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308章
  两个多月后,慕宅。

  慕老爷子坐在凉亭中的雕花长椅上,低敛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爷爷!”有温软如玉的声音传来。

  慕老爷子没有回头,但是却也知道来人是谁。

  “爷爷,天凉了,您这样一直坐在这里会着凉的。”

  来人正是艾浅浅,她的手中捧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然后轻轻披在了慕老爷子的肩膀上。

  “爷爷,咱们回屋吧!”

  艾浅浅说着,顺势牵起了慕老爷子的胳膊。

  慕老爷子笑着站起身来,“好好好,这就回去!”

  艾浅浅搀扶着慕老爷子,忽然间感到有些心酸。

  从上次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慕老爷子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已经发生的事情,艾浅浅不想多提,那只会引起慕老爷子的心伤。

  知道后来,艾浅浅才知道,原来,那个曾经在雨夜送自己和宋恩池去酒店的男人就是冷飒。

  他是慕翌晨和慕老爷子的敌人,但是却又是慕老爷子的亲孙子。

  这一切都是冷牧阗一手导演的,而冷幽……慕老爷子刚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孙女存在,但是却死在了冷牧阗的枪下。

  这样的打击,换成是谁,恐怕都无法接受吧!

  还好,冷飒被救了过来,但是,他对慕老爷子却是避而不见。

  慕老爷子知道,冷飒定然也无法从这个突然的变故之中解脱出来,况且,冷幽为他挡了一枪,而他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她倒在了自己的怀中,停止呼吸。

  但是最终,冷飒还是替冷牧阗挡了一枪!

  这其中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不可能用一言两语说清,所以,只好用时间来慢慢抚平所有人心中的伤痛。

  当艾浅浅扶着慕老爷子回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有汽车声从大门口传来。

  艾浅浅回头,却发现车子停下,慕翌晨从车里面走出来,于是抿唇一笑,冲慕翌晨招招手。

  “晨!”

  慕翌晨看到她,也笑了笑,快步走上前去。

  慕老爷子望着慕翌晨,灰褐色的眸子里面凝满了慈爱的光芒。

  “回来了!”待到慕翌晨走近,慕老爷子伸手握住了慕翌晨的手。

  “嗯。”慕翌晨点点头答应着。

  “身子刚刚好了没多久就去工作,累不累?”

  “不累。倒是爷爷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啊!您身上的伤……”

  “我没事,一把老骨头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慕老爷子说得云淡风轻。

  慕翌晨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艾浅浅的手中挽过慕老爷子的胳膊,搀扶着他朝屋子里面走去。

  待到三个人都在沙发上坐好了,慕老爷子抽了抽慕翌晨,然后又转头瞅了瞅艾浅浅,眼睛里面满是心疼的目光。

  慕翌晨看了看慕老爷子,笑着说道:“爷爷,再过几天就是您的七十大寿了,我们想要给您庆祝一下,您看怎么样?”

  “海,都一把老骨头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慕老爷子摆摆手。

  “爷爷,怎么能这么说呢?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有您在,我们才感到心中有依靠,所以我们都希望您健康长寿,您的生日呢,我们自然是要好好庆祝一番了!”艾浅浅连忙附和道。

  “嗯,爷爷,这次亚瑟他们也都要过来,他们早已经将生日礼物给您准备好了!”慕翌晨接着说道,眉宇间全是笑意。

  慕老爷子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拍拍慕翌晨的胳膊,“行了行了,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只是,浅浅丫头,你可别累坏了身子啊!”

  艾浅浅吐吐舌头,“爷爷,您就放心好了!我只负责出谋划策,其他的事情都有晨来负责。您就等着瞧好吧!”

  ……………………………………………………

  等到吃完了饭回到房间里面,慕翌晨笑着对艾浅浅说:“这一次,我想要送给爷爷一个超大的惊喜!”

  艾浅浅一把拉住了慕翌晨的胳膊。

  “晨,你要送给爷爷的惊喜是什么?能不能告诉我呢?”

  艾浅浅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慕翌晨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刮,“你猜……”

  艾浅浅晃着慕翌晨的胳膊,“我要是猜出来了还用得着问你?你就告诉我吧!好嘛!”

  很显然,艾浅浅现在说话的口气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但是慕翌晨却挑了挑眉,眼睛里面闪着幽微的光芒,而唇角的笑痕却更加邪肆。

  “就不告诉你!”

