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64章
  慕翌晨没有理会季风飏那诧异的神色,幽幽笑着,眸色深邃。

  “以前总是被你欺负,以后,换我儿子来欺负你儿子了!感觉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爽啊!终于扬眉吐气了呢!”

  季风飏皱着眉头,“原来你都把主意打到我儿子的头上了!”

  慕翌晨耸耸肩膀,瞥了他一眼,“要不还是算了吧!瞧你这副浪荡模样,以后你的儿子绝对也是个小色狼。”

  季风飏脸色一黑,“臭小子,你损我!”

  慕翌晨嗤笑一声,“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还是生个女儿吧,像齐薇那样多好!不过要是你真的有个女儿,嫁给我儿子倒是也蛮不错的!”

  季风飏更加汗颜。

  “慕翌晨,你这个家伙,小算盘还打得真精明啊!不过你怎么知道你老婆就一定会给你生个儿子呢!说不定还是个女儿呢!哼!”

  慕翌晨气定神闲,“我就是知道。因为孩子很爱折腾,女孩子的话,可不会那样!”

  季风飏不屑地皱皱眉头,“孩子还没出生呢,你可别把话说得这么绝对,否则的话,哼……”

  慕翌晨笑着瞥了他一眼,“不相信吗?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季风飏无语了,被慕翌晨这种胸有成竹的样子给镇住了。

  两个人一同朝前走着,季风飏的嘴里还嘟哝着,“貌似你的孩子现在还没成型呢,你就未卜先知了,你以为你是诸葛再世啊,哼!”

  慕翌晨也不理他,只是径直朝前走着,想要快步追上前面的两个女人。

  现在,艾浅浅是最重要的,还有他们的宝宝。

  他可绝对要把她看好了,不能出任何的意外。

  齐薇挽着艾浅浅的胳膊走在前面,只是一路向前走着,却什么话都不说。

  艾浅浅也没有说话,只是嘴角边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当然没有忽略到齐薇脸上那种羞赧不已的神色,当然,齐薇身上的衣服……自然也没有逃过艾浅浅的视线。

  慕翌晨说的对,齐薇跟季风飏,果然发生了什么。

  看来,他们真的快要喝上喜酒了!

  “齐薇,你别着急,你慢慢走。”艾浅浅轻声说道。

  齐薇顿时一怔,连忙放慢了脚步。

  “抱歉,浅浅,我忘记了……”

  “没有关系,不碍事的。”艾浅浅笑着,眼睛弯弯,就像是月牙一样,而眸中的神采飞扬,闪烁着熠熠的光芒。

  “你还好吗?”艾浅浅接着问道。

  齐薇扭头,凝住艾浅浅的眼睛,脸上骤然一红。

  “我……”

  “头还疼不疼?昨天晚上罪的很厉害呢!”

  “……”齐薇窘得想要跳海了!

  昨天晚上,她真的醉了,都不知道自己胡言乱语说了些什么。

  “那个,浅浅,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很丢人啊……”齐薇惴惴不安的问道,“我,都说了些什么啊!”

  艾浅浅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你?没说什么啊,只是一直在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现在就在咱们的后面。”

  齐薇身子一颤,想要回头,但是却没有勇气。

  “我……都说他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一直在骂他。不知道昨天晚上季风飏有没有打喷嚏呢!”艾浅浅的话很是轻松,她想要缓解齐薇心中的尴尬和不适。

  “齐薇,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呢?”

  “啊,这个……”齐薇的心中忽然间感觉到甜蜜蜜的,结婚这种事情啊……

  其实以前看的电视或者电影的时候,看到那一对对甜蜜的恋人携手走向婚姻的殿堂,真的是又感动又羡慕。

  而之前慕翌晨和艾浅浅的婚礼,让她见识到了什么是震撼。

  慕翌晨竟然那样大张旗鼓的抢婚,将艾浅浅从另一个男人的身边抢回来。

  当然了,齐薇可是明白,其实慕翌晨跟艾浅浅早就已经是夫妻了,有结婚证为证。

  但是,就凭着齐薇对慕翌晨的了解,她就知道,就算是没有那个结婚证,慕翌晨也会照抢不误。

  所以,慕翌晨和艾浅浅的那场婚礼,让她既感动又震撼,那个时侯更多的,却又是唏嘘和心酸。

  而转眼过了两个月,事情却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跟季风飏,竟然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其实也多亏了艾浅浅和慕翌晨帮忙。

  若不是慕翌晨给季风飏打电话叫他过来,也许,自己跟他就这样永远错过了!

  想到这里,齐薇又觉得庆幸。

  ………………………………………………

  坐在餐桌前,季风飏望着慕翌晨,悠哉游哉得笑着问道:“今天是你请客还是我请客?”

  慕翌晨白了他一眼,“还用问吗?当然是你啦!”

  季风飏惊呼道:“为什么是我?”

  慕翌晨笑笑:“我们让你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季风飏唇角扬起了绚烂的微笑,“这个,自然值得庆祝啊,非常值得庆祝!”

  说罢,季风飏搂住齐薇的肩膀,“是不是,薇薇宝贝儿!”

  齐薇的脸上一红,将将季风飏推开,“你干嘛,恶不恶心?”

  季风飏的脸上顿时呈现出受伤的表情,狭长幽邃的桃花眼中顿时蒙上一层哀婉凄楚之色。

  齐薇顿时无语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慕翌晨则是冷眼瞅着季风飏,看他在那里上演肉麻剧目。

  而艾浅浅则是在一旁微微垂下头,抿唇笑着。

  季风飏耍宝一般,更是黏在齐薇的身上,用温柔甜腻得要死的声音,继续问道:“薇薇宝贝儿,想吃什么?”

