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4章
  宋恩池脑子里面翁的一声响。

  他问她想好了没有。

  想好什么了?

  她凝神思索着,想要弄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忽然间,眼前亚瑟那张酷酷的脸再次放大,而这时候宋恩池终于意识到自己就这样被亚瑟压在身下,而此时此刻,她已经很清楚明白地感觉到了抵在她两腿之间的那坚挺上扬。

  顿时,脑子里面开始充血,而浑身的血液仿佛在在瞬间蹿流到了头顶。

  刚刚的那个吻,比起现在的这种状况,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堪一提。

  宋恩池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冲破胸膛,而脸上则是滚烫一片,她简直不敢去看眼前的这个男人。

  伸开手臂努力推拒着亚瑟的胸膛,宋恩池恨声道:“亚瑟,你给我死开!”

  但是,她的推拒就像是蜉蚁撼大树一样,没有任何效果。

  亚瑟伸手,握住她那胡乱挥舞的手臂,然后轻轻压在床上,让她动弹不得,而脸上的笑容却依旧那般邪魅张扬。

  “怎么,不是你说今天要分出个上下的么?现在,我把选择权交给你,你想要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亚瑟眼中的邪佞让宋恩池身子猛的一颤,她的脸色绯红,而眸中闪烁着羞恼而又尴尬的神色。

  “你……你下流……”

  亚瑟却摇摇头,啧啧两声,幽幽开口道:“小丫头,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乖了,我要好好惩罚你。”

  宋恩池努力挣扎着,但是她的挣扎却是帮了倒忙,她感觉到双腿间的肿胀灼热变得愈加坚硬。

  她羞赧不已,快要哭出来了。

  “亚瑟,你信不信,回去之后我就把你欺负我的事情告老大。”

  宋恩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将老大搬出来当救星。

  亚瑟却不以为意地摇摇头,深邃幽魅的眸中闪烁着邪佞的光芒。

  “小丫头,随便你。你尽管说,随便说,反正我不怕让别人知道,倒是你……你敢吗?你敢跟老大说,你跟我接吻了,而且还这样……衣衫不整的被我压在身下?”

  “我……”宋恩池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

  是啊,她敢吗?

  她怎么可能对老大讲出现在这番尴尬而又羞耻的场景?

  好歹她也是一女杀手,可是现在,面对着强势的亚瑟,宋恩池觉得自己所有的力气都使不上,就像是踩在了棉花中。

  “我……你……”宋恩池的快要哭出来了,而嘴唇翕合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亚瑟看着他委屈不已的小脸,心中充满了疼惜,而身上更是火烧火燎一般,急切想要冲破那种不适的感觉,摆脱那种禁锢。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条沉睡许久的怒龙,现在终于缓缓苏醒,盘旋着叫嚣着想要冲破那个桎梏着它的封印,想要不顾一切地冲出来。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柔柔摩挲着,粗粝的指尖从她的眉梢,轻轻滑落到她的鼻尖,紧接着,又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滑到下颌,然后,是白皙的脖颈,指尖滑过之处,幽幽的火花带着电流,将宋恩池的身子点燃。

  她微微轻颤着,而白皙的肌肤上却染上了层层粉红的光晕。

  “嗯……”受不了他那温柔而又带点的抚触,她轻吟出声,而身子却不由得变得益发紧张起来。

  亚瑟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不由得低下头来,覆在她的边,牙齿轻轻噬咬着她的耳垂,呵出的气息敲打着她的耳膜,引得她的身子战栗不已。

  “别……别这样……”

  她低低喘息着,转过头去想要躲着这种酥麻的感觉。

  但是,她侧转过头去之后,那优雅的轮廓,精巧的下颌,还有那粉嫩的脖颈,全都暴露在亚瑟的视线之下。

  顿时,眸中的欲火更加深浓,他重重吻了上去,深浓狂乱的吻一路向下。大手轻巧的解开她的衣扣,那精巧的锁骨,还有那丰腴的酥胸全都绽露在他的眼前。

  亚瑟只觉得自己的胸中那燃烧的火焰已经快要蔓延至全身,将浑身的血液点燃,欺身而下,吻上她的锁骨,然后向下,含住那一枚玲珑的红樱桃,吮吸着噬咬着,惹得宋恩池轻吟娇喘。

