音落下,代表血煞宗和天剑门的双方,便是走到一起。

  刚刚碰面,还未开口,那血鸠便是朝前踏出一步,咄咄逼人的望向唐云:“你便是那唐云?”

  唐云脸色平淡,点点头,道:“正是!”

  “很好,还算有些胆色。”

  血鸠阴冷一笑道:“听说你在欺辱我的弟弟,还抢走他的须弥袋,是吧?”

  “你有何资格让我胆怯?”

  唐云眼帘微微一抬,懒洋洋的道:“你弟弟跑到天剑门嚣张,实力不如人,自取其辱,何来别人欺辱之说?至于那须弥袋,呵呵,不好意思,犯错总要付出些代价。”

  血殷大怒,道:“唐云,你嚣张什么!你要知道,我哥可是血煞宗的...天才,以你那点微末实力,一只手足以按死你!”

  血殷本想说“血煞宗第一天才”,但是看到那木讷少年之后,眼神一阵惧怕闪烁,将话生生咽下去。

  唐云面无表情,冷笑道:“我一样可以一巴掌拍死你,信不信?”

  “混账!”血殷脸部都气的涨红。

  “够了!”

  血鸠轻喝一声,冷声道:“唐云是么?我告诉你,在青城之中还没人敢欺负我血鸠的弟弟。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将夺走的须弥袋交出来,向我弟弟道歉,并赔偿五万纯元丹!不然的话,哪怕你背后有天剑门,我也要将你废掉!”

  柳月黛眉一皱,冷哼道:“血鸠,你狂妄的有些过头!”

  血鸠冷哼道:“唐云,你只会躲在娘们的身后么!”

  “你!”柳月白皙柔荑一指血鸠,脸色忽青忽白,娇躯微颤,气的说不出话来。

  唐云淡然一笑,道:“柳月姑娘,别和他一般见识。这种人,还没资格让我道歉!”

  闻言,血鸠眼中厉芒一闪,道:“好,果然狂妄!很可惜我今天的对手是柳月,你还没资格跟我打。待到寒冰泉之争结束,我定让你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唐云淡淡的道:“你没资格的!”

  “哼,我们走着瞧!”血鸠怒哼一声,愤怒的转身离去,血殷和那木讷少年也是转身回到血煞宗弟子所在的地方。

  只是,谁都没有看见,那木讷少年转身的瞬间,眼中迸发出那犹如虎狼般凶残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