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6章
  宋恩池依偎在亚瑟的怀中,整个人都娇软无力,而身子上面还氤氲着一片娇羞的粉色。

  亚瑟搂着猫咪一样乖巧听话的宋恩池,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那个伶牙俐齿乖张无比的小野猫,现在竟然竟然被驯服了,而且,已经成为他的女人了。

  现在,那种充盈而又踏实的感觉在胸腔中慢慢弥漫开来,亚瑟心中满是深深的满足。

  就算是她跟萧逸云和武修宇那般亲近又如何?他们的关系也仅仅止步于此。而现在,她跟他之间的关系,却已经不同以往了。

  以前,她从来都不像称呼萧逸云和武修宇那样称呼他,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她已经喊了一个他最喜欢听到的称呼,那就是“老公”。

  一想到她称呼他为“老公”时,那种妩媚那种温柔那种渴望那种期待,他又开始心神荡漾。

  亚瑟仰起头来,下颌抵在宋恩池的头顶上,大手抚摸着她的发丝,那种柔顺光滑的感觉,是那样真实。

  忽然间,亚瑟感觉到颈窝处一片温热,连忙抬起她的小脸,却发现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怎么了?”他不安地问道,而那张俊脸上也满是疑惑不解的神色,更多的,却是担忧。

  “你……你放开我!”

  宋恩池推拒着他的胸膛,眼中含着泪,脸上满是委屈。

  现在,她终于清醒过来了,也彻底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跟亚瑟……做.爱了。

  这算什么?

  他们两个人是情侣吗?

  不是。

  是夫妻吗?

  更不是。

  但是,他们却做了那种男人和女人之间最亲密的事情。

  诱哄加上高超的调.情,让她根本就无法拒绝,还被他逼着叫他“老公”。

  宋恩池只觉得羞愧不已,现在真的没脸见人了。

  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跟亚瑟的身上,而他们两个人之前明明就是“相看两生厌”的啊!

  谁都看得出来,亚瑟跟她之间简直就像是水火不容一般,但是现在……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不清不楚地没了!

  却偏偏是给了他!

  他们以后该怎么相处?

  宋恩池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被颠覆了,一切都变得混乱不堪。

  她扭动着身子,却发现他依旧深埋在她的体内,顿时又羞又气。

  “亚瑟,你出来!”

  亚瑟却伸手环住她的腰,按住她的身子,不让她乱动,不然的话,他可不敢保证那昂扬的斗志会不会在瞬间被她唤醒。

  “为什么哭呢?”他低下头,勾起她的下颌,然后吻上她的脸颊,吻去她的而眼泪,“怎么,不喜欢?”

  他不明白她的眼泪从何而来,刚刚,他明明已经感觉到,他们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那醉人的巅峰,那种心灵和身体的震颤是同步的。他们两个人一起,到达了高.潮。

  那种滋味太过美妙,亚瑟心中满是深深的眷恋和满足。

  只是,他却不懂,为什么她会落泪。

  “别哭了,乖啊……”亚瑟低声哄着她,但是她的眼泪却越来越多。

  “亚瑟,我讨厌你!”

  原来,她的身体里面竟然潜藏着这么放.浪的一面,原来,她竟然也会在他的引诱之下那样羞人那样不顾廉耻地吟哦。

  刚刚的那个女人,哪里是她宋恩池?

  那种不为人知的一面,让她感到羞耻,更是无限憎恨。

  她竟然还祈求着他给她更多的爱抚,她竟然想一个放.荡的女人一样渴望着男人的宠爱。

  刚刚从镜子中看到的那一幕,在脑海中盘旋着,她惶恐不已。

  该如何是好?

  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现在的这种状况,她只想要逃。

  “亚瑟,你放开我!”

  她避开他的眼睛,推拒着他的胸膛,想要跟他保持距离。

  但是他的胳膊却同铁条一般坚硬结实,她挣脱不开。

  “亚瑟,放开,别让我恨你。”

  她低敛着眉,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唯恐在他的眼中看到鄙薄和不屑的神色。

  但是,下巴却被他强行抬高,而她不得不跟他对视。

  她眨眨眼睛,却看到他的双眸中满是深邃幽魅的雾霭,迷离而又朦胧,她看不真切。

  脸上顿时又开始发烧,在他那样的注视之下,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又是一片燥热。

  “放开我,还有,不许看我!”

