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7章
  亚瑟听到慕翌晨问话,眸中掠过一抹清幽的光芒,沉声说道,“她……她回家了。”

  “回家了?”慕翌晨不解,“我们都还在这里,她怎么就回家了呢?是不是你得罪她了?”

  亚瑟深吸一口气,慢慢开口道:“老大,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情?”

  “有什么话赶紧说,别这么婆婆妈妈的。”

  慕翌晨淡声道,他只是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打量着亚瑟,眸中充满了玩味的神色。

  “关于宋恩池的?”

  慕翌晨一语中的。

  亚瑟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什么事情你就赶紧说吧,这里又没有外人。”

  亚瑟也知道,大嫂并不算是外人。

  慕翌晨看了一眼身边的艾浅浅,她也正疑惑地望着亚瑟。

  宋恩池没有跟着他一起回来,出乎他们的意料。

  而萧逸云扫了一眼亚瑟,又怯怯望向慕翌晨,心中叨念着,千万别出什么乱子,这一次,可没有他的事儿啊!

  想到宋恩池风风火火的样子,就像是一枚火辣辣的小辣椒一样,现在少了她,总觉得一下子平淡了好多。

  其实两个人偶尔吵吵闹闹,也真的挺不错的,最起码能活跃气氛,娱乐大家的身心。

  艾浅浅却有些担忧。

  慕翌晨临走的时候说,让他们两个人分出个高低胜负,要不然就不准回来。

  该不会……该不会是小池真的跟亚瑟打了一架,然后输掉了,就不好意思回来了呢?

  她……有没有受伤?

  不过,亚瑟对小池如果交手的话……他应该不会玩真格的吧!

  艾浅浅一时间想不清楚。

  亚瑟抿唇,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温柔。

  “老大,我回来,是想要帮她请个假。”

  慕翌晨唇角微勾,“请假?为什么突然要请假呢?”

  “亚瑟,小池没事吧?”艾浅浅心中一惊,小池该不会真的受伤了吧!

  亚瑟听到艾浅浅发问,脸上微微有些变色,但是却摇了摇头。

  “大嫂,她没事。”

  亚瑟示意艾浅浅放心,然后转过脸去望着慕翌晨,“老大,时间不会太长,两三天就够了?”

  “两三天?”慕翌晨望着亚瑟的脸,身子向前一探,然后站了起来,“是亚瑟,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

  慕翌晨的的话明明是个疑问句,但是他却用了极其肯定的语气。

  亚瑟脸色一僵,“我……”

  这种事情,本就是极为隐私的,如果只是当着老大跟萧逸云还好,而现在,当着大嫂的面,让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没有。”亚瑟抿了抿唇,敛了敛眸子。

  慕翌晨慢慢悠悠走到亚瑟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勾唇一笑,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出息了啊!”

  亚瑟一怔,紧接着面部线条绷得更紧了。

  慕翌晨的这句话什么意思……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慕翌晨转身,走到艾浅浅的身边,温柔一笑,“你不是说,自己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吗?想不想让宋恩池那丫头陪着你?”

  艾浅浅一怔,不明白慕翌晨究竟是什么用意,但是却看到慕翌晨的眸中闪烁着一抹邪肆的玩味。

  忽然间,艾浅浅明白了,于是连忙配合地点点头,“好啊!”

  慕翌晨笑着,幽幽说道:“那就这样定了。三天之后,宋恩池的新任务就是,寸步不离地陪着你。”

  这回,艾浅浅傻了。

  寸步不离啊!

  这意味着什么?

  “晨,你什么意思?”

  慕翌晨笑笑,温柔地说道:“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你的身边呢,也需要有人照顾。别的人照顾你我不放心,宋恩池那丫头……你也很喜欢她,不是吗?所以我才将她调到你的身边,等我忙完了,她就可以归队了。”

  艾浅浅心中一紧。

  想要开口发问,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萧逸云站在一旁,瞅着亚瑟。

  刚刚老大说三天之后要将宋恩池调到大嫂的身边去照顾她的时候,亚瑟的那张脸上,表情还真的是生动至极啊!

  萧逸云不由得开始偷偷乐着,看着亚瑟吃瘪,他可真的是感到大快人心啊!

  因为宋恩池那个丫头,亚瑟没有少给他和武修宇脸色看。

  一旦他们在一起说笑打闹,亚瑟总是会臭着一张脸,然后他们“云雨“两兄弟的日子就会变成阴云暴雨。

  宋恩池的身上似乎已经贴上了“亚瑟专属,他人勿碰”的标签,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那个笨丫头却好像榆木脑袋死活都不开窍。

  他们见状,只好做罢。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可巧老大这边有任务,所以武修宇那个家伙忙不迭离开了,而他也回到他们的那个秘密基地去监视敌人的行动。

  没有想到今天他们自己找上门,结果在他的地盘,那两个人也不让人省心。现在好了,老大终于大发慈悲,将宋恩池调到大嫂的身边去了。

  这下子,没有了宋恩池这个导火索,亚瑟就不会再对他跟武修宇两个人摆脸色看了吧!

  不过,萧逸云心中你哽咽在暗暗想着,老大这一招还真的是绝了!

  简直就是棒打鸳鸯啊!

  这次的情况非同以往,如果想要将事情彻底摆平,恐怕需要的时间还不短呢!

  这岂不是意味着,亚瑟很长时间都不能见到宋恩池吗?

