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9章
  之前的时候,心中一片慌乱,再加上宋恩池的哭声,她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仔细观察慕翌晨,心中全都是一片沉痛。

  而现在……

  艾浅浅慌忙握起慕翌晨的手,但是慕翌晨却将手臂从她的手中抽出来。

  “没事的,别担心,那是亚瑟的血染到衣服上了。”

  慕翌晨轻描淡写地说道,眉宇间荡漾着温柔的笑意。

  艾浅浅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依旧固执地将他的手臂拽过来,然后轻轻挽起他的衣袖。

  果然看到他的小臂和手肘处都有擦伤,有的地方血液已经凝结,有的地方却依旧有丝丝鲜血渗出来。

  艾浅浅的身子颤了颤。

  果然,他也受伤了!

  胸口一紧,心就疼了起来,紧接着,眼泪顿时落下来。

  她闭上眼睛,想要挡住那不断滚落的而眼泪,但是却止不住。她知道慕翌晨是不想让她担心,但是,她却不希望他有任何隐瞒。

  那样的话,她会更担心的。

  轻轻握着慕翌晨的手,艾浅浅哽咽地问道:“疼吗?”

  慕翌晨却笑了,深邃的眸中星光灿烂。

  他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头顶,顺着她那柔长的发丝摩挲着,然后将她搂进怀中。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艾浅浅心中一酸,“你骗人。”

  “那好吧!很疼!”慕翌晨幽幽说道。

  艾浅浅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我带你去找医生包扎伤口。”

  慕翌晨摇了摇头,“不用。一点点小伤,用不着的。你难道觉得你男人我真的那么没用吗?”

  “……”艾浅浅无语了。

  “那也不行,万一伤口感染了怎么办?”艾浅浅依旧坚持着。

  慕翌晨没有办法,只好冲萧逸云示意,让他在病房门口守着亚瑟,然后便跟着艾浅浅离开了。

  萧逸云站在病房门口,看着慕翌晨跟爱浅浅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深深感慨。

  他们老大遇到大嫂,百炼钢也都化成绕指柔了。

  而亚瑟在宋恩池的面前,竟然也会流露出那么温柔而又孩子气的那一面。

  萧逸云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次他们的行动让对方受到重创,但是亚瑟也险些将命搭上,幸亏他们老大在,要不……

  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百无聊赖,又不敢再踏入病房一步,现在老大和大嫂离开了,没有人罩着她,宋恩池这个记仇的小丫头还不将他往死里整?

  他真的要疯掉了。

  现在,身边的男人都掉进了温柔乡中,有美人在怀,而他呢?

  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啊!

  其实自己的身上也有受伤啊,但是却没有人关心一下。

  一想到自己这个闪闪发光的大灯泡在这里杵着,而且受了伤还没有人理会,萧逸云心中隐隐有些酸涩,真的很想找个人安慰一下啊。

  忽然间,萧逸云想到了武修宇。

  那个家伙,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电话拨过去,那边传来武修宇冷冷的声音。

  “正忙着呢,没事儿别来烦我。”

  “别这么凶嘛!”萧逸云呵呵笑着,一脸妩媚,“三儿,跟你商量个事情!”

  那边武修宇皱了皱眉头,“别叫得这么肉麻兮兮的,你故意恶心我是不是?。看来你跟你的排行一样,都那么二。”

  萧逸云被武修宇这一句话给噎住,半天无语。

  居然说他二!

  “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有事跟我商量吗?”

  武修宇见萧逸云沉默,不由得微微蹙眉,他不知道那边萧逸云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这厮一般情况下没事儿不会给他打电话,不过每次一打电话总是会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

  萧逸云叹了口气,“亚瑟受伤了,老大也受伤了。”

  “什么?”武修宇那边震惊无比,“该死,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萧逸云呵呵笑着,“放心好了,他们俩现在都好好的,而且都有美人在怀,用不着你担心。”

  武修宇拧眉,“我要回去看看他们。”

  萧逸云摆摆手,“不用不用,你真的不用担心他们两个人。安心处理好你手头上的事情就好,这里有我们呢!”

  是萧逸云一般情况下不会骗他,所以他说没事,那就是真的没事。

  武修宇松了一口气,却听到萧逸云说道:“三儿,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可怜?为什么同样都受伤了,老大跟亚瑟都有女人陪着,而我却是孤孤单单没人理睬?都没有人关心我一下!”

