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375章
  爱,其实很简单,只有一个字,但是,个中滋味却只有相爱的人才能体会。

  他已经无法掩饰自己对她的渴望,但是,却依旧执着地想要带给她更多,想要让她完全放松下来,然后再全心全意投入到两个人的欢愉之中。

  他的身子紧贴着她那细致柔滑的身子,他的大手在那一片幽谧的花丛之中慢慢揉捏着,挑弄着,拨开花瓣,揉捏着那含羞的花珠,带着百般的爱怜,带着最极致的温存呵护。

  现在,他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他,即将成为他的男人,真正意义上的男人。那种强烈的渴望已经开始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觉得痛苦不已,小腹处已经绷得紧紧的,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真的快要将他整个人折磨疯了。

  但是,他却依旧坚持着,想要尽全力呵护着她。

  很快,在他的爱抚之下,她脸上的红潮变得更加明艳动人,而那低低的吟哦,在他的耳边回响着,就像是人世间最动人的乐曲一般,勾人心魂。

  “啊……”

  阵阵酥麻的感觉总身体的最深处慢慢席卷而来,将她紧紧包裹起来,她感到全身无力,但是却似乎渴望着更多。

  下意识的,她伸出手臂环上他那强健的腰肢,将他紧紧搂住,舍不得松开。

  她的意识渐渐有些迷乱,那种奔涌而来的狂烈情潮几欲将她吞没。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就那样紧紧搂着他,不想松开。

  而他则是拥着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将头深埋在她的那白嫩的小雪峰之上,火热的双唇如饥似渴地吮吻着那点点樱红的花蕾。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眼前的她,对自己来讲真的是最致命的吸引,而这种从小腹慢慢升腾起来的强烈欲念就像是烈酒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爱情到来的时候,谁都只能甘拜下风。

  而他,宁愿就这样跟她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

  心中的欲念渐渐在血液中弥散开来,而他那幽深的眼眸之中也蒙上了一层魅惑而又潋滟的波光。

  结实有力的大腿慢慢分开她的两条美腿,而那蓄势待发的灼热欲望也已经按捺不住,跃跃欲试。

  那火热的坚.挺置于她的两腿之间,慢慢厮磨着,像是在试探,也像是在犹豫,他不敢确定她是否已经可以接受他的侵入。只是,当他感觉到她的花茎早已经濡湿的时候,才终于忍不住地轻轻一笑。

  他知道,原来她的身子也已经在渴望着他。

  低头抚上她的小脸,许睿哲轻轻在她的眼睑处吻了一下。

  “宝贝,看着我。”

  慕少蕊紧紧咬着唇,像是要止住自己那些羞人的呻.吟,但是,每当他那样温柔的爱抚和触碰她的敏感时,却总是情不自禁的轻吟出声。

  脸上早已经晕满羞赧无比的云朵,而双眼中那迷蒙陶醉的神色却又凭空增加了几分魅惑,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她已经感觉到到双.腿.之间有滚烫火热的坚.挺置于其中,磨蹭出阵阵的电流,让她无法闪躲,而她那水润的眸子里面更是春情荡漾,绝美而又妖娆。

  “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

  他早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但是仍旧害怕自己伤害到她,害怕她会后悔,害怕她会因此而讨厌自己。

  “如果现在拒绝的话,还来得及!”

  他就那样静静凝望着她,语调轻柔而又缓慢,像是柔软的羽毛轻刷着她的面颊,在她的身上勾起一层层的战栗。

  慕少蕊怔了怔。

  后悔吗?

  后悔跟他在一起吗?

  忽然间,她觉得许睿哲的这个问题好可笑啊!

  她怎么会后悔呢?她爱他啊!

  她怎么会拒绝自己深爱的人呢?

  想到这里,慕少蕊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在他的凝视下,摇了摇头,然后手臂轻轻上移,从他的腰间慢慢滑向他的后背,他的肩膀,直到他的脖颈。

  她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后背也是如此敏感,她的这一连串无心的小动作却惹得许睿哲闷哼一声。

  “宝贝,我才发现,原来你竟然是如此折磨人的小妖精!”

  他戏谑而又宠溺的笑容,让她感到有些疑惑,但是下一刻,他却俯下头,轻咬着她的耳垂,紧绷而又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宝贝,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要进来了……你要牢牢记住这一刻……”

  许睿哲的话音刚落,慕少蕊就感觉到他那火热的坚.挺已经缓缓侵入她那紧窒而又娇嫩的花茎之中。

  “哦……”她因为他的闯入而感到蓦然的紧张,尽管刚刚的爱抚早已经让她能够完全接纳他,但是这一瞬间的陌生感觉,还是让她紧张不已,不由得轻哼出声。

  一双小手也紧紧攀着他的肩膀,那双莹润的眸子里面顿时呈现出不知所措的迷茫神色。

  而她的紧张情绪也让花茎在骤然之间收缩,将那刚刚进入花茎处的亢奋裹得更紧,让他几乎无法前进,但是却也无法后退。

  滚烫灼热被那一份细腻和紧窒包围起来,一种陌生但是却又带着极致欢愉的感觉像飓风一样席卷而来,瞬间在浑身的血管之中奔流咆哮着,让他不由得低吼一声。

  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拼命克制住自己想要在她的身体里面面迅猛驰骋的欲望,拼命按捺住那种想要不顾一切要她的念头,他知道她的紧张和不安,所以,他不能着急,他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给她最温柔最极致疼宠。

  她是他的女人,所以他要疼她,宠她,他想要给她最好的一切,包括,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第一次。

  他不想要留给她任何的不安和遗憾。

  “宝贝,放松……不要紧张,我会慢慢的……”他低低笑着,在她的耳边轻喃。然后在她的脸颊上落下轻柔的吻,想要缓解她的紧张情绪。

  慕少蕊紧紧攀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他的爱抚,她感觉到他那灼热而又坚硬的男性欲望已经慢慢侵入她的体内,那种陌生的情潮,还有那勃发的欲望之源,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只是,她也感觉到了他的隐忍。

  怎么能感觉不到呢?

