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81章
  亚瑟的这一声“老婆”,让宋恩池的眼睛立刻红了。

  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她深吸一口气,轻轻低下头,在亚瑟的唇上印上一吻。

  “我也想你。老公!”

  这一次,宋恩池再也不想隐藏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爱他,就是要让他知道,不是吗?

  否则,一旦错过,就会造成终生的遗憾。

  她再也不想承受那种痛苦的折磨了,她害怕失去他。

  那种痛,让她痛不欲生。

  “再也不要这样吓唬我,再也不要离开我。”宋恩池搂着亚瑟的脖子,声音有些哽咽,“老公,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就结婚吧!”

  亚瑟一怔,唇角微微勾起,他轻轻推开宋恩池的肩膀,然后定定凝望着她的眼睛,幽幽开口道:“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宋恩池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清澈的眸子里面顿时凝上了一抹委屈而又幽怨的神色。

  “怎么,你不愿意吗?”

  小嘴一撇,满是质疑和不满的口气。

  亚瑟心生玩味,不由得淡淡一笑,“要是我不愿意,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敢不愿意!”宋恩池柳眉倒竖,大声喊道。

  亚瑟哈哈大笑起来。

  “小丫头,真的没有想到,你还有当河东狮的潜质啊!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

  宋恩池小脸拧巴起来,揪住亚瑟的耳朵,“亚瑟,你敢说我是河东狮?”

  亚瑟连忙摆摆手,“好了好了,我知错了!”

  其实宋恩池的力道很轻,她哪里舍得真的去揪他的耳朵?

  但是亚瑟却极力配合,将宋恩池衬托得更加彪悍凶猛。

  宋恩池紧紧搂住亚瑟的脖子,定定瞅着他,“亚瑟我告诉你,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不愿意也不行!我要定你了,你敢不从?”

  而站在病房外面的萧逸云听到里面的对话,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没有想到宋恩池这个丫头的最里面竟然爆出这样一句劲爆的话来。

  她说什么?

  什么叫做——亚瑟已经是她的人了?

  这话让人听起来怎么感觉乖怪怪的,似乎哪里走了样!

  而接下来,亚瑟的一句话却更让萧逸云吐血了。

  “是,老婆大人说的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所以,以后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萧逸云只觉得整个人身上鸡皮疙瘩都快掉落一地了。

  有没有人告诉他,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

  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竟然一点都不知情?

  苍天哪,大地呀!

  谁来救救我呀!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

  正当萧逸云一个人在病房门外感慨纠结的时候,慕翌晨和艾浅浅走了回来。

  “怎么不进去,在这个搔首弄姿做什么呢?”慕翌晨一句话,萧逸云的脸立刻变成了火烧云。

  “咳咳,老大!”

  萧逸云心中的那份惊诧还没有退去,却被慕翌晨的那一句“搔首弄姿”整得颜面尽失。

  老大会不会用词啊!

  他这分明就是抓耳挠腮好不好?

  “老大,你跟大嫂不在,我哪里敢进去?我要是进去了,还不被宋恩池那个小丫头给生吞活剥了?”

  萧逸云摇了摇头,感慨不已,“那丫头就一白眼狼,别人都是以德报怨,她倒好,以怨报德。我算知道了,我就是一上马石,专门用来被别人践踏的!”

  慕翌晨闻言,挑眉一笑,“男人活到你这么小气的份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萧逸云的脸又黑了下来。

  今天真的是邪了门了,所有的人都欺负他,有没有搞错啊!

  正想着找块儿豆腐一头撞上去,却听见艾浅浅幽幽说道:“行了,晨,你就不要打击他了。我们一起进去看看亚瑟吧!”

  说吧,艾浅浅转过头来对萧逸云说道:“小池那丫头,就是脾气火爆一点。我会跟她好好说的,没事的!”

  萧逸云的脸上立刻呈现出一副感恩戴德的神色,心想还是大嫂最好了,最懂得关心人体贴人。

  大嫂啊,你简直就是我的恩人!

