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72章
  当艾浅浅和宋恩池一通回道房间,刚刚打开门,就看到慕翌晨站在门口,一副正要出去的模样。

  看到她们两个人回来,慕翌晨松了一口气,伸手搂住艾浅浅的肩膀,“怎么这么长时间?”

  艾浅浅笑笑,“别这么紧张好不好?出去了还没有五分钟。”

  萧逸云在旁边笑道:“大嫂,你出去之后,老大一直在看表。”

  艾浅浅的心中一暖,脸上却红了,娇嗔道:“你干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她当然了解慕翌晨对她的关心还有紧张,所以,刚刚在回来的路上,她嘱咐宋恩池千万不要将刚刚的事情说出去,不然的话又要掀起轩然大波了。

  本来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可不想把事情弄大。

  只是宋恩池的心中还是有些憋屈,因为在她看到,那个男人就是不怀好意撞上艾浅浅的,但是,现在却又什么都不能说,于是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就要喝酒。

  但是手腕却被人紧紧握住,有些疼,她顺着那只手臂向上望去,却对上了亚瑟那张冷脸。

  “你干嘛?捏疼我了!”宋恩池不满道,然后皱起了眉头想要甩开他的手。

  亚瑟伸出另一只手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放在了一边,“那是云的酒杯。”

  宋恩池眨眨眼睛,哦,是吗?难不成她拿错酒杯了?

  她倒是满脸不在乎的模样,“有什么关系,反正咱们大家都是一家人!”

  亚瑟黑了脸。

  剑眉一拧,他冷声说道:“宋恩池,我真的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女人!难道你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男女有别吗?”

  宋恩池挑挑眉,幽幽一笑回嘴道:“我只有跟大嫂在一起的时候才是个女人,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个男人!你们谁把我当女人看了?跟你们在一起,我都快要被同化了!”

  两个人又杠上了。亚瑟被她气得七窍生烟。

  艾浅浅看着亚瑟吃瘪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慕翌晨本来是想训斥他们两个人的,但是看到艾浅浅看着他们两个人发笑,于是便噤声。

  萧逸云眼疾手快一把将酒杯夺过来,“行了行了,不就是一杯酒吗!我喝了它不就完事了吗,值得你们两个人吵来吵去的吗?”

  不料,这一次,亚瑟和宋恩池却同时转眸望向萧逸云,异口同声说道:

  “跟你没关系,别打岔!”

  萧逸云刚刚喝下的那一口酒还没有咽下去,被他们两个人这么一吼,全都给喷了出来。

  冤枉啊!

  他招谁惹谁了!

  看到萧逸云那张凄楚无比的脸,还有亚瑟那张黑脸,慕翌晨皱了皱眉头。

  现在,宋恩池这个丫头是越来越嚣张了。

  只是,不管他们私底下怎么闹,慕翌晨都不会去干涉太多,只要将份工作做好,任务完成,其他的方面,他一向都很民主。

  风云雨雪四个人里面,慕翌晨对她是最宽容的,也正是基于如此,所以宋恩池慕翌晨当成是心中的上帝。

  只是,上帝也有不高兴的时候,上帝也有不顺心的时候。

  刚刚在普罗旺斯帮助季风飏和齐薇两个人走到一起,回来之后还要看着手下这些不省心的家伙争风吃醋、刀枪舌尖,真的是无语了。

  慕翌晨敛了敛眸子,然后站起身来。

  “亚瑟,宋恩池,你们两个人今天要是不分出个高低胜负来,谁都不要回总部见我。”

  说罢,慕翌晨搂着艾浅浅朝外走去,萧逸云两忙追出去,“老大,我送你!”

  说完之后,萧逸云跟在慕翌晨和艾浅浅的身后出门了,只留下亚瑟和宋恩池两个人坐在原地,惊诧不已。

  他们的的老大,竟然丢下他们走了,还让他们分出个胜负来。

  这话……如此耐人寻味。

  宋恩池眼睛滴溜溜转了转,然后腾地一下站起来,走到包间的中心,然后摩拳擦掌,对着亚瑟勾勾手。

  “老大说了,今天让我跟你比出个胜负,现在咱们就来比试一番吧!”

  亚瑟一怔,也站起身来,慢慢走到宋恩池的身边。

  “你,真的要跟我打?”

  宋恩池挑挑眉,剪剪瞳眸黑白分明。

  “当然喽,不跟你打跟谁打?就算你是咱们四个人中排行第一,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放马过来吧!”

  亚瑟眯起眸子,这小丫头说的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俊朗的眉宇间流露出一抹淡淡的郁结,亚瑟转身,“我不会跟你打,回去直接告诉老大你赢了就好。”

  说罢,亚瑟就朝外面走去。

  宋恩池怔在原地,思量着亚瑟说的那句话。

  “等等,你什么意思啊?你想让我胜之不武吗?告诉你,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

  宋恩池说完,就快步追上前去,一把扯住亚瑟的胳膊,“你给我站住,今天咱们两个人一定要分出个上下!”

  只是宋恩池的力道没有掌控好,她就那样用力一拽,将亚瑟拽得回转过身来,而自己却猛地跌进了他的怀中。

  她吃痛地捂着自己的鼻子,“你怎么这么硬啊,撞得人家好痛!”

  亚瑟皱着眉头,望着怀中的宋恩池,却看到她的脸上满是委屈的神色,不由得伸出手抚上她的脸颊,“让我看看!碰到哪里了?”

  “这里,鼻子!”宋恩池鼻子酸酸的,眼泪都流下来了,“都怪你啦!”

  亚瑟抬手抚着她的脸,眸中满是心疼刚要说什么,宋恩池却忽然意识到亚瑟才是害她撞痛鼻子的罪魁祸首,于是甩开亚瑟的手,“不许碰我!”