  宋恩池伸手,想要掰开亚瑟的手腕,想要挣脱开他大掌的箝箍。

  亚瑟的力道很大,宋恩池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无济于事。

  就在她狠狠心低下头想要咬上他的手腕的时候,亚瑟却忽然松开了她。

  亚瑟轻轻叹息着,下一秒却又将她搂紧自己的怀中,那厚实健壮的胸膛紧紧贴着她那柔软的双峰,那样密切,没有一丝缝隙。

  宋恩池闷哼一声,该死,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她都快要被他勒死了。

  “你干嘛啊,放开我!”

  宋恩池挣扎,但是却无效,而那抗议的声音却也变得娇软无力,就像是猫咪在轻哼一样。

  亚瑟一只手臂搂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轻轻捧着她的后脑勺,柔柔摩挲着她那柔顺的长发,叹息一声。

  “宋恩池,你这个折磨人的妖精!”

  宋恩池的身子一颤。

  有没有搞错?

  她竟然听到亚瑟如此哀怨地叹息!

  而且,亚瑟竟然称她为“折磨人的妖精”!

  心中有些慌乱,但是却又只能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不能动弹,因为,她已经明显感觉到,深埋在她体内的那怪兽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亚瑟……你……你先放开我……”她的声音开始颤抖。

  亚瑟闻言,却笑了笑,声音低魅如丝,在她的耳畔呵气如兰。

  “放开你吗?不,这辈子我都不打算放开你!你这个折磨人的妖精,你知不知道,你折磨了我多少年了?嗯?”

  宋恩池瞪大了眼睛。

  这个家伙,他究竟在说什么?

  她什么时候折磨过他了?

  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他想尽办法折磨她欺负她好不好?

  猛地抬起头来望向他,宋恩池的眸中满是愤慨的神色,“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折磨过你了?”

  亚瑟低低笑着,伸手钳住她精致的下颌,幽幽说道:“你每一天都在折磨我。你知不知道,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对你做这样的事情了。”

  是的,从小在一起长大,看着她慢慢从假小子蜕变成女人的时候,他内心潜藏的那种情感就越来越强烈。

  只是,她却总是跟他针锋相对,却跟那两个家伙那般亲密,让他又气又恨。

  现在,他终于完完全全占有她了,她也休想再将他推拒到千里之外。

  “宋恩池,你这个白痴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其实,喜欢你很多年了。”

  宋恩池愣住。

  亚瑟……这是在向她表白吗?

  那清澈的眸子里面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脸上更是写满了惊诧。

  “你……你说什么?”

  亚瑟轻轻抚着她的小脸,幽幽笑着,“我说,我喜欢你很久了。笨蛋!”

  宋恩池只觉得脑子里面轰的一下炸开了,他……竟然说……喜欢她……很久了!

  她不是在做梦吧!

  他竟然说喜欢她?

  宋恩池一时间完全木然,仿佛被炸雷劈中了一样,完全找不着北了。

  亚瑟看到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微微有些愠恼。

  “怎么,你不相信?”

  “啊,我……”宋恩池眨眨眼睛。

  有淡淡的红晕慢慢爬上来,那小脸上顿时满是娇羞的神色。

  亚瑟见状,幽幽一笑。

  “那么,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呢?”

  他的手慢慢向下滑去,渐渐抚上她胸前的那枚玲珑,在掌心摩挲着把玩着,引得她不由得又是一颤。

  “你……你又要做什么?”

  宋恩池面红耳赤。

  亚瑟笑笑,轻咬着她的耳垂,“我知道,其实,你也喜欢我。”

  宋恩池睁大眼睛。

  亚瑟的口气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笃定,就好像已经吃定了她一般。

  “我……我才不喜欢你。”宋恩池避开他灼热的呼吸。

  “撒谎。”亚瑟的口气万分邪恶,笑得魅惑无比,“你的身子告诉我,你喜欢我。而且,你还想要我再爱你一次。”

  宋恩池心中一惊,身子猛地紧缩起来。

  “你说什么?还来?”

  亚瑟优雅的勾唇一笑,“怎么,你没有感觉到,它已经在你的身子里面被唤醒了吗?”

  “你……你都不累吗?”宋恩池无语了,没有想到他的精力这样旺盛啊!

  “怎么,怕你男人我不行吗?”亚瑟挑眉,将她压在床上,“试试不就知道了?”

  ………………………………………………………………

  当亚瑟重新回到总部的时候,慕翌晨瞥了他一眼,视线扫向他的身后,却没有发现宋恩池的身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