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90章
  沈弥迦坐在车里,车子已经启动了,但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看到艾浅浅的身影宛如蹁跹的蝶一样从教堂的门口如飘出来。

  那一瞬间,沈弥迦的心中猛地战栗起来。

  她……

  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

  她在寻找什么?

  难道说,她感觉到他就在这里吗?

  沈弥迦只觉得自己我在方向盘上的手开始微微打颤,他屏息凝神,眼睛一瞬不瞬望着艾浅浅,仿佛是样将她的身影深深刻在自己的心中一般。

  艾浅浅的视线在教堂大门口的四周逡巡着,仿佛在寻找着谁。

  刚刚那一刻,心中莫名其妙的悸动,甚至微微有些疼痛,还有一抹不安。

  恍惚间,她总觉得似乎有谁在门外,似乎有谁在默默慨叹着,就像是一声沉重的叹息砸在了她柔软的心脏上,让她觉得有些心疼。

  直觉告诉她,那个人似乎就在门外,所以,她跑了出来。

  视线落在了那辆天蓝色的跑车上,艾浅浅一步一步向前走进。

  那辆车子已经发动了,但是却还没有开走。

  她的眼睛里面满是探寻、怀疑、揣测的目光,却又是那样坚定,那样义无反顾。

  她每向前靠近一步,沈弥迦的心就跳得更加迅猛,就仿佛她的脚步一步一步不是踩在地面上,而是踩在他的心尖上一般。

  他就那样怔怔坐在车里,看着艾浅浅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呼吸仿佛骤然之间停止,而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和所有的细胞都绷紧了,仿佛一扯就会断裂开来。

  她……发现他了吗?

  难道说,她真的感应到他的存在了吗?

  沈弥迦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好。

  整个大脑都仿佛停止了转动一般,他所有的思绪都变成了空白一片,她已经不知道所错。

  艾浅浅慢慢朝着那辆跑车靠近。

  直觉告诉她,那个人就在车里面。

  只要靠近那辆车,只要打开车门,也许,她就会看到里面的那个人。

  那个人……

  艾浅浅只觉得自己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是他吗?

  那种曾经在机场时产生的感觉,又回来了。

  那个时侯,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他就在她的身边,但是却看不见他。

  而现在,却跟那时完全一样。

  艾浅浅不知道自己的心中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期待看到什么,抑或是想要证明什么,就只是那样无意识地靠近,再靠近。

  眼看着,艾浅浅已经缓步来到车前,距离已经很近了,沈弥迦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爱恰前会这样直奔他而来,而现在,隔着窗户,他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的脸。

  但是,现在的这个距离,她应该无法看清楚车内的他的脸。

  难道说,他们就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吗?

  这一切完全出乎沈弥迦的预料,只是在这一瞬间,沈弥迦仿佛是中了魔咒一般,被牢牢钉在座位上,无法动弹。

  眼看着艾浅浅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沈弥迦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膨胀起来,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都在车内这个密封的空间中一点一点扩大。

  “砰……砰……”

  心脏的跳动,一下又一下,缓慢而又沉重。

  沈弥迦睁大眼睛,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艾浅浅即将跨到那个可以将他看清楚的距离的时候,一个轻盈健硕的身影忽然飘转而至,一把拉住艾浅浅,将她圈进自己的怀中。

  “怎么又乱跑呢?”

  慕翌晨一脸的担忧和无奈,单手抬起勾住艾浅浅的下巴托起她的小脸,一双深浓幽邃的眸子紧紧凝住她的眼睛,而口气也满是深深的担忧。

  “我……”艾浅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刚慕翌晨只是上前去接应亚瑟和宋恩池,只是那么一瞬间,他不在她的身边,她就感觉到了那种强烈的不安和疼痛,所以才连忙奔出来,甚至都忘记了跟慕翌晨打招呼。

  而慕翌晨在回眸之间看到她跑出来,于是连忙追了出来。

  而就在慕翌晨将艾浅浅拥入怀中的那一刻,沈弥迦看到了慕翌晨脸上的担忧,也看到了艾浅浅脸上的那种眷恋和不舍,还有更深的依赖。

  那一瞬间,他骤然之间清醒了过来。

  他这是怎么了?

  他刚刚在期待什么呢?

