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8章
  宋恩池看到那床上躺着的人,还有那蒙在他身上的床单,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痛的,那种彻骨的寒冷刺穿了她的心肺。

  身子如同落叶一般颤抖着,而那双手微微抬起来,想要掀开那盖在亚瑟脸上的床单,但是,手却抖得厉害,根本就无法握住那床单的边沿。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难过,她猛地扑身上前,紧紧抱住亚瑟的身子,眼泪滚滚落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亚瑟,为什么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离开?为什么?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对你说呢,你回来,你回来,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宋恩池的声音中满是凄凉无助,又苦又涩,眼泪泉涌一般。

  她的脸紧紧贴在亚瑟的身上,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回应。一颗心,顿时像是被撕扯开来一般疼痛。

  他们只不过才封开了一个多星期而已,但是却没有想象到,再见面的时候,竟然已经天人永隔。

  早知道会这样的话……

  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她绝对会早一点儿坦白自己的心意。

  她还记得,那天从中餐馆出来,亚瑟将她送回家中。

  那个时侯,亚瑟揽住她的腰,想要她对他说一声“我爱你”,但是,她却拗着性子死活不肯说。

  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来的太快了,一时之间她还感到无所适从。而那天他更是不顾她还是第一次而又疯狂的要了她一次。她的身子好痛,而心中更是羞赧无比。

  第一次的慌乱无助,第一次的羞涩悸动,第一的心情……总是那样复杂,那样别扭。

  于是,她一句话都不跟他讲,小脸上气鼓鼓的。

  最后,亚瑟只是轻轻笑着,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就离开了。临走时,他对她说要她好好休息,老大那边,他会帮她请假的。

  宋恩池答应了,因为当时的那种样子,她在面对亚瑟的时候都已经极其不自在了,更无法去面对别的人。所以她留在了家中。

  只是没有想到,在家中休息,得到的却是老大派她去照顾大嫂的任务。

  他们两个人,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再见面。

  亚瑟很忙,每天只能抽空给她打个电话,在电话中,他总是想要她亲口对他说一声“我爱你”,只是,她却一直都不肯说。

  那三个字,真的很难说出口。

  可是现在,他已经听不见了。

  宋恩池伸出手,轻轻掀开那雪白的床单,亚瑟那张俊美的脸慢慢露出来。

  那浓密的黑发,俊朗的眉宇,还有那被纤长的睫毛遮挡住的深邃眼眸,只是,再也争不开了,再也看不到她哭了。

  宋恩池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

  “亚瑟,你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既然爱我,为什么还要这么狠心离开我?为什么抛下我一个人,为什么?”

  她伸手,抚上他的面颊,心疼不已。

  才短短一个多星期没有见面,他的面庞就已经憔悴了许多,而下巴的胡茬也冒出来了。

  但是现在,他就这样静静躺在这里,毫无声息。宋恩池的心抽搐着,泣不成声。

  “亚瑟,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我?为什么?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对你说呢,我真的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对你说。我想跟你在你一起,真的想要跟你在一起。你不是一直都想听我亲口对你说我爱你吗?我说,我说,亚瑟,我爱你,我爱你爱你爱你……”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的眼睛里面落下来,而泪花早已经将她的视线挡住,她闭上眼睛,那种绝望无助的感觉攫住了她,让她痛不欲生。

  她伸手搂住亚瑟的肩膀,使劲摇晃着他的身子,“亚瑟,你给我起来,起来啊,我不准你就这样丢下我,我不准……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给我起来啊,起来……”

  就在这时候,宋恩池听到一声闷哼,紧接着那低沉沙哑却又万分熟悉的声音悠悠响起。

  “老婆,别摇了,再摇的话,骨头都要被你摇得散架了!”

  那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柔情,却又带着万分的眷恋和满足。

  正在哭泣的宋恩池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之后,身子陡然一僵。

  紧接着,她感觉到有双大手从那雪白的床单下伸出来,然后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猛地停住了哭泣,然后睁大眼睛,却无意间对上了亚瑟那双熟悉的却又充满了戏谑和玩味的深邃眼眸。

  她一时间感到有些恍惚了,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实的情景。

  亚瑟……亚瑟竟然睁开了眼睛,而且还在跟他说话,一时间,宋恩池忽然觉得整个天空都变得一片明亮。

  她猛地俯下身子将他紧紧搂住。

  “亚瑟,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

  她紧紧抱着他,不肯撒手。

  不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她都已经无暇去思考,她只想紧紧抱着他,跟他在一起。

  身后,那双大手环住了她的腰。

  “不想让我丢下你吗?那就再说一次……你爱我!”

  低魅幽沉的声音低低响起。

  宋恩池已经完全沉浸在亚瑟“活”过来带给她的喜悦之中,早已经无暇去分辨去思考。

  “亚瑟,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唯恐他再丢下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话,满是深情,满是幽怨,满是委屈,却又,那样坚定毫不犹豫。

  “真乖,早这样的话不就结了?”戏谑的声音穿透了她的耳膜。

  宋恩池抬起头来,凝住眼前那张俊脸,还有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

  那一瞬间,她终于醒过神来。

  原来,他没死!

  萧逸云跟慕翌晨竟然合起伙来骗她!

  这一出“请君入瓮”演得还真好啊!

  顿时,宋恩池火冒三丈。

  “你……你这个大骗子!我讨厌你!”

