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337章
  亚瑟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瓶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俯下身子就要去捡。

  宋恩池简直傻在了原地,所有的思绪在瞬间全都僵化,所有的意识都在瞬间变成了空白,而一张脸上全都是惊恐的神色。

  那个瓶子里面,藏着她的秘密,那是她不愿意让亚瑟知道的秘密。

  只要他扭开瓶盖,看到里面的东西就会明白一切。

  宋恩池惊慌地睁着眼睛,看着亚瑟直起腰来,视线落在了那个瓶子的上面,一颗心揪得紧紧的,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

  宋恩池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很紧张,就脸声带都开始发涩,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亚瑟只是淡淡地扫了那个瓶子一眼,抬眸望向宋恩池,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然后伸手将那个瓶子递到了宋恩池的面前。

  “你的东西掉了。”

  宋恩池怔怔地望着亚瑟。

  她看到他的唇角微弯,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但是眼睛里面的神色却渐渐变得寒凉。

  一点一点的凉意慢慢弥漫开来,在他的眼睛深处凝成了冰冷的霜雪,还有深深的失落和绝望。

  “怎么,不要吗?”

  亚瑟依旧笑着,俊逸的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看到宋恩池怔怔站在原地就这样望着他,亚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握住她的手,将瓶子放在她的掌心,然后抽手离开。

  “东西收好了,别再掉了!”

  说罢,亚瑟转身离开。

  宋恩池只觉得手中的那个瓶子就像是有千金重,又像是一块寒冷的冰,那种刺骨的冷意瞬间从手心直窜进心底,瞬间冻结了她浑身的血液。

  那一瞬间,宋恩池感觉到,亚瑟似乎正在渐渐远离自己。

  忽然间,宋恩池明白了,其实,亚瑟早就知道了她的这个小秘密,只是,一直没有戳破而已。

  在慕翌晨的面前,他还开着那样的玩笑说她现在也是个孕妇,其实,是在有意无意地试探她而已。

  原来,他的心中是那么渴望有个孩子,只是,他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却还依旧这样忍让着,什么都不说。

  是的,他绝对早就知道她的秘密了,但是却一直这样独自承受着,装出衣服云淡风轻的样子,还在别人的面前肆意调侃。

  其实他心中的难过,又有谁能够知道??除了她,还有谁能够来抚慰他受伤的心呢?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就一直这样隐忍着什么都不说。现在,他依旧选择沉默,依旧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守护着她!可是,她又为他做过什么呢?

  不就是孩子吗?

  其实她也很喜欢孩子啊!

  真的喜欢!

  既然他们都选择一辈子相守在一起了,那么,他们迟早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那么,她自己还纠结什么呢?她在害怕什么呢?

  昨天晚上,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现在似乎隐隐约约还在耳边浮现,他是那样信誓旦旦地保证,会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对自己的那份感情,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她为什么还要让他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心呢?她为什么要让他这样失望的转身离开呢?

  她真的是很本很傻!

  那一刻,宋恩池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难过,她顾不得自己的浴巾还没有完全裹好,就风一样跑了出去,追上了亚瑟,从他的背后紧紧搂住了他的腰。

  “对不起!对不起!”

  亚瑟站在那里,没有回头,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一片濡湿而又温热的泪水打湿,而那双柔软而又纤细的胳膊,紧紧环着自己的腰。

  亚瑟微微勾唇,想要掰开宋恩池的手臂,但是,她搂得死死的,根本就无意放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我只是……我只是害怕……”宋恩池在他的后背泣不成声。

  “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怕自己变得很胖很胖,害怕自己身材变得臃肿,我怕……到时候我变得那么胖,会很难看……到那个时候……你就不像现在这么喜欢我了……”

  话音未落,宋恩池彼岸感觉到自己怀抱着的那个人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而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臂被他用力拉开,然后,她的下颌被他的手掌轻轻托起来。

  隔着朦胧的泪雾,宋恩池看到亚瑟的脸上带着愠恼而又愤怒的神色,她听到他几乎是用咬牙切齿的声音质问道:“宋恩池,你是笨蛋吗?”

  宋恩池撇撇嘴,眼泪滚滚落下。

  “我……我真的害怕……所以,我不敢……可是………”

  忽然间,宋恩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甩手,将手中的那个瓶子奋力扔出了窗外。

  “亚瑟,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

  话音未落,她的唇便被他热烈的亲吻住,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的舌霸道地侵入她的口中,掠夺着她的回应,而她只能任由他厮磨着亲吻着,软绵绵的没有招架的余地。

  许久,亚瑟终于松开了她,望着她那双含泪的眸子还有那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叹息了一声:

  “宋恩池,你真的是个笨蛋,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笨蛋呢?”

  宋恩池咬了咬唇,微微合上眼帘,不敢去正视他的双眼。

  “我……”

  后面的话还没有出口,她便感觉自己的身子凌空而起,她整个人都已经被亚瑟横打着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走吧,笨蛋老婆,再陪为夫睡会儿觉去!等什么时候睡醒了,我再送你去陪大嫂!”

  宋恩池眨眨眼睛,鼓足勇气问了一句:“你……你不生气了?”

  亚瑟一笑,“怎么,难道你希望我还继续生气吗?”

  宋恩池连忙摇了摇头,转而又怯怯问道:“等等,你刚刚说的,陪你睡会儿觉,只是单纯的睡觉吗?”

  亚瑟眸底闪过一抹诡谲的亮光:“怎么,难道你不想单纯只是睡觉吗?那么,你想要为夫额外做什么呢?”

  那种戏谑的口吻,让宋恩池顿时羞得满面红霞。

  伸手握拳在他的胸前捶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却又环在了他的脖颈上。

  “亚瑟,我爱你!”

  亚瑟闻言,低下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笨蛋,我也爱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