  武修宇挑眉,“所以,你想让我安慰你一下?”

  萧逸云眸子里面顿时荡漾着绚烂妖娆的流光。“知我者,三儿也!”

  “等等,你说,亚瑟身边也有女人照顾着?是谁?该不会是宋恩池那个丫头吧!”

  武修宇没有跟他计较他称呼自己为“三儿”的事情,而是问到亚瑟跟宋恩池的事情。

  “对啊对啊,要不是我跟老大帮助亚瑟用炸死这一招来骗那个丫头,她才不肯承认自己喜欢亚瑟呢!现在好了,他们两个人好了,我这个出谋划策的军师倒成了千古罪人了。我冤枉啊我!”

  武修宇笑笑,“那丫头的性子你有不是不知道,活该,谁让你骗她!”

  “喂喂喂,那亚瑟是主角啊,再说了,还有老大的份儿呢,为什么他不找亚瑟算账?为什么他不找老大算账?不公平啊,就会挑软柿子捏。”萧逸云大吐苦水,那张俊朗的脸上愁云惨淡惨不忍睹。

  武修宇却在电话那边乐了。

  “嗯?软柿子?你吗?这个比喻不错。既然是软柿子的话,摸起来手感会很好吧!让我想一想,你哪里像软柿子了?”

  萧逸云的脸又黑了下来。

  本想打电话给下武修宇寻求一下心理慰藉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也拿他开涮。

  “你找死是不是?”

  萧逸云吼道。

  但是,武修宇却不慌不忙慢慢开口道:

  “云,你看,现在咱们四个人之中,亚瑟跟那小丫头走到一起了,就剩下你我形单影只了。你看看他们两个人的代号,一个叫‘风’,一个叫‘雪’,摆明了就是注定要‘风花雪月’一场。而咱们两个人呢,一个叫‘云’,一个叫‘雨’,云.雨……云.雨……要不……云,你就从了我吧!”

  武修宇的口气平平淡淡不慌不忙,但是萧逸云却听得心惊胆战,惊得差点跳起来。

  “滚,你诚心恶心我是不是?”

  “哈哈……”那边武修宇笑得快要喘不上气来,“云,开个玩笑就把你吓成这样子,原来你的胆子这么小啊,亏我以前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切!”

  萧逸云无语了。

  今天真的是邪了门了,他真的是受尽了欺凌,无处伸冤啊,就连武修宇那个小子也开始拿他开涮了。

  “这样玩我有意思吗?你小子,别让我见到你,等你下次回来,看我怎么修理你!哼!”

  萧逸云气哼哼地挂断了电话,一屁股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反了反了,现在他这个排行第二的人,竟然镇不住老三了!

  现在可真的是四面楚歌啊!

  人生真悲催啊!

  …………………………………………………………

  艾浅浅陪在慕翌晨的身边,看着医生准备所有的器具和药品。

  碘酒,双氧水,镊子、酒精棉……

  艾浅浅的身子绷得紧紧的,她看不得这样的场面。

  但是,现在,她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医生的手,看着他帮慕翌晨清理伤口。

  慕翌晨扭过头去,却看到她那张小脸上满是凝重的神色,不由得微微蹙眉,伸出另一只手臂,大手遮挡住艾浅浅的眼睛。

  “别看了。”

  但是艾浅浅却推开了慕翌晨的手,“没事,我不害怕。”

  慕翌晨唇角微微勾起,又抬手遮住她的眼睛。

  “我知道你不害怕,但是我怕吓到咱们的孩子。”

  艾浅浅一怔,紧接着心中酸酸涩涩的。

  手不由得抚上自己小腹,是啊,孩子……

  闭上眼睛,艾浅浅伸手握住慕翌晨的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淡淡一笑,“晨,答应我,为了我和孩子,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慕翌晨点点头,望着身边这个倔强而又坚强的女人,眸子里面凝满了温柔的笑意。

  “傻瓜,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医生看着慕翌晨和艾浅浅如此伉俪情深的模样,不由得感慨一声。

  “只是擦伤而已,没那么严重。他是男人嘛,男人哪有身上一点都不受伤的?瞧你们两个人,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艾浅浅的心中又是一紧。

  握着慕翌晨的手力道不由得也加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