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378章
  许睿哲眸中突然闪过一抹亮色,然后二话没说,拽起床单裹在身上,迅速飞奔到客厅帮她把手机拿了回来,递到了她的手中。

  这个时侯,那边已经挂断了,于是慕少蕊深吸一口气将电话回拨过去。

  只是脸上却带着一抹羞涩,一抹忐忑,还有一抹局促的神情。

  手机放在耳边,慕少蕊一边等待着电话那端妈妈的回应,一边转头望向许睿哲,然后伸出食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

  她示意许睿哲千万不要出声。

  “喂,妈妈……”

  那边艾浅浅早已经接通了电话。

  “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你这个孩子从小又特别认床,换了地方都睡不好觉……”

  电话中艾浅浅关切的声音传来,在这寂静的早上显得格外清晰。

  “嗯,我……还好啦……”

  慕少蕊听到妈妈这样问,禁不住脸上又是一热。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啊……

  视线不由得落在了许睿哲的身上。

  许睿哲就在慕少蕊的身边,而她们母女两个人的对话,他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只见他偎在她的身边,仰卧在被褥之中,而身上没有穿着衣服,只有那一抹床单随意裹在腰间,显得慵懒而又魅惑。

  视线渐渐上移,从那结实的小腹直到胸膛,那古铜色的肌肤,那宽厚的胸膛,那优美而又有型的肩膀无疑不在向她昭示身边这个男人的魅力。狂放,不羁、洒脱、帅气,但是,却又是那样充满了魅惑的气息。

  视线再向上移,落在了他的脸上。

  那张精致的脸上,此时此刻正充满了玩味的神色,那双眸子里面,充满了深不见底的海洋,而唇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更是让她的心跳陡然之间漏掉一拍。

  于是连忙避开自己的视线。

  不敢看他啊!真的不敢看他!

  脑海中,昨天晚上的那些旖旎画面再度跃入脑海之中。

  她真的难以想象,就在昨天晚上,自己已经跟他做了男人和女人之间最亲密的事情……

  那一瞬间,她耳边什么都听不到了,也忘记了手中正握着电话,而电话那端,艾浅浅焦急的询问声传来——

  “……蕊蕊,怎么不说话,怎么回事?说话啊……”

  慕少蕊终于回过神来,甩甩头,将那些羞人的画面从脑海中甩出去,连忙回答道:

  “哦,没事,就是刚刚睡醒,还不太精神。妈妈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那我就先挂电话了,我想再继续睡一会儿。”

  “哦,那你接着睡吧!”那边艾浅浅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慕少蕊长吁一口气。

  天!

  妈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还问她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

  这个问题,换成是平时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可是昨天晚上,却……

  忽然间,慕少蕊感觉到有灼热的视线就那样赤.裸.裸盯在自己的身上,于是转头,果然迎上了那双没有丝毫这样就那样肆无忌惮盯着她看的狭长的眸子。

  慕少蕊只觉得心头一热,原本红潮就没有退下去的脸颊变得更加滚烫。

  这样被他盯着,心中忐忑至极,就好像自己身上没有穿着衣服似的。

  正这样想着,慕少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上本来就没有穿着衣服,顿时,更加窘困。于是连忙往被子里面钻了钻,然后避开许睿哲的视线。

  “你……你看我干什么?”

  话一说完,慕少蕊忍不住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也变成了大舌头?

  看到她躲在被窝里面,不敢正视他的那副娇憨而又羞怯的模样,许睿哲的心情忽然之间变得很好。

  身子前倾,伸手将她裹在身上的被子掀开,惹得慕少蕊尖叫一声,然后拼命想要夺回被他抢走的被子。

  但是,他却毫不客气地将自己身体的重量全都托付给她,压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慕少蕊拼命想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但是他却将她那不听话的双手紧紧扣住,然后摁在床上。

  他看着她那张小脸变得越来越红,而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凌乱,脸上的笑意变得越来越张扬。

  慕少蕊心头不停地敲着小鼓,但是却已经知道自己躲避不开他的囚禁,于是故作轻松地望向他那张俊美邪逸的脸庞,撇撇嘴说道:

  “你怎么这么重啊!快要压死我了!”

  许睿哲闻言,俊朗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挑,手臂稍一用力,支撑着自己身体的重量,减轻她的负担。

  待到他的身体稍一离开,慕少蕊感觉胸腔在瞬间打开,顿时,身上一阵轻松,她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就像是得到了特赦之后的重获新生一般。

  那微微上扬的眉毛,那顿时释然的小脸,那微微嘟起的小嘴,还有那眉梢眼角流露出来的无限娇羞,都让他迷恋不已。

  这个一直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小丫头,现在,终于成为自己的女人了。

  只是,为什么那种满足感过后,自己却渴望得到更多呢?

  凝望着她的双眸,许睿哲一言不发。

  他就那样静静看着她,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慕少蕊被许睿哲那专注无比的神情弄得有些紧张起来。

  “你……你要干嘛?”

  双手被他按在了床上,挣扎了半天但是全都无效。

  而双腿被他压制着,也是无法挣脱。

  慕少蕊心中敲起了小鼓。

  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自己平时练习的那些招式在他这里竟然完全排不上用场呢?

  难道说,自己学到的那些,真的只是花拳绣腿的皮毛而已吗?