  三个人在病房的外面,先敲了敲门,告诉里面的两个人他们要进来了,等到宋恩池跟亚瑟做好了准备然后才走进来。

  这一次,是慕翌晨和艾浅浅先走进来,而萧逸云跟在他们两个人的后面。

  宋恩池看到慕翌晨跟艾浅浅,不由得微微一笑,在看到他们身后的萧逸云的时候,立刻又出胡子瞪眼。

  “萧逸云,我还没跟你算完帐呢,你还敢进来?”

  萧逸云站在艾浅浅的身后,幽幽说道:“大嫂,救救我把!”

  艾浅浅走上前去,拉住宋恩池的手,笑着说道:“小池,亚瑟没有事,你就不要跟萧逸云计较了吧!他也只是想要帮忙而已。”

  宋恩池瞅着萧逸云,气鼓鼓的小脸上满是不悦的神色。

  “大嫂,他戏弄我!”

  艾浅浅笑笑,“好了好了,傻丫头,要是真的要追究责任的话,那么慕翌晨,你也不能放过啊!毕竟,他也有参与进来。”

  慕翌晨看着宋恩池,淡淡一笑,眉梢眼角全都是淡然悠闲的神色。

  “你似乎把我漏掉了!”

  宋恩池撇撇嘴,她哪里敢抱怨他们的老大呀!

  刚刚亚瑟还说了,这次要是没有老大,他就真的没命回来了。

  还好,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

  “好了好了,我原谅他就是了。但是只此一次,再要是有下次的话,我跟他没完!”宋恩池握紧拳头,冲萧逸云挥了挥。

  萧逸云见宋恩池终于开口说原谅他了,不由得长吁一口气。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丫头。之前用得着的时候‘二哥二哥’叫得那么甜,现在用不着了,一脚踹开。我的心啊……瓦凉瓦凉的……”

  萧逸云好死不死地向前走了一步,望着病床上的亚瑟,幽幽一笑,也不理会宋恩池那幽怨的目光,就那样缓缓走上前去,坐在亚瑟的身边。

  他轻轻拍了拍亚瑟的肩膀,邪笑着开口道:

  “对了亚瑟,我刚刚在病房的门口,无意间听见了里面的对话,刚刚好像……好像有听见有人在向你逼婚哦!”

  萧逸云的口气是那样轻佻而又充满了玩味,热得慕翌晨和艾浅浅的视线全都落在了亚瑟和萧逸云的身上。

  宋恩池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这个该死的萧逸云!

  明摆着,刚刚这个病房中就亚瑟跟她两个人,而萧逸云这样一说,不就是在指她吗?

  “萧逸云你给我闭嘴!”

  宋恩池想要冲上前去,但是无奈,萧逸云坐在亚瑟的病床另外一侧,而艾浅浅和慕翌晨却挡在了床边,她一时半刻根本就进不去。

  而慕翌晨和艾浅浅狐疑的目光,全都落在亚瑟的脸上。

  萧逸云这个家伙,摆明了就是想要吊起大家的问口,而他的视线还那样优哉游哉地瞟着亚瑟的脸。

  亚瑟的嘴唇动了动,还没有来得及出声,便听到就、萧逸云接着说道:

  “还有啊,亚瑟。你什么时候成了宋恩池那个丫头的人了?你真的已经是她的人了吗?”

  宋恩池的脸上已经红得快要滴血了。

  隔墙有耳啊……

  她居然忘记了萧逸云这个家伙三八的本性了!

  马失前蹄啊……

  亚瑟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只是那一笑,却又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很显然,他这一笑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可真的是不打自招啊!

  萧逸云立刻作出一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摆出西子捧心的痛苦状。

  “哦,天哪,我的小心肝,被伤到了!你居然被宋恩池给强了?天哪!天理何在!我们男人的尊严,要到哪里去找寻?兄弟,你太不给力了!”

