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406章
  老公……

  这个词在慕少蕊的心中点燃了一簇火苗,而这一簇火苗在瞬间燃烧起来,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在瞬间沸腾。

  这个亲密的称呼……

  昨天晚上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曾经提到了这个词。

  只是,却是那样轻巧而又捕捉痕迹的带过去。

  而现在,他竟然就这样咬着她的耳朵让她喊他“老公”!

  心中陡然之间腾起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愫,甜蜜而又狂烈,不安而又渴望。

  “我……”

  张了张嘴,慕少蕊还是根本就无法开口。

  许睿哲却似乎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丫头,难道说,叫我一声老公真的那么难吗?你要是不叫的话,那我就要继续惩罚你喽!”

  “别别……”

  慕少蕊连忙闪躲着。

  天哪……尽管现在公园里面的人不算太多,但是,光天化日之下,他已经吻了她两次了,这对她来讲,真的已经是极限了!

  两个人之间的亲密,还是应该在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这是慕少蕊坚持的……

  因为,她可不想像慕少霆说的那样,为他人免费上演爱情剧目。

  许睿哲知道慕少蕊的软肋在哪里,那就是,她骨子里面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害羞而含蓄的小丫头。

  所以,现在这一招,当然是最管用的!

  “那么,你就乖乖听话,叫一声老公,然后我就会放开你!”

  许睿哲笑得有些得意,就像是狡猾的狐狸做了坏事一样,狡黠不已。

  慕少蕊深吸一口气,然后低声吐出两个字:“老公……”

  许睿哲故意拧起眉头,“什么?声音太小了,像是小蚊子在唱歌,不行,我听不见!”

  慕少蕊于是又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再度呼唤道:“老公!”

  这一次,她的声音比第一次打了许多,但是许睿哲仍旧摇摇头,“不行,还是没有听见!”

  这下子,慕少蕊知道许睿哲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了,于是猛地抬起头来,气鼓鼓的想要质问他。

  但是却没有想到,就在她抬起头的那一瞬间,许睿哲也低下头来,而两个人的唇瓣就那样不期而遇,再度碰撞在一起。

  就像是天雷勾起了地火一般,唇瓣相互触碰的那一瞬间,两个人顿时都错愕不已。

  但是等到慕少蕊发现眼前的状况想要挣脱开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那柔美的菱唇被他的唇狠狠攫取,然后霸道的吻随之而下,带着攻城略地一般的气势,凌厉霸气,容不得她抗拒。

  她的滋味是那样甜美,让他舍不得放开,真的像这样将她紧紧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永远不放开。

  而这个时候,身子开始紧绷起来,某个敏感的部位开始感到蓬勃愈发,那种想要冲破一切障碍和束缚的欲念在身体里面流走着,游窜着,叫嚣着,想要得到纾解但是却找不到出口。

  那种难过的感觉让许睿哲不由得加深了那个吻,仿佛只有那样才能缓解身上的那种痛苦。

  可是,她的甜美、她的娇软,却让他感到更加欲罢不能。

  那种隐忍不发的感觉折磨的他全身都开始疼痛起来,终于,他猛地一下松开了她,不再看她一眼,却只是将她紧紧拥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大口大口喘着气,想要平息自己心中的欲念。

  “宝贝,别乱动!”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慕少蕊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窝在他的怀中不敢乱动。

  她就坐在许睿哲的腿上,她的翘臀就紧紧依偎着他的大腿,而初经人事的她,怎么可能不明白,刚刚他身上那种反映意味着什么呢?

  只是,她想要抗拒但是却已经无法抗拒,刚刚他就那样深深吻着她的时候,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天晚上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场景。

  那个时侯,他给她的吻也如同现在一般火热而又滚烫,让她根本就无法忘却。

  而现在……

  慕少蕊只觉得脸红心跳,就像是刚刚跑完了八百米的竞赛一般,但是偏偏他身上的反映是那般敏感,害得她根本就不敢再继续在他怀中乱动。

  “睿哲哥,你还好吧!”

  话一出口,慕少蕊心中又是一颤。

  糟糕,自己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明知道他现在的状况不太好,但是偏偏这样问……

  “丫头,你这是故意的吧!”许睿哲深吸一口气,“你明知道我现在很不好,还这样问!”