  要是亚瑟见不到宋恩池的话,说不定脾气会变得更差啊~!

  完了完了……

  萧逸云额头上满是黑线。

  ………………………………………………………………

  三天后,宋恩池光荣上岗,陪吃、陪喝、陪聊……最后一项重要任务就是……陪睡。

  这实际上,宋恩池却是艾浅浅的贴身保镖。

  慕翌晨有事情要处理,所以又飞到国外去了,而艾浅浅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了。

  一开始,跟宋恩池在一起,两个女人嘻嘻哈哈天南海北侃大山,但是时间长了,见不到慕翌晨,艾浅浅的心中,却很是想念他。

  现在,宋恩池不再叫艾浅浅大嫂,而是直接称呼她的名字了。

  因为艾浅浅说,一直叫她大嫂会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很老了,所以还是叫她的名字比较亲切。

  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宋恩池才不再总称呼她大嫂,而是直呼她的名字。

  不过,现在是因为他们的老大不在这里,所以她才敢这样造次,等到老大一回来,她立马就会将称呼改回来。

  宋恩池递过来一个苹果。

  “浅浅,要不要吃苹果?”

  艾浅浅摇了摇头。

  现在没有什么胃口。

  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艾浅浅只觉得有些度日如年。

  “小池,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那个“他”指的是谁,宋恩池自然是明白的。

  只是,她却根本就不知情。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被老大指派到了你的身边,就是要全心全意照顾好你。不过,你放心啦,老大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以前……也经常这样吗?”艾浅浅的口气中满是担忧。

  宋恩池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嗯,以前老大每个星期都要往外飞。不过这段时间已经好多了,都是因为你在,所以老大才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们去处理。不过现在……”

  宋恩池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说错了。

  于是连忙改变话题,“浅浅,你放心吧,我们老大可是上帝!上帝是无所不能的。”

  艾浅浅听到宋恩池将慕翌晨比喻成上帝,扑哧一下乐了。

  “你这个丫头,上帝会是他那个模样吗?”

  宋恩池撇撇嘴,“不要以为上帝是个糟老头子,也没准上帝就是像我们老大一样帅的帅哥呢!”

  艾浅浅笑着调侃道:“难道你不希望上帝是像亚瑟一样的帅哥吗?”

  宋恩池皱皱眉头,“他,才怪!整天冷着脸,上帝哪有他那样冷冰冰的?”

  只是,在说话的同时,眸中却泛起了丝丝柔情,而唇角却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小池,你就嘴硬吧你,明明喜欢他的,却还不肯承认。”艾浅浅瞅着她,微微笑着。

  宋恩池来到她身边的那一天,艾浅浅就发现了宋恩池的异样反映。

  尽管言行举止都没有改变,但是,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那么一种淡淡的温柔。偶尔她也会发呆,只是发呆的时候,嘴角也是带着笑意的。

  那分明就是恋爱中的人才会有的表情。

  而艾浅浅更是无意间看到了宋恩池脖颈上的那淡淡的草莓。

  尽管已经淡了许多,不太明显,但是她还是顿时明白了。

  小丫头恋爱了,而且对象分明就是亚瑟。就算她不承认,艾浅浅也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现在想想,慕翌晨将宋恩池放在她的身边分明,就是故意的。

  没有想到慕翌晨那家伙也会做这样的事情,真够损的。

  只是,不知道现在亚瑟怎么样了。

  这时候,宋恩池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连忙接通电话,但是在听到对方说了几句话之后,眸中的神色一凛。

  艾浅浅心中一慌,“出什么事了吗?”

  宋恩池扭头看了艾浅浅一眼,连忙挂断了电话。

  “哦,没事。”

  艾浅浅心中一紧,连忙握住宋恩池的胳膊。

  “小池你别瞒着我了,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他出事了?”

  宋恩池咬着唇,拼命克制着眸中的泪花,不让它滚落下来。

  “老大没事,真的没事,你不要担心了。”

  宋恩池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她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

  不是慕翌晨……

  艾浅浅的心倏地放松下来,但是……难道是………

  “是……亚瑟出事了吗?”

  艾浅浅只觉得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宋恩池深吸一口气,“刚刚二哥打电话告诉我,说……他说亚瑟受伤了。我……我想回去看看他。”

  “好,我陪你一起去。”艾浅浅忙不迭得说道。

  下楼跟慕老爷子打了声招呼,艾浅浅就跟宋恩池一同出门。

  “我开车吧!”艾浅浅看着宋恩池依旧还有些激动,放心不下。

  宋恩池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

  当两个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宋恩池却不敢向前走了。

  “小池,为什么不走了?”

  已经到病房门口了,艾浅浅见宋恩池止步,不由得一怔。

  但是宋恩池却紧紧握住了艾浅浅的手,攥得她有些疼。

  “浅浅,我……我害怕……万一……万一……”

  宋恩池的眼睛里面早已经噙满了晶莹的泪花。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慕翌晨和萧逸云从里面走出来,看了宋恩池一眼,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萧逸云低声说道。

  “你来晚了。”

  犹如晴天霹雳在头顶上爆炸,宋恩池只觉得头上一片眩晕。

  艾浅浅连忙扶住了她,宋恩池才没有倒下去。

  “不,不要……”

  宋恩池摇着头,泪水顿时滚滚落下来。

  她推开慕翌晨和萧逸云,冲入了病房。

  却看到病床上的人身上蒙着雪白的床单,一动不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