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3章
  “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好不好?”

  宋恩池这次真的有些害怕了,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亚瑟现在这般样子。

  他虽然是在笑着,但是却比平时绷着脸可怕千倍万倍。

  只是,现在宋恩池明白,比体力和技巧,她根本就不是亚瑟的对手,所以,她只好采取怀柔政策。

  但是,亚瑟却不吃她这一套。

  他抿了抿唇角,邪肆一笑,“宋恩池,想让我放开你吗?似乎晚了一点……”

  宋恩池两一怔,什么意思?

  她的手臂都已经麻了,她快撑不住了。

  “亚瑟,我胳膊麻了。”

  她皱皱眉头,脸上全都是委屈的神色,而眸中更是闪烁着茵茵的泪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亚瑟却微微挑眉,“真的吗?”

  宋恩池连忙点点头,“真的真的,你快放开我啦!”

  宋恩池自己都快要吐了,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这般讨巧这般温柔地跟他讨饶过。

  似乎送来都没有,不,不是似乎,而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只是现在,她可不想不明不白就死在这里,因为她现在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

  所以,现在保住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亚瑟却勾唇一笑,“可是,我现在不想放开你,怎么办?”

  宋恩池睁大眼睛,“为什么?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亚瑟却低低笑着,“我想……”

  话音未落,亚瑟猛地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他温热的唇瓣触上她柔软的樱唇那一瞬间,宋恩池觉得自己的唇就像是触电一样,整个人的身子也猛地颤了一下。心脏像暴风雨中的巨浪不断拍击她胸膛,整个人像掉进火山熔岩中般滚烫。

  他……竟然吻她!

  亚瑟温柔的舔舐她柔美的唇色,并促她张开嘴,原本恩在她手腕上的双手松开,但是却单臂将她拥入了怀中,而另一手轻压她柔软的娇躯,将她束缚。

  这个笨拙的小女人,她总是跟他针锋相对,还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挑起他心中的怒火。

  他已经一再隐忍,隐忍了这么多年,现在,他已经忍无可忍。

  看到她跟萧逸云那般亲密的拥抱,他的心中早已经怒火万丈。

  她总是知道怎样做才能让他心中痛苦,她总是那样忤逆他。

  而今天,她终于抚上了他的逆鳞,将他完全惹恼了。

  他渴望品尝她,这一刻,他深深体会到蛰伏在心底想要她的强烈欲望。

  宋恩池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几步都忘记了呼吸。

  他的鼻息滚烫熨过她的肌肤,羽毛般的抚触令她身体涌起异常的战栗,血液快速奔走。

  宋恩池感受到他身上那股灼人的炙热,她浑身像著火似的,而心脏更想那即将喷薄而出的滚烫的眼睛,无措的想释放身体内的热流。

  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甚至连亚瑟松开了她的胳膊都浑然不觉,完全失神了。

  她沉浸在爆炸一般的震惊之中。

  亚瑟……那个冰山一样的冷面王子,竟然……吻她……

  宋恩池只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是那样不真实,恍如梦境一般。

  她怔怔地瞪大眼睛,就那样任由他亲吻着,而他那灵活的舌早已经挑开了她的唇瓣,长驱直入侵入了她的口中,勾缠着她的小舌,卷起层层热浪。

  宋恩池真的傻了。

  甚至,忘记了呼吸。

  待到亚瑟发现她就那样怔怔地傻傻地瞪大眼睛,小脸上涨得一片通红,于是连忙松开了她。

  “笨蛋,呼吸呀!”

  这一句话,让宋恩池骤然之间回过神来。

  呼吸……

  对哦!

  她大口大口喘息着,胸脯也醉着呼吸起伏着,就像是缺氧已久的小鱼好不容易回到了大海之中。

  她拼命吸了几口气,而那种震惊和茫然的神色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是却已经意识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顿时,那双盈盈水眸中满是怒意,脸上还带着羞恼的红晕。

  “你……”只来得及吐出这一个字,她的唇再度被那火辣辣的吻封缄。

  这一次,比上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种狂肆猛烈的亲吻,让宋恩池几乎快要窒息。

  当她醒过神来,想要抗拒和抵御的时候,已经晚了。

  所有的抗议都被他的吻吞没,化成了一声娇柔的闷哼。

  而那甜蜜而极细微的低喘被他捕捉,一波深沉的欲火让他如钢铁般的双臂搂紧了她,欲望奔窜至全身。

  亚瑟收紧了手臂,将她紧紧搂在怀中,那娇软的身子紧紧贴着自己的身子,纤浓合度,温软如玉,让他忍不住想要犯罪。

  他渴切的吻激情无比,滑溜的舌不理会她的反抗,反倒更加放肆的缠绕著她粉嫩柔软的舌,不断撩拨她檀口内的每一处敏感点,诱哄她的丁香小舌一起共舞。

  他时而轻狂、时而温柔的侵略着她的小舌,索取着她的回应,纠缠着,逗弄着,放肆而又狂烈。

  而宋恩池原先急迫的挣扎已叫他蚀骨消魂的诱人之吻给吞噬。此刻她浑身酥软,所有的理智都被抛到九霄云外,感官神经也迅速被挑起,那轻柔的喘息和****慢慢逸出。

  胸口出一片骚动,而身子也变得燥热无比,似乎有一种更深浓的渴望在慢慢升腾起来,让她觉得无助而又无力。

  忽然间,宋恩池觉得身子一轻,紧接着一身头晕目眩,她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亚瑟的脖子。

  待到看清楚眼前的状况,她才顿时惊觉感到不安。

  “你……你要做什么?”

  亚瑟,眸中全都是浓烈的火焰。他抬脚踢开休息室的门,将宋恩池压倒在床上,幽幽一笑。

  “你刚刚不是说,今天要跟我分出个上下么?现在,想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