  许睿哲的口气中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怨念,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隐忍。

  慕少蕊在他的怀中吐吐舌头,然后笑了起来。

  “睿哲哥……”

  她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颈窝之间,深深吸了一口气。

  顿时,他身上的那种淡淡的熟悉的味道飘进了她的鼻间。

  那是多么熟悉的感觉!

  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无拘无束呆在一起。只是渐渐的长大了,他们之间却似乎已经有了那么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

  但是现在,慕少蕊懂得了,那是少男少女之间的朦胧情愫在作祟。

  不过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他们两个人已经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已经决定牵手共度一生。

  所以,他们的未来,一定会非常幸福。

  “宝贝,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许睿哲在她的耳边淡淡说道。

  “嗯?有多想?”慕少蕊俏皮的问道。

  尽管脸上还是有些发烫,但是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还是找一些话题来聊一聊,分开两个人的注意力才好。

  不然的话,慕少蕊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这时候,慕少蕊听见许睿哲说道:

  “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小妹妹会是什么样子!等你出生之后,我发现你是一个非常爱哭的小丫头。”许睿哲陷入了回忆之中。

  慕少蕊撇撇嘴,“骗人,我一点都不爱哭!”

  “呵呵!”许睿哲笑着说道,“那是后来。你可不知道,你刚刚出生不久,只要我一靠近你,你就开始哭个不停。但是慕少霆就不会,他只会冲我笑!所以你们两个,还真的是风格迥异呢!”

  慕少蕊脸上有些发热,“我才没有呢!”

  但是嘴上这样说着,其实心中也已经相信了许睿哲的话。

  “就算我是爱哭鬼那又怎样?还不是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以后我会受到你的欺负?所以,我那只是抗议,抗议你明白吗?再说了,我那个时候又不会讲话,所以只能用哭来表达我的心情!”

  “切,爱狡辩的小丫头!”许睿哲笑了起来。

  “不过呢,后来啊,你变了好多。慢慢的,等我再靠近你的时候,你就不哭了,反而是瞪大眼睛看着我,而且眼睛还一眨不眨的。我就问你,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很好看,所以你才看我呢?你不说话,但是口水都溜出来了。”许睿哲回忆着小时候的情景,脸上满是笑意。

  “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我们家的宝贝其实就是一个小色女,那么小的时候就会对这美男流口水!”

  慕少蕊的脸上大窘,“你才是小色女呢!你是个大色狼,臭美猴!我才不会对美男流口水呢,我那个时侯不是还小吗,小孩子自然是会流口水的!所以,你不能给我强加上‘莫须有’的罪名!”

  许睿哲听到慕少蕊这一番义正词严的辩白,又笑了起来。

  “再后来啊,你学会说话了,而且慢慢长大了,而季家那个季梓涵经常跑来玩。每次我放假来找你的时候,季梓涵那个小不点也会跑来。但是每次你都会把握丢在一边跑去找季梓涵,而且什么都让着他,什么都顺着他。你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心中有多郁闷!”

  慕少蕊一怔。

  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过吗?

  季梓涵经常来他们家玩这事情不假,只是,根本就没有许睿哲说的那么严重啊!

  因为妈妈说,梓涵是弟弟,所以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要让着弟弟。“孔融让梨”的故事,她还是知道的。

  但是,在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许睿哲说的那些事情发生过。

  于是慕少蕊抬起头来,望着许睿哲说道:“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许睿哲在她的脸上啄了一下,“那个时侯,你的主意全都集中在季梓涵那个臭小子的身上了,哪里还顾得着理我?”

  慕少蕊眨眨眼睛,望着许睿哲那张纠结的脸,不由得笑道:“哦,我明白了,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开始吃醋了!你是不是将季梓涵那个家伙当成你的情敌了?嗯?”

  许睿哲倒是大大方方地点点头,然后低下头,额头抵在慕少蕊的额上。

  “是,我的确是将那个家伙当成情敌了!所以,那个时候,你都不知道我的心中有多难过!你这个折磨人的丫头,从小就开始折磨我,这么多年一直都不能让我安心。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