  “萧逸云,你……”宋恩池气得想要吐血了。

  这个萧逸云,居然当着老大跟大嫂的面这样胡言乱语,将她说成这个样子,真的是气死人了。

  她都快没脸见人了。

  “你这个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叫我把他给强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把他给强了?”

  宋恩池气得小脸绯红。

  萧逸云却挑眉笑笑,眼神中却是无限的戏谑,“怎么,难道不是你把他给强了?哦,我明白了,那就是他把你给强了!这回我没有说错吧!”

  宋恩池的拳头攥得紧紧的,两只眼睛都快要喷火了。

  要不是看着慕翌晨和艾浅浅在跟前,宋恩池早就飞身上前将萧逸云给痛扁一顿了。

  “萧逸云,你给我闭嘴。不说话会憋死你吗?”亚瑟见到宋恩池的那副困窘模样,心疼不已,也不顾慕翌晨和艾浅浅还在病房里面,就直接呵斥萧逸云。

  没有办法,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自己的老婆,不让她受委屈了。

  萧逸云撇撇嘴,“亚瑟,你真不厚道。早知道你已经把那个丫头收了,我才不来帮你呢。现在可好,鱼被你吃了,我却平白无故惹了一身腥。我何苦啊我!”

  宋恩池的小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慕翌晨这个家伙还真的会用比喻啊,竟然将自己比喻成一条鱼。

  他就是故意的吧!

  宋恩池平时最讨厌的就是鱼了,一想到那满身的鱼鳞还有那股腥味她就浑身打冷战。

  现在,萧逸云竟然将她比喻成鱼!!!他八成是活腻歪了!

  “萧逸云,你找死是不是?”

  宋恩池冲他怒吼道。

  萧逸云却冲着宋恩池贼贼一笑,“小丫头,瞧你现在这样子,似乎很想将我大卸八块啊!呵呵,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啊!”

  萧逸云今天是摆明了想要跟宋恩池一斗到底。

  错过了现在的这个机会,以后宋恩池跟亚瑟结婚了,想去逗弄她就更得看亚瑟的脸色了,趁着现在老大跟大嫂都在这里,就再让他嚣张一次吧!

  宋恩池没辙了,萧逸云摆明了就是不要脸耍无赖了,她还真的是没辙了。

  宋恩池求救的目光投向慕翌晨,“老大,你看看他,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了,老大你就一句话都不说吗?”

  “行了,云,你就不要再戏弄宋恩池了,见好就收吧,别得寸进尺!”慕翌晨淡淡开口道。

  艾浅浅在一旁强忍着才没有让自己笑出声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原来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的萧逸云,本质上竟然会是这样一个闷骚腹黑的男人,原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竟然被假象给骗了。

  不过,萧逸云说的那些话也不无道理啊!

  看着亚瑟脸上那淡定无比的神色,再对比宋恩池那慌乱窘迫的深情,艾浅浅绝对不相信,他们两个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忽然间,艾浅浅想起了这段时间以来宋恩池魂不守舍的模样,顿时了然于心。

  指不定就是那天他们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现在,被萧逸云这样毫不避讳地讲出来,想必这丫头的脸上一定挂不住吧!

  这样想着,艾浅浅伸手拽了拽慕翌晨的衣袖,轻轻开口说道:“晨,要不,等亚瑟的伤养好了,咱们就为他们两个人举行婚礼吧!”

  慕翌晨挑挑眉,清隽的脸上露出一抹优雅的笑意。

  这段时间,他如何看不出来亚瑟的心事?

  其实早在亚瑟帮宋恩池请假的时候,他就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些什么,只是现在,萧逸云的那些话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是啊,他们这些人跟在他的身边时间已经很久了,早就该考虑一下他们的终身大事了。

  他的目光凝向亚瑟和宋恩池,幽幽开口道:“你们两个,愿意吗?”

