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82章
  偌大的游泳池中,有水花飞溅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如鱼一般在水中穿梭。

  这个男人就是冷帮少主冷飒。

  那张冷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也紧紧闭着,黑而密的睫毛将眼睑遮住,谁都看不到他眸底的神色。只是那紧紧抿起的薄唇,却勾出冷漠无比的弧度。

  忽的,他将身子沉入水底,在水中闭气凝思,水波荡漾,男人的身形也随着水波在慢慢晃动。

  这时候,游泳池外面传来女人尖利的叫声。

  “别拦着我,让我进去,我要见我哥。”

  “大小姐,没有少主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去,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你好大胆子,连我都敢拦着?哥,哥!我知道到你在里面,别躲着我!”

  “大小姐,请您……”手下的人为难不已。

  “阿俊,让她进来吧!”

  清冷幽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那个叫做阿俊的手下闻言,立刻闪身后退两步,让开了一条路。

  女人瞪了阿俊一眼,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只听见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咔哒咔哒的声音。

  “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游泳?难道你就咽得下这口气?”

  她双手环胸站在游泳池边上,瞪着水中的男人,噼里啪啦连珠炮一般地说道:“这一次他们毁掉的,可是咱们将近两年的心血啊!你不心疼,我心疼!”

  冷飒仍旧一言未发。

  “哥,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别人都欺负到你的头上来了,你还能忍?”

  “小幽,哥哥自有分寸。”冷飒终于开口了,声音依旧低沉清冷,一如他的名字。

  冷幽闻言,哼了一声。

  “你总是说你自有分寸,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见你有什么实际行动。你……”

  “小幽,你上次私自派人到慕氏集团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要不是你那样鲁莽,就不会打草惊蛇了。”

  “哼,你还怪我。”冷幽低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哥,谁让你不允许我亲自出马,要知道,对付男人,女人是最好的武器。”

  冷飒凛眸,瞟了冷幽一眼,“小幽,别总那样自以为是。要知道,慕翌晨那个人,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容易对付。”

  “哥,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为什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冷幽不满地撇撇嘴,美艳的瞳眸中满是不屑的神色。

  冷飒凝眸望着她,神色中满是淡然。

  “小幽,你记住,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你以为的那样。所以,在你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对方弱点的时候就冒然出手,结果只能是引火烧身。”

  冷幽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是对上冷飒那双幽冷暗沉的眼眸,尽管心中不服气,却还是顿时闭嘴。

  “哥,那这一次的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小幽,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放心吧,我会处理的。”冷飒抬手将头发向后拢去,发丝间的水珠全都飞溅开去,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面全都是沉静冷峻的神色。

  得到了冷飒的保证,冷幽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冷幽的脚步顿住。

  转身,冷幽望着水中的冷飒,开口问道:“对了,哥,上次见到的那个女人,是慕翌晨的妻子吧!”

  冷飒微微挑眉,却没有作声。

  冷幽静静等了两秒钟,没有等到冷飒的回答,但是心中却早已经知道了答案。

  没有说什么,冷幽转身走了出去。

  冷飒望着冷幽转身离去的背影,眸色暗沉,眸底隐匿着深浓的墨色。

  闭上眼睛,冷飒深深吸了一口气。

  等到他再度睁开眼睛时,那眸中的眼神凌厉如刀。

  慕翌晨,如果你不是慕宥风的孙子,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

  日子一天天过去,所有的一切都风平浪静。

  亚瑟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当然了,这跟宋恩池的细心照料是分不开的。

  慕老爷子也已经开始为亚瑟和宋恩池筹备婚事了。

  本来,亚瑟和宋恩池的婚礼,慕翌晨要负责去准备的,但是,慕老爷子却感到慕翌晨现在已经很辛苦了,所以便将筹备婚礼的事情接管过来。

  风云雨雪四个人当年毕竟他一手选拔出来的孩子,现在,都已经长成大人了,而且还是慕翌晨的得力助手。而他这个做长辈的,自然也很是欣慰。

  筹备婚礼不是什么难事,而现在慕翌晨要做的事情比这些重要许多。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艾浅浅也陪在宋恩池的身边去帮她一起挑选婚纱。

  本来慕翌晨是不想让艾浅浅自己出门的,但是却耐不住艾浅浅的请求,所以只好答应。于是两个女人兴高采烈出门了。

  在婚纱礼服店中,宋恩池和艾浅浅两个人看着那些精致华美的婚纱,有些眼花缭乱了。

  在忙了一整天之后,宋恩池在艾浅浅的帮助下,终于选定了婚纱。

  两个人兴高采烈出门,却发现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而天色却早已暗沉下来。

  两个人连忙钻进车里面,往回驶去。

  宋恩池要先送艾浅浅回家,要是再不将她送回家的话,估计等到老大下班回去看不到她一定又要担心了。

  两个人在车中叽叽喳喳聊着,车子卡到半路,却突然熄火了。

  “靠,怎么回事?”宋恩池郁闷不已,“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熄火了呢?”

  宋恩池鼓捣了半天,车子还是启动不了,她无奈了。

  “好像是没油了。”

  看看外面雨似乎越下越大,宋恩池有些担心了。

  这条路上车辆来往不多,最近的加油站也有好远的距离。

  拿出手机想要给亚瑟打电话,但是一想亚瑟现在一定跟老大忙着工作,还是算了吧,只好给萧逸云打电话,只是电话还没有拨通,却发现手机没电了。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在了她们的车旁。

  车窗摇下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