  绝不可能。

  可是……自己却不能摆脱开许睿哲的箝箍。

  反而……反而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就好像下一秒,自己又要被他吃干抹净一般。

  “喂,你要干嘛啦,先起来,别这样压着我……”

  她嘟哝着抗议,扭动着身子挣扎着,但是她却忘记了,原本她跟他两个人,身上就未着寸缕,而她的挣扎,她的扭动,却再度触碰到了那不可触碰的敏感地带。

  顿时,她感觉到他的身子在瞬间发生了变化,她感觉到,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抵在她的小腹下面。

  慕少蕊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一次,她是完全清醒的,所以……

  所以她已经知道,由于自己刚刚的不小心,由于自己刚刚的马虎大意,已经造成了一个非常非常不良的后果。

  “别乱动!”

  耳边传来他低声的命令。

  她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硬起来,大气不敢出,甚至纹丝都不敢再动。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切,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头了。现在,她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

  慕少蕊的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你……”

  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不知道后面该说些什么。

  他那张脸就在自己的面前放大,一点一点靠近,两个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而两个人的脸相距也不超过一公分的距离。

  她不得不屏住呼吸,因为,她感觉到他的呼吸就那样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脖颈上,让自己无法呼吸。那种热气带来的灼烧感,酥麻感,让她浑身的肌肤都跟着颤抖起来。

  “你……”

  她轻声呢喃一句,但是同上一句话一样,也只说了一个字,因为后面所有的话,全都被他吞入了腹中。

  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愿意说,更不想打破这一室旖旎的风情,他只想要吻她,深深地吻她。

  曾经自己说过的那些话,曾经自己在心中暗暗立下的保证,全都已经消失殆尽。

  是的,曾经她就依偎在他的怀中,只要他低下头,就可以吻上她的唇。

  但是那个时候,他没有,他的吻,只是轻轻落在她的额头。那个时候,他对她说,想要等她长大。

  但是,就在三个月之后,就在昨天晚上他却违背了自己当初做下的那些保证,他还是忍不住,忍不住要了她。

  因为她是那样美,那样蚀骨钻心一般侵入了他的血脉,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和举动。

  而现在,就在这一刻,他依然,想要她。

  明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贪婪,可是,却还是不可自拔。

  “宝贝,我想要你!”

  他低下头,凝望着她的双眼,目光灼灼,似有满天星光在潋滟。

  慕少蕊惊愕抬头,瞪大眼睛,

  明明已经是白天,但是,她却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漫天璀璨的烟火。

  刚刚那噬骨销魂的深吻,早已经让她的心在瞬间迷乱,无法找到思绪。这是在清醒的状态之下接受他的亲吻,而这样的滋味,竟然让她感到无法自拔。不是梦,真的不是梦……

  这样的感觉,是那样熟悉,仿佛在一瞬间,天地万物都消失了,她的世界里面只有他,只有他……

  耳边传来他的低哑的轻喃,那一声“宝贝”,让她的心中一片酥软,而后面的那四个字,却不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只是,在告诉她他心中的欲念。

  “我……”

  慕少蕊张了张嘴,一个“我”字,却没有发出来。

  因为,他的吻早已经落下。

  她的思绪早已经全部凌乱。

  怎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自己竟然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呢?

  面对着他的温柔,她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而不知不觉中,她的双臂,早已经攀上了他的双肩。

  他的肩膀温暖而又厚实,像是要将她整个让人完全包裹在其中,让她沉溺在其中,无法挣脱,无法自拔。

  他的唇从她的唇上移开,慢慢下滑,而那一片酥麻的感觉从耳垂顺着脖颈一路向下滑去。

  她轻喘着,柔滑的手臂从他的肩膀滑至脖颈,然后纤长柔软的小手穿进他的发丝之间。

  他那乌黑浓密的短发是那样倔强,那样狂傲不羁,甚至丝丝缕缕扎在她的掌心,酥酥痒痒的感觉从手心直窜向心底。

  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愿去想,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只有他,只想跟他在一起,在这无边的海潮之中沉浮。

  “嗯……”

  当他再一次闯进她的幽穴,贯穿花茎之时,她不由得吃痛地闷哼一声。

  但是紧接着,他的吻便再度落在她的唇上,极致的缱绻温存,像是要将她所有的不适,所有的痛楚全都抹去。

  温柔有度的给予和索取,犹如唯美的林中弦乐,引人遐想,引人顾盼。

  那种极致的温柔,让她有一种泫然欲泣的冲动。

  昨天晚上的那一切,都在脑海中浮现。

  她还记得他曾经在他耳边温柔地低声说——

  “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

  “如果现在拒绝的话,还来得及!”

  只是,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她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个傻瓜,原来,自己的心早就已经完全交付给了他,但是却依旧不自知。

  好在后来,她终于明白过来,好在,她最终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她还记得,昨天晚上,有个人在她的耳边一直对她说——“宝贝,我爱你!”

  她知道,自己今生要依托的人,要携手到白头的人,就是他。

  所以,她不后悔。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一暖,不由得笑开,而手臂也收得更紧。

  而她的小动作,却成了变相的鼓励,让他的心中陡然一颤。

  她的迎合,无异于是情人之间最好的暗语。

  温柔的大掌沿着姣好的曲线一路探索,不断向下……

  烙印在锁骨间的吻痕,萦绕在唇齿间的气息,紧贴腰腹间的身躯,接下来的事情,便如弦上之箭,真的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