  齐薇瞪了他一眼,怒声吼道:“季风飏,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啊!”

  季风飏眨眨眼睛,“薇薇宝贝儿,你凶我!”

  齐薇真的是无语了。

  现在的季风飏,简直就是一个厚脸皮的无赖。

  慕翌晨冷冷瞅着季风飏,“你再这么肉麻,我真的要吐了。”

  季风飏狠狠瞥了慕翌晨一眼,“你嫉妒我们!”

  慕翌晨仰头望天。

  什么跟什么嘛!

  昨天晚上那那么挫,今天却变成这副样子,真的是让人无语了。

  慕翌晨拉起艾浅浅的手,幽幽说道:“老婆,我看咱们俩还是换个地方吃饭吧!现在看到某人这副恶心兮兮的样子,我还真的是快要吐了!”

  季风飏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语调,“慕翌晨,你这个家伙,给点老兄点儿面子不行吗?”

  慕翌晨重新坐下,“嗯,现在像个人了。”

  季风飏气得想要吐血。

  齐薇却笑得欢快,“活该!叫你耍宝!贫成那个样子,谁受得了!”

  季风飏挫败地垂下头,“唉,这年头,想要当个好男人真的是不容易啊,连自己的老婆都嫌弃我!”

  齐薇正在喝水,一下子被呛到了。

  “咳咳……”

  季风飏连忙拍拍齐薇的后背,“老婆,别这么激动嘛!”

  齐薇抬起头来,脸上一片羞涩的红晕,“谁是你老婆!”

  “当然是你啦!”

  季风飏却毫不避嫌地在齐薇的脸上亲了一下,笑得邪魅无比,“这是我给你盖的印章,除了我,没有人能这样吻你。所以,你注定只属于我一个人。你只能是我的老婆!”

  慕翌晨和艾浅浅互相忘了对方一眼,然后心领神会的笑笑。

  季风飏这家伙,今天真的是兴奋过度了,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不过,可以理解!

  但是齐薇就受不了了。

  从来都没有当着别人的面跟季风飏这样亲近过,现在,季风飏却毫不避嫌当着慕翌晨和艾浅浅的面对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齐薇真的感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使者终于来到了他们面前,彬彬有礼地请他们大家点餐。

  “薇薇宝贝儿,想吃什么?”

  季风飏一副很绅士的模样将菜单递到了齐薇的手中,齐薇白了他一眼,“你可不可以将那个后缀去掉?”

  叫她薇薇她都已经觉得很是肉麻了,后面还加个宝贝儿!

  现在的季风飏对待她的态度跟之前简直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齐薇觉得有些肝儿颤!

  没有想到,季风飏发起嗲来,简直比女人还女人!

  只是季风飏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众人无奈,最终全都叹息着,看着风流无比浪荡公子季风飏化身成为温柔体贴对齐薇关怀备至的好男人。

  最后,众人都点了餐。

  季风飏很体贴地为齐薇将牛排切好,推到她的面前,齐薇的心中顿时暖暖的。

  昨天晚上,慕翌晨那样温柔地帮艾浅浅切牛排,让她羡慕不已,没有想到,现在季风飏也给她切牛排。

  齐薇只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慢慢吃着牛排,季风飏却又将鹅肝推到了她的面前,冲她眨眨眼睛。

  “薇薇宝贝儿,吃点儿鹅肝吧!这里的鹅肝做得很好吃哦!”

  齐薇点点头,但是却没有动叉子,季风飏有些不开心了。

  “为什么不吃?”

  齐薇一怔,“我已经吃了很多了,我……”

  季风飏却向她抛来一个邪佞的微笑,“薇薇宝贝儿,赶紧吃,不然的话,我要亲自用嘴巴喂你吃!”

  齐薇瞪大了眼睛。

  而艾浅浅的脸顿时也红了起来。

  真的没有想到,季风飏竟然会这样!

  慕翌晨的脸色一黑。

  季风飏这个家伙,行为举止总是出乎旁人的预料,但是,凭着慕翌晨对他的了解,季风飏是绝对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拜托,季风飏这个家伙,难道真的将他跟艾浅浅当成空气了吗?这么肆无忌惮地调情,真够无耻的!

  他还不要紧,只是他可不想季风飏当着他老婆的面跟齐薇上演暧昧的亲吻戏。

  “咳咳……”

  慕翌晨咳嗽了一声,提醒季风飏注意场合。

  这声咳嗽将齐薇解救下来,齐薇只觉得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尴尬的神色还是没有消散。

  季风飏却不高兴了。

  “慕翌晨你这个家伙想要干嘛?”

  慕翌晨是在忍受不了了,“季风飏你真的将我们夫妻俩当成是空气了吗?”

  “切,”季风飏不满地说道,“我只是想要喂我老婆吃东西,你也要管吗?要是你愿意的话,也可以那样喂你老婆啊!”

  慕翌晨闻言,真的想端起盘子扣在季风飏的头上。

  真的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艾浅浅被他们连个人之间的对话弄得哭笑不得。

  这时候,季风飏却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老婆,你多吃点,然后赶紧给我生个儿子出来,记住,一定要是儿子!他出生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培养他锻炼他,然后打败慕翌晨那家伙的儿子,哈哈!”

  那狂妄自大的笑声,引得旁边的三个人头上全都冒出黑线。

  慕翌晨的嘴角抽了抽。

  原来,这厮还记着这档子事情呢!

  季风飏不无得意得抚上齐薇的小腹,冲慕翌晨笑笑,“你别高兴地太早,没准现在我老婆的肚子里面已经有我的孩子了呢!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齐薇的脸顿时又白了起来。

  生孩子这种事情,也可以用来比较的吗?