  难道他的潜意识之中真的期待跟艾浅浅见面吗?

  不,那是不应该的。

  她是绝对不会想要见到他的。

  他已经给她带去了那么的伤害和困扰,甚至已经没有资格祈求她的原谅,现在,他怎么可以跟她再见面呢?

  再见面的话,只能唤起那些伤心的回忆!

  他不能跟她见面,绝对不能!

  心中一沉,沈弥迦猛地踩下油门,驱车离去。

  当艾浅浅听见车字启动的声音,在转过头去的时候,却发现那辆车子已经飞速驶离了。

  那一瞬间,心中又是莫名的一阵剧痛。就像是尖刀滑过一般。

  艾浅浅不由得蹙眉。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慕翌晨焦急问道。

  艾浅浅摇了摇头,“不,没有。”

  “你的脸色很差,真的不要紧吗?”慕翌晨依旧不放心。

  她是他的妻子,她脸上任何情绪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现在她的脸色这么苍白,怎么可能没事呢?

  “真的没事!”艾浅浅不想让慕翌晨担心。

  “那么,告诉我,你刚刚跑出来是想要做什么?”慕翌晨换了一种提问的方式。

  他当然看的出来,艾浅浅就那样径直走向那辆蓝色的跑车。

  他不明白,为什么艾浅浅会对那辆车如此感兴趣,难道说车上坐着什么人?

  可是不对啊,那辆车……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人开过来的,而且,艾浅浅也根本就不可能会认识车上的人。

  慕翌晨的心中有许多的问号,但是艾浅浅却也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艾浅浅还是无法开口告诉慕翌晨自己心中那一瞬间的悸动究竟是因为什么。

  “我只是觉得里面有些闷,所以想要出来散散心。”

  她第一次在慕翌晨的面前撒谎了。

  因为,如果她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测,只会引来慕翌晨更多的担心。

  也许,那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根本不可能是真的。

  那辆车子……已经开走了!

  所以,她无法知道,车里面坐着的人究竟是谁了!

  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吧!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慕翌晨知道,艾浅浅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但是却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多问。

  手臂轻轻环住艾浅浅的肩膀,慕翌晨搂着她转过身去,“现在还难受吗?要是不舒服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艾浅浅连忙摇头笑了笑,“不要那么紧张,我在外面呆一会儿就好了,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严重。”

  慕翌晨的关心体贴,让艾浅浅感到有些愧疚,更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又让他担心了!

  抬起手臂,勾住慕翌晨的脖颈,然后轻轻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晨,我真的没事,不要担心啊!也许真的是我想得太多了,刚刚,我感觉那辆车里面坐着的人,是我认识的人。所以……”

  艾浅浅终于将自己心中的惶惑说了出来,一旦说出来,心中顿时轻松了许多。

  慕翌晨闻言,眸中顿时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你认识的人?池逸安?”

  慕翌晨的第一反应就是池逸安,但是艾浅浅却摇了摇头。

  见到艾浅浅要头,慕翌晨瞬间明白了!

  只是轻轻笑了一下,慕翌晨抬手捏了捏她的小脸。

  “傻瓜,怎么可能!一定是你想多了。”慕翌晨低下头,额头抵在艾浅浅的前额上,“放心好了,有我在你的身边,有我保护你,什么都不要怕!”

  艾浅浅点点头,伸出手臂搂住了慕翌晨的脖颈。

  “嗯,我相信,我不怕!”

  她不怕,只是,莫名地心疼!

  这时候,萧逸云和武修宇走了出来。

  “咳咳,老大、大嫂,你们两个人干嘛不进去,在外面打情骂俏呢?”

  萧逸云竟然跟慕翌晨开起了玩笑。

  艾浅浅的脸色有些红了,慕翌晨瞪了萧逸云一眼,但由于今天是亚瑟和宋恩池的婚礼,所以,慕翌晨也就不再跟萧逸云计较那么多。

  伸手环住艾浅浅的肩膀,搂着她朝教堂里面走去。

  “走吧,我们回去吧!别让亚瑟跟宋恩池久等啊!”

  慕翌晨脸上的笑容是那样俊朗温柔,宛若暖阳一般,将艾浅浅心中的悸动和阴霾完全驱散。

  “嗯。”艾浅浅答应着。

  那棵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在瞬间平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