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88章
  晚上慕翌晨回到家中,艾浅浅便从慕翌晨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忧虑之色,尽管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艾浅浅还是捕捉到了。

  “怎么了?”

  “哦,没什么。对了,你不是说想要一部手机吗?喏,给你。”慕翌晨像是变魔术一样,手中突然多出来一部精致漂亮的手机。

  “哇,好漂亮。”艾浅浅欣喜不已。

  慕翌晨看到艾浅浅欣喜的模样,唇角微微上扬。

  “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艾浅浅有些狐疑。

  慕翌晨笑笑说道:“亚瑟跟宋恩池的婚礼要提前了。”

  “真的吗?太好了!什么时候?”

  “嗯,后天。”

  “什么,这么快?比原来的计划提前了一个多月呢!这怎么可以,太仓促了吧!”艾浅浅惊诧道,“这么快……”

  “嗯,是很快,但是亚瑟已经等不及了,早就迫不及待想要将宋恩池娶回家去了。”

  艾浅浅闻言,点了点头。

  亚瑟既然都已经这么决定了,也不知道宋恩池那小丫头知道了没有。

  这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

  三天以后,亚瑟真的跟宋恩池结婚了。

  宋恩池跟亚瑟一样都是慕老爷子收养回来的孤儿,所以没有其他的亲人,而慕翌晨则是以大哥的身份,将宋恩池送到了亚瑟的身边。

  慕翌晨这一举动,让前来参加婚礼的萧逸云和武修宇惊愕万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宋恩池这个小丫头竟然这么有面子,竟然挽着老大的胳膊走上红地毯……

  只有艾浅浅在一旁笑得很是开心。

  她是女人,所以,现在她最能理解宋恩池的心情。

  牧师在上面开始有条不紊地宣读誓词,而亚瑟跟宋恩池两个人的脸上全都是虔诚的神色。

  艾浅浅情不自禁想到了自己的婚礼。

  那个时侯,她跟池逸安也是这样,站在红地毯上。

  只是,还没有等到牧师宣读誓词,就已经有一个俊逸不羁的男人大大咧咧闯了进去,当着众多宾客的面,指出她跟池逸安的婚姻不合法,并且还耀武扬威一般掏出了结婚证。

  一想到那个时侯的自己,艾浅浅不由得笑了起来。

  其实,在走上红地毯之前,自己的心中就早已经后悔了。

  她对池逸安的感情是感激、依恋还有信赖,但是,却不是爱情。

  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他,可以安安心心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但是在走上红地毯前的那一刻,心中却充满了畏惧和恐怖,还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痛楚。

  那是对池逸安的歉疚。

  而慕翌晨的出现,却解救了她。

  那个时侯,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中最为想念的,仍旧是那个男人。除了他,再无他人。

  只是,那个时侯,慕翌晨真的是太腹黑了。她以为他们两个人已经离婚了,但是却没有想到慕翌晨并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可是,那个家伙却不肯早一点告诉她,偏偏就故意在她跟池逸安的婚礼上搅局。

  艾浅浅知道,慕翌晨就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是为了报复她跟池逸安。

  只是,那一次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抢婚,却让艾浅浅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那一次的婚礼,真的是让她记忆犹新啊!

  那个霸道的男人……

  尽管眼睛在目视着前方,但是艾浅浅的那刻新区额早已经飘飞到几个月前自己跟慕翌晨的那场婚礼上去了。

  那张恬静的小脸上带着一抹甜美的笑痕,而眼睛里面却满是幸福的光晕。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优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慕翌晨的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尖。

  艾浅浅醒过神来,定睛一看慕翌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轻轻一笑,“哦,没什么。”

  “撒谎!”

  慕翌晨挑眉,瞅着艾浅浅的双眼,幽幽说道,“你的眼神在闪躲,告诉我,刚刚究竟在想什么?”

  艾浅浅微微偏了一下头,轻轻将慕翌晨的手拿开,笑着说道:“真的没什么。只是,看到小池跟亚瑟结婚,我突然想起咱们两个人结婚时候的场面……”

  慕翌晨闻言,眉宇间荡漾着一抹温柔的神色。

  “怎么,现在想起咱们结婚的场面,是不是觉得回味无穷呢?”

  他的声音中带着丝丝调笑的意味,艾浅浅的脸不禁微微有些泛红。

  “是啊,一辈子都忘不了!”

  艾浅浅笑着靠在慕翌晨的胸前,慕翌晨早已经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圈入自己的怀中。

  萧逸云和武修宇看着红地毯上亚瑟跟宋恩池幸福的小脸,又转头看看慕翌晨跟艾浅浅甜蜜的拥抱,不由得面面相觑。

  似乎,他们这些人中,只有他们两个变成了闪闪发光的大灯泡。

  萧逸云心中微微有些酸涩。

  他们这四个人的身份没有变,依旧是慕翌晨手下最得力的四个助手,但是,却又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

  萧逸云深深叹了一口气,用胳膊肘撞了武修宇的手臂一下,幽幽说道:“这下好了,咱们当中最大的和最小的结婚了,咱们两个却还没有着落。”

  武修宇扭过脸来瞥了萧逸云一眼,没有作声。

  萧逸云却依旧自顾自的说道:

  “喂喂喂,我说雨啊,那个啥。那小丫头嫁给亚瑟了,你说,咱们以后怎么称呼她?难不成也要改口叫她嫂子不成?”

  武修宇嘴角抽搐着,脸顿时黑了下来。

  这个……的确是个问题。

  婚礼的现场热闹无比,而谁都没有注意到,教堂的门口有一个颀长俊伟的身影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