  亚瑟眸中刚刚溢出的柔情瞬间变成了怒火,但是脸上却挂起了散漫不经的笑意。

  “不许我碰你么?”

  他微笑着,但是声音冷冽无比,就像是荒野上瑟瑟的寒风。

  以前的时候,亚瑟也总是衣服不苟言笑的模样,但是宋池恩却不怕他,总是跟他对着干。而现在,看到亚瑟就这样笑着朝她走来,她莫名心悸,不由得退后两步。

  “你……你怎么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亚瑟却步步紧逼着上前,宋恩池步步后退,终于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退。

  受不了这种尴尬而又让人窒息的气氛,宋恩池伸手想要推开亚瑟,但是双手却被亚瑟紧紧握住,稍一用力,便将她的手反剪到头顶。

  宋恩池顿时慌了神,屈膝抬腿想逃顶开他,但是却被他高大有力的身子紧紧压下。

  “你……你要干什么?”

  那张经看了十几年的脸,就在面前,宋恩池忽然间觉得此时此刻的他竟然变得有些陌生。

  他们从小就被慕老爷子挑选,进入暗夜组织的训练营中,接受最严酷的训练。宋恩池不是里面唯一的女孩子,但是却是最优秀最出色的女孩子,所以,才有幸成为了慕翌晨身边最得力的风云雨雪四大得力助手之一。

  这么多年的训练,她早已经被他们那群男人同化,有时候还真的是已经忽略掉了自己的性别。平时跟亚瑟他们练习擒拿格斗,跟他们一同出去做任务,她也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女人来看,但是现在……

  之前他们的老大跟大嫂的亲密,让她陡然间意识到了,自己是个女人。而亚瑟的那些挑衅的话语,更是激怒了她。

  她越来越强烈的意识到了自己的女性身份。

  而现在,亚瑟就这样紧紧贴着她的身子,将她压在墙上,两个人贴的那样紧密,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就重重喷洒在她的耳际。

  “亚瑟,你想做什么?”

  宋恩池挣脱不开他,心中有些紧张,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声音也有些发颤。

  亚瑟却不疾不徐,慢慢低下头向她靠近,直到,两个人的鼻尖都快要贴在一起,宋恩池紧张得闭上眼睛。

  心跳如擂鼓,她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如论如何却阻止不了那狂乱的心跳。

  却听到亚瑟冷声道:“不许我碰你么?你可以让萧逸云碰你,你还可以让武修宇碰你,就是不准我碰你。你可以跟云那样肆无忌惮的亲亲我我,甚至还可以跟他共用一个酒杯。你……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宋恩池猛地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亚瑟。

  他这是在说什么?

  难道这就是他心中的想法吗?

  她的确是喜欢萧逸云,她也很喜欢武修宇,那种感觉,都是像对待兄长一般。

  但是,对待亚瑟,她的心中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有时候很怕他,想要亲近却不敢。在她的心中,亚瑟就是只会欺负她,是蛮横霸道专制独裁的代名词。

  可是现在,他这样欺身靠近,她的心中却没有讨厌的感觉,而是紧张,全身都颤抖起来。

  “你可以那么亲昵地称呼他们两个人二哥、三哥,但是,你却从来都不喊我,为什么?”

  “我……”宋恩池不知道该说什么。

  亚瑟是他们四个人中的大哥,萧逸云和武修宇都会喊他大哥,但是她却从来都不那样喊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别扭什么,反正就是不想那样称呼他。平日里就“喂”“喂”地称呼他,见他爱答不理的时候,她只好叫他一声“亚瑟”,但是却从来都不喊“大哥”。

  时间长了,日子久了,她自己都已经忽略掉了这样的称呼,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对此耿耿于怀。

  真是个小气吧啦的男人啊!

  但是宋恩池猛地意识到,现在不是自己计较这些的时候。

  “呵呵,那个……”看到亚瑟的脸色真的不好,宋恩池可是机灵得很,“要是你愿意让我喊你‘大哥’,那我以后就天天喊你好了。这总可以了吧,你该放开我了!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啊!”

  宋恩池的脸上一副谄媚的表情。只是她在心中却暗暗骂着自己,真没出息。

  只是他越靠近,自己的心中就越是紧张不安,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在发烧。

  亚瑟却抿唇一笑,再度向她靠近,嘴唇覆在她的耳边,幽幽呵气,“宋恩池,你现在说这些,难道不觉得晚了一些吗?”

  他那宽厚结实的胸膛就仅仅压在她胸前,挤压着她那柔软的双峰,任她再无视自己的性别,也受不了这样的亲昵触碰。

  宋恩池心中陡然一颤,大声说道:“亚瑟,别忘了我是女人。你自己刚刚不是也再说,男女有别吗?即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靠我这么近?你赶快放开我!”

  亚瑟却悠然的笑着说:“如果,我说不放呢?你能怎么样?”

  宋恩池一怔,使劲扭动着身子,想要摆脱他的禁锢。

  该死的,这个家伙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吃错药了?还是喝醉了?

  不对啊,他们没有喝多少酒啊,根本就不可能喝醉。

  可是,现在的这种尴尬的状况,却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亚瑟,你究竟想要干嘛?”

  她怯怯问道,声音忽然间小了很多。

  她当然明白现在这个境况。这里是vip包间,里面的隔音效果很好而且还有专门供客人休息的休息室。如果客人不需要的话,外面的侍者是绝对不会私自闯进来的。

  这才是让宋恩池感到要命的地方。

  现在,二哥已经送老大他们离开了,就算这个包间里面出了人命,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

  宋恩池感到有些害怕。

  “亚瑟,你放开我……”她小声乞求道,“有话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