  宋恩池没有想到大嫂这么了解她的心事,顿时心中满是感激,但是慕翌晨这样一问,宋恩池立刻低下头去,脸上依旧有些发烧。

  而亚瑟却瞅了宋恩池一眼,然后牵起她的手,“老大,我当然愿意。”

  慕翌晨笑着望向宋恩池,“你不发表意见,我就当你不愿意了,那就……”

  “我愿意。”宋恩池连忙抬起头来大声说道。

  她唯恐慕翌晨改变主意,将亚瑟另许他人。

  屋子里面的人全都笑了起来,萧逸云依旧好死不死得插话道:“喊那么大声,也不害臊!才知道原来你以前那么讨厌亚瑟的样子都是假装出来的,其实早就恨嫁了!哼!虚伪的丫头。”

  嘴上这么说着,但实际上萧逸云的心中也蛮开心的。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一会儿把你逗哭了,估计亚瑟要从床上跳下来修理我了!我得赶紧的去给你们准备一份儿大礼。恭喜你们啦!”

  宋恩池的脸上怒气被萧逸云这番话给打消了,而亚瑟依旧紧紧握着宋恩池的手不肯松开。

  真好,终于能够在众人面前肆无忌惮光明正大牵住她的手了,亚瑟从心底感到无比的激动。

  ……………………………………………………

  亚瑟生病在医院需要人照顾,宋恩池自然成了不二人选。

  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对亚瑟来讲,宋恩池都是他的药。

  病房的外面早已经派人看守着,保护亚瑟的安全,而慕翌晨也带着艾浅浅返回家中。

  慕老爷子看到慕翌晨平安归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慕翌晨的胳膊上时,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慕翌晨将胳膊往后面收了收,“爷爷,不要紧的,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是她非要小题大做让医生帮我包扎起来。真的没事。”

  慕老爷子点点头,的确,现在的这点伤,跟四年前的那次差点要命的枪伤比起来,的确是没什么大碍。

  但是,慕老爷子的心中却满是深深的自责和歉疚。

  “上楼休息去吧!”慕老爷子摆摆手,让他们回房间休息。

  他知道,现在慕翌晨最需要的,莫过于好好睡上一觉

  尽管他在强撑着,但是慕老爷子却早已经从他的眼底看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疲惫。

  慕翌晨点点头,拉着艾浅浅上楼了。

  这些天来,一直在忙着计划部署,每一步都要安排地详细周到以免出现任何差池,只是没有想到在最后,亚瑟还是受了伤。

  现在,回到自己的家中,所有的神经都不必再绷得那样紧,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

  回到房间,艾浅浅看了他一眼,幽幽说道:“晨,你先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艾浅浅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帮他。

  慕翌晨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

  他看到他的小妻子弯着腰,轻轻拧开水龙头,然后将毛巾香皂沐浴液全都放在伸手可触的地方。

  心底慢慢升腾起一种淡淡的温柔情愫,慕翌晨缓步上前,将艾浅浅搂在怀中,轻嗅着她发丝间的馨香。

  艾浅浅被他这样从身后抱住,感觉到了他怀抱的温暖,不由得轻轻一笑。

  “你干嘛,我正放洗澡水呢,你还不赶紧的去换衣服。洗个澡再睡觉,那样会舒服一些。”

  慕翌晨却不肯放手,依旧那样紧紧抱着她。

  “老婆,我好想你!”

  他的声音轻缓低沉,带着深浓的眷恋。

  艾浅浅的心中一颤,伸手抚上了慕翌晨的手,然后拽着他的手轻轻来到自己的小腹处。

  “我也想你,宝宝也想你!”

