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392章
  上午的课堂上,慕少蕊的目光总是时不时飘向艾米,但是,艾米却总是刻意避开慕少蕊的视线。

  唉……

  慕少蕊叹了口气。

  事情原本不应该变成这样的啊,这一次,艾米真的生她的气了。

  可是……这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事情。

  慕少蕊觉得很委屈,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慕少蕊终于长舒一口气,然后将目光投向艾米。

  艾米似乎已经察觉到慕少蕊的举动,于是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慕少蕊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艾米,等一下啦,别走。”

  艾米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没能走开。

  “艾米,我有话要对你说。”慕少蕊不想失去这个朋友,所以她觉得非常有必要跟艾米解释清楚。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慕少蕊望着艾米,郑重说道。而她的目光锁定在艾米的脸上,关注着她神情的变化。

  艾米却只是冷笑一声,“不是这样样子?那是什么样子?现在,他都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送你花、向你告白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如果你跟他真的没有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慕少蕊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声对艾米说道:“艾米,难道你真的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我跟你说过了,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我们下个月就要订婚了。”

  艾米的脸上闪过一抹讶异的神色,仿佛不可置信一般。

  “你说什么?订婚?”

  “嘘……”慕少蕊连忙摆摆手,“小声一点哦,我可不希望让大家都听到。我说的是真的。下个月16号我们就要举行订婚仪式,到时候,我会邀请你来参加哦!”

  艾米张了张嘴,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是……这是真的?”

  慕少蕊郑重地点了点头。

  “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艾米眉毛一挑,“可是,既然你要订婚了,为什么还要跟艾欧里亚学长纠缠不清呢!”

  “拜托,不是我纠缠他好不好?其实我已经跟他讲的很清楚了,但是谁知道……我今天早上也被他吓了一跳呢!”慕少蕊看着一旁那娇艳而又粉嫩的玫瑰花束,嘟起了嘴,“艾欧里亚真会给我出难题啊,明知道不可能,却偏偏还要这样做。”

  艾米看着慕少蕊为难的样子,不由得相信了她的话。但是一想到,如果慕少蕊真的订婚的话,那么艾欧里亚学长岂不是会很伤心?

  “那……艾欧里亚学长知道你要订婚的事情吗?”

  慕少蕊摇了摇头,“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他的。”

  艾米这下子终于露出了笑容,伸手跟慕少蕊来了一个亲密的拥抱。

  “太好了,我现在好开心!你知不知道,早上看到你跟艾欧里亚学长那么亲密的样子,我的心中真的好难受。”

  慕少蕊撇撇嘴,推开她,“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跟学长亲密了?”

  艾米吐吐舌头,“反正……反正我知道你跟他之间没事,我就很开心了!”

  “切,臭丫头,你该不会以为我脚踩两只船吧!”

  慕少蕊一语中的,艾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很是不好意思。

  慕少蕊没好气地推了艾米一把,“好了好了,你现在都快成醋坛子了,唉……不过你别光顾着跟我闹别扭啊,既然你喜欢艾欧里亚学长,那就干脆早一点跟他告白啊。”

  艾米的眼睛一脸,但是又紧接着暗淡下来,“怎么告白?他都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你告白了,说他喜欢的人是你,他的心里只有你……”

  慕少蕊伸手拍拍艾米的肩膀,安慰道:“艾米,你知道,我跟学长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等我订婚之后,他一定就会放弃的。所以,你要加油啊!”

  艾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是似乎仍旧心有不甘,追问道:“慕少蕊,你对学长……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慕少蕊没有提防艾米会问这样的问题,一转头,却看到了艾米那认真的目光。

  “怎么说呢?”慕少蕊抬起头,望着窗外,“其实,学长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也值得女孩子去喜欢。只是,罗敷有夫,所以,纵然学长再优秀,也只能做朋友!”

  艾米不懂了,什么“罗敷有夫”,那个罗敷是谁?跟慕少蕊有什么关系?

  看着艾米迷茫的眼神,慕少蕊哈哈笑起来。

  “好了艾米,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很快,一切都会过去的,所以,你要加油哦……”

  ……………………………………………………………………………………

  琢磨再三,慕少蕊在课间休息的时候还是给慕少霆打了一个电话。

  慕少霆一看是妹妹打过来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丫头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时在学校很少打电话给他的。不知道这次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慕少蕊童鞋?”

  “你那里……有艾欧里亚的电话吗?有的话,告诉我一下,我有事情找他!”

  慕少霆皱皱眉头。

  “你要他的电话做什么?”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你那么啰嗦干什么啊!”

  真是的,慕少霆现在变得婆婆妈妈的,仿佛她的什么事情他都要管一样。

  可是,这件事情她不想让慕少霆知道,因为,慕少霆要是知道的话,就意味着许睿哲也会知道。但是她目前真的不想让许睿哲知道这件事情,她想要自己解决。

  只是慕少蕊没有想到的是,其实慕少霆和许睿哲根本就是什么都知道,她想要隐瞒都瞒不住。

  只不过,他们却从来都没有在她的面前说过这方面的事情,那是因为他们不想给她压力。

  最后,慕少霆还是将艾欧里亚的电话告诉了慕少蕊。

  所以,放学之后,艾欧里亚接到了慕少蕊打来的电话。

  “艾欧里亚,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谈谈!”