  艾浅浅皱皱眉头,“哼,小气鬼!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说罢,艾浅浅转身就要走,但是慕翌晨却一把拉住了艾浅浅的胳膊,将她拉回到自己的怀中。

  看着艾浅浅微微嘟起的小嘴,还有那皱紧的眉头,慕翌晨呵呵一笑,“怎么,生气了?”

  艾浅浅故意板着脸,不再理会他。

  慕翌晨却抬手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瓣上轻轻一吻,“好老婆不要生气嘛!你要是总这样皱眉头的话,咱们的宝宝生出来可就不漂亮了!”

  “那你就告诉我吧!究竟是什么惊喜?”艾浅浅伸手搂住慕翌晨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以后宝宝出生了,我就不让他喊你爸爸!”

  “老婆,不带你这样玩的吧!”慕翌晨惊呼一声,“拜托,难道你现在就想剥夺我做父亲的权力了吗?”

  “嗯哼?!”艾浅浅用鼻音做出了回答。

  慕翌晨哭笑不得,只好覆唇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

  艾浅浅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生动起来,而眼睛里面也开始闪烁着惊讶和喜悦的光芒。

  “真的吗?”艾浅浅有些不敢相信。

  慕翌晨点点头,“当然了,骗你做什么?”

  “哇,太好了!”

  就在艾浅浅欢呼雀跃想要跳起来的时候,慕翌晨一把抱住了她,“小心孩子,孩子!”

  艾浅浅窝在慕翌晨的怀中,笑得灿烂无比。

  这时候,慕翌晨的手机响了起来。

  慕翌晨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季风飏。

  于是慕翌晨笑着接通了电话。

  “季风飏,你这个家伙,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要当爸爸了,哈哈……”

  那边季风飏笑得得意无比。

  这边,慕翌晨和艾浅浅却哑然。

  季风飏……

  要当爸爸了?

  貌似……

  忽然间,慕翌晨和艾浅浅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季风飏,似乎还没有跟齐薇结婚呢!

  “恭喜恭喜啊!只是,你们的喜酒,我们什么时候喝?”

  季风飏在电话的那边笑着说道:“快了,就快了!哈哈!”

  这个时侯,慕翌晨听到电话那边有女人的声音传来。

  “季风飏,我还没有答应你的求婚呢!你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啊!”

  慕翌晨怔了怔,终于听出来这是齐薇的声音,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边,季风飏笑着说道:“怎么,咱们都有孩子了,你还想要甩开我吗?上次你居然又丢下我一声不吭跑了,害得我好找!”

  “谁叫你身边又有别的女人,哼!”齐薇愤恨不已。

  “拜托,那是她们纠缠我好不好?你没有看到我后来拒绝了吗?我说过了,我的心里只有你!”

  “鬼才相信!哼!我猜不管,反正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生气了?生气了就带着我的儿子私自跑路吗?居然还跟我玩带球跑的游戏,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

  慕翌晨怔了怔,这是做什么了?

  “喂,喂,你们在搞什么?”

  慕翌晨冲着话筒喊道,但是却没有人理会他。

  慕翌晨皱了皱眉头,这两个家伙!

  难不成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让他听他们两个人在电话的那段打情骂俏吗?

  艾浅浅看到慕翌晨的表情有些怪异,于是将手机拿过来放在耳边,果然听到了季风飏跟齐薇在电话那边斗嘴的声音,不由得笑了起来。

  看来他们两个人一吵起来,真的已经忘记了电话这边的听众了。

  艾浅浅摇了摇头,手指轻轻一按,挂断了电话。

  “晨,看样子,齐薇还没有答应嫁给季风飏呢!季风飏也真够笨的,似乎还没有搞定齐薇啊!”

  慕翌晨伸手牵起艾浅浅的手握在掌心,柔声说道:“的确,季风飏还真的很笨呢!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他那花花公子的称号,现在看起来,还真的是浪得虚名呢!”

  “呵呵,”艾浅浅笑了起来,“那如果要是你换成季风飏,你会怎么办呢?”

  慕翌晨低下头,吻了吻艾浅浅的脸颊,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难道你忘了我当年是怎么办的吗?”

  艾浅浅闻言,脸上一热。

  这个家伙!

  当年就是那样兵贵神速拽着她到没民政局直接领了结婚证!

  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想到那个时侯的情景,艾浅浅不由得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想想那时候的慕翌晨,还真的是很霸道呢!

  只是回想起他们初次在一起的那个晚上,还真的是让她感到脸红心跳。

  自己……竟然就那样在不知不觉中,跌入了他的温柔陷阱之中无法自拔!