  慕翌晨的手抚摸着她小腹,心中一片祥和宁静。

  “好了,赶紧洗澡吧!我帮你。”

  艾浅浅知道他的手臂受伤,洗澡一定不方便,所以早已经打定主意,要帮他洗澡。

  慕翌晨也乐得享受一下有娇妻伺候的感觉。

  “那,你帮我脱衣服。”

  这厮……

  竟然连衣服都不肯自己脱了。

  艾浅浅笑着摇了摇头,脸上全都是温柔怜惜的神色。

  她抬手轻轻解开他的一口,先将外罩脱下来,然后是衬衣。

  那宽厚结实的胸膛立刻呈现在她的面前。

  那一瞬间,艾浅浅只觉得自己竟然脸红了。

  低下头去,前额的刘海挡住了自己的双眼,艾浅浅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发烧灼热的脸。

  而此时此刻,她的手触上他的腰带,想要将腰带轻轻解开,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腰带竟然解不开反而越扣越紧。

  “晨,我解不开!”艾浅浅的手触碰在他的腰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第一次帮他宽衣解带,竟然会是这般紧张不安。

  尽管只是因为他受伤所以才想帮他脱衣服,但是这样的场景真的是暧昧至极。

  他的气息就在她的鼻尖萦绕,而那种感觉让她有些眩晕。

  慕翌晨呵呵笑起来,“怎么,我家宝贝儿着急了?”

  “你……”艾浅浅终于明白过来他话语中的深层意味,脸上又是一红,“乱讲什么啊,才没有呢!”

  慕翌晨却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只是那样好整以暇地说道:“既然今天你说过了要伺候我,那你自己慢慢想办法解开喽!反正今天的大权都交给你了。”

  艾浅浅只觉得身上又是一阵燥热。

  这个家伙,怎么说出来的话句句都让人浮想联翩?

  咬着唇,艾浅浅终于将腰带扣搭解开,将那西裤褪下来,那双修长笔挺的长腿就展现在她的眼前。

  “好了。”艾浅浅抬起头来,然后就背过身去。

  但是慕翌晨却一把抱住了她,挡住她的退路。

  他的下颌抵在她的颈窝间,呵出的热气直扑进她的耳朵。

  “老婆,你做事情可不能虎头蛇尾啊!还有一件衣服没有脱完呢!”

  艾浅浅脸一红,自然之道他说的是什么。

  只是,刚刚她分明已经感受到了他那灼热的欲望,现在,她根本就无法去面对。

  “剩下的那一件,你自己脱就好了!”艾浅浅抿着唇,小声说道。

  慕翌晨摇了摇头,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幽幽笑着说道:“老婆,害羞了是不是?”

  艾浅浅没有做声,心中想着,这个家伙,真的是明知故问嘛!

  不过好在慕翌晨没有为难她的意思,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然后当着她面大大咧咧进了浴缸中。

  “爱妃,快来伺候朕沐浴!”慕翌晨轻轻笑着,冲艾浅浅勾勾手。

  艾浅浅看到了慕翌晨的脸上带着狂狷而又邪肆不羁的笑容,但是眼底却是无尽的缱绻温柔之色。

  “哦,好的,这就来!”她笑着走上前去,然后撩起水,帮他擦洗着身子,小心翼翼,防止水花打湿他手臂上的绷带。

  那一刻,她的心中全都是无限的柔情。

  慕翌晨的手臂搭在浴缸的边沿,而艾浅浅的送做是那样轻柔细缓,柔软的小手抚在他的身上,很是舒服。

  艾浅浅帮他擦洗着身子,等到好不容易快要帮他洗完澡了,抬眸却发现,那个家伙竟然睡着了!

  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艾浅浅顿时心疼不已。

  该有多么疲倦,才会这样昏沉入睡?

  但是,却又不能不将他叫醒。

  “晨,醒一醒!”艾浅浅轻声在他的耳边呼唤着他的名字,但是慕翌晨睡得依旧很沉。

  艾浅浅摇了摇头,然后缓缓俯身,吻上了他的唇。

  柔软的唇触碰着他的唇,而那俏皮的小舌微微探入了他的口中,故意逗弄着他,将他叫醒。

  慕翌晨终于睁开了眼睛,眸中掠过一抹绯色的笑意。

  “爱妃,想要朕宠幸你了是不是?”

  艾浅浅脸上大囧,“我哪有?只是怎么也叫不醒你,就只好这样喽!”