  …………………………………………………………

  咖啡厅中,悠扬的乐曲不绝于耳,而那泛着柔和光晕的杯子里面,咖啡飘出香浓馥郁的香气。

  艾欧里亚没有想到,慕少蕊会主动约他出来见面,而且还是在咖啡厅中。

  两个人都沉默着,谁都没有先开口。

  慢慢品着咖啡,那绵长细腻的滋味在口中蔓延开来,渐渐的有苦涩的味道留下。

  慕少蕊终于抬起头来,望向艾欧里亚,粲然一笑,“谢谢你送来的花。我很喜欢。”

  艾欧里亚没有想到慕少蕊会跟她说这些,有些错愕,但是心中却涌起了深深的不安和躁动。

  “你……你真的喜欢?”

  “嗯。”慕少蕊点点头,“让你破费了。”

  一句话,将艾欧里亚原本兴奋不已的心,顿时打入了冰冷的海底。

  这么疏离而又客气的话,根本就不是艾欧里亚想听到的。

  手指紧紧握着杯子,指节用了很大的力气,微微有些泛白,可想而知,他的心中压抑着多少的不安和焦躁的情绪。

  “学长,约你出来……是因为我有话想要对你说。”慕少蕊定定看着艾欧里亚,但是却看到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片灰白的颜色。

  尽管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很残忍,但是,慕少蕊还是决定全都说来。因为,她真的很不喜欢欺骗别人的感觉,跟不喜欢那种凭借着爱的名义伤害别人的行为。

  “学长,我要订婚了,就在下个月16号。”

  慕少蕊的口气坚定而又铿锵有力,字字句句敲打在艾欧里亚的欣赏,让他错愕不已。

  “什么?订婚?”

  “对。”慕少蕊点了点头。

  “学长,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的情意。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要早点跟你讲出来。因为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感情,不想让你继续下去。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你应该找到一个更适合你的,全心全意爱你的女孩子!”

  慕少蕊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说出这样感性的话来。说实话,在讲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中也是怦怦乱跳的。

  毕竟,没有谁会在收到那么一大束的玫瑰花之后而无动于衷。

  每一个女孩子的心中都藏着渴望浪漫的心理,每一个女孩子都喜欢花。而当着众人的面接到倾慕自己的男孩子送来的花束,相信每个女孩子的虚荣心都会得到满足,尤其是,送花的男孩子还是学校里面的天之骄子!

  这是慕少蕊第一次受到男孩子送来的玫瑰花,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但是,送花的人,却不是慕少蕊心中的那个人。

  如果换成是许睿哲送那样一大束香槟玫瑰给她,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兴奋地大叫起来。

  但是,今天早上送花给她的人却是艾欧里亚。

  一个她不爱但是却爱着她的大男孩!

  所以,那一大束玫瑰,压在她的心头,沉甸甸的。

  “学长,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真的可以成为朋友的。除了做朋友,我想,我们两个人之间真的不会再有其他的关系。所以,今天早上你对我讲的那些话,我会将它慢慢忘记。因为,那些话,你应该讲给真正能够伴你一生、与你真心相爱的女孩子!”

  艾欧里亚只看到慕少蕊那张红樱桃一样的小嘴一张一合,而那些看似温柔但是对他来讲却是万分残忍的话语就那样连珠炮一样从她的小嘴里面蹦出来。

  艾欧里亚怔怔望着慕少蕊,凝望着她那张倔强的小脸,忽然笑了起来。

  “慕少蕊,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跟我讲这些吗?不要开玩笑了!你说的这些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她没有跟你开玩笑!”

  低沉而又透着磁性的声音陡然之间传来,慕少蕊和艾欧里亚都吃了一惊,同时回头望去。

  那个人正换转朝他们走来,清秀俊逸的脸上带着清魅邪逸的微笑,而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面似乎凝聚着深深的爱怜和宠惜,微勾的菱唇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正午的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洒进了咖啡厅,照在他的身上,仿佛给他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让人感到眩晕,甚至不敢正视。

  “你……你怎么来了?”

  慕少蕊吃惊不已,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朝他奔去。

  她没有想到,许睿哲会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慕少蕊觉得有些恍惚,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学校里面上课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他怎么会知道她跟艾欧里亚在这里?

  一时间,无数的问题都冲上了脑海,但是,她首先做出的反应却是奔向他的身边,然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突然之间觉得整个世界在她的眼中都已经化成了虚荣,她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周围的一切,视线中只有他的身影。

  当艾欧里亚看到慕少蕊突然起身奔至许睿哲的身边,当他看到慕少蕊小鸟依人地依偎在许睿哲的怀中,当他看到她伸出双臂紧紧环住许睿哲的腰的时候,那原本就握在咖啡杯上的手瞬间收紧,而指节更是泛着惨白。

  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真的已经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