  “亚瑟,别……别这样……我害怕……”

  但是,他已经再也无法忍受身子中那蓬勃欲出即将喷发的火热,大手摩挲着,将她的裙子推高,将那蕾丝小可爱褪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腰带解开,三下五除二褪去了那碍事的衣衫。

  翻转着坐起身来,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让她叉开腿跨坐在自己的腿上,而他那火热的坚挺就轻轻抵着那柔软的花穴。

  “别怕,我会好好爱你的……”

  而宋恩池已经完全眩晕了。

  这种突发的状况,已经让她措手不及,她使劲挣扎着想要想要从他布下的情网中挣脱,但是,却似乎越是挣扎,就被缠得越紧。

  她想要往后退,想要避开他那火热的昂扬,但是却被他搂得紧紧地,退缩不得。宋恩池觉得自己的脸都在滴血。

  “不,你别这样,我不要……”

  话音未落,她的唇又被他的唇封住,紧接着,那种令人窒息,令人血脉贲张的吻又急切地落在了她的颈部,磨蚀着她的耳垂,掀起层层战栗的火花。

  而他的一直胳膊搂着她的纤腰,另一只邪肆的大手却早已经探向她那丰腴雪白的双乳,重重揉搓着。

  “嗯……”

  她根本就无法抗拒这中磨蚀人的爱抚,不由得嘤咛一声。

  她的低吟在亚瑟听来,就像是最动人最催.情的乐符。

  她几乎无法呼吸,“不要这样,求你了?”

  “不要哪样?”

  他邪肆的嘴覆上她如红花的乳蕾,轻轻用舌头与牙齿咬,沙哑的低喃,“这样?还是这样?”

  宋恩池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沉,双手抵著他胸膛,不知他说了什么,意识被他炽热的挑逗夺去,却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那件本就已经被他解开大半的外罩早已经被他完全褪下,而她整个上身就这样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不……不可以。”

  宋恩池猛地推开他,双手掩住赤裸的胸脯,才赫然注意到她不知何时身无寸缕,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

  “不可以什么?”亚瑟狡猾的眼神一闪,双手环住她的纤腰,坏坏问道。

  “我……我不知道,反正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宋恩池只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厉害,而身子也变得柔软无力,她拼命想要拾起残存的理智道,想要挣脱开亚瑟的怀抱。

  天,在这样下去的话,她真的不敢想象。

  只是,她的身子一动,便又触碰到他那灼热的火龙。顿时,她惊得魂飞魄散。

  这样暧昧的姿势,这样羞人的场景……

  宋恩池羞得连忙扭过脸去,却发现,墙壁上竖着一面镜子,而从镜子里面,她清晰地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现在以这种无比撩人的姿势坐拥在一起。

  顿时,心惊胆战,而脸上开始充血。

  “你……你放开我……放我下来……”

  这一次,宋恩池不敢乱动了。因为她明显感觉到,他那灼热的男性昂扬就抵在她最敏感的地方,稍微一动,那里就一阵酥麻的感觉,她吓得不敢动弹了。

  身子里面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潮在慢慢涌动着,让她感到难受不已,想要纾解,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宋恩池不敢去看亚瑟的脸,也同样羞耻不已不敢去看镜子中他们两个人的暧昧模样。

  最终无奈,她只好紧紧闭上了眼睛。

  但是,亚瑟却轻轻扳过她的小脸,幽幽笑着说道:“怎么,现在变成胆小鬼了?不敢看吗?”

  宋恩池闭着眼睛,心跳如擂鼓。

  “亚瑟……不要这样……求你……”

  只是她的身子却紧紧贴着他坚硬厚实的胸膛,瞬间,她感觉到他身上灼热的温度,而且似乎还有……汗水!

  他……真的很热吗?

  宋恩池猛地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亚瑟那双熠熠生辉的玄黑眼眸,那里面,似乎隐匿着波澜壮阔的波涛,还有,无尽的温柔和魅惑。

  “你……”宋恩池张口,却感到喉咙发紧,不由得轻轻咽了口唾沫,然后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瓣。

  下一秒,她就看到亚瑟眸中的那团氤氲的雾气变得愈加深浓,他猛地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

  舌头潜入她的嘴里,又轻又柔的辗转吸吮,挑起她生涩的反应。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