  慕翌晨却笑着邪魅无比。

  “叫不醒我?真的吗?”

  艾浅浅点点头,连声说道:“真的真的。你这样睡着了会着凉的,赶紧起来回房间里面床上去睡啊!”

  慕翌晨笑着,抬手抚上艾浅浅的小脸,轻轻捏了一下笑着说道:“好,那就听爱妃的话,回床上去睡!”

  说罢,慕翌晨腾地欺身从浴缸里面出来,“爱妃,伺候朕更衣。”

  艾浅浅笑着拿起毛巾帮他擦着身子,然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浴衣裹在他的身上,长吁一口气。

  “好了。赶紧回房间睡觉去吧!”

  真的要命啊,看着他的身体,心竟然还是会飞快地跳个不停。

  慕翌晨幽幽笑着挽住艾浅浅的腰,“怎么,难道爱妃不想伺候朕睡觉吗?没有你在身边,我睡不着!”

  艾浅浅哭笑不得,“好好好,我陪着你还不行吗?”

  回到房间,艾浅浅整理好枕头被褥,然后冲慕翌晨说道:“快来睡觉吧!都累坏了!”

  慕翌晨却从艾浅浅的身后环住了她的腰,低下头附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爱妃,朕想你了,怎么办?”

  艾浅浅笑笑说道:“我这不就在你的身边吗?”

  慕翌晨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故意装傻是不是?”

  艾浅浅的脸倏地一下红了。

  “你赶紧好好休息吧,身上还有伤呢!”

  “是胳膊上的伤,又不是那里!”慕翌晨不依不饶,依旧在她的耳边呵气如兰,搅得她心神荡漾。

  “你……”艾浅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才好。

  慕翌晨将艾浅浅的身子翻转过来,然后抱着她坐下来。

  “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想你?”他的眼眸中透着深深的思念和眷恋。

  艾浅浅垂下眸子,不敢去看慕翌晨的眼睛。

  “我知道。”

  其实她也很想念他啊,但是却不敢给他打电话,只怕会让他分心。

  “那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呢?”

  慕翌晨小的十分邪恶。

  艾浅浅咬着唇,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来,在慕翌晨的唇上印上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然后就要迅速撤离,但是慕翌晨却搂着她的腰不放手。

  “怎么,就想要这样敷衍了事?老婆,你不爱我了!”慕翌晨皱皱眉头,满脸委屈。

  艾浅浅怔了怔,又来了,她总是抗拒不了那种祈求哀婉的目光。

  现在慕翌晨这个家伙吃定了她心软,一个眼神就能够将她秒杀。

  “那,你想要什么?”

  艾浅浅问得小心翼翼,因为她已经从慕翌晨的眸中捕捉到了一抹邪肆的笑痕。

  “爱妃,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慕翌晨笑得邪恶,他徐缓的覆上她的唇,辗转吸吮,用舌尖逗开她的唇长躯直入她甜美的嘴,轻触她微颤的小舌,诱哄她回应他。

  而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早已经牵引着她的小手覆上他的胸膛。那健壮结实的胸膛,细腻的肌理,还有那强健有力的心跳,都让她感到心慌意乱。

  他强烈的男性气息自赤裸的肌肤渗出,弥漫在空气中,充斥在她的呼吸道,令她好想偎进他温暖的怀抱。

  不经意指腹触及粗糙的绷带,她猛然回神。

  不行,他的手臂还受着伤,她怎么能就这样让他抱着她呢?

  “晨,你快放我下来,要不然,你手臂上的伤口会扯开的。”艾浅浅心中满是担忧。

  慕翌晨却不以为意的笑笑,“心疼我了?那就换你抱着我!”