  只是季风飏今天打了这一通电话过来,想必是……

  离结婚已经不远了吧!

  等到季风飏跟齐薇婚礼的时候,她还能过去参加吗?

  现在,她肚子里的抱抱已经六个多月了,再有不到三个月就好出生了。

  她真的好期待!

  只是齐薇跟季风飏的婚礼,她也不想错过。

  如果他们在国内举行婚礼的话,那么,她跟慕翌晨是不是还要回国呢?

  回国……

  突然间,艾浅浅的脑子里面闪过了一个人的面容,心中骤然一紧,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僵滞。

  “怎么了?”慕翌晨发现艾浅浅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不由得轻声问道。

  艾浅浅将头深埋在慕翌晨的怀中,“哦,没什么。”

  “撒谎!”慕翌晨可不相信她真的没什么,她是他的小妻子,她任何一丝情绪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在想什么?”

  慕翌晨捧起她的脸,凝望着她的双眼,幽幽问道。

  “我……”艾浅浅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在想……不知道沈弥迦,他现在好不好!”

  慕翌晨挑挑眉,“他现在……应该好多了吧!”

  艾浅浅咬着唇,眸子里面微微有些润湿。

  她想起了两个月前的那一幕。

  沈弥迦的那句话没有说完,但是艾浅浅却也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只是,当看到沈弥迦的手低低垂下去的那一刻,她的心,真的好疼!

  那一刻,她真的害怕不已。她不想要他就那样离开,一点也不想。

  当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混沌茫然之中的时候,亚瑟和萧逸云他们将沈弥迦还有慕翌晨送上了救护车。

  而在医院抢救的时候,医生说了,病人的求生意识很是薄弱,情况非常危险,所以最能唤起病人求生意志的人在旁边跟他说话鼓励他。

  那个时侯,她一直守在沈弥迦的身边,一直在跟他说话。

  她说了许多许多,从他们初次相逢开始说起。

  而她说得最多的,就是——“沈弥迦,求你一定要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你要什么都行,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个时侯,她的心中没有别的想法,全都是对死亡的恐惧。

  她真的害怕沈弥迦就这样撒手离去。

  她真的原谅他了。

  真的原谅了,一点都不很他了!

  终于,沈弥迦被抢救过来了,而艾浅浅也在医生宣布手术结束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昏倒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慕翌晨就守在她的身边,

  直到那个时侯,她才猛地搂住慕翌晨的脖子放声大哭起来。

  那种劫后余生的痛,那种差一点失去他的恐惧,让她浑身颤抖不已。

  那个时侯,慕翌晨只是笑着,将她拥在怀中,“傻瓜,我这不是好好的嘛!相信我,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再也不会了!”

  再后来,艾浅浅见到了另外一个男人,那就是沈浩轩。

  艾浅浅没有想到,那个轩叔,就是沈弥迦的父亲。

  那个时侯,艾浅浅依旧有些困惑。

  她不明白,沈浩轩看着她的时候,眼神中的那抹伤痛究竟是源自于什么。

  一个多星期后,沈弥迦醒了过来。

  慕翌晨他们听到消息,都进入病房去看他。

  但是,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沈弥迦竟然不记得他了。

  慕翌晨感到有些惊愕。

  沈弥迦的伤并没有伤及脑部,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他们连忙向医生咨询,医生在对沈弥迦的脑部进行检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一切正常,只是为什么他记不得慕翌晨,医生暂时也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当慕翌晨将这个消息告诉艾浅浅的时候,艾浅浅也吃了一惊。

  最终,她也来到了沈弥迦的病房。

  当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刹那,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紧张,还有一种莫名的感伤。

  那一刻,艾浅浅只觉得自己的鼻子发酸。

  当视线触及到沈弥迦那张俊脸的时候,她看到他的眼睛里面全都是惶惑的神色,就好像,她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沈弥迦!”艾浅浅屏住呼吸,轻轻开口,就好像是怕经惊扰到他一般。

  她的目光紧紧锁定在沈弥迦的脸上,但是,却看到沈弥迦的脸上一片沉静,而那双眸子里面,闪过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你是谁?”

  短短的三个字,却让艾浅浅感到震惊无比。

  他,不记得她了!

  他忘掉了慕翌晨,甚至,忘掉了她!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艾浅浅试探着问道,心中早已经疼痛不已。

  原来被忘记,竟然会这样痛。

  “姐姐,我们以前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