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87章
  第二天早上,当慕翌晨回到总部的时候,亚瑟就来报告消息。

  昨天晚上宋恩池的那辆车已经被弄回来了,车子果然被人动了手脚,而且还不仅仅是一处。

  若不是因为汽车没油了而停下来,那么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是他们无法预料的。

  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老大,你说会是谁?”

  慕翌晨轻轻挑眉,“你以为呢?”

  “这个……”亚瑟凝神沉思,“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我怀疑……”

  “怀疑什么?”慕翌晨的口气沉重。

  亚瑟抿了抿唇,还是说了出来,“老大,我怀疑,对方的目标不是宋恩池,而是……大嫂。”

  亚瑟说完,有些不安得瞟了慕翌晨一眼,但是慕翌晨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变化。

  其实,不用亚瑟讲出来,慕翌晨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车子被人动手脚,但是最后却因为没油了而停在路边,紧接着那个人就出现了,还“好心好意”将艾浅浅跟宋恩池两个人送到了附近的酒店。

  而那个男人,就在前不久,还在中餐馆里面撞到过艾浅浅。

  所以,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个解释。

  那个人在警告他。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告诉慕翌晨,现在,慕翌晨最在乎的人,已经在他们的监控之下,甚至可以说,他们已经掌握了艾浅浅所有的动向。

  只要他稍稍有些懈怠,那么……

  后果是什么,谁都无法估量。

  那个人……

  十有八九就是冷飒。

  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的按捺不住了,终于亲自出马了。

  “老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看来,以后绝对不能让大嫂再出门了,还是呆在家里最安全。”

  亚瑟提议道。

  其实昨天的事情已经让他感到非常后怕了。

  枪林弹雨的事情,他们经历太多了,所以,心中早已经无所畏惧。

  但是现在,竟然有人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两个女人,而且,偏偏还是他们这个两个男人的心头肉。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一定要保证宋恩池的安全,也要保证大嫂的安全。

  只是,一直呆在家中不能出门,怎么也算不上是上上之策。

  慕翌晨紧绷着双唇,脸上全是坚毅淡定的神色。

  “亚瑟,看来,我们的行动计划要提前了。”

  ……………………

  冷帮。

  豪华而又冷寂的别墅,就像是巍然的城堡。而这里,四处都布满了玄机,外面更是有着保镖的守护。

  冷飒坐在沙发上,看似有意无意地把玩着手中精美的玉器。

  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娇媚的女人,但是此时此刻,她的脸上却满是不甘和愤怒。这个女人,就是冷幽。

  冷幽静静望着冷飒,见他一直沉默不语,心中不由得更加羞恼。

  他将她叫过来,就只是为了让她这样看他沉默不语吗?

  “哥,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我现在很忙。”

  冷飒把玩着手中的玉器,忽然间抬起手,将那件玉器举起来,送到冷幽的面前。

  “好看吗?”

  冷幽一怔,不知道冷飒问什么会突然这样发问。

  但是视线却也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冷飒手中那件精美的玉器上。

  之前冷飒一直把玩着,她也没有仔细去看,现在,她终于看清楚了。

  那是一条半环形的墨色的玉龙。龙身细长,刻有细麟纹;头部呈方形,棍棒形长龙角,叶形耳;小腿细长,龙爪宽厚尖利,龙尾翘起就像是要腾空而去。而那玉石光滑润泽,将这条玉龙衬得更加凶猛霸气。

  “嗯,很漂亮。”冷幽不由得赞叹道。

  冷飒低魅一笑,突然间将玉龙抛出去,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玉龙碎裂开来。

  “哥,你干什么?”冷幽大惊失色,不知道冷飒突然间发什么疯。

  这条玉龙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宝物,但是会冷飒却就这样眼睛眨都不眨就将它毁掉了。

  “怎么,心疼了?”

  冷幽望着冷飒,眸中全都是不解的神色。

  “哥,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冷飒的眼神突然之间变得狠戾无比,而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愈发清幽冷峻。

  “小幽,知道什么叫做‘玉石俱焚’吗?”

  冷幽只觉得浑身汗毛都开始倒竖起来,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冷飒这般的模样。

  “哥,你……什么意思?”

  冷飒倏地站起身来,“小幽,别忘了,我提醒过你,不让你再插手这边的事情。但是,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冷飒的话阴沉而又凄魅,但是却像是来自地狱的幽灵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冷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哥……”

  “我说过了,这些事情不用你再插手。我自有安排。你不要坏了我的计划。”

  冷飒背对着冷幽,低低说道。

  “还有,不要伤及无辜。”

  冷幽没有看到冷飒的脸,但是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冷飒的脸色现在会是多么可怕。

  昨天,她只不过是派人跟梢,然后在那个女人的车上动了手脚。

  她只是想要给那个慕翌晨点颜色看看。

  慕翌晨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毁掉了他们辛辛苦苦几年创下的事业,所以,她决计给慕翌晨点颜色瞧瞧。

  大哥不让她去对付慕翌晨,所以,她就想到了去对付慕翌晨的女人。

  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被冷飒给……

  一想到这些,冷幽顿时不管不顾大声喊道:

  “哥,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什么叫不要伤及无辜?凡是跟慕宥风有关的人,都该死!”

  “小幽,你太冲动了。”冷飒打断了她的话,“你知道的,意气用事,往往不会成功的。”

  “我不服气,凭什么你不让我插手?凭什么我一切都要听你的!”

  “就凭我是冷门少主,是你的大哥。”

  冷飒的口气冰冷而又强硬,冷幽咬了咬唇,最终还是恨恨地甩手而去。

  冷飒望着冷幽离开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