  他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艾浅浅无奈,只好紧紧搂住了慕翌晨的脖颈,想要他的手臂放松下来。

  只是抬眸对上他的双眼,艾浅浅才警觉到他眼中的那两粗火焰已经燃烧的十分炽烈。

  “晨……你……”

  艾浅浅心中有些发慌,那样灼热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点燃了。

  “你现在是病人,不可以……”

  慕翌晨却打断了她的话,“我是病人,那你就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傻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他说话的同时,一只手早已经探入了她的衣服里面,抚摸着她那柔滑细腻的肌肤,还有那柔软高耸的丰盈。

  “宝贝儿,我想你,我想要你。我想要完完全全地在你的身体里面。”

  被他暧昧的言辞挑逗,艾浅浅只觉得面红耳赤,没防备的被托起,她惊呼一声,人已坐在他腰上。

  “晨,你的手臂……”艾浅浅心疼不已。

  刚刚他就那样用力抱她,手臂上的绷带又隐隐泛出殷红得血丝。

  “别乱动,不然伤口又流血了。”

  这个家伙,故意让她心疼是不是?

  慕翌晨却笑了起来,“心疼我了?好,我不动,换你来动!”

  艾浅浅只觉得两颊着了火,浑身战栗不已。

  忽然间,慕翌晨想到了什么,不由得皱皱眉头,“现在,我可以么?”

  艾浅浅心中一颤,顿时明白了慕翌晨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

  “嗯,只要你轻一点……”

  慕翌晨深吸一口气,放肆的手撩开她的裙子,手指慢慢滑向她的裙子里面,邪恶的手指挑开那一层薄薄的蕾丝小可爱,然后探入那柔软的花茎。

  艾浅浅只觉得心跳如擂鼓,一股股热流奔窜至她的四肢百骸。

  “晨……”

  艾浅浅低喘,怕碰到他伤口的双手不知放哪才好,揪着床单,****的拱起了背。

  慕翌晨低声喘息着,将那一层碍事的蕾丝小裤裤褪去,然后捧起她裙下的裸臀将自己的炙热昂扬一点一点深深埋入。

  他终于再度回到自己归属的地方,被她的花茎紧紧包裹着,身心全都是满足和愉悦。

  “宝贝儿,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这里,我好久都没有进来过了!”

  艾浅浅神智晕眩,所有礼教全抛到九霄云外,身体不自主的摆动起迎向他的炽热,感觉他在她体内悸动、涨满充实,狂喜冲击着她。

  “晨,我也……想你……”

  慕翌晨搂着她,闭上眼睛,感受着那种充盈和愉悦。

  他抱着她,慢慢律动着,温柔而又体贴,他只想慢慢享受这种身心交合的美妙感受,想要带着她一起奔向那愉悦的天堂。

  “宝贝儿,我爱你……”

  慕翌晨低声在她的耳边呢喃。

  “晨,我也……爱你……”

  配合着彼此的节奏,他们的身子完全属于彼此,愉悦的火花在周围炸开……

  慕翌晨紧紧拥着艾浅浅,只觉得整个人都充满了幸福喜悦。那种完全占有最深爱的人充实感受,让他觉得完完全全找到了最真实的自我。

  怀中抱着她,慕翌晨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

  那里,有他们两个人的爱清结晶,那是他们两个人想要用一生去呵护的宝宝。

  慕翌晨再艾浅浅的额头上印上一吻,“宝贝儿,我爱你。”

  艾浅浅也回吻了慕翌晨一下,甜甜一笑,“晨,我也爱你啊!”

  慕翌晨将下颌抵在艾浅浅的头顶上,然后搂住她的腰,完全将她圈入他的怀中,形成一个保护的姿势。

  怀中的她,还有她腹中的孩子,是他想要用心去守护的世界。

  “睡吧!”慕翌晨悠悠开口道,然后大手覆上她的发丝,柔柔摩挲着。

  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她陪在他的身边,天知道他的心中是怎样思念她。

  现在,终于可以拥着她入睡了,慕翌晨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全都是深深的满足。

  艾浅浅伸手将手臂搭在慕翌晨的腰上,甜甜笑着依偎进他的怀中,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晨,你也赶紧睡吧。我陪着你!”

  是的,她会陪在他的身边,一辈子都陪在他的身边,还有,他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