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80章
  慕翌晨感觉到艾浅浅的不安,不由得轻轻一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放心吧,傻丫头。不会有事的。”

  他的声音中透着沉沉的笃定和无比的自信,而唇角边的笑容也是那样从容和淡定。

  艾浅浅望着他,从他的笑容中找到了安慰的力量。心中想着,也许真的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但是,刚刚宋恩池的哭泣还有那声声哀怨的话语,却让艾浅浅感到心有余悸。

  她不敢想象,万一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万一所有的一切都……

  心中烦躁不安,艾浅浅真的不敢再去想。

  够了,她不能去想那些事情,那些莫须有的事情。

  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放。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到心中比较踏实。

  ………………………………………………

  病房中,宋恩池乖巧无比地守在亚瑟的身边,不敢再去触碰亚瑟的伤口。

  她从没有想到过亚瑟也会受伤。

  以前每次一起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亚瑟的身手总是那样灵敏迅速,简直就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嗯,对,就是狐狸。

  现在想想,亚瑟的确就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腹黑无比。

  别看平时总是那样正经严肃的模样,但实际上却是腹黑无比。

  明明早就对她觊觎已久,但是却毫不动声色,让她毫不设防,就那样一头栽进了亚瑟的温柔陷阱之中,再也无法抽身。

  而此时此刻,宋恩池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敢再去看亚瑟的脸。

  之前以为他死了,结果那样嚎啕大哭,还说出了那么多心里话,还那样大声地对他说“我爱你”。

  狡猾的家伙,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样做会吓到她吗?竟然还配合萧逸云那个家伙来哄骗她,害她都快要难过死了。

  只是现在,却是已经羞赧不已。

  尽管最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了,而且刚刚也在他的面前承认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但是,这一切还是太快了。

  真的是太快了,让她措手不及。

  坐在病床前,宋恩池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如何安置,而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才好。

  双手十指绞在一起,不安的缠绕着,心中满是翻涌的情愫。

  亚瑟望着宋恩池,看着她那张窘困不已的小脸,脑子里面回想着曾经的一切,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这个丫头,总是不让他省心。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而且整天跟萧逸云武修宇混在一起瞎闹腾,让他心中烦乱不已。

  而且以前的时候,她总是针对他,对他冷冰冰的,而对萧逸云和武修宇那两个家伙却总是笑嘻嘻的,二哥三哥叫个不停,那般亲密。

  天知道他的心中对此介意了多久,似乎在那个丫头的心中,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而那两个家伙才是她最重要的人一样。

  尽管前段时间,他实在是克制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份冲动,完完全全占有了她,将她完全变成了自己的女人,但是她却始终不肯对他说那最重要的三个字。

  这些天来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也一直在想念着她,不知道她的心中对他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知道她的心中有他,但是却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所以,他想要得到她确定的,毫不犹疑的回答,他想要完完全全拥有她的身心,而不紧紧是身子。

  如果不是他先下手,而是萧逸云或者是武修宇,那么她会不会也像那天那样将自己的身子完全交付于他们呢?

  亚瑟不敢去想。

  男人的心,有时候比女人还要小。

  这一点,亚瑟承认。

  他想要完完全全进入宋恩池的心中,完完全全占有她的心,让她的心中只有他一个男人,他想要成为她生命中的唯一。

  这次突袭任务很是顺利,但是在撤离的时候,他却大意轻敌了,判断失误,落进了陷阱之中。

  要不是老大及时飞身扑过来将他拉开,现在他早已经呜呼哀哉了,哪能像现在这样只是受到些皮肉伤!

  他亚瑟还从来都没有像这一次这样失误过。

  而失误的原因就是他的归心似箭。

  他太想早点回到家了,太想早点结束任务了。

  因为脑子里面那个柔美的身影一直在召唤。天知道他又多么想念她。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老大和萧逸云没有少奚落他,但是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他们何尝不明白他的心事?

  还是萧逸云那个家伙想出了这个主意,来迫使宋恩池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天知道,宋恩池在他的身边哭泣,搂着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的心中有多么激动,多么兴奋,他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哪怕就是真的死了,也死而无憾了。

  只是,没有想到真的吓到了宋恩池,这一点,让亚瑟深感愧疚。

  而现在,宋恩池为了他对萧逸云大打出手,却让亚瑟感动不已,心中更是深深的满足。

  原来,那个丫头的心中爱的就是自己,而萧逸云……靠边站了!

  兄弟,不过要怪我过河拆桥,没有办法,只能委屈你啦!

  “咳咳”亚瑟咳嗽了一声,宋恩池连忙抬起头来望向他。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视线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眸子,还有那张略显憔悴但是依旧俊美的面庞,宋恩池的心中满满的全都是心疼。

  亚瑟微微眨了眨眼睛,望着他那张绯红的小脸,轻声一笑,“怎么,不敢看我了?”

  “才没有!”宋恩池垂下眸子,避开亚瑟的视线,小声说道。

  “明明就是在害羞嘛!”亚瑟笑着,伸手握住宋恩池的手,“现在变得像个女人了,不错不错。”

  宋恩池脸上一热,“说什么啊,我本来就是女人。”

  亚瑟笑笑,将她的手拽过来,放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是是是,你本来就是女人,但是却是个迟钝的女人。到现在才肯承认你对我的感情。”

  宋恩池咬着唇,沉默不语。

  “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你岂不要……”

  “呸呸呸,乱讲。”宋恩池小脸红扑扑的,气恼不已,捂住亚瑟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亚瑟幽幽一笑,拿开她的手,“老婆,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