  宋恩池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阴云,她转身就要走,但是却被亚瑟握住了手臂,一把扯进了怀中。

  “别走!”亚瑟搂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头埋进她的颈间,轻嗅着她的发香。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宋恩池的眼泪倏地落下来,她放声大哭起来,伸手捶打着他的胸膛。

  “大坏蛋,大骗子,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刚刚我的心里有多难过,你知不知道,刚刚我有多么害怕,你知不知道……唔……”

  话还没有说完,宋恩池的唇便被亚瑟深深吻住。

  万般怜爱的吻,充满了深浓的爱意,辗转缠绵。

  “咳咳……”

  正当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时候,却有很不识相的咳嗽声传来,打断了亚瑟跟宋恩池的缠绵。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哈……”

  萧逸云坏坏笑着,扫了一眼病床上的亚瑟,还有被亚瑟拥在怀中的宋恩池。

  宋恩池听到萧逸云的声音,忽然间醒过神来。

  糟糕啊,她竟然忘记了,老大、二哥还有大嫂都站在门外呢,而病房的门,似乎根本就没有关上!

  宋恩池心中一惊,顿时只觉得自己窘迫不已,她真的想要跳黄河了!

  她没敢回头,离开将绯红的小脸深埋进亚瑟的怀中。

  天哪,真的是丢死人了!

  她宋恩池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般丢脸过!

  而亚瑟则是瞪着眼睛望向萧逸云,恨声道:“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非礼勿视’吗?”

  萧逸云却耸耸肩膀笑着说道:“拜托,这里是公共场所还不好?再说了,你们连病房的门都没有关上,这部明摆着想要请我们大家欣赏这缠绵悱恻的一幕吗?”

  亚瑟的脸黑了黑。

  这个该死的家伙,什么进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进来。

  现在弄成这个样子,宋恩池这个丫头心中八成会有阴影。

  “难道你就不会先敲敲门吗?”

  “敲门?哦,对了,我忘记了。要不,我先出去,你们重来一遍,我再敲门进来。”

  萧逸云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爽,平时总是被亚瑟的那张臭脸弄得心情抑郁,而现在,看到亚瑟吃瘪,他还真的很有一种复仇的快.感呢!

  “谁让你现在进来的?”

  亚瑟搂着宋恩池,不满地瞪着萧逸云。

  萧逸云却大大咧咧坐在了病床的边上,“喂,拜托,你可别过河拆桥啊!这个主意还是我帮你出的呢!要不是我,你能这么快抱得美人归?”

  萧逸云话音刚落,却见到原本藏在亚瑟怀中的宋恩池猛地转身,从亚瑟的怀中钻出来。那双黑葡萄般的眸子紧紧凝视着萧逸云,却满是怒意。

  “好哇,原来是你怂恿他的!萧逸云,你简直是罪不可恕!太可恶了!”

  萧逸云一怔,还没有来及看清楚,宋恩池已经一掌挥来,萧逸云连忙跳起来,朝着病房外面跑去。

  “老大,救命啊!杀人啦!”

  宋恩池却不肯放过萧逸云。

  这个杀千刀的家伙,居然想出这样的馊主意来哄骗她,害她掉了许多的眼泪不说,还差点被吓个半死。

  天知道,刚刚那会儿她真的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若是亚瑟真的不在了,她也不想再继续活下去了。

  萧逸云跑到走廊上,躲在慕翌晨的身后,

  “老大,救我,救我!”

  其实若是真的论身手,宋恩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萧逸云现在哪里感动宋恩池一根汗毛?

  亚瑟绝对会杀了他的!

  以后啊,他跟武修宇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原本排在他们后面的小妹妹,现在竟然荣登到亚瑟枕边人的地位了。

  他跟武修宇的日子……啧啧……惨喽……

  宋恩池追上前来,却看到萧逸云躲在慕翌晨跟艾浅浅的身后,不由得又气又恨。

  “萧逸云,是个男人的话就给我出来,别躲在老大跟大嫂的后面当缩头乌龟。”

  萧逸云撇撇嘴,“你以为我愿意?我这还不是为了解救亚瑟与水深火热之中?要不是我想出了这么一出戏,你肯承认你对他的感情吗?你能弄明白你对他的心意吗?”

  “我……”宋恩池哑口无言。

  的确如此,若是没有今天的这一出,宋恩池绝对不会意识到,亚瑟在自己的心中,早已经如此之重要。

  他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早已经融入了自己的血脉之中。

  “宋恩池,赶紧回去照顾你家亚瑟吧!别以为云真的在骗你,亚瑟真的受伤了,不信你去瞧瞧!”

  慕翌晨一直没有开口,现在终于说话了。

  只是,他这一句话,却又差点吓得宋恩池魂飞魄散。

  二话不说,又转身回到了病房里面。

  萧逸云见到凶神恶煞的宋恩池回到病房,不再追究他的责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老大,我今天算是见识到女人的厉害了!以后啊,我打死不找女人!”

  慕翌晨白了他一眼,“怎么,难道你想找男人?你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癖好?”

  萧逸云的脸白了又黑,黑了又白。

  艾浅浅却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刚刚的宋恩池的哭声让她心疼不已,眼泪也落下来。

  还好慕翌晨及时告诉她亚瑟没什么大碍,她才放松下来。

  这时候,艾浅浅才低下头看到慕翌晨的胳膊,却发现他的衣袖上隐隐泛着血迹,不由得惊呼一声:

  “晨,你也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