  那一刻,她的心中倏然一暖,紧接着一种深深的感动就开始泛滥。

  她知道,他是爱她的,所以,才会这样万分顾虑她的感受。

  将手臂从他的肩膀上收回来,转而轻轻覆在他的脸上。

  她看到他的脸上的神色是那样凝重,而眼睛里面也满是紧张的神色。她知道,那是他在担心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有些迷乱有些涣散的意识,现在却完全聚拢在一起,好像就是为了让她记住现在的这一刻,记住眼前的这个人,记住他此时此刻的所有表情。

  她的心中顿时腾起一股酸软而又温润的热浪,于是,她笑着扬起头,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又淘气地躺回到枕头上,将他的头搂至自己的颈间,然后低声说道:“我不怕!”

  她那轻柔婉转的呢喃,就是世间最动人的情话,就是最有效的催情剂。

  有谁能在心上人的情浓软语下依旧那样清醒?

  有谁能在最爱的人香软的怀抱中继续保持沉着冷静?

  那一刻,他再也无法控制心中那种强烈的欲念,狂烈的亲吻如同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脸颊上,鼻尖上,脖颈间。

  那种强烈的爱抚让她低声轻喃着,让她所有的思绪又在瞬间飘飞,一时间迷乱不已,就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就像是蓄势待发的苍龙一样,盘旋已久,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最终栖息之所在,于是再也不想继续逗留,便迅猛地直奔那一片深潭而去。

  “啊……”

  当那凶猛的苍龙直捣深潭的那一瞬间,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的身子不由得猛然一颤,她不由得轻呼出声。

  只是,这一声轻呼却在下一秒被他深深吻住,那温柔而又绵密的吻,将她紧紧缠绕着,她无法抗拒,只能在他的亲吻之中慢慢沦陷,慢慢缴械投降。

  她记得那一瞬间的疼痛,但是同样更记着这个过程中他所给予的无限温柔。

  她知道,那一瞬间,她告别了自己的处.女时代。现在,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而这样一个认知,却让她感到万分激动,而眼角边,有清澈的泪滴慢慢滚落下来。

  “宝贝,对不起,还是……弄疼你了……”

  他柔软的指尖抚触着她的面颊,帮她擦掉眼泪。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他的脸上带着深深的自责和歉疚,而眼睛里面更是万分疼惜和怜爱的神色。

  心中微微一疼,她摇了摇头,将他的手轻轻握在掌心。

  “不是这样……”

  她低声轻喃着,红唇微启,显得那样婉媚动人。

  但是许睿哲脸上那种强烈的隐忍和自责的神情却没有褪去,那紧锁的眉头显示出他此时此刻有多么懊悔多么自责。

  看到他那副纠结的表情,慕少蕊却笑了起来。

  “你不要这样……”

  尽管脸上早已经滚烫无比,尽管心中已经是羞怯万分,但是,她还是那样笑着凝睇他的双眸。

  “我喜欢……我还要……我想要你好好爱我!”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能够对他讲出这样羞人的情话。

  只是,这确实是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她要他,真的想要他。

  她的话,一字一句飘进了他的耳中,钻进了他的脑海,顿时幻化成蹁跹的蝴蝶,在他的脑海中盘旋着飞舞着,让他感到惊诧,喜悦,但是更多的,却是带给了他无穷的动力。

  原来,她不是因为讨厌自己而落泪,而是因为喜欢……

  她喜欢……

  这无异于是给了他最大的鼓励。

  再也控制不住身体里面的那匹脱缰的野马,再也控制不住那种火山和海啸一般侵袭而来的欲望,他低吼一声,然后紧紧抱住了她,开始加速了他的驰骋。

  一下又一下,越来越深,越来越重,越来越快……他就那样侵略着她全身上下最娇嫩最柔软最细腻的地方,深深攻入,恨不得能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怀中,吞入自己的腹中,哪儿都不让她去!

  她让他神魂颠倒,欲罢不能,他早已经认定她,是那个与他围炉夜话、共剪西窗烛的女子,她就是上帝从他的体内抽出来的那根肋骨。

  现在,他终于能够如愿以偿地拥有她,心中的那种感动却又是那般无法言喻。

  他的律动带来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浪潮,那是疼痛感消失之后剩下的几欲将她淹没的滔天浪潮,陌生但是却又霸道,不容她推却,就那样硬生生地一波一波袭来,将她紧紧包围,将她推向最极致的浪尖上。

  她只能娇喘着,轻吟着,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脖颈,随着他一起在浪潮之中沉浮。

  “啊……”

  当她柔软无力的身子被他送上那极致的高峰时,她听到自己的心颤抖的声音,她听到他在她的耳边嘶吼着喊道:“宝贝,我爱你……”

  温暖的房间里面,百媚生香魂自乱。粗重的低喘声和柔美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慢慢流转开来,构成了一组最动人的浪漫乐曲,久久挥散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